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另类猎奇

轮姦の毕旅

来源:会意小说   浏览量:1   发布日期:2024-05-30

轮姦の毕旅

那天晚上的情形,我想我永远也不会忘记,在大学毕旅的最后一天晚上,我在別系的女生房间里,和可爱的女朋友聊着天,言语中充斥着甜蜜,而由于与房里另外两个女生也很熟,所以也沒人反对我留下,绑着马尾皮肤白皙的叫玟玟,是他们那系的系花,另外身材比较娇小,头髮很长连浏海都超过鼻子的叫晓可,当然绰号就是小可。至于我的女朋友kiki,则留着这种年纪而言有太可爱嫌疑的长髮妹妹头。

我坐在kiki的床缘,左手在另外两人看不到的角度轻轻搂住kiki,心中感到好甜蜜。此时玟玟刚洗完澡,绑起简单的马尾在房间的大镜子前检视皮肤状况,而小可坐在另一张床上,翻阅杂志,我内心不禁感嘆,这就是再正常不过的大学毕业旅行阿,多么无聊却又单纯的可爱。

偏偏这个时候,改变命运的敲门声急速响起,我吓的跳了起来,心想是哪个老师来查房,都已经快半夜12点了,心机这么重!?沒办法,只好迅速打开衣柜,躲了进去。木门扣扣5声,然后静默了下来,我透过柜子缝细,并沒有看见有谁进来,而另一边的三个女生也都盡量假装沒事,能不去开门就不去开门,沒想到,门竟然啪的被打开了!但奇怪的是,刚刚明明有将门锁住!

只见三个穿着饭店制服的男人大步而无声的走进来,然后吓了一大跳,好像小偷遇到醒着的房子主人,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办,三个女孩更是大惊一跳,小可警觉性很高,旋即拿起床头电话准备唿救,那三个男人见状飞扑捯床上,把小可的电话拍掉,其中一个更反手摀住小可的嘴巴把她的头紧压在床头墙上。另外一个反应很快,也跳起来一把抓住玟玟,并勒住她,最后一个男的只是瞪着kiki,开始说话。

「我们只是要来偷东西...妳们竟然还沒睡...!」他有点惊慌,当下我内心还在嘲笑他的愚蠢!毕竟从门缝底下看也知道灯都还亮着,怎么可能睡着!「怎么办?」捉住玟玟的那人问道,他现在正摀着玟玟的嘴,此时我已经准备冲出去跟他们三个拼命的时候,忽然沒有关的门又有人走进。

这次来了6个一样饭店制服的男人!而且其中几个皮肤黝黑,身材粗犷,一副流氓的样子,我当下大惊,勇气又慢慢缩回去,「你娘的...怎么是三个妹仔。」6人其中一个光头问,一看根本就是混黑道的,「做的好阿!不如我们就来爽一下!」另一人提议,我睁大双眼盯着他,恨不得冲出去勒死他,而在9个男人互相对望了一下后,殿后那个人便把门关了起来,然后上锁。

kiki眼神闪过恐惧,准备大叫,却被赏了个巴掌,当下我握紧了拳头,「痛吗?妳要是敢叫,吃不完兜着走!」留着一头金色长髮的小混混说,「我看是爬着走啦,哈哈哈哈哈。」另一人无耻讪笑,其他人也大笑,「嘘,可別太大声阿。」一人又说,「听到沒有,等一下太爽別叫太大声阿。」光头噁心的对被压在墙上的小可说,我在柜子里看的一清二楚。三个被制伏的女生开始拳打脚踢,眼框泛泪的又哭又闷声叫,其他男人却开始动作,帮忙压住她们,「喂喂,这妹仔好像很有名,是系花?」把玟玟压在地板上的其中一人问,玟玟嘴被摀住,拼命挣扎。「听说是他们大学的系花吧?!」另一人回答他,双眼充满淫秽的盯着玟玟「顺序怎么决定?谁插谁?」某个鸟窝头的傢伙用语下贱到了极点的语气说到。「不行吧?!这样插到系花的那个不就很爽!妈的,插这个还好,」按住小可双腿的人转头说到,「阿插到那个不就比较衰。」他用下巴指了指kiki,意指kiki条件最差。「不会啦,幹,」压着kiki的眼镜仔回应,说着说着伸手捏捏kiki小腹上恰到好处软软的赘肉,然后一路滑到胸部,又掐又挤,「这个妹肉好软,幹起来一定很爽。」「別吵啦,先过一轮再说啦。」

压住小可的三个人率先动作,壮的像熊的傢伙移动左手,单手解开小可牛仔热裤的扣头,把手探进内裤里,方才抱怨的很大声的那个人则是继续按住小可小腿,一边帮忙褪去她的小热裤,小可的腿不算漂亮,甚至稍微有点o型,就身材比例搭配起来也不甚细,却白皙紧緻无瑕,別有一番风情。此时牛仔热裤完全褪去,看的见那熊男巨大的手掌正塞在小可的旅行免洗裤里搓揉,小可呜噎挣扎,却无计可施。

另一边,鸟窝头捏起玟玟的脸颊,把可能满是菸味的嘴凑到玟玟水漾动人的唇上,伸出舌头勐舔,还探入她嘴中,彷彿热吻中的恋人,另外压住手脚的两人分別玩弄起白色t恤里的胸部和红色短裤里的蜜地,kiki则是连内裤一起被脱下,双腿硬是被两个人打开到将盡180度的幅度,有着浓密阴毛的阴部大大露在房间婚黄的灯光下,另一人则去浴室不知道做什么。

三秒后那光头从浴室兴奋的跑出来,手上拿的竟是饭店附赠的刮鬍刀和刮鬍液!!该不会...该不会...「帅喔...真的要剃?」「对阿,马的妄想很久了。」光头把刮鬍液倒到kiki稍微有点乱的阴毛上,然后轻轻搓揉,过沒多久,泡沫沾满了他的手和kiki的阴毛,「来啰!」一人兴奋大叫。看着刮鬍刀从kiki肚脐下方轻轻往下推进,所到之处剷起一片细长捲毛,底下是柔嫩的皮肤。我望着这惨不忍睹的画面,无声吶喊。

此时小可似乎已经绝望,只剩左右左右的小小挣扎,双腿不时想要合起,却又被粗鲁的扳开,「好像有感觉了。」熊男淫笑着说,「开始湿湿的了。」,小可双眼哭红,用近似怨恨的眼神盯着熊男,地板上,三个人玩弄完玟玟的嘴巴跟胸部之后,开始轮流脱起裤子跟衣服,当然也剥下玟玟的t恤和红色小热裤,漂亮的光景顿时呈现。原来玟玟沒穿内衣,双乳挺立,粉红色的乳晕和乳头轮廓清晰,身材很好,多一分太肥减一分太瘦,大腿更是有着无可挑剔的曲现,双腿中间的阴毛有修过,沿着所谓的比基尼缐呈现漂亮的倒三角,阴部应该是清晰的露出。

「我先好啦。」鸟窝头霸道的表示,也沒人敢跟他争,他马上抽出正在按摩玟玟小穴的手,将阴茎一股脑的插入,「哈...阿...哈阿阿...」玟玟似乎痛的飚泪,双腿自然曲起,银白色脚鍊发出轻声铮响,「少装啦,我看妳不知道幹过几次了吧。」鸟窝头上上下下抽插着,「马的,这妹仔的淫穴紧紧包住机巴,爽死了。阿,是不是很爽阿?不然幹麻吸那么紧?」「沒...哈阿...沒有...哈阿阿阿...。」玟玟双手被抓着,似叫非叫,双乳配合节奏前后运动。这个时候长髮小混混也开始忍不住,把小可的免洗内裤慢慢褪去,小可双脚被人撑开,有着浓密阴毛的私处一览无疑,小混混站起身,深深唿吸之后屈膝下来,慢慢把肿胀多时的阴茎插入小可的阴道,从柜子这个角度看去,只见他的阴茎在小可阴毛浓密的小穴上来来去去,噗哈噗哈的发出交合淫秽的声响,把小可白白的屁股弄的震抖,「阿,阿阿,要射啦~」「喂,別射在里面,我们还沒上!」抱怨男提醒他。

「知道!」小混混才刚拔出黑色的阴茎,精液就全都喷到小可的阴毛上,「幹,好紧,还是处女!」小混混喘着气,阴茎在小可的腋下涂涂抹抹,小可似乎有一阵子沒有刮腋毛,一小片黑黑的短毛在她腋下滋长,小混混变态的用龟头感受刺刺的感觉,期待阴茎再次变硬,「换我了」熊男淫笑着,他的阴茎很粗,所以他先用龟头在小可的穴外面磨蹭游移了一下,然后他用力的噗滋一声插入小可的淫穴里头,小可的下体大力的颤动了一下,「呜...呜呜...阿...阿阿啊!」小可闷哼,「喜欢吗?喜欢的话就点点头阿...」熊男一手按摩小可的阴蒂一手压住她的大腿,阴茎直直插入。「嘴巴也別闲着好啦,帮我舔一舔。」第三人忍不住阴茎暴起肿胀的感觉,压着小可的头,逼她张开嘴巴,「慢慢舔,在龟头,妳知道龟头吧?在龟头上慢慢舔,对了对了,就是这样...」边说边将阴茎挤进小可的小嘴巴,小可的眼框又挤出了一些眼泪,嫌恶的开始帮男人口交,我盯着小可被丢在床边的免洗内裤,玟玟哼哼哈哈的被强暴的死去活来的声音传入耳里,我无助的躲在柜子里,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办。「剃完啦,哈哈」这时光头开心的声音飘来,话语里满是淫秽的兴奋感,我把视缐移到kiki所在的第二张床,冷汗盗满全身。

只见kiki仍被人从后面手脚扣住,腿张的开开的,方才一大片浓浓密密的阴毛已经消失,干净光滑的阴部呈现在光头那副淫脸前,露出些微粉红色内里的阴唇紧紧密合着,像是刚成型的鲍鱼,我睁大眼睛,完全不知如何是好,眼见女友就要被人凌辱,却...一点忙也帮不上,要冲去吗?门就在一旁,去找老师或谁来都好,冲吗...?冲吧!我屏息,准备推开柜子门,瞄了一眼对面正在上演的淫乱画面,床头电子钟正显示12点45分,我把手放到柜子门上。

「哈!这妹仔长的虽然还好,却是个不折不扣的处女,好可爱的淫穴,看了就好想好好幹一幹,变成真正的淫穴!」光头说,中指指腹按在kiki小穴上来回转圈,「不...不要。求你。」这个时候,kiki哽咽着开口,我听见,震了一下,双眼瞪大往床的方向看去,「不要,求求你。不要用这里,不要...。」她哭了,用卑下哀求的眼神看着光头,「求求你。」一滴汗从我脸上滑落,我整个人僵在柜子里。我跟kiki交往一年多,从沒被她要求做过什么事,她很独立,鲜少要人帮忙或同情,此刻她却苦苦哀求。不想在我面前被强姦。

光头却完全沒在听,现在已经开始用两手大拇指插入阴唇口,用力往两旁掰,像是个科学家似的仔细探究里面的情形。「好干净,真是好穴」说完,伸舌舔了一口,「別...別这样...拜託」kiki泪眼汪汪,我很少见到她眼泪的「少来,妳很爱吧?啊?」光头冷笑,挺起上半身,把粗长的龟头埋进什么遮蔽物也沒有的小穴,「好可爱的小嫩穴,妳男朋友一定很后悔沒早一点幹妳,抱歉我先要走了阿。」「不要...拜託。不要!阿阿,阿阿!」kiki才说一半,光头就不留情的把整跟阴茎插进去,再大力拔出,如此来回「阿阿阿阿阿阿,阿...」kiki泣不成声,脸颊却被另一人捏起接吻。我目不转睛的盯着,身体颤抖,那人激情的将舌头伸进伸出,一边吸允kiki的小嘴,不时发出啵啵的嘴唇吸声。

「喂?阿砲喔?幹,5楼的5111有好东西啦!快来,大家都带来!」在我亲眼目睹kiki的处女之身被破的时候,鸟窝头忽然走到柜子前,似乎在打手机,我全身都是冷汗,脑筋一片空白,那人蛇吻着kiki,越吻越忘情,然后,我绝望的看见kiki的舌头竟也伸出嘴外,前后左右的和那傢伙搅和着,kiki边热吻,下身则激烈律动着,白白的胸部上下乱颤,下腹用力四的鼓起,雪白娇嫩的小穴一端接着別人粗黑的阴茎,咕啾咕啾,淫邪的交媾声不绝于耳,「恩、哼、恩、哼、恩、哼、恩、哼、恩、哼...」kiki软软的淫哼着,舌头好像失去控制,在別人嘴里进进出出,沾满別人黏稠的唾液。

我呢?我刚才酝酿起的勇气全部消耗殆盡,看着女朋友用不着10分钟便被別人完全佔有,一股庞大的绝望感油然而生,把我困在柜子里,玟玟的头侧趴在鸟窝头大腿上,使劲的吸着他的黑屌,两手在鸟窝头的睪丸上抚摸,坚挺鼻子两旁的鼻翼因激烈唿吸而扩张,身体侧着,左乳叠在右乳上、比例匀称的双乳微微抖动,被三人轮流使过的小穴有些泛红,此刻却仍旧因为被某人幹着而殷勤的发出啾啾声,脚踝上的银色脚鍊随着交配节奏发出铛铛的声响,「开始喜欢了吧?嗯?」鸟窝头轻轻抚摸??的马尾,「脚鍊谁给的啊?男朋友?妳知道吗,那让妳看起来更淫荡。」玟玟沒有回话,只是水汪的大眼盈满泪水,沉默的继续口交。

小可跪在床上,熊男有力的双手抓住她白白的屁股,一根大屌沒命的用力抽插,睪丸用力的打在小可穴上,趴搭趴搭趴搭趴搭。小混混跪在小可面前,满足的紧抓小可的乌黑秀髮,被口交的心满一足,小可双眼茫然,丰唇在小混混阴茎上来来回回,发出像kiki刚才那般的热吻声,我放弃了希望,一个人站在柜子里,这个时候,有人敲门。长髮男走道门边开了门,几十个人涌入,全都是他们的人,我哭了。

清晨4点多快5点,半阖的窗帘透出但紫色日光,5111号房里充满浓浓的腥味。咕啾和噗哧的声音还在持续,「这是第几个人上她了?第13个吗?」「想不到这房间那么大,可以挤的下这么多人喔。」「看她的眼神,现在只会不停扭腰做爱啦!」「既然如此,那我再在她菊花里射一砲如何?」「哇,看这小淫妞,屁眼里不停流出精液耶,大概是整个肠子都装满精液了,幹,屁眼连阖都合不起来。」「喂,那么多人内射在她们身体面....」「这样就算安全期,也会怀孕吧?」小可半伏在某个躺着的人身上,阴茎在小穴里进出毫不费力,另外某个人做完最后冲刺之后停了一下,把屌从小可屁眼拔出,小可的扩约肌红通通的,从里面慢慢流出精液,玟玟瘫在地上,浑身白液,连头髮都是。却依然含着某人的阴茎、屁眼被另一人粗暴的幹着,小穴闭也闭不起来,里面流出的精液慢慢滴到地上,地上也早已湿成一片,白浊的精液沿着kiki妹妹头整齐的髮稍滴到她也满是精液的双乳上,某个傢伙刚把屌从她嘴里拔出,拉出一条银白色的口水细丝,她抿了抿嘴,把精液吞下。

她坐在某个人肚上,屁眼也流出泊泊精液,屁股被用奇异笔写满了「雪山隧道」、「公用厕所」之类的字词,从下腹到耻丘上也写着「快幹死我」、「无毛小穴」、「我爱妳」,无毛小穴还在不辞辛劳的被大屌抽插。「喂,她们以后生的小孩要跟谁的姓啊?」某个人把刚射出的灼热精液抹在kiki脸上。

人都散去后她们三个人也都已经昏死在床上,闻着满屋子的腥臭味结束了....真的结束了吗...?我不知道这到底是结束还是另一场恶梦的开始现在的我只希望这一切都是场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