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外遇出轨

人母的屈辱

来源:会意小说   浏览量:1   发布日期:2024-05-30

人母的屈辱

1.前言:还得从我老婆说起

夜晚的写字楼除了楼道,一般都是漆黑一片,可我所在的这一间却是灯火通明,这是老板的办公室。

我坐在靠墙的沙发上,老板则靠在办公桌里的豪华座椅上,正在闭目养神,可从他的脸部表情可以看出,他的心情十分惬意。

老板的西裤和白色的平角内裤都已经褪到了膝盖,肥乎乎的大腿上密密麻麻的像毛裤一样的体毛,好像是秃顶的头发都长到了这里。一个穿着秘书装的女人正跪在豪华座椅前面,给老板口交。

老板皱了皱眉头,我知道这是男人想要止住射精时的表情。果然,老板睁开眼说:「小玲,舔我的卵蛋。」那女人很顺从地吐出口中的香肠,开始啜弄老板毛烘烘的阴囊。

我毕恭毕敬的在一旁坐着,这时老板好似刚发现到我的存在,平静的说道:「刘总那里的关系,你打理好了吧」

我连忙站起来,身子有些微微的前倾说道:「都弄好了。」我又下了很大的决心才颤音说道:「老板,现在都八点了,您老也该休息休息了,总这么着对您的身体也不好。」

老板瞪了我一眼,面带不悦的呵斥道:「你多嘴什么不就是多用了你老婆几十分钟嘛!我给她加班费。再说你老婆现在的性交技巧这么好,还不是我训练出来的,你不也从中受益匪浅吗」

对,那就是我老婆,正趴在老板两腿之间,给老板的大鸡巴口交的就是我的老婆。

此时我老婆好像丝毫没有听到我和老板之间的对话,正轻轻的用舌头点着老板有些发黑的阴囊,硬渣渣的阴毛都插进了她的嘴唇里,还有一些比较长的甚至都冲进了我老婆的鼻孔里面。

老板好像还在为了我刚才的话生气,一把将我老婆抱起来放到办公桌上,还故意把脱下来的我老婆的裙子和内裤扔到我这一边,我看着地上已经被老婆淫水弄湿的内裤,苦涩的笑了笑。

「小子,你老婆给我的鸡巴吹了这么久,我就奖励她一下,再干她一炮。」

我老婆的大腿很白很长,可这时候两条洁白的大腿已经拱到胸前,而大腿根部的阴户就顺理成章的露了出来。我老婆的阴毛很浓密,不仅是在小腹上如黑森林一样,就连大阴唇两侧都有一些。而她的隆起部位已经很是湿润了,这得益于我老婆的肉缝里那个正在跳动的电动阳具。

我老婆的大腿很白很长,而这时候两条洁白的大腿已经拱到胸前,两条白净的大腿根部已经露出了两块深红色的屄肉。我老婆的阴毛很浓密,不仅是在小腹上如黑森林一样,就连大阴唇两侧都有一些,据说这是一个人性欲强的表现。她隆起的阴阜上面很是湿润了,这得益于我老婆肉缝里那个正在跳动的电动阳具。

我老婆的整个生殖器范围都已经是湿漉漉的,充血的大阴唇被电动阳具挤在一旁,肉洞上方的阴蒂头也涨红得像豆子一样。

「小子,我给你老婆插的这个,是我托朋友从日本带回来的,日本那些AV里用的就是这个,电量充足。我中午在厕所干完你老婆,就给她插上了,到现在还动呢!你看。」

老板将我老婆的腿向两侧一放,我又向前走了几步,看到那个电动阳具正在我老婆体内翻江倒海,刺激着我老婆阴道里的神经,阳具与肉洞口边缘的缝隙不断渗出一些透明的液体。

而我老婆此刻眼神混乱的看着身前的老板,头发平铺在桌子上,脸颊上的红晕越来越大,时不时扭动一下腰肢,好似在调整最佳的做爱体位,迎接老板肉棒的插入。

「小子,我把你老婆肉洞里插着的这个拔出来了,你看好喽!」老板抓住电动阳具的末端,肩膀一动,就将它整根拉了出来。

那个还在振动的假阳具从我老婆的洞口里出来,还拉出来一大长串子晶莹剔透的分泌物。而我老婆的肉洞被那玩意塞了一个下午,现在还没有完全适应没有物体插入的感觉,并未立刻合拢上,但也只能看到粉红色的黏膜,在里面就是一片黑乎乎的。

我老婆嘤咛一声,双手刚要去摸摸自己的阴户,却被老板的黑手钳住,原来老板已经用另一只手握住自己粗大的肉棒,正要插入我老婆的肉洞里。

「我用这个姿势进入你老婆的阴道里,你没有什么意见吧」老板笑嘻嘻的明知故问。

我连忙摇摇头,说道:「昨天我觉得我老婆里面紧了一些,我那个小,您的肉棒有大又粗,正好让您给松一松。」

「哈哈!小子,那我就如你所愿,给你老婆的肉洞松松。」老板毫不费力地就插入了我老婆的阴道口,一寸、两寸、三寸……老板的肉棒慢慢地插入,最终完全消失在我老婆的洞口处,只留下一个被两性躯体挤压在一起的阴囊,而男女性器官上浓密的阴毛纠缠在了一起。

「嗯……干着你老婆真是他妈的爽啊!」老板全根尽入后对我说。

办公桌上的电动阳具没有关上,还在「嗡嗡」作响,就像是手机调成振动模式一样,上面那些透明的黏液都已经滑落到桌子上,成了一滩黏稠的阴液。旁边老板的真鸡巴代替了它,正在我老婆的肉洞里抽插。

「小子,你老婆的肉洞还真是个名器,每次被我肏完,都会自动恢复成特别紧,每次进入都夹得我的大鸡巴特别爽。」

「是啊!是啊!」我点头哈腰的陪笑道。

老板停下抽插,喘了一口气,然后让我老婆翻过来侧身躺在桌子上,将她一条腿擡起来,方便他的肉棒在我老婆体内进出。

「你老婆真是他妈的爽啊!我玩了好多人的老婆,但感觉就是干你老婆的时候最爽,每次干完了,过一会儿就还想再干一次,每次都有新的感觉啊!」

老板「哈哈」大笑起来,挺着他满是肥油的肚子一下又一下撞击在我老婆身上,他嫌这样不过瘾,竟然还伏下身子,将大肚子压在我老婆平坦的肚子上,张开恶心的大嘴,将一口黏液吐到我老婆正在呻吟的嘴里。而我老婆好像是接到了信号一样,马上伸出自己的舌头,主动与老板的舌头缠绕在一起,进而两张嘴也亲到了一起。

此时胖乎乎像个球一样的老板就完全压在了我老婆白嫩的身体上,他们两手相扣,嘴对嘴正在做着接吻。老板黑乎乎的大肉棒还是一刻不停的在我老婆体内进出,我老婆的下身也是被老板插得湿淋淋的,大阴唇耷拉在一旁,仿佛在列队欢迎老板的肉棒。

随着一声闷吼,老板重重地在我老婆阴道里抽插了几下,就射出了一股浓稠的精液,随即就把自己热乎乎的肉棒拔了出来:「小子,你快来试试,看我给你老婆松得成不」

我赶紧脱掉裤子,举起自己早已勃起的肉棒,对准老婆还没完全合拢、正在往外流白浆的洞口,轻柔的插了进去。

「怎么样,我玩你老婆的水准还是很高的,有没有松快一点」 「松了一些……」我说完就把阴茎拔出了老婆的阴道。

老板这时候拿起地上的粉色内裤,放在鼻子上深深地闻了闻,然后扔到我手里,说:「给你老婆穿上吧,这内裤还是我给她挑的呢!那天我记得我在商场厕所里还干了她一炮。哈哈!」

我抓住内裤,擦了擦我老婆阴户上的淫水和精液,然后握住老婆的小脚给她穿上那条湿乎乎的内裤,而我老婆还在眼神迷离的向上看。

这时候老板坐在我刚才坐的那个沙发上,光着下半身半躺在上面,疲软的阴茎埋在浓密的阴毛里。他看我给我老婆穿上内裤后,懒洋洋的说道:「小玲,过来给我舔舔。」那些洗头房里的妓女都是在客人射精完后,用舌头把客人的阴茎舔干净,看来老板已经把我老婆当成一个妓女了。

我忙站到一边,以方便我老婆从桌子上起来。只见她乖巧的光着脚走过去,跪倒在老板两腿之间,一只手握住老板的鸡巴,然后用舌头从根部到龟头开始舔起来。

我老婆的屁股又白又大,而两瓣屁股夹着的阴户也是比其他女人面积更大一些,这使得那条粉红色的内裤根本就不能完全遮住老婆的生殖器。我老婆撅着屁股,白嫩的肉中间有一块狭长肥嫩的黑肉缝,湿漉漉的十分诱人。

「老板,我……」我挺着鸡巴,有些左右为难的说道。

「没事,我不介意。」老板把我老婆脸上的发丝拨开,顺便说道。

我举着自己的阴茎,把老婆那条粉红色的内裤向左边一扒,把那个黑色的肉缝完全露出来,然后就插了进去。

我老婆前面给老板口交,发出那种吃棒冰「啾啾」的声音,后面下体和我交合着,因为早就淫水泛滥,所以发出了那种赤脚踩在浅水坑里的声音。我低头看着鸡巴不断在我老婆的膣腔里抽插,不时带出一些白色的分泌物,脑袋里像被灌了迷药一般,也想起看到老婆第一次和老板通奸时的场景。

一次出差提早归家,我进门闻到一股男人身上的汗臭味和烟草味,随后在我和老婆的卧室里,发现以前只有我和老婆躺过的大床上,老婆正趴在一身赘肉的老板身上,两个人都在沈沈的睡觉,老板还打着唿噜,而我老婆的阴道里还插着老板已经疲软的肉棒。

我震惊的倒在卧室门口,看着我老婆那个只有我才能享用的肉洞里正插着一根软绵绵的肉棒,两个人的阴毛已经被一些黏液润湿,纠缠在了一起。而老婆整个人趴在老板庞大肥硕的身躯上,乖巧的小头侧躺在老板乌黑的胸膛上,白花花的身子被老板滚圆的啤酒肚拱起。

可是那次发现我老板通奸,我却没有一丝愤怒,只有震惊和快感。对,就是快感,比我亲自和老婆做爱还有快感,自此我就假装慑于老板的淫威,其实是享受着老婆和老板性交给我带来的快感。

而我为什么会有这种心理可能是和我小时候的一些对我妈所见所闻有关。wlsix的文章《我家的女人》开篇一句话是「女人是男人的玩物和性工具,我家的女人尤其如此」,用这句话来形容我家的女人们,尤其是我妈,是再好不过了。

小时候,我妈在一所大学里做讲师,那时候大学讲师社会地位还是很高的,不像现在一样名声有些发臭。

我妈虽然智商很高,对很多科学原理研究得很透彻,可是情商却是一般般,就是有点儿傻傻的感觉。在学校里,傻傻的人会被人说可爱、幼稚,可是在社会里,傻傻的人就是欠肏的意思。我妈当时虽然贵为大学讲师,可还是避免不了这样的现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