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魔幻都市

姐姐玩弄妹妹

来源:会意小说   浏览量:73   发布日期:2024-05-09

“本大爷来了!”

“好好的没大没小。”

“你管的着吗,”妹妹一脸挑衅地看着我,“这里是我的地盘。”

“我的房间怎么就变成你的地盘了。”我无奈地说。

“没听你妈说的吗,姐姐要让着妹妹,有什么东西要分享给妹妹。你的房间,就是我的房间。还有,你这里,就是我这里。快让开。”

霸道啊,真是霸道啊小朋友。不过也无妨。

“首先,是咱妈。其次,咱妈才没说过这些话。最后……”

她已经站定在我面前,一如既往直接打断了我对她话语的纠正:“嘻嘻,我不管。”

你不管?等会儿想管也来不及咯。

想想今晚接下来的计划,以及面前这个毫不知情的小朋友……我心里暗笑。

马上就要来了。

“好了,把你这个地方让开,我要坐。”

果然,又是每天重复的剧情。

但是今晚不一样了。

我“顺从”地听着她的话,把床沿正中间的位置让给她,自己则挪到了床尾。

“哈?你什么意思?我不是这个意思!”这个小流氓错愕地瞪大了眼睛。

“哦?那你是什么意思?”我故作不知地露出一副温和的微笑。

我的妹妹就是这样,如果出现一些她意料之外的事情,就会像现在这般惊慌失措。

“你……你……”

哈哈哈,怎么两只小手都快拧到一起了。

“你明明知道……是这!不是这啊!”

是的,我知道她想霸占的地方其实是我的怀里。她几乎每天晚上都会跑过来坐在我怀里闹腾一会儿。

“唉,姐姐知道,你想像以前一样对不对?可是啊,姐姐决定要交女朋友了,我们不能再像以前那样了。”

“哈?为什么交女朋友就不能像以前那样!”

“呃,你不该先问问姐姐居然交女朋友而不是男朋友吗……”

“这有什么的,我们班也有女生和女生在一起啊!老姐你不会还有什么陈旧思想吧?”

完了,本想将对方一军,没成想反而遭到了对方鄙夷的目光。现在的小朋友竟然这么厉害了吗?

“没有没有……”

“那就快让我坐!”

“这个地方只能留给以后的女朋友坐咯……”不行,我看到面前的小朋友已经跳脚到把拳头举起来了……算了算了先让着她,“或者,你要替姐姐未来的女朋友来体验一下吗?”

“体验什么?什么体验?你好啰嗦啊!”她不顾我话的内容,强盗一般扒开我的手扒开我的腿,身子一转坐到我两腿之间那块小地盘,顺势便要往后躺。

“慢点,你别那么着急……”

我算是明白秀才遇到兵是一种怎样的体验了……不管怎么样,还是先把她抱住吧。

女孩子的身子总是软软的,虽然妹妹嘴上很硬,可照样还是个小女孩。其实我很喜欢抱住她的感觉,不然也不会纵容她每晚的骚扰。

而且……她安分下来了。她在我怀里的时候远比平日安分乖顺的多。我时常怀疑这是否是两个人。

“那么姐姐就当你答应了哦?”我抬手扶起遮住她耳朵的那几缕散发,凑近在她耳边轻语。

她挣扎了一下躲开耳边的气息:“什么啊?”

“就是你作为体验官,来体验一下作为姐姐的女朋友……”

她又打断了我的话:“如果我不答应呢?”

“那今晚的抱抱没有了,以后的也没有了。”

“小气!我答应就是了,后面要请我吃东西!”

“好好好,想吃什么都可以。”

太好哄骗了吧。我现在稍微有些良心不安。我没有想到自家妹妹居然是这么单纯的孩子,那更不能让外人拐走了。

“好了,那我们开始吧。”

“啊?开始什么?”

“做一些女朋友之间的事情呀。”

“什……”她似乎一瞬间想到了什么,身子一弹想要从我怀里站起来。不过又像是我的错觉,她看起来仅仅是挪了一下身子而已。“……什么事情?”

“等下就知道了。”

“搞得这么神神秘秘。”

我没搭理她的牢骚,决定先从她的手开始。虽然我更喜欢从腿部或腰部下手,但这不是她一下子就能接受的刺激,慢慢来吧。

我的右手覆在了她的手背上,屈起手指,几根手指的指腹在她细嫩的手背皮肤上摩挲游走。

“这是什么……”她跳动着肩膀想要挣扎,我带有一些命令似的语气:“不要乱动!”

“……”怀里的人僵住了。

啊……是不是凶到她了。也是,以前没有用过这种语气和她说话。我软化了一下口吻:“放松,交给姐姐就好了,你好好呆着。待会儿发生了什么都是正常的。”

“嗯……”

“好孩子。”

“……”

安抚般地在她的手背轻拍了几下,指尖终是沿着她手骨的延伸,挤进每两根手指之间鲜少有人问津的地方。如我一般,她看起来也把大部分注意力集中在自己的手上。最后,两人十指交叉,我的五指趴伏在她的手背上,摩挲着指间沟壑,一点点抵开她的五指,手指一勾便深入了掌心的方向,将她的手控制住;她不安的五指则因每一个被填满的指间而以不自然的状态张得更开。

在进行这一切的时候,我另一只手已经环住了她的腰。“等会儿不要乱动,放轻松。”我略微歪头,咬住了她的右耳朵。

在刚才的时候,这个地方就已经越来越红了。作为一个对妹妹下流的姐姐,我想我并不能坐视不管。

她试图听我的话放松身体,然而我的舌头便会恶意地舔弄她的耳垂,亦或是轻吻她耳后的部位,一直玩弄到她四肢紧绷。每到这个时候,我又会哄骗她不要紧张,待她放松身体后再进行新一轮的进攻。

她可能已经分不清到底该服从哪一边了。一边是我耐心的言语安抚,另一边却是不把她弄到浑身僵硬誓不罢休的耳边湿热。我怎么可能会真的让她放松下来呢?

估计着效果应该差不多后,我暂且放了她,留给她一个喘气的时间。而且说实话,她紧张起来的时候她的手指把我的手指夹得有点疼。

“怎么样,还受得了吗?实在受不了的话也不用勉强自己。”我故意给了她一个她绝对不会下的台阶。

“……别小瞧我!”喘气之间,她恶狠狠扔回我一句。

“真厉害,真厉害。”

“那我们就继续吧。”我残忍地掐掉了她剩下的休息时间。不过本就应该乘胜追击,要是火灭掉了可不好。

已经可以到我喜欢的腰部和腿部了。毕竟嘴硬的人刚放出狠话的时候,是最不愿意打自己脸的时候。我的好妹妹,那你就多受着点吧。

今晚她穿着的是一件乳白色的睡裙,是我买给她的,上面有只可爱的牛奶猫图案。睡裙长度不长不短,既得体,也方便我在此刻……我的右手狡猾地滑进了她的裙内,按在她的大腿上。略微冰凉的触感令我不禁多摸了一把。腰部只能隔着衣服把控了。这没有关系,一下子吃干抹净也不太好。

果然,即使有之前的铺垫,她也根本承受不了现在的这番攻势。她无力地靠在我怀里,身体明显地颤抖着,两只小手试图阻止我的动作。不过尽管如此她的牙关始终咬得极硬,半点不开口。

我就喜欢你这幅自作自受的样子。“受不了的时候随时可以和姐姐求饶哦。”

我如恶魔般特意在她耳边加强了其中的两个字。

房间里重新回荡着可爱的喘息声。那仅仅是一组慌乱的气息,还算不上什么娇喘或呻吟。每当我的指腹探入大腿的内侧地带时,她的呼吸明显加重且急促;

而我好心离开了以后,她又略微放松下来。这种好似操纵对方身体的滋味令我欲罢不能。

我假装手上失误,一根手指不小心重重地擦过了她两腿之间的柔软部位。她呜咽一声颤抖地往后一躲,可惜被背后的我生生挡住了。看来她很有感觉,这样我就放心了。我的手从裙子里退了出来,另一只手也不再在她腰间扫弄。

她现在的姿势不太好,闹腾几番已经快要从床上掉下去了。我调整姿势,重新把她抱进怀里,只是留了些许距离。她身上出的汗比我更多一些,空调有点凉,还是帮她擦一下好一些。

这期间她没有说话,我也没有说话。我想她需要些时间平缓刚才的刺激。

“要不你还是先把这件衣服换下来吧,我去给你找一件。背上这么湿,等会儿着凉了。”

她点点头,嗯了一声。

好乖!

我拿回来了一件自己的T恤,是大码的,对她足够宽松。我自己穿起来也很大,买回家后从未穿出门,也算是睡衣的备用役吧。

她鸭子坐坐在床上,我跪在身后帮她解衣扣。当她全身上下除了内裤区域全暴露在灯光之下时,她显得非常拘谨。不过我不打算在这时趁人之危,又擦了一下她背部未干的汗,把T恤套进去。

啊,这件T恤果然很大。现在她的身体又被我另一件衣服占领了。想到她整个人都被我的气息包起来,我非常愉悦。

我跪在床上,从背后高高地把她抱进怀里,嗅着她发间的馨香:“你刚才的表现都很好……姐姐很开心哦。”

她只是发出了一声沉闷的鼻音:“嗯。”看来小朋友现在还沉浸在方才的感官刺激之中。

既然确定了你的身体也有感觉,那么接下来我可就没有那么手下留情了。我来到她的正面,跨坐于她身上。她的身体想往后躲,被我一把捞了回来。逃跑几次皆以失败告终之后,她这会儿如同认命了一样死死压着脑袋不敢抬眼看我。她现在除了老老实实地待在我的怀里哪也跑不了。幻想了好些日子的场景如今成真,我心情大好地把玩散落在她耳边的秀发。

“好孩子可以获得奖励。”

“啊?”她的语气里满是茫然。

我松开手上的头发,转而沿着她柔和的下颌线抚摸她半侧脸颊,与我的手掌亲密接触的皮肤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泛红。我的中指压住了她的耳垂软肉,同一时间她滞住了呼吸。

捧着脸颊的手一用力,强硬地令对方抬头。既然已经是面对面了,就想要好好地看一看你的表情。

我看到了一张表情慌乱的脸。她像躲在角落里却突然遭一束手电筒光而被迫暴露的小动物一样,眼神惊慌失措。我趁捕捉到她视线的一刻挑眉笑了笑,结果她触电般瞬间闭上了眼,丝毫没留给我更多的机会。好吧……我也不是不可以理解她。

“怎么不敢看我呢?”

“丑到我了。”

……我的好妹妹,不作死,就不会死。虽然知道这只是她一贯的打嘴炮,并没有真的意思,不过还是让她付出点代价好了。你的小耳朵可还在我手里。

听说闭上眼睛的时候其他的感官会变得更加敏感。我的右手中指压住她的耳垂,划着小圈轻轻地碾动。她的呼吸声开始出现些许杂乱,在杂乱中还有明显的深呼吸——看来她想通过深呼吸来掩饰自己的异动。

我放开她的耳垂,进一步侵略她耳朵上方的空气,故意挑拨她耳后的地区。

经先前的尝试,我知道这里是她极其敏感的地方。她瞬间缴械,不再妄图隐藏自己的状态,在我面前大声地喘息。终于知道她是什么表情了,一副很可爱的想要忍耐什么却又无法忍耐的表情,眉头总是纠起又松开。尤其是我恶意地扫弄她耳后部位时,她的眉头皱得更紧,无意识张开的小口里不停地传出急促的喘息声,甚至因为试图躲开耳后的攻击而仰起自己的脑袋。很像在主动索吻啊,这很危险的。

我的手指再次停下,不过并不是要给她休息时间,而是——右手食指插入了她的耳洞里。是的我很早就想这么做了。

她的表情告诉我,这似乎是她无力承受的攻势。她的喘息声中头一次出现了呜呜一样的可怜的鼻音,这让她很不安地抓着我的衣摆。我的食指一会儿抽离开了那处洞口,一会儿又不留缝隙地堵了回去,甚至还在耳腔里面轻微地搅动。她总想躲开我的手,可是相比较我的手来说,她的脑袋又能躲到哪里去。

我堵住她一边的听觉,俯身吻上她另一侧的耳朵。我亲了亲耳根处的肌肤,顺势用舌尖灵巧地挑起那毫无保护的耳垂,将之含在嘴里,一会儿湿润的柔软嘴唇啜吸着此处,一会儿又是坚硬的牙齿咬上这里。

“姐姐……姐姐……”能听出来声音的主人的委屈、不安、紧张和慌乱。我的衣服被对方没力气地拽了几下,“姐姐……姐姐……”

如果说对方在求饶,似乎也不是。她好像只是在剧烈的情欲刺激中做出了更明显的挣扎。我都不知道她现在能不能意识到自己发出了怎样的可爱的声音……好想录下来。等以后她再跟我拌嘴就放出来给她听。

仅仅舔弄一阵后我便停嘴了,毕竟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我依旧手上堵着她一边耳朵,嘴上对着另一边潮湿的地方呼气,如愿以偿地收获了她的一阵颤抖。

我轻笑了一声:“还要继续吗?”

“不要、不要……”

“停下也可以,有条件。”

“拒绝。”果然。

“好啊那我们继续……”

“啊啊啊别!不要!你说条件……你说……哈……呜……姐……”我得让她明白嘴炮是要付出代价的。既然拒绝的话,想反悔也来不及了。这回腰间的左手直接撩起她的衣摆,故意在最能令她颤抖的腰后敏感地区拨弄。她扭着腰一弹一弹地往前躲,被我的手逼到无法再躲避的姿势,僵硬着接受敏感地带的抚摸和挑拨。

右手虽然已不再堵住她的耳朵,但也只是为了配合另一侧的攻击,牢牢固定住她的脑袋不给她任何挣扎的余地。

我咬住她轻薄的耳骨,鼻间的热气一阵阵强烈地扑打在她的耳后。湿润的吻落在狭小的耳洞附近,又恰巧落在了耳洞之上。同时,左手像扫弄琴弦一样上下撩拨着她的脊柱线。我的气息喷进了她的耳腔里面:“还要继续吗?”

“……”她打了一颤什么也没有说。

“行那我就继续了……”我的衣摆传了一下明显的力道,但又很快消失了,再没动静。

“……”

怎么回事?

我撤回来看着她,她依旧紧密着眼睛,脸上也没有什么表情,只是眼睫毛沾着一闪一闪的湿润。

哭了?我吓了一跳,又一阵心疼。

虽然以往一直觉得在床上把对方搞哭是一件很带感的事情,但是现在这个局面令我不得不反思了一下。我的妹妹确实没有什么经验,有很多对她来说刺激太大了。而且她嘴上很硬,其实身体还是蛮老实的嘛……还有……那几声受不住时喊出来的姐姐……

“怎么啦?”我放软声音,拇指指腹轻轻擦拭她的泪痕。她老老实实地一动不动,任由我在她脸上动作。

“睁开眼睛,让姐姐看看吧,乖。”

她闻言睁开眼睛,露出无辜的小动物般的眼神。我用尽可能温和的表情看着她,心底里一片柔软的情绪被不断撩拨。我很少看见过这样的她,平时她总是张牙舞爪,嘴里也听不到什么好话。虽然以往抱着她的时候她也能老实下来,只是那种时候她都背对着我。

她看到面前的我,眼神有些怯怯地闪烁,不过最终还是睁着眼睛与我对视。

虽说我是她姐姐,但此时此刻却觉得她很像在好奇地打量一个初次见面的存在,并判断着现在是否安全。

“还好吗?”我揽住她的肩,拉近距离鼻尖对鼻尖地轻声询问。

“嗯……”被拉长的回应。

我略微歪头吻上她的嘴唇,不过没有急于伸舌进攻。只是两人唇面的轻轻触碰。属于对方的柔软的触感不断从嘴唇传入大脑,她的睫毛也不时扫在我的脸上。

一边亲吻,一边抬手安慰似的抚摸她的脑袋。如果只是一只柔软的小动物,尤其现在如此信任我,那我也舍不得怎么欺负。

亲吻许久,我开始用湿润的舌尖勾勒她的嘴唇,扫弄她的唇线。我没有强硬地闯进去,反而稍微退离:“嘴巴张开一点让姐姐进来吧?”

她的唇线听话地打开了一条小的缝隙,足以我伸舌探入。进去后甚至牙关也是松开的,仿佛所有的防御见了我都绕开了。

当两人的舌尖终于抵在一起时,我托着她的后脑勺把她往怀里带的更近。我的舌尖细细地在她的舌面上舔舐,自此她的味觉也留下了我曾侵入的气息。她倒还知道换气,温热的鼻息克制地喷到我的脸颊,有种别样的体验。

我卷起她的舌头,搅弄着存放了许多甜美津液的底部,连带着她的舌头一起全部啜吸过来。接吻或许就是一个仔细品尝对方舌头的过程,软软的滑滑的。平时像贝肉一样躲在保护壳里,现在却被我拉出来暴露在空气中,承受湿热的舌头和清凉的空气形成的共同攻势,这对她来说应该也是不小的刺激了……尤其这会使空气中黏腻的接吻声更加清晰。

此时此刻她的顺从令我有些飘忽,我想听到她更多的声音,光是现在还不够。

而且将她抱得更紧时,她未着内衣的胸部经常压在我的身上,这对我来说也是不小的刺激。逮着某一时刻,我隔着衣服摸上了她的胸,揉弄起来。那处布料不断在我手中变形,当然被衣服保护住的里面的也是。掌心之下有什么小小的东西变硬了,和柔软形成了明显的对比。

趁她舌头还未收回,我抢先一步再次挤入她的口腔里,迫使她张着口而无力掩饰自己任何的喘息声。我捏住她那处变硬的地方,轻轻拽起又松开;又或是指关节抵着那里,把它拨来拨去;亦或掐住揉捻。她挣扎着想要推开我,但这能有什么用呢?

“嗯……嗯……唔……”无论她如何挣扎,她的乳尖始终在我的手指间被把玩,有时还要承受作为逃开的惩罚的掐弄。她已经无法阻止带着甜腻和撒娇气息的呻吟声不断地出现在这个房间里,而且倘若我有一会儿没有听到,我会加大力度玩弄她的胸部和乳尖,直到我听到更大声的呻吟。平时被凶巴巴顶了那么多句,现在想多听听妹妹撒娇的声音,我这也没有错吧。如果她不情愿,那么我这个姐姐就有义务对她进行矫正。我越想越觉得自己是个好姐姐。

“……嗯唔……姐……”我知道她一直想开口说话,不过我之前都故意纠缠着她的舌头不给她机会。现在可以听听她想说什么了,无非就是想求饶吧?我意犹未尽地离开了她的嘴唇,托着她后脑勺的手也一并慢慢松开。她无力地往后倒,两手支在床面撑住自己的身体。我看着她嘴唇上接吻过后留下的一片晶莹,不由地也舔了舔自己的嘴唇。

“想说什么?”我想到了什么,两手都搭上了她的胸部。刚才总觉得只有一只手能用,始终不得不冷落其中的一边,现在两手空闲,刚好可以行动起来。

“呃……”她低着头,此时我的手指腹正放肆地隔着衣料摩擦着她的两处乳尖。她看起来可能没想到我居然还不愿放过她的胸。

“怎么啦,直接说就可以了哦,我都听着。”我嘴上说得很好听,手上却是刚好一边一个捏住对方的乳尖使坏揉捻,让整个场面更加色情。

“我……嗯……”但凡她想开口,我就加快了手上的速度,等她闭上嘴的时候我又停下。几轮后她发现了这个事实,抬头红着眼睛瞪了我一眼。感觉自己的心被一只可爱无害的小奶猫挠了一下。

“好啦好啦,不玩你了,”我松开乳尖,揉着她的胸把她推到床上。即使我不把她推倒,我看她的手也快抖得撑不住了。一倒在床上她两条重获自由的胳膊上来就是把脸遮得死死的,完全不给我看的机会,胳膊底下还传来咬牙切齿的声音:“你最好是没有玩。”

“啊?现在只是揉一揉胸而已,又没有动你的乳头。”我很无辜地说着。

“……闭嘴啊啊啊啊啊啊啊!!”她瞬间开始暴躁起来。

你如果不让我看脸的话,那我也只能用一些精神攻击啦。“妹妹,你的乳头又硬起来了。”

“……”她的暴躁瞬间停止。

“在白色的衣服上真的很明显哦。”

“……”一动也不动的,在装死吗?

“现在我要用我的手指捏住你的乳头了。”我看到对方的喉咙动了一下。

“……闭嘴。”

“光叫我闭嘴,怎么不叫我住手呢?果然很喜欢姐姐对你这样吧。”

“那你住手啊!!!”

“我不。”

“……”我听到她气急败坏地倒吸了一口气,太好笑了。

“所以你觉得先动哪个比较好?左边的?还是右边的?”

“……”

嘴上虽在调戏,可我也不是很着急下手,这个时候就让她的身体自己等着吧,只是可怜了两个一直硬在那里却无人问津的小家伙。

“你一定在想,我为什么不两边一起来吧?”

我把她的衣服撩到胸下,整个白皙的腰腹部暴露在我面前,以及此刻她的下身只剩一条内裤的事实也变得非常明显。

“妹妹你没有什么可爱一点的内裤吗。”

“……滚。”

“哈哈哈。”终于忍不住骂我了,这才像平时的她。

“现在又有了新的选择,你觉得先动上面好还是下面好?”

“虽然你的内裤是黑色的,可是水迹也能看出来哦。”

她又企图一阵暴动,只可惜我坐在她的腿上,她再怎么样也妨碍不到我的视线。

“……变态。”

“好了,骂完了就快选,我也不是不那么通情达理的姐姐。你要上面的还是要下面的?”

“都不要。”

“真是的,明明刚才接吻的时候还老老实实的听姐姐的话。那没有办法了,选都不要的话就把你压在门上做。”

“……”

“站着的那种,就算你最后没有力气哭着想回到床上也不会让你回去的。”

我很平静地说着对她来说听起来很恐怖的话。

“上面、上面!上面好了吧!!!”

“左边还是右边?”

“这很重要吗?!随便你啦!”

“那就左边的啦。”语罢,我在被窝里摸索到一个东西,塞进她的内裤里,滑入了潮湿的缝隙之中。

“你他妈在我裤子里面放了什么?”

“跳蛋。”

“……你怎么会有这个!”

“妹妹原来你知道这个。”

“我不知道……”

“哦那姐姐先让你来体验一下。”我打开了跳蛋的开关,没记错的话跳蛋现在应该在她的入口附近。内裤里传来了闷闷的马达声。

“嗯……嗯!哈……呜……”她全身上下瞬间绷紧,小小的肩膀也缩了起来,“停、呜呜……停下……”

“停下也可以,手拿开,让我看看你的脸。”我细细抚摸着她的腰腹肌肤,时不时揉按着她的下腹部,“我先说一下,就算你不拿开,我也有东西可以绑住你的手,只是那样可能会弄疼你。所以最好还是你自己把手拿开。”

“你……你先关掉……”我关掉跳蛋,把它拿了出来。

我等待着她的回复,不过只看到她握紧了自己的拳头,又松开,最后缩在一起的肩膀也放松下来。我握住她的手腕,拉开了两只手,她不自然地往旁边歪了一下头,紧闭的双眼上,睫毛在微微颤动。

我俯身给了她一个不算深入的安抚性的吻。“姐姐陪着你,不要怕。”我又牵起她的手,在手背上落下一吻。我打开她的手指,将脸贴在她的掌心上。她慢慢地睁开眼睛,又是那种生怯的眼神,落到了我的脸上。脸上的手指试探性地抚摸着我的脸颊,我任凭她的动作,最后侧头舔吻了一下她的掌心。她烫得连忙把手缩回去,正打算捂脸的时候,我直视着她,挑了挑眉。她手上一顿,犹豫之间最终落回床上。

“姐姐……”她再次变回了柔软的小动物的模式。可能被陌生的道具吓到了吧,或者是发现了这一次怎么骂我都不起什么作用。

“嗯,我在呢。”平时总是舞着刺对着你的小刺猬,现在却愿意在你手上露出可爱柔软的腹部——虽然很大程度是被我逼的——这种状态怎么还忍得了心继续欺负呢。

我看着她几度张口,但话语被主人吞了回去。我本来不着急,结果却见她眼框越来越红,好像也有眼泪要落下来了:“啊?怎么了?乖,告诉姐姐。”

她抬手拂去自己眼角的泪水,“紧……紧张……”带着委屈的呜咽声令人心疼。

难得碰到她这么坦率的时候。

“紧张啊……很正常的,不用担心。来,起来一下……”我把她从床上拉起来,抱进怀里,安抚似的顺顺她的背。她坐在我的腿上,没过多久身体便放松下来,脑袋抵着我的肩膀把全身重心都靠了过来。

……

“说起来……”过了许久,我重新开了个话头。

“嗯?”她闷着声音。

“你的内裤在我的大腿上大概划了很长一道水迹吧……嘶!!痛痛痛!!”

我的肩膀被狗咬了。

“不许乱咬。”我轻拍了一下她的臀部以示警告。

肩膀的动静再次传来,趁她还没动口,我迅速地拽下她的内裤褪到大腿,托住她的臀部揉弄起来:“再咬的话就不是刚才拍一下那么简单了。”

“……哼。”我耳边传来她不服气的一声。

“你到底是怎么能够在现在这副样子和之前那个乖巧的状态之间来回切换的呢?”

“……你好烦啊。我本来就很乖巧。”她很郁闷地说着。

“哦?你乖不乖巧有待商榷,但是我看你的身体倒是挺乖巧的。”我的手终于来到了潮湿的那一处。只来回摸了几下,我的手上便也满是黏液。

“听到了吗?这个水声。”我故意弄出了很大的声音。

“……”她无力骂我,正在竭力控制自己的呼吸。真努力啊,我也要更努力才行。

和之前玩弄她的乳头一样,我直捣重点地捏住了她的阴核。“嗯……”耳边一声像是受到惊吓又染上情欲的呻吟。

“嗯、嗯……”我喜欢直接玩弄对方的要害,而她的阴核又敏感许多,哪怕仅仅是抚摸而过也能让她发出无法克制的鼻音。我捏住她的阴核,往下一揪,她受不了般死死抱着我的肩颤抖。又或者我只是捏着那里揉弄,她逃也不是不逃也不是,不逃的话像是把弱点送到我手上任我把玩;逃了的话,敏感又柔弱的阴核被拽一下的滋味大概也不好受吧。

“你一直在很色情地扭屁股呢妹妹。”其实我知道她只是习惯性地想躲开我的手。闻言她立刻绷住了身子,任凭我再如何戏弄阴核也抖着身子誓死不躲。不过当我另一只手来到她的入口处,中指伸进一指节狠狠刮了一圈入口的内壁时,她又呜咽一声瘫回了我身上。

我现在发现了,她的呻吟很像撒着娇的哭声。难怪她总是不想发出声音,果然不想和我撒娇吧!我决定再恐吓一下她。“我想起来一件事情。”

“……”预料之中的毫无回应。

我接着继续说:“你这里这么敏感的话……”我捏一捏她的阴核,“如果被震动的跳蛋压住了会怎么样?”

“会直接高潮吗?”

我大概又说了一些令她弱小的心灵无比震撼的话吧。为了配合演出,我伸手准备把跳蛋拿过来。又是预料之中的,我的手被对方抓住了。抬眼一看,她已经一副急哭了的样子。脸颊也是红的,耳朵也染着些粉红色,因为之前一直捂在我的肩窝里,额头上出了汗,粘着几缕黑发。

我伸手把她脸上的乱发拨到两侧,被她抓住的另一只手举起来:“刚好你也抬头了,你来看看,我手上沾了你多少东西。”

她气呼呼地就看了一眼,然后拍开我的手。

“不想被我用跳蛋吗?其实也可以尝试一下啊,多了新体验。”

“……不要!”

“但是我想要。

“当然了,如果你撒个娇求我的话,我也不是不可以改变想法。”说罢,我已经把跳蛋和遥控器拿过来了,在手里把玩。

“比如说,‘姐姐,求求你放过我,我不想要跳蛋,我想要姐姐的手’什么的。”我举了一个她根本不会开口说出来的例子。

“而且要看着我的眼睛说。”我附加了一个更过分的条件。

“如果同时撩起衣服露出胸部的话,成功率会更高一点。”看到她脸上越来越羞耻且无处可藏的神色,我忍不住又添了一把火。

我几番恶劣的言语终于把她逼到了走投无路的地步。

她哭了。

“……你就是想整我对不对!你就是想看我哭对不对!因为平时……因为平时,我总说不出什么好听话……今天晚上也是突然搞不明白你要做什么……我都配合的好好的,你老是……”她连抽泣声也压得死死的,如果不看她的脸,可能也不知道她眼泪一直在掉。原来之前的戏弄已经被她发现了。这么一想我确实才是一直做得比较过分的那个人。

我诚恳地看着她的眼睛:“姐姐错了,对不起,今晚你已经做得很好了。”

她抿着嘴,眼泪在眼眶里打转。

我吻了上去。这次是道歉的吻,混杂着她泪水的咸味,和她呆住的舌头搅在一起。

我一只手重新回到她的下身,这次再无恶意的戏弄,中指轻柔地填入她之前一直没有被满足的体内。拇指也温柔地安抚着外侧的阴核。

“唔嗯……嗯……”她的手无力地抵着我的肩膀,脑袋也想往后仰,我任凭她的舌头退出去。

“姐姐……”她恍惚地低头看着我在她体内捣弄的手,抓了上去。“姐姐……”她没有推开我的手,而更像是依恋地抓着谁的衣角的小朋友……这副乖巧的表情令我的心脏猛地一揪。

“嗯啊……嗯……姐姐嗯……”她停下了眼泪,不过呻吟声依旧能听出些许哭音。“乖。”我摸摸她的脑袋,手指在她体内探寻能够引起她更多的颤栗的位置。

“嗯……嗯……啊……这、这里……”

“是这里吗?”我轻轻勾弄着目标地,对方的甬道不住地收缩了几下。

“姐……啊……哈……”从刚才开始就一直一边呻吟,一边糯糯地叫着我姐姐,妹妹的这种撒娇方式令我也有些脸烫起来。

借着她的姿势,我的手指可以长驱直入到她体内深处,捣弄一番,再退回来抵住她刚才的敏感位置,连同体外的阴核一起安抚。“……姐姐……我……”她的呼吸声逐渐急促起来,甬道的入口也开始细微地咬着我的手指,大腿更是进一步夹着我的腰。

这时我抽出了我的手,迎着她困惑不解的眼神把她推倒在床上。

“接下来的才是正式的道歉。”

我褪掉她的内裤,趴伏在她两腿之间,一只手手指顺着甬道重新回到熟悉的体内位置,一只手分开她的唇瓣,露出忍不住让人怜爱的阴核,舔咬上去。

“?!”她的腰惊得高高一挺,我也追了过去,舌头抵着阴核不停地碾压,中指勾住对方体内的敏感点。“哈啊……哈……嗯呜……姐姐……别、别这样……”一只手软软地搭在我的头顶,也不知道是不是想把我的脑袋推开。

我没有搭理她,咬着阴核猛吸了一下,“不、不要……不要这样弄……呜……”带着哭音好可爱。

她的呼吸声又变得焦急起来,两腿试图并拢。我舔了舔嘴巴抬起头,她的手死死抓着床单,像承受着什么巨大的冲击一样仰着脑袋。

“哈呜……呜……”像被欺负的小动物发出的可怜的声音。这回可真就是无辜了,我并没有欺负她。说来发出这种声音真是犯规啊,总是能激起他人的怜爱心。

她快要去了。我稍微放慢手上的动作,俯身压到她的上方。同时她也疑惑般喘着气睁开眼睛。“唔……”我手上重新发起冲刺。

“不要闭上眼睛,看着我。”

“看着我。”我用尽可能温柔的声音引导她。

终于又再次抓住了她的视线,她的眼神中有茫然、有情欲、有委屈、有依恋。

我承载着她的这些情绪,将她送上了高潮。

“姐姐……姐姐……呜……姐姐……嗯……哈啊……”

“很可爱哦。”

她仰起的身体落回了床上,我的手指依旧留在她的体内,轻轻地画着圈,帮她舒缓高潮后的余韵。她闭上眼睛嗯呜了一声。

我慢慢退出她的身体,躺到她的身边,揉了揉她脑袋:“还好吗?”她转了个身蹭进我的怀里。

“怎么样?姐姐的女朋友的体验如何?”

“0分。”

“好的,看来我有信心去表白了。”

“表白!?你要表白!?”她猛地抬起头,错愕地看着我。

“对啊,这不今晚让你体验一下,看看我到底怎么样,技术……咳……够不够。”

“那我怎么办!?”

“你?你还是我的乖妹妹啊。”

“哦。”她闷闷不乐地把脑袋埋进我怀里,“希望对方快逃。”

“确实。”我笑了一声。

“说起来,姐姐问你一个事情。”

“哈?”不满的声音。

“你的浏览记录是怎么回事?”

“……”世界寂静了。

“姐妹骨科年度好文大赏?”

“……”

“我感觉我的妹妹社死了。”说起来,里面有一些文还挺好看的。你有没有什么熟悉的感觉?比如,体位?这几天我真是学习了很多。

“哦对,你可以告诉我最喜欢哪一篇,我们后面还可以试试。

“你现在要不要快逃呢?怎么办,已经逃不掉了哦。”

在圆满地捕获我家妹妹的幸福中,我又被咬了一口。

“你……你等着被我吃穷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