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仙侠修真

圣洁美艳的禁欲系女神居然主动要求与我做爱,我只能勉为其难地往她子宫里灌满精液!

来源:会意小说   浏览量:83   发布日期:2024-05-09

作者:安生君

防火女心想框【】

灰烬心想框{}

“伟大的薪王们啊,

此刻火已渐熄,然位不见王影。

诸位啊,将你们的火交付与传承者吧。

而他将痛下杀手——

对传承初始之火的古代罗兰德神祗们,挥下手中的剑。”

馀火在灰烬的体内存在,无声地燃烧。

“灰烬大人,如今仪式已经完成,您即是传火之王。”

防火女的双手交叠放在小腹上,如此的姿态充满了说不出的温婉,宛若一个轻声细语叮嘱着丈夫的小娇妻。

“通往初火的道路也已开启,还请不要留下未尽之事为好。”

话音落下,灰烬顿了顿,在思考后拿起手中的剑观察了一番。

“嗯……看来您是想将装备修复一下……”防火女下意识的抬起手,似乎想要抚摸自己光洁圆润的下巴,但刚拿到胸前,她才意识到自己的动作,连忙又放了下去。

“……可以的话,请让我来帮您的忙吧。”

简单的保养了一番,防火女将剑还给了灰烬———她的手法可能不太专业,但过程中那股细心和温柔的态度却感染着灰烬。女孩的指尖仿佛不是点触在冰冷的剑身上,而是点触着他的心脏。

感觉到灰烬又拿出了一些酒水,防火女主动的询问道:“可以让我……来侍奉您吗?”

又是短暂的停顿,灰烬沉默地将小酒桶递过去,拿着酒杯让防火女为自己斟满。

在饮酒的时候,灰烬稍微掀起了自己的头盔,但也只是一点点………即使按道理说,防火女是不可视的…他也不愿意暴露自己的脸……

那样丑陋、肮脏的外貌………

忽然想起了那件重要的东西,灰烬犹豫片刻,还是从行囊中掏了出来。在防火女的感官中,只知道灰烬握着什么东西递到了自己的面前。

“灰烬大人,这是………”

灰烬摊开手掌,防火女将双手伸过去,小心翼翼地接住了那件东西。

这时她才感觉到手心里的是什么……

“这是……‘眼眸’吗?”

初代防火女的眼眸正静静的躺在她的手中,微微的蓝色荧光非常温柔,和她一模一样。

灰烬的视线也落在防火女的手上,她的掌心留存着火焰的痕迹———她是那么温柔、虔诚地去接触火焰,火焰给她的却是无情的炙烤……颜色不一的伤疤,从手心慢慢延伸到本该嫩滑的指尖上……

“啊啊………”

她现在连呼吸都变得谨慎异常,双手捧握着这对水晶般的眼眸,一时间,俏丽的脸蛋上却不知道该做出怎样的表情。

“灰烬大人,非常感谢您……”

内心的悸动,让她一瞬间忘记了该有的礼仪与尊重,下意识地往灰烬的方向靠近。马上又反应过来,却发现自己已经到达了和灰烬极近的距离。

“……然而防火女决不能拥有眼眸……”

“若是给予了我微弱的光明…我可能会看见那可怕的背叛……”

她的声音很好听,灰烬竟然一时找不到形容的词语。而他虽然表现得还算正经,但视线却又忍不住投向防火女粉润的唇瓣。

开合之间,能看到其中同样淡粉的小舌头……

“灰烬大人啊……火已不在的世界…这是您所希冀的吗?”

他其实是有答案的,只不过这个答案虽然有他的意愿……也有她的………

灰烬的头盔反射着螺旋剑下火堆的橙黄色,他微微偏移了头颅,头盔反射的光线便照亮了地面上另一块灰暗的石头。

“我明白了……”

此时灰烬的沉默,也算是确切地说出了那个答案。防火女的嘴唇微微抿紧,而后释然地松开。

她从灰烬的剑鞘中拔出那把剑,上面有她保养的痕迹,想来也可以用它来完成这件事。

“那么请您……杀了我………”

“再把这双‘眼眸’夺去吧……”

拿到那双眼睛的一瞬间,其便融入了她的身体。

现在“夺去”的,是她的“生命”……

少女用双手捧住锋利的剑身,剑尖放置在自己玉嫩的脖颈旁。

“否则我必定会被那微弱的光、所吸引……”

灰烬这次的停顿最为漫长,好一会儿才握住剑柄………

嗯,他在颤抖?———不对,他的手很稳…

…原来是他的心脏在颤抖啊………

“在您下手之前,我有一个不知好歹的愿望………”

似乎感受到了面前之人的犹豫,防火女适时地又开口了。

“您能……”

似乎真的是太过羞涩,到真正要表达内容的时候,话语却哽在了嗓子眼。防火女张了张嘴唇,吐出两个字后,便又没了声音。

“………”

男人也悄无声息的将剑尖拿开了一点,静静地等待对方的话语。

吞咽了两口不存在的唾沫,防火女像是再鼓起了勇气,终于将自己的愿望表达了出来。

“您能………

[抱]我吗………”

灰烬因为惊讶连剑都差点没拿稳,他甚至还下意识地往后退了一步……然后为了掩饰尴尬,他还剑入鞘,再向前迈了一步,将距离重新拉近。

防火女赤红着脸颊,从地上站了起来。她的脑袋刚好达到灰烬的脖子,此时低着头,再加上两个人极近的距离,从一侧看去,仿佛女孩正靠在灰烬的胸膛上。

“哪怕一次也好,您能……答应我吗?”

不知所措的灰烬挠了挠脑袋………最后沉默地点头。

……………

“哈………”

极度的紧张让防火女张开小嘴、深深地吸了口气。她褪去了身上的长袍,此时露出的是极为诱人、完美的身体———

粉色的光晕已经从她的脸蛋上蔓延到了整具玉体。她的肌肤比牛乳还要白皙,比雪峰顶的莲瓣还要圣洁,还同时拥有丝绸般的柔滑和蜂蜜般的甜腻………光是落入灰烬的眼帘,便让他浑身的血液流动得更加迅猛!

她的乳房并不是那种过度发育的巨大,而是恰到好处的丰满……似乎一手就能握住一只,然后通过肌肤感受她心脏剧烈的跳动。

灰烬也脱去了护甲与衣物,暴露出的皮肤却是那样的丑恶、可怕———上面布满了狰狞的伤口和疤痕,而且颜色也和灰尘没有任何区别。

“这些……是因为诅咒吗?”

防火女的指尖触碰到了那些狰狞的疤痕,灰烬没有任何不适,只是在防火女想要替自己拿下头盔的时候握住了她的小手。

“好的……”

银白色的金属遮眼罩也始终掩饰着防火女的面容,但就算这样,她还是那么美。

“那么接下来,就交给我吧……”

“……无礼之处还请原谅……”

防火女蹲下身,跪在了灰烬的双腿之间。灰烬的裤子也已经脱掉,呈现在防火女面前的是一根坚挺粗壮的肉棒……

“这就是………灰烬大人的……”

第一次接触这种东西的防火女,确实非常惊讶,但她竭力保持自己的镇定,用掌心慢慢握住已经充血发紫的龟头,即使她尽可能温柔地摩挲,也能够让男人舒服得想要嘶喊出声!

“嘶溜……”

防火女伸出粉色的舌尖,轻轻在棒身上舔了一下,让鸡巴跳动得更加强烈!温热的气流吹拂着敏感的鸡巴头子,将灰烬弄得痒酥酥的,肉棒弹跳着就要往防火女的脸上抖!

“嗯……哈……姆………咕啾……咕噜………噗啾…”

“灰烬大人的………哈…真的好大………”

就算鸡巴上也有着狰狞的疤痕,也无法掩盖它滚烫的温度!灼热的肉棒被少女吞进娇嫩的香口中,也在同一时间用庞大的体积撑开了她整个狭窄的嘴穴。晶莹的唾液从嘴角流出,湿润着黝黑的鸡巴,让防火女越吞越深,很快马眼就顶到了敏感的喉管!

防火女的鼻尖凑近灰烬的阴囊,刚刚嗅闻到灰烬强烈的雄性气息,她就深深地为其着迷!再次重复前后的动作,少女仿佛把自己的小嘴当成了一个自慰工具般激烈地吞吐着肉棒。

过了一会儿,她又只是含住龟头,舌尖绕着冠状沟打转,虔诚地亲吻正流出先走汁的马眼!小嘴里还在不断呼出灼热的气息,沾染着情欲的滋味!

“哈……姆……灰烬大人的味道♥️…越来越浓了啊♥️………”

“咕啾……呼噜………噗啾、哈♥️♥️……嘶溜……嗯………嗯、哈♥️…”

她的小手握住硕大的棒身,嘴唇下移,又吻向了睾蛋。舌尖舔舐藏污纳垢的阴囊,还丝毫不慢地继续撸动着滚烫的鸡巴,指头逐渐掌握技巧地来回移动,时不时套住鸡巴头子刺激敏感的接收器!

{好爽!}

“嗯…哈…灰烬大人………”

防火女如樱桃般鲜艳的嘴唇含住了其中一个蛋丸,舌头在嘴唇中运动,不断往上面涂抹自己的涎水!这样的刺激对灰烬还是太强烈了!又经过了几分钟,他终究是无法忍耐地射出了大量的精浆!

“嗯!”

“呜啊♥️!”

在灰烬的一身闷哼中,精液全部从马眼中射了出来,喷涂到防火女俏丽的容颜上!她圣洁的脸颊上终究还是沾染上了浑浊的污秽,这副落如凡尘的样子更让人心动、怜爱!

“啊……”

“出来了好多呢………”

脸上满是精液,但防火女却没着急将其抹下来。她反而握着灰烬的鸡巴又撸动了几下,似乎是想将其中残留的存货都给榨出来,而马眼也识趣的又流出了许多。

防火女张开小嘴,将舌头放在龟头下方承接着精子的滴落,淫靡的样子反而更像是邪恶的魅魔,正在为灰烬美味的精液神魂颠倒!

“唔……看您挺舒服的……真是太好了………”

“灰烬大人的………很美味哦………”

{她怎么……这么诱人?}

灰烬终于忍不住了,在防火女站起来的一瞬间就把她搂在了怀里。调换方向,他的鸡巴捅进了防火女的臀沟,嫩润的臀瓣夹住火热的铁棍,灰烬调整位置,寻找着防火女的阴户!

“……好厉害、明明刚刚射过,现在就能做了啊………”

防火女下意识的发出感叹,却又在顷刻间变成了娇媚的呻吟!

“啊……哼……灰烬大人的手……好有力量♥️………咿啊♥️………”

男人一手扶着防火女纤细的腰肢,一手抓向了少女丰满的奶球。粗糙的指腹摩挲腻嫩的乳肉,手指专门挑着两颗奶头用力揉捏,挤压娇嫩的乳蒂让防火女发出了可爱的声音!

“哈啊♥️………请您触碰…我身体内的黑暗吧……咿呀♥️!”

防火女原本还想伸手帮助灰烬插入,没想到灰烬只是稍微一挺,滚烫的龟头便撞开了严丝合缝的小穴!早已湿润的孔洞在鸡巴插入的时候发出了淫荡的液泡爆裂声,花瓣一样娇嫩的美屄牢牢的抓住高温的肉棒,开始了疯狂的吸吮!

“嗯……”

“好奇怪的感觉……咿啊♥️………第一次接触……啊啊♥️……”

“越来越快………感觉得到!感觉得到灰烬大人♥️!哼嗯!啊♥️~~”

粗糙的大手疯狂地蹂躏少女的胸脯,在如水似玉的美乳上留下了暴力的红痕。防火女却完全没有任何挣扎与抱怨,反而积极的迎合着灰烬的动作,被他并不高明的指法弄得娇喘连连!

“灰烬大人的手指……弄到乳头好痒♥️………哼嘤………呜♥️…”

“嗯啊……下面也、好厉害♥️♥️……”

女孩这副娇媚的样子,让男人忍不住想要亲吻她的玉颈,但头盔限制了这样的行动,于是只能再次加快下体的抽插,将内心燃烧的悸动全部化为冲撞子宫的热情!

“啊啊♥️……大人…灰烬大人………你的东西、在我的里面疯狂穿行♥️♥️……嘤咛♥️~~”

“咿呀……好快……全部都被灰烬大人塞满了♥️!嗯哈♥️!”

【这真是令人上瘾的感觉啊………快要被快感俘虏了……】

【全部都是灰烬大人的东西……啊啊………能够和灰烬大人结合真是太好了………】

粉嫩的奶蒂仿佛刚刚长出的花蕾,被指头揉捏得更为鲜艳,似乎是随时随地都在往外溢散着诱人的乳香……绝妙的手感让灰烬回想起大厨亲手揉制的面团,绵软的奶肉从指缝间溢出,包裹住手指的同时传递给大脑无法拒绝的酥麻快感!

“嗯……唔……”

灰烬的低吼全部都闷在了他的喉咙里,他的大鸡巴也充分插入了防火女的美鲍。肉棒头子锲而不舍地冲撞少女的子宫,寻找着合适的契机,将里面灌入属于自己的液体!

“哈啊……唔♥️………嗯呀………齁……大人…咿呀………嗯♥️~~”

第一次的顶峰即将到来,男人双手抓住少女的翘臀,巨大的力道也把嫩白的屁股捏出了不同大小的肉团!少女因为重心的不稳,跪倒在了地面上,却仍然高高翘起她肥润的白臀,任由强壮的龙根在她的嫩鲍中抽送!

“灰烬大人………唔嗯…我的身体里、似乎有什么东西……要出来了♥️………咿哈♥️……”

“啊啊………变得好敏感…噫呀♥️……更加清楚的感受到了、灰烬大人……齁噫♥️……”

防火女的小穴开始了美妙的痉挛,连续抽搐的蜜肉紧紧的裹住强壮的肉龙,迫切地想要从中汲取性爱的力量,然后……被它灌满!

“嗯呜!!哈嗯哦哦哦♥️♥️~~~”

“咿呀啊啊啊♥️♥️♥️!!!”

女孩的子宫颤抖着喷出了大量的潮水!从玉体深处澎湃涌出的媚津,裹挟着滚烫的肉棒,使娇嫩的肉阴到达了快乐的高潮!而灰烬也在这个时候射出了自己的精华,滚烫的白浆瞬间射满了防火女的子宫,随即倒灌而出,将整个阴道装满仔种后涌出了美穴!

“呼哦哦哦哦♥️♥️~~~”

【肚子里面好暖和……】

粉色的小舌头微微弹出唇瓣,吐出了不少情欲的香涎。而还没等防火女缓过第一次高潮的劲头,灰烬抓起她一条腿根,就又开始了强力的抽送!

“啊啊……又来了♥️………哼嗯……刚刚才被灰烬大人的东西灌满…现在又被这么用力的搅动着♥️……”

“哈嗯……好厉害……里面好舒服………哦噫♥️~~嗯啊、咿呀♥️………”

一条腿被灰烬拉着悬空,防火女不得不三足着地,用双肘支撑住摇摇晃晃的上半身。可爱魅惑的乳房在狂野的前后拉扯中疯狂甩动,奶子上红艳的乳珠划出自己独特的弧线!

【啊……灰烬大人的肉棒还在我的身体里这么用力……真的好棒♥️………】

【好舒服、实在是太舒服了♥️……腰都快要使不上劲了……】

敏感的腰侧软肉被灰烬另一只手握住,时不时轻轻揉捏,便能让本就狭窄的肉道更加用力的收缩与吸吮!

【好烫♥️!感觉又要被弄到出来了♥️!】

“嘤哈………大人♥️……”

“请尽情地、尽情地使用我吧!齁噫啊啊♥️♥️~~~”

灰烬用力地将防火女的大腿往后扯,雪白的润臀撞在他的胯上会掀起动人的肉浪!硕大的龟头宛如一颗子弹般闯进防火女的子宫,在她的宫颈处进进出出,弄出淫荡的声响!在每一次抽送中,带出大量的体液,其中既有防火女的爱汁,也有灰烬之前射出的精子!

{嗯………这么用力地缠上来……}

{流出的汁液也更多了……}

男人将防火女压倒在身下,抬起的腿则被他抱在了胸前,变成了尽根送入的侧体位!

“呜哦……灰烬大人、我感觉又要去了♥️………”

“您动得真的好快………又要出来了♥️!”

“哦噫……呼嗯、哈啊♥️………大人……要出来惹♥️………嗯咿♥️…”

少女的身上香汗淋漓,宛若一朵刚刚盛开的水仙花,喷薄诱人的香气吸引着灰烬进行更加粗暴的性爱!

他也要去了,精关即将到来的崩溃磨灭了灰烬最后的理智!他像是一只未曾开化的野兽,只知道无脑地往防火女的身体里传达自己的热情和欲炎!灰烬浑身的肌肉紧绷到了极致,伤疤越显狰狞!肉棒也彻底变成了一根铁棍,将防火女捣弄到了高潮!

“啊啊啊啊啊♥️♥️♥️!!!”

灰烬放下怀中紧箍住的玉腿,在极致的温暖中,也冲着女孩的最深处又射了出去!两个人都近乎虚脱般急促地呼吸着,防火女握住男人撑在地面上的臂膀,慢慢感受那些滚烫的热流闯进卵巢的快乐……

“灰烬大人………你还想继续吗………好的……”

“姆…又开始了…嗯……哈咿♥️…啊啊………真的好厉害♥️……”

“嗯啊………我的一切都是您的、不需要怜惜我………啊♥️啊、哦♥️~~请尽情地使用………我也非常渴望您的精液♥️………”

“啊啊啊……哦噫~~哦哦哦♥️♥️!!!”

“这样的感觉好棒♥️………我真的又要去了♥️♥️!”

…………

不知道过去了多长时间。这样极致的欢愉,无论持续多久都显得短暂。

灰烬终究还是停了下来。女孩伸手摸向他的头盔,捧着他的脑袋缓缓吐出自己内心真挚的想法。

“能这样、侍奉您……我真的很高兴……”

她的指尖仿佛是想记录下这副头盔的温度和形状,绕着它的边缘不断摩挲,还是灰烬伸手将其拿下,握在手心里轻轻揉捏。

“嗯啊♥️~~”

将肉棒拔出来的时候,防火女发出了可爱的呻吟,也在这个瞬间,原本被堵在里面的精液涌了出来,从她的腿根缓缓落下、浸染干燥的土壤。

“灰烬大人………”

女孩的声音很轻很轻,像是一个气若游丝的病人,但她其实只是累了……想要睡一会儿………

“火已渐熄的世界里,黑暗将永远持续下去———

那双眼眸如此希冀。

……然而,没有眼瞳的我所见和那不同,

在遥远的某处,有微弱的火光若隐若现,

仿佛馀火一样,

正因为如此,我才会被黑暗所吸引吧………”

灰烬的大脑一片空白,只是凭着本能穿好衣物和装备,缓慢地拖延着两人的时间。

睡美人躺在那里,安谧的样子恰如灰烬每次返回营地时远远看过来的模样………

剑被拔出,握在灰烬停顿的手中。

一时间,只有火焰缓缓燃烧的声音。

………

………

………

………

“灰烬大人………”

“您还在……

犹豫什么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