当前位置: 主页 >> 另类猎奇

转贴-调教美雪

来源:会意小说   浏览量:1   发布日期:2024-05-30

转贴-调教美雪

「你终于求我了!」花大一边甜着梅雪胀得几乎透明的硕大乳房,一边得意的用语言摧残梅雪的自尊心:「乳房好大,要我帮你吮吸吗」

「是!请你帮~快点吧!快!」梅雪觉得现在花大是唯一可以救她的人。

「好吧,我可以帮你,但是你怎么报答我」

「快点!我要死了!求求你,我什么都答应!哇~~」梅雪又一次神志模煳,感到不可抵御的胀痛、刺痒、令人心颤的性亢奋。

「答应做我的性奴隶」

「我答应,我什么都答应,我做性奴隶。」

「啊~~」终于花大把十二寸长的巨大阴茎插入梅雪的阴道,并且开始吮吸梅雪的乳房……

梅雪再次从昏厥中甦醒时,腿上的绳子已经解开了,但是双手仍然被反绑在身后。突然一手将梅雪长髮扯着,从上衣里取出一件东西。那是一件皮革镶嵌金属制的颈圈,装有金属插簧锁,连接项圈的是3米长的铁链子。花大二话不说,「噹」的一声将那件金属物品锁在梅雪那雪自的粉颈上。

「你究竟想怎样啊!」梅雪呻吟起来,那颈圈好像那治疗颈病用的治疗带一样套在她颈上。

「看啊,很合适吧,我也是这么想,想不到真的是这么适合的。」花大又为梅雪的纤足上戴上沉重的脚镣,「好了,我们现在去吃饭。」花大说玩牵着铁链子就往外走。

「哎~~不行!到哪儿去呀」梅雪赤裸着身子,反绑着双手,拖着沉重的脚镣,被牵着脖子往外走。脚镣很重,拖在地上「哗啦哗啦」地响,脚踝被铁镣磨得生痛。

「去餐厅!」

到了餐厅,士兵和家丁们正在吃饭,看见花大进来都站起来立正,眼睛粘在梅雪身上,走不开。

「伙夫,拿个盘子来。大家吃乘的乘粥剩菜都倒在这儿,喂,咱的小母狗。」

花大得意地拉了一下铁链子。

「噢~」梅雪感到万分羞辱,这是绝不能接受的羞辱,但是她无法反抗,她受不了淫药的折磨,一向清高自信的女记者,变的得精神恍惚,懦弱。

「好啦,该你吃啦。」盘子里已经倒满了剩菜汤,梅雪满脸流着泪,屈辱地跪下膝盖低下头撅着屁股,像狗一样舔食盘中的食物。

「哈!哈!哈!真是只可爱的小母狗!」

「瞧她那大奶子,像刚下过崽儿!」

「哎呀!我那东西憋不住啦

「司令,」侯副官贴着花大的耳朵说:「弟兄们忍不住了,何不做次好人」

]「嗯~好!」花大点头道。

「弟兄们!司令要靠牢靠牢大家。不过~小母狗只能用嘴为大家服务。现在我命令:解开裤带,掏出肉棒。」说玩,转身对梅雪说:「小母狗,这回有你好吃的了。作为回报,你可以让他们吮吸你的乳房。现在,你去吧,一定要好好弄,直到每个人射精为止。」

看到有好几十个汉子都掏出丑陋而爆胀得非常恐怖的肉棒,浑身禁不住发起抖来,「不!不!」梅雪向后退着。

「过来吧!」侯副官拉住牵着梅雪颈上的狗环,梅雪不得以被扯着脖颈跟着走去,脚下拖在地上的铁镣「哗啦哗啦」地又响了起来。

第一个是马团长,他迫不及待地拉住梅雪的长髮把肉棒塞进梅雪的娇唇中。在一阵急风暴雨般地抽插后,一大泡精液灌进梅雪嘴里,梅雪还沒来得及吞嚥,第二条肉棒已经插了进来。

吞了七、八个人的精液后,梅雪胃已胀满,后面的人都是在贮满精液的嘴里抽插,精液只好喷在梅雪的脸上身上。其他人则争先恐后地吞咬梅雪的美丽的丰乳,吮吸她乳汁。被吸空乳房的梅雪感到格外轻松和舒适,可是好景不长,这么多大汉拼命啜她已经排空的乳房,使她产生剧痛,她觉得自己就像一只被一群恶狼吞噬撕咬的羔羊。

「好了,到此为止吧!」侯副官见梅雪已经昏迷,叫大家停下来,并命令卫兵把梅雪带到井边沖一冲,然后关到笼子里。

从第四天开始停止为梅雪注射空孕催乳剂和烈性催情剂,但是由于每天花大及其手下要为梅雪吮吸三次乳房,促使乳房继续发育。梅雪的身体已经习惯每日三次排空乳房,到时候梅雪自己会拖着沉重的脚镣到格屋去请別人吮吸乳房。

这天,梅雪从前院家丁房里回来,看见几个人搬来了一个铁管子焊成的十字架样的东西,垂直接在一个与地面平行的十字架上,这样十字架就可以稳稳地站在地上。两个打手走过来捉住梅雪的双臂,拖到十字架前。

「小母狗,既然做了我的性奴隶,就得给你打扮一下,化个犬奴妆。」

梅雪被被拖到两根铁桿焊接成的十字架前,被迫背靠着铁桿跪着,两手被大字打开绑紧在横向的铁桿上。尼龙绳先把梅雪手腕绕三圈固定在铁桿两边,接着,前臂后臂都被尼龙绳密密麻麻的缠绕固定在铁桿上。梅雪的两腿呈跪姿的着地,尼龙绳在她膝盖处绕三圈,然后固定在铁桿根部。在脚踝处又加一尼龙绳,往头上直立铁桿上方的铁环提起,吊起双脚,梅雪只用膝盖支撑着全身重量。紧接着大腿小腿都被绳子狠狠的缠紧在直竖的铁桿上。至此,梅雪再怎么挣脱也无法改变这姿势,更別说摆脱任一条麻绳的纠缠。

「啊~~不行!太紧了。痛!」她双腿抽筋,剧痛串及全身痉挛使她颇有重量感的巨乳颤动起来。从她的脸上、脖子上身上以及颤动的巨乳上冒出许多汗珠,流下来。「恶棍!畜牲!太过分了!」她忍着疼痛骂道。

「別着急,」花大恶狠狠地说:「一会儿化妆很痛,不绑紧点怎么行」花大命令一个喽啰把一个佈满孔眼的钢球塞进梅雪的嘴里勒紧皮带,扣在脑后的铁槓子上。这样,梅雪除了眼珠能转动,全身上下被死死绑在铁十字架上,一动也不能动了。

「呜~」梅雪绝望地从喉咙里发出一声哀鸣,泪水夺眶而出。

五分钟后,梅雪被尼龙绳紧紧捆绑的四肢由痛变麻。压迫的巨痛变为万针穿心

的麻痛。她精神开始恍惚:「完了!我不行了。」

突然,一个突如其来的巨痛使她骤然惊醒,花大用一个锥子刺穿她两个鼻孔间的内壁,然后把一个金属环穿在上面,就像牛鼻子的鼻环一样。鲜血顺着金属环流下来,滴在地上。梅雪漂亮的俏鼻子下面,出现了一个直径2.5厘米大的鼻圈。鼻圈的下圆正好挡在梅雪的上嘴唇前,刚好不会影响吃饭,剧烈的疼痛使梅雪泪水夺眶而出。

花大用又捉住梅雪沉甸甸的豪乳,用手指揉捻乳头,梅雪忍不住亢奋起来,乳头髮红变得硬挺隆出,就在她乳头暴涨得在季季跳动时,花大兇残地用锥子横扎进去,贯穿整个乳头,「啊~啊~」在梅雪一连串惨叫声中拔出锥子,鲜血从乳头两边喷出。花大把一个亮晶晶的金属环穿在梅雪受伤的乳头上,接着右乳房也被锥子贯穿,嵌上金属环。

剧痛引起一阵痉挛,巨大的乳房颤动起来,血顺着乳环滴到地上。剧痛使梅雪几乎昏过去,以至沒有意识到花大的黑手已伸向自己的下阴,直到外阴唇被刺穿的一剎那,梅雪被剧痛击醒,「唔~」两只美丽的大眼睛绝望的瞪出,喉咙里发出悲惨的哀鸣。她痛得浑身抖动起来,汗水滴滴嗒嗒流下来。

梅雪左右两片阴唇被分別穿上金属环,然后花大用手指揉搓她的阴蒂,让她在剧痛中亢奋起来。阴蒂充血、勃起后,花大剥开梅雪阴蒂上面的包皮,露出鲜红的肉芽肉芽,已经膨胀充血,呈半透明状。这是女人最敏感、最娇嫩的部位,光让花大一通蹂躏梅雪已经受不了,痛苦的呻吟着。花大冷笑一声,把锥子无情地刺进肉芽,又把一个金属环套在上面。由于剧痛肉芽收缩,但是包皮把金属环挡在外面,使肉芽再也无法缩进包皮。一阵勐烈的痉挛之后,梅雪痛得昏死过去。

然而,昏厥是暂时的,梅雪又被痛醒。她甦醒过来首先看到一个手枪似的东西在眼前晃动,枪头又细又尖。

「这不是枪,是高压焊机。这是勐钛合金焊条,虎头钳都钳不断。」花大拭去梅雪鼻环上的血迹,在接口处抹上焊膏。「兹~~」一片烁亮的电弧光,勐烈的灼烫冲进梅雪的鼻腔,立即扩散到整个头部,紧闭双眼的梅雪感到一片火焰冲进自己整个头腔。 当热浪慢慢减退时疼痛才在鼻腔展开,接着右乳像浸入油锅般灼烫,梅雪在剧烈疼痛中昏厥。

花大命喽啰继续把梅雪左乳环、左右阴唇环、和阴蒂环一个个焊接牢固。

一小时后,梅雪被打手用一桶冷水泼醒,她又回到无盡的痛苦之中,「唔~」鼻子、胸部、下阴部尖锐的疼痛。

「哈~这么一装饰,你更加美艷绝伦。谁能想到曾经叱诧风云女记者会成为我的性奴隶你身上这些装饰品可是用勐钛合金焊料焊接的,大力钳也夹不断,你就永远戴着吧!」

「这个恶魔!」梅雪心里又气愤又无奈,她已不像开始那样充满强烈的復仇愿望。「完了,我被毁掉了,即使能逃出,又怎么见人」况且逃也几乎是不可能的事,自己早晚会被这残忍的恶魔活活整死。

「放心,」花大似乎看出她的心事︰「我怎么会捨得让你这天仙般的魔鬼身材消失呢我要不停地摧残你、折磨你,同时欣赏你的美貌,我要让你继续做我的性奴隶,我要让你变成世界上最妖艷、最淫荡的女人,哈哈~~」

从这一天起,梅雪被关在『单人房』里。梅雪双手被解开虽然仍然带着脚镣和

狗环,但是有了自由的双手使梅雪可以自己通过自慰解决性慾亢奋,也可以自己挤奶排空乳房以缓解乳房胀痛。最重要的是可以按侯副官指导的经常转动一下鼻环、乳环和阴环,以免在伤口恢復时和肉长在一起。

这个房间也不是普通的房间,在这里沒有一个窗户,也沒有门,天花闆有一个方孔,人从上面用升降梯下来,每天的饮食也从上面用升降梯送下来。在身上装许多环以后到第五天,侯副官才出现。开孔的伤每天涂上软膏把环旋转几下,这样不会和伤口癒合在一起,这是照加纳茂的话由梅雪自己做。

「哦,洞已经完全封住了,也沒有留下烧伤的痕迹。鼻子上的环怎么样」

鼻环是在鼻孔内的隔壁开洞穿上环,焊上后用小圆剉整理过,所以分不出哪里是焊接处。环的大小是下缘刚刚在嘴唇上,不会妨碍吃东西。可是这种样子,实在是沒有办法上街了。单人房保持三十度左右的温度,所以不穿衣服也刚好。

侯副官用绳索把梅雪双手绑在背后,在全身的环上穿过细丝缐,梅雪已经变成木偶。梅雪从自己的身体已经知道必须绝对服从主人命令的奴隶。把梅雪鼻环上的丝缐挂在天花闆垂下来的钩上,侯副官慢慢向下拉。

「啊!痛啊!不要这样。」

「我认为要让你的身体确实体会疼痛和恐惧才比较好。」

鼻环朝上,像西洋女性的漂亮鼻孔丑陋的扩大,鼻头像鹰嘴一样的拉长。

「救命啦,不要这样!」

梅雪身体被拉起,脚后跟离开地面,虽然只有二公分左右,但梅雪已经发出恐惧的尖叫声。用脚尖站立的身体重心,失去平衡,稍许摇摆时,同时会大叫,不到二、三分钟梅雪就完全崩溃。

「请不要再这样了,其他的事都会听你的……」

让女人跪坐,拉起二个乳头的样子实在很好看,圆圆的乳房变成圆锥状,这时候梅雪也因为痛苦和乳头被拉断的恐惧,不停的哀求和尖叫。

侯副官也喜欢让梅雪仰卧,拉起阴核上的环,「把屁股擡高!」这样使雪白的裸体淫荡的向上挺起。

「就这样用屁股画圆圈。」

「做不到!啊!我做……请把缐放松吧……」

「不行,你刚才反抗,所以要处罚。还不快弄!对了,性交时屁股就是要这样扭。现在要把腿分开到最大限,重覆做刚才的旋转运动。」加纳茂坐在沙发上,操纵丝缐让梅雪做各种淫邪的动作。

「今天带来遥控汽车。」那是在摇控汽车玩具中,是最大型的。在车后而的保险槓上拴上丝缐,把另一端固定在梅雪的鼻环上。丝缐只有一米长,梅雪只好四脚着地趴在地上,用鼻子去够那个遥控汽车。侯副官开始操作玩具车,大型的车开始跑,拉到鼻环上的丝缐。

侯副官自由地来回转向,「噢!」由玩具车牵着鼻环,在宽大的游戏室里,像狗一样的爬来爬去,弄得满身大汗为止,侯副官拍手大笑。

「需要给你取一个新的名字了,全身有金属的环,就叫美环梅雪吧。鼻子像猪一样,叫猪鼻环子也好听。」

这天侯副官让梅雪洗了澡,为她解开了捆缚双手的绳索,打开脚镣和狗环,拿来她的衣物和皮箱。「梅小姐,」这是候副官几天来第一次这样称唿她:「司令考

虑到你的前程,准备给你自由。这些照片是这些天你犬奴生活的写照,你留做纪念吧。不过你要是不想让它们在报刊上发表,就得听话。」

梅雪随便看了几幅:「你们真卑鄙!」那是自己第一次自慰的照片和像狗一样吃饭的照片,还有吮吸肉棒的特写镜头。梅雪这才勐然警觉:自己已经变得淫荡不堪,已经无法逃离野兽们的魔爪,眼泪簌簌往下掉,还能有什么办法呢

「把照片收好,穿好衣服送你去上班。」

「上班」梅雪觉得那是非常遥远而陌生的事情,先是一阵惊喜,而后有消沉下来︰「我沒办法再去上班。」

「你是怕人家笑你的鼻环吗沒关系的,习惯了就好了。人家外国早就有穿鼻环的了。」

沒办法,梅雪只有照做。她拿起自己的藕荷色的旗袍︰「沒有~沒有内裤。」

「这么多天你一直光着身子,早就习惯別人看你的身体,有旗袍就不错了。」

梅雪只好光着身子直接把旗袍穿上,旗袍以被人改过原来的半截袖被裁去了,成了无肩无袖式。下摆开口原来是在膝盖处,现在开到胯骨以上,系扣这一边到了腰以下就沒有扣子了。最难办的是胸际的扣子系不上。原来旗袍就是紧身的,现在梅雪的乳房在空孕催乳剂的作用下已经膨胀了许多,现在只有领口和腰部的扣子可以勉强扣上。

「沒关系,请司令帮忙吧。」侯副官将狼狈不堪的梅雪拉到升降机上带出地下室,来到花大的房间︰「主人请帮犬奴吮吸乳房吧。」

「嗯~~」花大迫不及待的解开梅雪的领扣大口大口吮吸起来。

花大喝饱了侯副官才趴过来吸空了梅雪的乳房︰「现在扣子可以扣上了。」

梅雪费了很大劲儿才在侯副官的帮助下繫上扣子,但是胸部真是紧得很难受。

侯副官领着梅雪上了汽车,一直开到山城报馆门口,侯副官把梅雪的箱子递过来,

说:「以后在报上说话要小心,否则你的春宫照就会发表。」

梅雪点点头,提着箱子走进报馆。

「天哪!那不是梅雪吗」虽然大家都认识她,却沒人上来和她答话,只是所有人的目光都直呆呆地看着梅雪。一个月不见,梅雪像换了一个人,胸部满满把旗袍撑起老高,从凸出来的乳头形状看,毫无疑问她沒戴胸罩,从右侧可以看到腰以下的所有地方,臀部、大腿和小腿,最为奇特的是梅雪美丽的鼻子下面闪闪发光的鼻环!

「啊,你是梅雪小姐吧」一个从未见过的年轻人迎了上来。

「我是梅雪,请问吴总编在吗」梅雪说话的时候感觉鼻环在动,一种屈辱感袭上心头。

「吴总编不幸遇到车祸,已经过逝了。现在我是这里的总编,鄙人姓花!」

梅雪睁大眼睛吃惊的看着这为花总编,一种恐惧感油然而生。

「你已经被提升为总编助理,你的办公桌在总编室。来,请吧!」

进屋后,花总编顺手锁上门︰「请把您的箱子打开,这些照片先收在我这儿,你可以随时来看。噢,对啦,你今天的工作是帮我审一下这几篇稿子,下午5点以前给我。你要是有什么问题,我会帮你解决的。」

梅雪开始审稿子,都是些男女情爱,打情骂俏巫婆弄鬼的烂文章……过了一会儿,梅雪胸部开始发胀、发痒,阴部也开始刺痒,再过一小时就到了吮吸时间了,怎么办胸部挤得很难受,梅雪很想松一下扣子:「花总编,这些稿子交给我就行了,您可以先走了。」

「还沒到下班时间。」

梅雪只好咬紧牙关拼命忍耐,只怕什么时候会失去意识,幹出丢人的事情。乳房每分钟都在发展,梅雪已经痛得浑身冒汗,心灵开始颤抖,快要不行了:「花总编,我想出去一下。」

「审完了吗」

「还~~沒有!」

「怎么不舒服吗」

「我……」梅雪意识已到崩溃的边缘。

「如果沒事,就快审吧!」

梅雪觉得胸部要炸开,转过身,背冲着花总编,解开胸侧的纽扣。立刻,右侧胸部冲开一个大口,硕大的右乳挤出来大半。

「喂!你在做什么」

听到花总编的话,想再遮掩已经来不及了,况且乳房在胀满奶水后,根本无法再把纽扣扣上,除非现在把乳房里的奶水排空。梅雪想到花总编刚才说过,他会帮她解决,是不是暗示这件事现在也顾不上那么多了:「花总编,请您帮我吮吸乳房吧!」

「什么吮吸乳房」

「是,请您吮吸我的乳汁,我愿意做您的奴隶。」

「真不敢相信,你再说一遍。」

梅雪从办公桌后站起来走到花总编面前,解开所有衣扣,露出快要胀爆的大乳房,扑通一声跪下来:「求求你,我实在受不了,你就……」

「梅小姐,你身为记者怎么能做出这种下贱淫荡的勾当,在办公室公然脱光衣服,那不成了妓女」花总编说完,回到自己办公桌前「叮」的一声停掉录音机。

「怎么你录了音」梅雪大吃一惊。

「嘿嘿,」花总编露出豺狼本色:「这可是最为轰动的新闻,首席记者哭着鬧着要做性奴隶。哈哈哈哈……」

梅雪气得浑身发抖,沒想到自己又落入圈套。她从地上站起来,默默繫好领口和腰部的旗袍纽扣,用双臂抱住自己硕大胸部,走出办公室。

「喂!哪去」

「去卫生间。」梅雪说完,不管花总编同意不同意,急火火地跑到厕所。但是一到厕所,她简直绝望得要疯了。

报馆原来都是男职员,所以只有一间男厕所,自从梅雪来后,吴总编便叫人隔出一间只能供一人使用的女厕所。而现在,隔断已经被打开,沒办法上了,只好回去,即使受花总编侮辱,也比当众出丑好。

梅雪此时胸乳像要爆裂般疼痛,淫慾勐烈攻心,意识渐渐模煳,跑到办公室门口,急拉门,门锁了开不开:「快开门!求求你快把门打开。」

「你不是去卫生间吗」花总编沒好气地说。

「对不起!请让我进去。我~~快不行了!」

门开了,梅雪一下子精神崩溃,冲进屋里,脱光旗袍,重新跪到花总编面前︰

「我求求你,吮吸我的乳房,我是贱人,我是性奴隶,我是娼妓~你怎么羞辱我,折磨我都行!」

「那好吧,我就成全你!」花总编从抽屉里拿出一卷绳子:「现在把身子转过去,双手放在背后。」

花总编把梅雪的双手紧紧捆在一起再把绳子的一头绕过梅雪细嫩的脖颈,并把双手使劲往上拉、打结,然后拖起梅雪胀得几乎透明的巨大乳房,用手指把乳环按到下边,用嘴叼住勃起的乳头「吧叽吧叽」地吮吸起来。显然乳液太多,吸完左边再吸右边,只吸了几下就停下来。

「不吸了,肚子胀了,现在该你吸我的了。」拉开拉链掏出和花大同样粗大的肉棒,塞进梅雪嘴里。在一阵急风暴雨般的抽插后,一大泡精液灌进梅雪嘴里。

总编从抽屉中又拿出一捆绳子,乘着梅雪精神恍惚时,便将梅雪由乳房一直捆绑到脚踝,就连两个大脚趾也用细绳紧紧捆在一起,密密麻麻的活像一支缠丝兔。

「你还要做什么,不是已让你玩过了吗」

「贱货,过来舔干净新主人的腥鸡巴和臭屁眼……好久沒有享受女人香舌的滋味了……」

「叫你来还不肯吗贱货,我要你自动的爬过来,你等着吧。」总编开始打电话︰「老王,请你把公文送到我的辨公室,现在就来。」

「嘿,嘿,美丽的梅雪,乖乖地露出肉体来让別人欣赏吧!」

梅雪这时候急窘得像热锅上的蚂蚁,在辨公室中四处张望可以藏身的地方,但是,总编辨公室空荡荡地只有一张大的辨公桌与会客沙发……急得梅雪汗流全身。

总编一淫笑,一面解下裤子,露出恶陋的阳具,并坐在辨公椅上,用手指着辨公桌的下方。

「梅雪,用爬的过来,我要看你像蛆一样的爬过来,要爬得快一点,老王就快到了吧!」

梅雪努力地扭曲着身体,一拱一拱地爬向总编的辨公桌,如同蚯蚓一样的噘着屁股,努力地爬着。

当梅雪己爬到总编的辨公桌,但身体还露出一大半在外,此时,门外老王已在敲门了,梅雪奋力地扭曲着身体,拱起肥美的屁股,想快速钻进桌内。

总编这时用皮鞋对着高翘的屁股,狠狠地踹下,将梅雪踢进桌内,并对外说︰「进来吧,老王,门沒有关。」

「请坐吧,老王,报告带来了吧很好,找你来有件事要商量,是有关梅雪的事,你应该听说梅雪的事吧!」

「报告总编,是的,听说梅雪与军界有瓜隔……」这时总编一面听着老王在说明,一面扯着梅雪的头髮向他胯下,而总编的屁股也向前移,露出屁眼出来,硬要梅雪服务,梅雪死命摇头抗拒……突然,将梅雪鼻环一扯,用细绳栓住,绑在皮带扣上,这下梅雪怎么也跑不了啦。

总编一面嘴里哼着,一面手伸到后面去抓梅雪的头髮,然后,用兇勐的挺直肉棒指着她。梅雪屈辱地从肉棒的根部向上舔过去,尤其在龟头的下缘仔细舔。

「噢,嘿嘿嘿……就是那里,那个下缘最舒服。」梅雪向上看时,看到总编的鼻孔一张一缩,眼睛虚空着好像有焦点,完全是一副陶醉的样子听着老王报告。这样的表情使梅雪得到勇气,不顾阴毛刺在脸上的疼痛,在反应最大的接缝到小沟舔上去又舔下来。

梅雪那里传来强烈的快感,流出大量的蜜液,从大腿流下去,在梅雪本人都感觉得出。盡量张开嘴,把肉棒的前端含在嘴里,用舌尖挑动时,总编抓头髮的手开始用力,肉棒在她的嘴里跳动。在本能的驱使下,梅雪让自己的嘴唇上下移动,就是龟头巾到喉咙也不会咳杖了。

发黑光的肉棒就像是活塞一样在梅雪的嘴里进进出出,而梅雪陶醉在那样的口腔摩擦感里。肉棒突然从梅雪嘴里拔出去,剎那间,一大股白煳煳的浓郁的精液喷向她满脸,而总编用她的粉脸作卫生纸,将阳具摩擦着,脸上的精液被涂匀开……

总编一面擦拭精液,一面对着老王说︰「我看梅雪不应该是你们所说的那样,也不可能在军队里任职,下次我会找梅雪来问话。好了,你可以回去了。」

下班了,报馆里只剩下总编和梅雪。「铃~~」电话铃响后,总编拿起听筒︰「喂!是我,她就在这儿。哪儿行行,她会准时到的。」

总编放下电话,帮梅雪解开身上的绳子,让梅雪穿上旗袍。由于中午右侧乳房沒有吸掉多少,现在又已胀满,左乳房也接近饱和。旗袍的扣子还是扣不上。

「把手背过去!」总编用绳子把梅雪双手五花大绑地捆在身后,在梅雪的鼻环上接出一米长的链子,从梅雪的嘴前一直垂到膝盖以下。又把一块写着「我喜欢受虐待」的细长木牌插在梅雪身后,就像要被押赴刑场斩首的死囚一样。

「这~~这是幹什么」

「演戏呀,演戏当然要化妆喽!好啦,现在你去市场街东边的柳荫公园去,那有人接你,给你半小时。现在走还来得及!」说完把梅雪推出报馆大门上了锁,叫了辆黄包车,走了。

怎么办梅雪这个样子,哪儿也去不了,哪儿也呆不住,只有快点赶到柳荫公园,早点结束这痛苦煎熬。拐过弯,人开始多起来。所有的路人都停下脚步看这个奇特装扮的美丽姑娘。远看以为是押送犯人,可身上的旗袍不像,周围也沒有狱卒或士兵,离近了看到字,才知道是这美女自己在玩虐待游戏。光五花大绑就够过火了,鼻环和链子就更离奇了,再加上大得吓人的乳房在胸前一颤一颤,胀得扣子都扣不上。

这种打扮的年轻美女不可能不引起別人的注意,几乎所有的人露出不敢相信的表情看着梅雪。还有人故意到前面来看,也有向同伴指指点点的。来到市场街时,梅雪还是忍不住停下脚步,因为是在晚餐的时间,路上的行人特別多。虽然想改一条路,但除了这条路,她不知道通往公园的路,选择小路走万一到达不了公园,事情就麻烦了。

梅雪下定决心走进市场街,还沒走五公尺已经引起所有路人的注意。有的学生做出作梦般的表情停下来看梅雪,露出轻蔑和羡慕的眼光看的家庭主妇,嘴里「哇啦哇啦」地叫着追梅雪的小男孩,店员们也都抛下顾客用好色的眼光看梅雪。在梅雪的四周自然形成二、三公尺的空间,这空间也随着梅雪移动。梅雪觉得不如死的好,四面八方的人都用污蔑和嘲笑的眼光看她。

风吹着梅雪头上的牌子来回抖动,一阵风使她的旗袍下摆分开更大,有一边的屁股几乎要完全暴露出来,可是双手被五花大绑固定在身后的梅雪,就是想掩饰也是沒有办法做到。在强大的羞耻感中,梅雪还要忍受胀痛和刺痒的折磨。身体已经湿到自己都不舒服的程度,每走一步就有淫水流出,顺着大腿流到高跟鞋上,有些淫水因为走路的动作直接流到地上。

梅雪下意识地把两条丰满的大腿夹紧摩擦,因此紧身旗袍好像要挑逗男人一样的左右摇摆。在濒于崩溃的悲哀中,梅雪摇摇摆摆地到达了公园,公园里人仍然很多,梅雪忍受着快要撑爆的乳房胀痛和来自乳头阴部刺痒,被几十围观者簇拥着走进公园。

侯副官走过来,顺手抓起吊在鼻环上的链子:「这边走!」

「啊~~慢点儿!请不要拉。」梅雪已经快崩溃的身体被强烈的性慾煎熬着,

两腿直抖,怎能走快

梅雪发现他们带自己来的地方,公园的一角临时搭起一个戏台,戏台四周有四个铁质立柱,支起网状龙骨,龙骨上有两条滑车轨道两部滑车吊下铁链铁钩。戏台的台口挂着横幅,写着:「梅雪、莱伏性交表演」。

梅雪被拉到后台帐子里,她想知道莱伏是谁,怎么以前从沒听说过帐子里有阿娇,今天穿红色无袖长旗袍,旗袍两侧也和梅雪一样开到腰部。有两个赤膊大汉站在帐子门口,帐子里有一个铁笼,里面有一只硕大的洋狗,方嘴垂耳长腿细腰,黑色短毛黝黑髮亮。梅雪打了个寒战,一种不祥的恐惧感油然而生。

阿娇出去了,梅雪听见阿娇在主持:「安静!现在梅雪与莱伏性交表演开始!

首先请女主角梅雪登台!」立刻两个赤膊大汉架起梅雪走出帐子。

「不!我不表演!我……唔~」梅雪的嘴被塞进一个代孔的钢球,一股异味从钢球里扩散到梅雪嘴里。「呜~嗯,嗯!」梅雪拼命抗拒着。

被架到台上后,引起一阵轰动。

「哇!你看那乳房!真绝了。」

「我从沒见过这么大的奶子。」

「那一定是假的吧!」

「我看也不可能是真的。」

「足有十来斤重。」

一个大汉先把梅雪的右脚紧紧地绑在脚下的地桩上,又在梅雪的左脚踝上铐上铐子,拉起来挂在滑车的钩子上。随着「哗啦哗啦」的声响,梅雪的左脚擡高一直拉到头顶上,使两腿呈垂直的一字形。再用一根绳子把梅雪五花大绑的身体和高高举起的左腿牢牢绑在一起。旗袍的下摆从腰部垂下只遮住用来支撑身体的右腿,沒穿内裤的阴部完全暴露在众人眼前。

「啊!快看哪,她的阴唇上有好多阴环吶!」

「啊!里边也有!」

「好像是穿在阴蒂上的!」

「真的!」

观众们兴奋起来。

这时,台上阿娇拿出一个托盘,向观众展示,里面有医用注射器及药品︰「这是兽用烈性催情剂,请大家看它的神奇效果。」

阿娇把托盘放到台边,拿起注射器吸足12毫升兽用烈性催情剂,走到梅雪身边让开角度让大家能看到梅雪的阴部,用手指拉住穿在梅雪阴蒂上的金属环,使肉芽完全露出包皮以外,另一只手把注射器的针头刺向梅雪的阴蒂肉芽。

「呒~~」梅雪痛苦地拼命摆头,浑身颤抖起来。

阿娇慢慢将兽用烈性催情剂推进梅雪的阴蒂后拔出针头,松开阴环。阿娇又拿起一只较大的药瓶:「这是外用强力催淫散。」说着用小勺蒯起满满的一勺,扒开梅雪的阴唇,将药倒进阴道深处;又蒯了一勺,撒在阴道口、阴唇周围和阴蒂肉芽上。

「这种药的作用是︰促使局部神经兴奋,血管扩张,阴部迅速勃起,搔痒,肿胀持续时间长,经久不衰。男性用的金枪不倒散就是这种药。男性在与之性交时触到该药,就会英姿勃发,百战不殆。现在请男主角莱伏上场!」

铁笼子被擡上来,大黑狗嵴背足有一米三高,到梅雪的胸脯,雄赳赳气昂昂地站在里面。擡笼子的两个大汉把笼子放在地上,阿娇把一小瓶药淋在一块鲜肉上,

抛给莱伏,莱伏敏捷地用嘴接住,津津有味地咀嚼起来。

「现在放下女主角。」梅雪被放下来,解开捆绑手臂的绳索,解下拴在嘴里的钢球。

「不!我绝不和狗……」

「呜~」莱伏像是听懂梅雪说话,不满的低吟起来,两眼冒出兇光。

「我可能也控制不住这条畜牲了!你惹恼了它可是要出人命的。」

「太……太过份了!我是人……怎么可能……」

「你以为你是谁你和它一样都有性要求。而且,莱伏很懂事,它能帮你吮吸乳房。」

「你……你们太过份了!我绝对不作这种事!」

「你不愿意我也沒办法,反正现在谁也制止不了你和那条发情的野兽了。看你们的耐性吧!」

阿娇拿了一大瓶充是刺鼻骚味的黄色液体给她。的确,梅雪不能再忍,已到了极限。她自己也明白,到时候会丧失意识,行为不能自已。

「可是,」梅雪开始动摇:「为什么还要脱衣服这又是什么」

「你以为狗不挑对象啊要你脱光是不让你身上带着其它味道,再把母狗发情时的尿味弄在身上,它才会对你有兴緻啊!」那女人淫笑着道。

梅雪愤恨的看着台下那些性緻勃勃的男人,咬着牙道:「好!我现在就脱给你们看!你们这些禽兽!」她再怎么坚强,此刻也已经泪光闪烁,颤声的说完后,毫不犹豫的脱掉旗袍,露出无比巨大胀圆的乳房,乳头上金属环前后摆动闪闪发亮,阴部已经红肿,几个阴环随之颤动。

「这样可以了吧」她两条胳臂抱在胸前,冷冷的问那阿娇。

「很好,就这样……」那阿娇说着,突然把那瓶母狗尿泼向梅雪的腹部。

「啊!」梅雪尖叫一声,往前跌走了一步,狗尿沿着大腿往下流。

「现在可以进去了。」那女人趁她还沒从惊吓中恢復,就一把抓着她鼻环,拉开铁笼的门将她推进去。梅雪还沒心理准备就进了笼子,黑色巨犬立刻扑了过来!

「啊……叫……叫它走开……別过来……救命啊……」梅雪再怎么勇敢理智,这时也已吓得俏脸惨白、六神无主了。那条狗原本一副要扑上去撕扯眼前这赤裸美人的兇样,但突然又平静了下来,围绕着梅雪嗅着她的大腿和屁股。

「走开!呜……讨厌……別这样……你快叫它们走开……求求你……呜……」梅雪感到无比的噁心。

狗冰凉的鼻头和嘴里喷出的热气,不时巾触吹拂到敏感地带,让她全身冒出不舒服的疙瘩。同时梅雪又感到一种需求,药物把她搞得特別敏感,对性交的渴求已经升温到不可抑制的地步,她迫不及待地要和任何人性交,只有这样她才能从极端痛苦的深渊摆脱出来。可是现在只有她和一只巨大的雄狗关在一个笼子里,她沒有別的选择,她只有把这个畜生当作自己唯一的救命稻草。

「可是~」她看着大黑狗红色的一尺半长的巨大阴茎,犹豫着︰「太大了,会插死我。」梅雪悲哀地说。

「放心吧,不会的。莱伏有过和人交配的经歷。」阿娇的话给了梅雪下决心的勇气。

她撑起身子像狗一样趴在地上,莱伏老练地扑到梅雪的背上,两腿岔开在梅雪胯两边,巨大的阴茎插入梅雪的蜜穴。

「噢~~」梅雪感到很胀很热很痛,一阵快感驱走了难熬的性飢渴。

狗茎继续深入,可怜的梅雪被这条大公狗从后面霸王硬上弓,沉重的身躯不但压得她喘不过气,两条前腿还紧紧锢住她的腰,就和同类交配的姿势一模一样!惊人的是,狗大阴茎根部竟还隆起一团蝴蝶结状凸起肉结,塞死在窄紧的阴道颈,让交媾的性器无法脱离。在这种情况下她想和这条大公狗分开,只有等它洩精软化之后了。

「……咿……呀咿……啊……」梅雪被捅得心潮澎湃,浑身战慄,大汗淋漓。

「呀……不……不行……啊!……」在高潮将届的哀号中,莱伏的巨大阴茎受到药物的作用变得愈来愈烫、越来越大、越来越硬,梅雪娇嫩的肉壁被磨擦得就要融化了!子宫也产生不正常的收缩。梅雪窄小的阴道被撑得大大的,以至狗茎的抽动也被禁锢,无法滑动。薄薄的阴道壁随着狗茎前后运动,引起撕裂般的疼痛。

梅雪痛得撕心裂肺,实在受不了,慢慢向前移,并扭动屁股,想把狗茎拔出。

可是,狗的蝴蝶结状凸起肉球受到药物作用胀得又大又硬,已完全塞满自己淫穴,硬硬的卡在阴道之内,除非狗射精,才能停止这一次与狗的交淫。梅雪连最后的防缐也崩溃,只有任凭莱伏在自己赤裸裸的胴体上进行兽奸。

大狗在药物作用下慾火高涨,狂暴地姦淫美艷的梅雪,花瓣不断的冲击,虽然此刻强姦她的是条狗,这是从未有过的经歷,但女性身体的直觉,可以感到这条雄物就要射精了。果其不然!几秒后一团沸腾的岩浆在子宫口爆发开。

「呜……」她被磙烫浓精烫得浑身哆嗦,心脏差点就负荷不了。野兽毕竟是野兽,它们的精液不但又磙又浓,而且量出奇的多,一股一股的不停往狭小的子宫注入,雪白汗亮的胴体悲惨的抽搐着……狗茎在药物作用下不能正常恢復,以至莱伏从梅雪身上下来后还是不能拔出阴茎。

「啊~~救命!」梅雪的阴道依然被死死塞着,蝴蝶结状凸起肉球卡在梅雪阴道里无法脱离,整个身子被硕大的狗用阴茎拖着走。

「沒办法,只好让它再奸一次了!」笼子外面的阿娇作出一个无奈的表情。

「啊~~」梅雪绝望地哭出声来。

两个小时过去,街上的路灯早已亮起。梅雪在经歷三轮狗奸之后才从依然未能缩回的巨大狗茎下挣扎出来。三次射入梅雪体内的狗精,盈满梅雪的子宫和阴道内外,小腹像吃撑时圆鼓鼓地胀起,狗精混着鲜血顺着阴道流出。梅雪捂着剧烈胀痛的阴部,痛苦地喘息着。这时最难受的还是胸部,时间太长了,尤其是右乳房要胀爆似的。梅雪不顾羞耻,双手捧住右乳房用力挤了起来,乳汁像喷泉般喷出来。

两个大汉从铁笼外面捉住梅雪的手臂,用力向后拉,一直拉到铁笼外面,用绳子把梅雪的双手反绑在身后,使她无法挤自己的乳房。

「啊~~你们这些畜生、混蛋!放开我!啊~我的乳房要爆炸啦!」梅雪声嘶力竭的惨叫。

阿娇钻进铁笼,拿着一瓶液体,来到梅雪身前,伸手把液体抹在梅雪乳头上︰「抹上它,莱伏就会来帮你了。」然后,阿娇拿着注射器,将针头刺进梅雪的小阴唇,推进药液后,梅雪被撑大的阴道开始收缩,阴道口闭合。

「这样狗精就不会流出,而且人精只能存活48小时,而狗精却能存活5天。像莱伏这样强壮的狗,精液应该能存活7天。你明白吗这会帮你受孕。」说完离开铁笼。

「啊!你这魔鬼。我不要!不要!不要哇!」

果然,莱伏闻到气味走过来,咬住梅雪的乳房连吸带咬,痛得梅雪大喊救命。

一会儿,梅雪血淋淋的乳房被吸空,虽然乳房阴道火辣辣的痛,但是梅雪精神已经松懈下来。她怀着又怕又恨又感激的心理看着莱伏吸完乳汁,离开她的身体。梅雪被解开捆绑双手的绳子,从笼子里爬出来。

两个大汉把梅雪赤裸着身体重新五花大绑,并且带上沉重的脚镣,拖上汽车。

夜深了,围观的人群还是不愿散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