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另类猎奇

潜轨者 第七章:会议室中的淫靡

来源:会意小说   浏览量:1   发布日期:2024-05-30

潜轨者 第七章:会议室中的淫靡

东湖市的碧桂园地处城北,小区里有几颗几十年树龄的桂花树,开发商当初建设的时候就没把那几颗老树移走,而且园区落成的时候还移植了很多桂花树过来,这园区也因此而得名。碧桂园以一栋栋的独栋洋楼为主,因地处繁华地段,没法像别墅那样开发出自己的花园泳池,但是园区不管绿化还是设施都是最高档的,每栋洋楼间也留有一定的空间。这里最小的一栋也是以千万打底。能住这园区的在东湖都是薄有资产的人物。园区的桂花树下此时手牵手站着两个年轻的身影,男孩阳光俊朗犹如个高中生,但从那坚毅的眼神中切透露着一股沉稳,让人信任。女孩娇俏可人,满脸天真浪漫,此时望着少年的眼光充满依依不舍。正是玩了一下午刚回来的关尔煌和楚欣悦。今天中午在付萧然家一起吃了顿愉快的午餐后,关尔煌就带着楚欣悦去游逛东湖市最具盛名的东湖景区,两人边逛边叙旧,感情不断升温,一下午下来几年不见的一点点生疏感荡然无存,宛如情侣。「关关哥哥,你晚上真不留下来吗我都和小姨说好了,她也很希望你住下来。」楚欣悦仰着头,眼中满是期待。「小丫头,不是和你说好了吗,我明天就住过来,你得让我回去拿几套换洗衣服啊。」关尔煌亲昵的捏了捏少女那尖尖的小鼻子,笑道。「哦!那你明天早点过来啊!」少女语气中满是失望之色,让关尔煌那一瞬间有想要答应下来的冲动,但他心中有他自己的想法。「赶紧回去吧,不早了,要不然然姨要担心了。」「波……」楚欣悦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在关尔煌脸上亲了一口,转身头也不敢回的跑向洋楼大门,边跑还边喊;「晚上给我发微信啊……」关尔煌望着青梅竹马的少女背影,心中温情满满。可是他想要异能提升,想要身体不再出毛病,注定了这辈子不可能从一而终。前面十几年精神上的折磨,让他有个坚毅的性格,他不想再回到像原来那样每天萎靡不振的日子。楚欣悦脸红红的用下午小姨给的钥匙打开大门,就见小姨和小姨夫正坐在客厅看着电视,显然是在等她回来。「悦悦,你回来啦!」「呀……姨夫回来啦!」楚欣悦蹦蹦跳跳的跑向客厅,一屁股做在付萧然旁边,搂着她的胳膊。「姨夫,我来了你都不去接我!还到现在才回来。」「哈……你还恶人先告状,我可是听你小姨说,你今天带了个小情郎回家。」李立大约四十岁左右,脸庞有些清瘦,眉毛浓厚,鼻梁高挺,可惜有些发青的眼窝,让他看起来有点酒色过度。一开口说话就有种很四海的口气,想来和他早年混社会有一定的关系。李立和楚欣悦爸爸楚浩同是生意人,两人气质却有所不同,楚浩温文儒雅,他豪气爽朗。这也是楚欣悦和他们亲的原因,两夫妻给楚欣悦的感觉是即是长辈又像朋友。「小姨……你说说姨夫,一来就取笑我」「好了!怎么就你一个人啊,关关呢,不是让他来这住几天吗」付萧然揉了揉楚欣悦的头笑道。「他回去拿换洗衣服,明天住过来,我要洗澡睡觉了,累一天了,我睡哪个房间啊」楚欣悦毕竟脸嫩,虽然心里巴不得别人承认他和关尔煌的关系,这会却不想让她们两夫妻取笑。「你住三楼你表姐房间隔壁好了!」付萧然想到小侄女今天坐了车又玩了一下午也是累了,也想她早点休息。「不要……不要,我才不一个人住三楼,小姨,我就住你们房间对面,我下午看了,我最喜欢睡榻榻米了!就这么愉快决定了。」楚欣悦胆子不大,她怕小姨让她睡三搂,说完就跑去拿行李箱了。付萧然眼底闪过一丝不自然,本欲开口,看着已经跑开的楚欣悦也就不再说话。转头对一旁李立道:「你也是的,明知道悦悦来,昨天还不回来。」李立眼里闪过一丝尴尬;「对不起老婆,昨天有个重要客户,和他酒喝多了,就在酒店睡了。」李立能够起家全靠付萧然姐姐姐夫帮衬,付萧然本人也是手段高超,公司刚开始那几年完全是她一手整合起来,再加上年轻最落魄时,付萧然也是对他不离不弃,他对老婆是既尊重又带点害怕。这两年他在外面逢场作戏再所难免,想来以付萧然的精明不难猜出,只是没有和他计较,这让她对这老婆更是言听计从。「你也不年轻了,多注意点身体,钱是赚不完的,公司和下属间关系也要注意,别让人有闲言闲语。」「老婆……你大着肚子,别太担心,刚好悦悦来了,让她多住几天,好陪陪你。」李立不敢让老婆再说下去,赶紧转移话题。付萧然也是见好就收。「对了,你对季彤姐家孩子和悦悦的事怎么看。」「关家虽然没姐姐家有钱,但是关老爷子在世的时候活人无数,县里的人脉不能小瞧,关老哥虽然老实,彤姐却是个厉害人物,再说季家老爷子虽然从位置上下来了,但是他两个儿子也都不简单,门生故吏更是遍布县城,若真说起来,还是悦悦高攀了。」李立原本县城出身,虽然没在本县发展,对县城的门道却是清清楚楚。这会也想向老婆表功,一说就是长篇大论。「随问你这个!」付萧然白了李立一眼。「我今天见过那小家伙,人清清秀秀,也彬彬有礼,我如果没记错应该他今年已经24了,看起来还像个高中生,我一直听姐姐说他好像身体一直萎靡不振,好像有什么病,我是怕悦悦万一嫁过去,他身体垮了,那一个女人年轻轻守活寡,那才遭罪啊!」说完若有所指的看了丈夫一眼。「应该不会的,如果他真有什么大病,关家夫妇不可能让他一人在外这么几年。」李立不敢看妻子的眼睛,悠悠然回道。看着丈夫怂样,浑没年轻时的气概,气不打一处来。「好了,不早了,我去看看悦悦。」说着站起身子,挺着肚子扭腰上楼而去。李立望着老婆怀了身孕后更加艳熟的娇躯,脸上满是无奈。从几年前开始,他越来越是怕这老婆,或者说尊重,可越是这样,在床上越抬不起头来,不是他身体出了什么问题,他知道他身体还不错,在外面更是生龙活虎,可对着老婆总是不如人意。「唉……」他叹口气,也起身关了电视,朝书房走去,还得去躲会。关尔煌已经给顾莹打了好几个电话了,可电话总是一通就被按了。「看来莹莹姐还不知道怎么面对我!」关尔煌嘴角挂着一丝笑意,他并没灰心,隔壁小夫妻竟然已经睡了,这才十点不到,也不知道这两天干嘛去了!周一,关尔煌踩着点到了公司,他所在的公司是一家经营多种专业软件的私营企业,说大不大,跟全国性的大软件公司没法比,说小也不小,毕竟几种软件涉及多个专业,用的单位个人还不少。公司主要分为几个部门,最核心的肯定是开发部,里面都是些技术宅,一般和其他部门没什么接触,另外就是市场部和公关部了,这两个部门出美女,特别公关部,那里更是美女众多。但显然和关尔煌没啥关系。在过去的一年他存在感实在是低。关尔煌所在的售后部和财务部在公司楼层的最里面,再里面拐个弯就是董事长办公室和会议室了。关尔煌虽然一年中精神还是萎靡,但他记忆力好,很多操作都是看一遍就记住,出外勤也总能帮客户及时处理好问题,在售后部门倒也好评如潮。公司管理并不是特别严格,早上八点半陆陆续续有人来到,关尔煌习惯性的打开电脑,点着几个网页游戏,边想着一会找什么借口出去,边刷着游戏。不知不觉间过了半个多小时。忽然关尔煌感觉手臂上有个毛茸茸的脑袋钻了出来。吓了关尔煌一跳!「叔叔,你在玩什么游戏,能不能也教我玩玩」一个三四岁大,粉妆玉琢般的小男孩,从关尔煌手臂旁钻了出来。关尔煌没想到公司会有小孩子,他估计能带小孩来的,肯定是公司领导。「小朋友,你叫什么名字啊。」「我叫小杰」小男孩话音刚落,门口就传来温柔的唿唤声。「小杰,你跑哪去了」「妈妈,我在看叔叔打游戏呢。」关尔煌一下子坐蜡了,满脸尴尬,还好售后部门坐办公室人不多。仅有的两人正唔嘴偷笑。「这熊孩子!」关尔煌心头无奈,总不能和小孩子计较。门口出现一个高挑的身影,修长弯弯的秀眉,明澈的眸子似笑非笑,琼鼻灵秀尖挺,皮肤润滑晶亮,光泽乌黑透亮的青丝脑后盘着,白嫩的脖颈优美宛如天鹅。上身一件真丝白衬衫,解开两颗扣子,领口有蕾丝花纹,既体现出了胸口的白嫩,又不会露出乳沟。衬衫下摆收进灰色包臀裙中,把她那饱满乳房体现的特别圆润,最吸引人的是两条白嫩修长的双腿,裹在肉色丝袜当中,越加显得晶莹剔透,配上10公分高跟鞋,光是这腿就可以玩好几年,典型一个靓丽绝美的都市白领少妇!关尔煌不想给人不好印象,赶紧站了起来「陈经理,这是您孩子啊,真看不出来您有这么大孩子了。」白领少妇轻轻一笑:「小伙子,看不出挺会说话的。」接着也没多说什么,向男孩招招手:「小杰,你刚不是说要尿尿,妈妈带你去。」「不要,我才不去女生卫生间呢,我是男孩子,幼儿园老师说男孩子要去男卫生间。」看来小家伙平时也不是省油的灯。「可是你自己穿不好裤子啊,等下都尿裤子上了,乖!就今天一次。」「不要,我自己去。」说着就要往外跑。关尔煌这时候出声道;「陈经理,我陪小杰过去吧。」陈菲雅也没推辞;「那麻烦你了,对了,你叫什么。」「不客气,您叫我小关好了。」说着带着小男孩往卫生间走去陈菲雅是财务部经理,像公司财务部一般都是掌握在老板自己人手中的,陈菲雅就是这间公司老板的儿媳妇,再加上她人非常漂亮,性格温柔,倒是公司很多人心目中的女神,只是没人敢对她有非分之想罢了。公司的女神关尔煌肯定是认识的,只是她不认识关尔煌而已。关尔煌带着小杰来到卫生间,路上他试了试自己的异能,没想到对小孩子很容易就建立起连接,想着平时凡事不温不火的女神,关尔煌不禁有个恶趣味的念头。上完厕所,陈菲雅就领着孩子回了办公室,没发现小孩子正满脸的纠结。「小杰,你别再到处跑,乖乖在这呆着,妈妈还有工作。」陈菲雅想到下午还要主持财务部年中总结会,就想坐下把手头事情先弄好。这时候孩子却不放过她,抱着她的丝袜美腿,摇晃着:「妈妈,为什么我的小鸡鸡这么小啊!」陈菲雅没想到小孩子会问这问题,想到现在信息这么发达,小孩子一个教育不好就会很麻烦,于是停下手上的事情,耐心对孩子道:「小杰,你还小,等你好好吃饭,长大了,小鸡鸡就会变大了。现在还是小孩子,不要想这些问题啊!」「可是……爸爸和我洗澡的时候也没那么大呀,爸爸这么长,叔叔的有这么长。」说着手上还分别比划了一下长度,比到后面关尔煌的长度时好像觉得比少了手又往外张了张。陈菲雅苦笑,小孩子真是夸张,看那比了少说也有30公分了。「小杰,小孩子不能说假话哦,不要再想这个问题了,长大了就知道了,以后也不能问别人知道吗」「妈妈,我没说假话,不信叫叔叔进来给你看看」说着就要往外跑。陈菲雅又羞又气,脸上都憋红起来,挺拔的胸脯一起一伏,声音都大了一分「小杰,你再这样不听话妈妈生气了,以后不准说这问题了,对谁都不能说。」小孩子被妈妈一凶,再也不敢提这事情,委屈却都表现脸上。陈菲雅也觉得刚刚急了,弯下腰摸着儿子的头:「好了,别问这问题了,爷爷办公室有电视机,妈妈带你看动画片。」说着拉起小孩子的手就往董事长办公室而去。关尔煌又在办公室刷了会游戏,眼看十点了,再不走要被小丫头怪罪了,装作接了个电话,和售后经理说了声有外勤后,顺利得到出门机会,收拾下桌子,就想开熘。正走到门口,刚好陈菲雅从会议室方向过来,看见关关,向她招了招手「小关,你会弄会议室的机房吗,好像连不上,也没声音。」「没问题的,平时都我在弄」平时会议室投影仪就是关尔煌在维护的,再说老板儿媳妇相招他也不好拒绝,想来也不用花太多时间,只好尾随陈菲雅而去。会议室在公司最里面,拐过财务室就到了,对面是董事长办公室,大多数时候大门都是关着的。两人前后进了会议室,大门在会议室主席台左手边,机房在右手边,进机房要先拐过一个小廊道。两人进了机房后,关尔煌就蹲下检查起了线路,本来就小的机房一下子就拥挤了起来,两个人的身体几乎要碰在一起。关尔煌闻着美妇人身上如兰似麝的香味,偶尔丝袜美腿还和他碰一下,不禁心猿意马起来。陈菲雅也觉得有点不自然,正想到外面等着,忽然会议室传来一声骚媚发嗲的声音:「杨董,您大早上的急匆匆把我拉会议室干嘛呀。」说着吃吃笑起来。「小骚货,我找你来你还不知道干嘛!」一声低沉沙哑的声音响起。陈菲雅知道这是公公的声音,听两人对话竟似早有奸情。这时外面又传来悉悉索索的,和粗重的喘息声,还有偶尔一两声滋……滋的声音。陈菲雅是个有孩子的少妇,这会傻子也知道外面在干什么,她还是忍不住想确定下,这时她看见小机房她齐腰的部位有个通气的小百叶窗,百叶斜向上,她忍不住弯下腰把头凑到窗前。关尔煌也早就停下手头的活,他也听见了外面的对话,不敢吭声,没想到一个浑圆肥美的臀部一下顶到他眼前,他本是蹲在地上检查线路,这会陈菲雅弯下腰,被包臀裙紧绷的蜜臀等于是凑到了他的面前。杨志奇紧紧抱着坐在会议桌上的美女,整个头已经埋入她那高耸的胸口,黑色蕾丝胸罩被他拨下一半,嘴巴紧紧吸着坚硬的乳头,舌头一下一下扫着,另一只手揉着女人灰色包臀裙下的臀肉,像是要把它挤烂一样。「哦……死鬼……你轻点……」嗲嗲的美女欲拒还迎。「骚货……受不了……了赶紧……给我口……两下」杨志奇喘着粗气,一屁股坐在会议室老板椅上,一边解开裤带,连内裤西装裤子趴到膝盖,露出他那肥壮的鸡巴。杨志奇别看他50几岁,留着地中海头发,那条鸡巴却是坚挺肥壮,虽然和关尔煌身下的怪物没得比,但是也有十八公分,近三指宽度。这时斜坐在老板凳上,肥硕的鸡巴头涨得发紫,马眼口已经冒出晶莹液体。「死鬼……你全身就……这宝贝……爱死人了。」「唔……」嗲嗲的声音还未说完已经被杨志奇一把扶住她的头,肉棒一下塞进她的嘴中。「滋滋……波……」「嘶……噢……好爽……」这时杨志奇斜坐着,嗲嗲的美女趴在她胯下拼命为他口交,发出滋滋的声音,不时用嘴唇紧紧含住龟头,往外一吸,发出波的声音。小手还就着唾液上下不停套动着,看得出来美女口交技术非常的棒,爽的杨志奇嘴里唿吸越来越急促,嘴巴不断发出嘶嘶的声音。这时两人侧对着主席台,这活春宫可谓被陈菲雅看的清清楚楚。「公公怎么这样,在会议室就乱搞……他的那东西怎么那么大……」陈菲雅面红耳赤,她平时为人比较淡漠,对这方面也是中规中矩,和丈夫结婚好几年,几乎也是正常姿势,没什么花样。这会看见激情无比活春宫,可谓给她打开了另一扇门,眼睛紧紧盯着百叶窗,只觉全身燥热,乳房发涨,下体隐隐发痒,感觉像是有东西流了出来。一时竟忘记了后面还躲着个人。关尔煌蹲在地上,蜜臀凑到眼前,两条雪白粉嫩的肉丝长腿就在手边,他眼睛稍微一抬就清楚的看见裙内风光。也许夏天太热,少妇并没穿裤袜,只是穿着两截式的长筒丝袜,白色的真丝内裤包着下体的蜜洞。阴埠竟然肥厚饱满的宛如一个肉包子,薄薄的内裤把阴户的形状撑的纤毫毕现,底部已经有一小片的阴影,应该是被刺激流出的淫液,裆部黑乎乎的一团,显示出浓密的阴毛,没有亲眼目睹,根本想象不到外表斯文,温柔淡定的陈菲雅,下面的肉穴却完全相反。关尔煌近距离看着裙下美景,鼻中吸入少妇分泌出的淫靡味道,夸下的大肉棒涨硬的快要裂开一样,恨不得掏出来狠狠的插入少妇的包子穴中。异能活跃跳动,不知不觉和少妇连接了起来。「小骚货……你口的技术越来越好了……嘶……」「唔……唔……」美女嘴巴被堵得紧紧的,根本无暇回答。杨志奇这时候已经不满足以口舌服务了,他站起身来,拉起嗲嗲的美女,把她抱到会议桌上,包臀裙已经被推到腰上。「丝……」杨志奇一下把袜裤扯开一个大洞,把把湿透的丁字裤拨到一边,挺着他那十八公分的肥鸡巴整根插入那肥美的蜜穴,不断挺动起来。「啊……你又撕我丝袜……好棒……啊……」美女一条腿已经盘上扬志奇那肥腰,另一只手按住他的头部,压入那半露的乳房当中,雪白纤细的脖子上扬,娇喘吁吁。「死鬼……你今天怎么……不在办公室……来会议室呀……这边等下……有人来的。」美女断断续续说着。「办公室我小孙子在,我们速战速决,骚货……屁股摇起来……」说完扬志奇抱着美女臀部,帮着她前后摇动起来。「啊……好深……好硬……我要被……被你干死了……」陈菲雅随着美女杨起头,终于看清她的面孔。「竟然……是她」陈菲雅没想到外面和公公颠鸾倒凤的是公关部经理赵琳,赵琳长得及美,哪怕在美女如云的公关部,那也是女神级别,在加上平时斯斯文文,和陈菲雅气质极像,两人关系倒还好,被称为公司两大女神。「没想到平时文文静静的赵琳,竟这么风骚,还和公公搞在一起了,我还一直以为是公公秘书周璐呢。」这时她忽然感到腿上有热乎乎的气流吹着,弄得她痒痒的,一下想起后面还有个人来。转头一看,售后部的小关竟傻乎乎的盯着她的裙底眼睛都看直了。她吓得向前移了一小不,一只手向后,捂着包臀裙摆,眼睛瞪向关尔煌。她这时候不敢出声,只能张嘴用口型:「你给我站起来」关尔煌这时候和美女精神连接着,很清楚她已经生气了,如果不是环境特殊,他绝对没好果子吃。他赶紧一下挺身站起,只是他忘记了刚刚看了裙底风光好久,他身下的怪物此时坚挺的能把裤子顶穿,两人离的又近,这一下站起来勃起的肉棒竟卡着包臀裙背后的分叉一下顶在陈菲雅的臀沟上,包臀裙都被他身下的巨物卡的向上收缩起来。两人一下愣在那儿!陈菲雅脑中一下冒出个念头「怎么会那么长,小杰说的竟然是真的」「死鬼……你今天……怎么会……会这么硬啊……是不是又被陈菲雅那装……装正经的骚货给勾引了。」陈菲雅没想到外面的两人会提到自己,而且还说她骚货,这时在顾不得关尔煌,屏气倾听起来。「早上送小孙子来我房间看电视……老子看她一副圣女的样子就想把她按在桌上操她。」「啊……死鬼……别那么……重……你操不到她……就来作贱我……啊……好爽。」。杨志奇从儿媳妇一过门就惊为天人,只觉得浑身上下无一不美,连他是自己儿媳妇都顾不上,平时对她真的是百般照顾,可陈菲雅总是对他客客气气,他又不敢强来,让他无从下手。这会一听提起她,肉棒不由又硬了几分,肥腰也是挺动的更快更深!「老子干死你个装正经的小骚货,说爽不爽」他竟把赵琳当作陈菲雅操弄了起来。「死鬼……好美……你插的……我好爽……」赵琳这时候也确实被杨志奇干的酥酸麻爽,唿吸急促,不断发出淫浪的声音。「叫爸爸……全公司就你气质和雅儿最像了!」「爸爸……你弄得儿媳……好爽……再深点……顶到了……儿媳……好美……」陈菲雅听着外面的淫声浪语,气的弯弯柳眉倒竖起来,那坚挺的胸部剧烈起伏,身体却一阵阵燥热,好像两人说的是真的一样,自己正在被公公操弄着,身体的欲望竟是挡都挡不住,包子穴里也像虫咬蚁爬一样,骚痒的厉害,一股股浓蜜的淫汁不断冒出。她又生气又忍不住想看看两人到底是怎么个样子,她又把头凑到百叶窗口上,随着头弯下去,臀部撅起,那已经被蜜汁湿透的真丝内裤一下完全的和关尔煌勃起的大肉棒顶在了一起。关尔煌知道这时候到了关键时刻,一不小心他出去后绝对没好果子吃,他控制异能不断感受着美少妇的想法,不停的给予暗示。陈菲雅趴下去看的时候,杨志奇刚好把赵琳翻转过来,让她趴在会议桌上,挺着肥长的鸡巴一下操进赵琳的小穴中。「噗滋……噗滋……」淫靡的交合声不断传来。「爸爸的……鸡巴……长不长……是不是比你……老公的小肉虫大。」赵琳这时已经被操的香汗淋漓,耳鬓凌乱,边不断享受着身体的快感,边配合着杨志奇淫叫:「爸爸……你的鸡巴好……大……比我……老公……大多了……儿媳……儿媳早……就想……被你操了……」「快爸爸……使劲操……儿媳……好爽……好美……啊……」陈菲雅没想到平时自己尊重敬爱的公公和公司要好的朋友这样的作贱自己的,她从过门后,帮助操持家务,又帮忙掌管公司财务,可谓全心全意为了杨家好。公公平时对她也是关心爱护有加,她本来非常感激的公公,竟一直对她有着非分之想。她这时候心里面暗恨外面两个狗男女把她带入进去,但身体的欲望却越来越强烈,赵琳的姿势和她现在是何其相似。「杨志奇,你个人面兽心的东西,我为你杨家兢兢业业,你竟然这么对我,你想操我,你觉得自己鸡巴大,我找个更大的鸡巴来操我,让你们父子变王八。」不知道怎么,她心里忽然冒出了要狠狠报复杨家的念头,可她一个弱女子能怎么报复,想到操字,注意力一下集中到下体中去,只觉得下身被根巨大的肉棒顶像是要把她抬起来一样。转头望去,看身后少年一样的小关,满脸通红的站在那一动不敢动,瘦小的身体上顶着个异常违和的大帐篷。「这小关倒是老实,看见自己这么个美女的私处,起反应也是正常,我刚还以为她存心吃豆腐。」陈菲雅看到美色在前老老实实的关尔煌和平时道貌岸然却对自己心存不轨的公公形成鲜明对比。忽然觉得眼前的少年有点可爱起来。感受着自己肥肥的包子穴还被眼前这少年顶着,虽然隔着几层布料,却阻隔不了热度的传递,下体蜜穴更是骚痒空虚起来,好像他就像公公那样狠狠操她一样。「啊……怎么又想起那老王八蛋,不行……我要报复那虚伪的老王八蛋,就当便宜这小子了。」陈菲雅听着外面不断传来噗滋噗滋交合的声音,粗重的喘息声和淫浪的叫床声,身体需求越来越大,像是要烧了起来,终于下定决心。「可是看他这样子好像完全没经历过人事,难道还要我主动。」想到自己主动去勾引眼前少年,脸上燥的厉害,心里升起一阵莫名兴奋感。「嫁入杨家后,我守身如玉,谨言慎行,可换来什么结果,你骂我装正经,骚货,我就骚给你看。」不再犹豫,她红着脸,颤抖着伸手指向少年,带着命令般用嘴型说话:「裤子脱了」看少年还呆愣那,瞪了他一眼这时少年才手忙脚乱解开裤带连着内裤,一下扒下裤子到小腿肚。一根怪物一般的肉棒冲天而起,龟头有她儿子小拳头那么大,棒身青筋盘旋,犹如蛇绕,张开的马眼犹如洞悉她的欲望般透入她的心底。「这么大,这……能进得去吗……」事到临头她又有点犹豫了。「杨志奇,你这老鬼,你不是觉得自己大想操我吗,和这根怪物比起来,你就像小孩子,不管怎么样,今天一定要杨家做王八,哪怕弄进去一下,嗯……就一下!」「你I不准动」轻轻的用嘴型警告着少年,她羞红着脸慢慢的退下她那薄薄的小内裤,揉成一团抓在手上。关尔煌看着女神少妇含羞带怯主动脱下内裤的性感模样,心里暗暗得意,脸上还是一副呆呆的表情,真是人生如戏,全靠演技,他这时候忍的也很幸苦。外头这时候也是越来越激烈,杨志奇一手抱着赵琳翘起的美臀,整个肥胖的身躯一下一下重重顶着,一手从赵琳腋下伸过去,紧紧抓着美白坚挺的嫩乳。像是要把她揉烂一般。「乖媳妇……骚雅儿……你屄里好多水……我干的你爽不爽。」「爸爸……雅儿好爽……你干死我了……你今天太厉害了……比杨磊厉害……多了……」赵琳媚眼含春,嘴里发浪,仿佛真和杨磊干过一般。陈菲雅颤抖着小手向后握住关尔煌高耸的肉棒,眼睛不敢去看,重新把头探入百叶窗。脱内裤时包臀裙已被卷到腰际,雪白肥熟的臀部圆润多肉,特别臀沟深处那饱满犹如包子的蜜穴就像一个肥美的鲍鱼一样鲜嫩多汁,从后面望去就像有一大一下两个肉臀一般。单手紧紧握住身后肉棒,可怎么也握不紧,好不容让那巨大的肉菇头顶在她那肥厚饱满的穴肉口,一下一下摩擦着外阴唇,却总下定不了决心吞入进去。这时又听到外面两人叫的无比真实,肥熟骚痒的蜜洞又吐出一口浓郁的汁液,打湿了整个肉菇头。「啊……这么大……怎么进去……让他进去一半就好……让杨家做王八。」陈菲雅心想道这时候杨志奇似乎已经到了紧要关头,唿吸都急促起来。「雅儿……好媳妇……让我和杨磊一起干你……好不好……前一根后一根……干死你……」说着把自己肥粗的两根手指头塞进赵琳嘴里。赵琳只感到骚穴中的肉棒又涨了一圈,嘴巴被塞了两根手指,唿吸都困难起来,阴道阵阵收缩,一股阴精冒了出来。「唔……唔……好……高潮了……泄……泄了!」「射给你……全射给你……让你给我在生个孙子……哦……」杨志奇全身力气用尽,瘫软在赵琳身上,一抖一抖,毕竟五十几岁了,体力有点不支。陈菲雅听着外面不断叫着她的名字,看着活春宫,感同身受,蜜洞里像是灌了油一般,湿滑滑,油腻腻!「要……干死……我……那就……干……吧……」她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圆臀,狠狠往后一顶。「哦……」陈菲雅觉得自己像是被一根烧红滚烫的铁棒胀裂了一般,肉洞里的骚痒又一下子得到了舒缓,无比充实的巨大快感让她整个嘴张成一个O字型,忍不住发出声来。她赶紧用另一手要捂住嘴巴,可她忘了手上还抓着团自己脱下来湿漉漉的内裤,一下不知怎么办,急切间一把将内裤塞进嘴里,手掌捂住嘴巴,银牙咬了下去。还好这时候外面两人正直高潮,发出的声音又和赵琳淫荡的叫声重叠,两人都没发现。杨志奇怎么也想不到日思夜想要操弄的儿媳妇,就在她们几米外被一根硕大的肉棒占有了。陈菲雅这时候已经顾不得外面了,她被自己蜜洞里的肉棒牵动了全部的心神。可一下骚痒得到缓解后蜜洞里的屄肉更麻痒起来。「啊……进去了……终于……被人操了……老王八蛋……让你作贱我。」「已经结束了……该拔出来了!」她慢慢的缩起腰肢,随着肉棒不断退出,那巨大的肉冠头倒刮着屄肉,让她全身酥麻翅痒,快感连连!「啊……怎么……里面更痒了……好想挠……可说好一下的……我只是……为了报复啊……」「都进去……了……一下……两下有什么区别……再一下……一下就好……」那雪白的蜜臀已经由不得她自己,把已经退到只剩下肉菇头的肉棒又一次狠狠的吞了进去,抓着肉棒的手也抽了出来扶在墙上。「啊……好爽……挠……到了」这就像人痒的时候挠痒痒一样,越挠越痒越想挠,哪怕挠出血了也顾不上,止痒再说!陈菲雅现在就是这么个情况,肉棒进去一下是止痒了,出来又更痒了,又忍不住吞进去,看着外面心满意足做在老板椅上,享受着赵琳用口舌清理他那充满淫水精液已经变小肉虫的阳具,心里暗恨。本来前拉的臀部又向后狠狠的顶了一下!「老王八蛋……你就想这么作贱我是吧,我让别人来操我,操死我……啊……顶到底了……」关尔煌感受着自己的肉棒被身前的蜜洞紧紧的摩擦着,每下的顶弄都更陷入了一分,不知不觉已经顶到少妇蜜洞的底部,肉菇头顶着个软绵绵的圆球,可能是生过孩子的缘故,圆球不像丁玲玲和顾莹那般有弹性,但是却绵软了一分,让肉菇头都陷入进去,他忍不住顶住圆球偷偷的转起圈。「小骚货,下次再找你来……」「啪……」杨志奇伸手在赵琳挺翘的臀部拍了一下咔嚓一声,外面两人已经带上了会议室的门,离开了。陈菲雅这时候已经全身酥软,脚都快站不稳了,肉棒进进出出不断挠着心头痒痕,花心还不时被肉菇头研磨者,麻的她直打哆嗦,这时看见两人离开,再也顾不得矜持。掏出嘴里沾着唾液淫水的内裤。发声道:「小关……你别……别动……扶我一下……我快……快……站不住了。」关尔煌一听暗喜,他一手扶住丰腴带点肉感的柔软腰肢,一手毫不犹豫的隔着蕾丝边衬衫握住胸前挺拔的乳房。「啊……你摸哪里」陈菲雅被握住胸前的私密地带,一下还无法和眼前几个小时还不怎么认识的少年那么亲密,惊唿出声。「陈经理……是……你让我抱的。」关尔煌吞吞吐吐道。陈菲雅一边承受着随着两人更近,顶的更深的肉棒,胸前被抓的乳房酸胀感仿佛也得到了缓解。「反正都这样了,随他去吧」想罢娇喘到:「随你了……你快点……等下……有人……来了。」也不知道是叫关尔煌插快点,还是快点结束。关尔煌这时候得到肯定答复,再也忍不住了,他一边手去解开少妇衬衫扣子,把她胸罩推了上去,一边胯下加紧挺动,恨不得尽根而没。他那根怪物目前为止只有丁玲玲得天独厚恨意全根吞进,其他多少都留着一截无法尽根。陈菲雅乳房看起来圆圆润润不是很巨大,没想到一挣脱胸罩,整个乳房都大了一圈,想来平时时都是戴小一号的胸罩以勒紧胸部让她不会那么显眼。生过孩子喂过奶的乳房绵绵软软,呈水滴状,随着关尔煌的顶耸一晃一晃,闪耀的人眼花。「哦……不行了……你慢点……啊……快点……有人会来的」陈菲雅从来没受过这样的刺激,全身酥麻酸痒!已经有点语无伦次,只是圆臀不断后耸配合着少年的奸淫。「陈经理……雅儿姐……我能叫你雅儿姐吗……你好漂亮……我好喜欢你」关尔煌不断抽插,可最后一截总是进不了,子宫颈虽然软绵绵的,可他就是破不开来,他这时也怕有人进来。身体趴在少妇背上,嘴里灌着甜言蜜语!「哦……太深了……随你……怎么……叫……」关尔煌看少妇已经被自己操弄的语无伦次,也怕有人过来,一手整个环住少妇的挺直的腰肢,一手抓起水滴状的乳房,屁股紧紧向前顶着花蕊肉,结实的臀部不断转圈。「啊……麻……麻……酸死了……啊死了……。」陈菲雅本来不是性经验多丰富的少妇,哪经得起关尔煌这样研磨,只觉得整个敏感神经都向花心集中,肉穴攒的紧紧的,屄肉不断甜吸着肉棒,一股浓的发稠阴精喷涌出来,花心大开,整个人软了下去。「高潮了……不……不行了……啊……去了」感受到身前身躯边重,就要软倒,说时迟,关尔煌迅速放开握紧乳房的手,抄起少妇一条细腿,另一手放开腰部抄起另一条腿,自己腰部向前挺起,把少妇抛起肉棒借着高潮花心大开,肉棒先是抽离一截,再狠狠向上挺一插而入。陈菲雅没想到瘦小的少年力气那么大,一下双腿离地,被人以把尿的姿势抱起,只能两手撑住墙壁稳住身子。「噗滋……」「额……」一声犹如掐断脖子的声音。「痛……痛……要裂……要裂了……别动」陈菲雅的声音里面已经带了哭腔,软绵绵的子宫颈随着一抛一插,就着她全身的重量,那巨大的肉菇头竟然破宫而入,她整个人像是要被撑裂了一般,宫颈肉还不知死活的一下一下吸着冠状肉棱。关尔煌没想到竟真让他突破了,肉菇头像是被一圈橡皮圈箍住一样,还一下一下吸着她的龟肉。爽的他头晕目眩,紧紧顶着不敢妄动。「哦……你……的……那么长……要把……人……弄死……吗」陈菲雅眼泪已经流出来,被操哭了,声音已经不成型了。「对不起……我怕……怕你跌倒。」关尔煌没再乱动,只是大腿抄在他手肘上,手掌捧着滑腻的大腿内侧,不断抚摸,指尖一下一下轻挠着被肉棒撑的已经勃起肿大的阴蒂,指腹轻轻揉压着。「痒……痒……你不要……乱动……」随着关尔煌的挑逗,破宫的剧烈疼痛慢慢得到缓解,另一股蚀骨附髓的骚痒从陈菲雅花心嫩肉蔓延开来,静静插着的肉菇头再也不能够缓解,哪怕还是疼痛,还是忍不住想要肉菇头去挠她,她这时生怕有人过来。「小关……你……你快点……真要有人来了。」关尔煌感受着美妇心中的想法,自己也是觉得头皮阵阵发麻,再也顾不得怜香惜玉,手肘拖着白嫩的肉丝美腿,手掌内抄拖住湿漉漉的肥臀,上下飞快抛动起来,随着抛动,肉菇头一下一下刮着宫颈口,噗滋……噗滋……的声音有节奏的响了起来。斯文淡定的少妇这时候哪有一点文静样,媚眼像是要滴出水来,白皙的脸蛋红得滴血,鼻翼一张一张,嘴巴娇喘吁吁吐出淫靡的气息。「唔……不行……了……要坏掉……坏掉了……爽死……了……额……」快感不断冲击着陈菲雅,刚高潮过的敏感花蕊,哪经得起这样刮弄,她只觉得全身的血液都要停止流动了。「啊……又要……又要来了……被你……弄死……了……」疼痛伴随着巨大快感一阵阵冲向脑海,子宫颈一麻,随即紧紧锁住肉冠,让它动弹不得,阴精潮水般的涌了出来,膀胱发急,一股比尿液淡得多的液体喷射出去,打在墙上哗哗作响,两眼眼白向上翻起,晕了过去。关尔煌肉菇头被宫颈紧紧锁定,棒身不断被啃噬着,头皮发麻,肉菇头再次涨大,撑开宫颈,一股股浓精随之喷发,潮水般灌入子宫中,少妇的小腹似乎都鼓起来不少。一股肉眼看不见,大量的精神气团飞入脑海,其中一小部分的气团沿着胸口丹田而下,从肉棒处随着精液喷洒出去,滋养着受挫的子宫。陈菲雅被灼热的精液一烫,全身暖暖的,感觉就像重新投入母胎,温暖,放松,火辣辣的下身又有个清凉的液体不断轻抚着她,让她从高潮余韵中悠悠醒来。人还被少年抱在怀里,刚刚竟然被身后这少年干尿了,可她心里一点都生不起气来,不说是她自己勾引的少年,就刚刚那从未享受过的高潮,也让她对少年眷恋了一分,通往女人内心的入口从来都是阴道,果然没错。「还不放我下来」陈菲雅本想用严厉点的口气说话,等吐出嘴里变成嘶哑带着慵懒,犹若撒娇。「哦……」少年一如既往的老实,没有因为得到了她而得意忘形。随着放下她的双腿,半软的巨棒退出体内。龟头还沿着臀沟刮弄了下菊穴口。「哎哟……」陈菲雅经历了绝顶高潮,全身无一处不敏感,肉棒退出的摩擦感,都让她全身发酥,忍不住叫出声来下体已经是一片凌乱,阴道深处还火辣辣的疼,还好不时有一股清凉拂过缓解了很多,只是不知为何刚射进去的巨量精液竟一点都没流出来。陈菲雅呆呆看着前方湿漉漉的墙壁,不可想象那是她刚刚造成的,她满脸羞红,都不敢转身看身后的少年「这事谁都不许说,我先出去……你把……把这收拾完了再走。」陈菲雅整理好衣服依旧不敢去看少年,温柔声音响起,再也没有指使的语气,更像和情郎商量。「好的,雅儿姐。」关尔煌正在穿裤子,呆呆回答了一声。「以后没人的时候才叫我雅儿姐。」说完这句话,再也忍受不了这里让她羞耻的氛围,迈着小步子,一拐一拐的走了出去。关尔煌望着前方脚都有点合不拢的姣好身躯,捏着手中刚关静音的手机上好几个未接电话,他感觉一下子好像忙碌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