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外遇出轨

女友的干爹之老刘请客

来源:会意小说   浏览量:2   发布日期:2024-05-30

女友的干爹之老刘请客

(上)

沈阳,火车站

坐在沈阳的火车站候车大厅里,想到今天就要回去跟我的亲亲老婆见面的日

子啦,真的好激动啊!一想到回家以后宝宝说的给我的奖励,身下不由得撑起了

一个帐篷,嘿嘿,宝宝等我回去吧!已经告诉宝宝我今天要回去的消息了,不知

道她有没有打扮好在等我呢

吉林,我们家

「爸,今天我老公要回来了。」程成冲着厨房对着刘宝柱说道。

「啊,知道了。」刘宝柱在厨房认真的做着菜,难得今天刘宝柱和程成两个

没有做爱,其实他们俩在等着接下来的日子。

「爸爸,你有没有很期待啊等我老公今天回来,咱俩明天就可以……」

「嘿嘿……」

「卡嚓」一声,家里的大门被打开了,我拎着左手两大包吃的打开了大门,

手里的吃的是给宝宝带的,右手拎着是给干爹买的补身体的保健品,老是让他这

么照顾宝宝也是于心不忍,加上干爹对宝宝比对亲女儿还要好,也不由得我不孝

顺啊!

「哥哥,你回来啦!」只见程成穿着一条胸前印着一只可爱小熊的睡裙飞身

扑向了我,措手不及之下我打了个趔趄,还是紧紧地抱住了老婆,

「嘿嘿,老婆,我回来啦,有没有想我啊乖宝宝。」我扔下手里的东西,

用大手揉着老婆的头发,已经有几个月没见面了,真的好想宝宝。

「臭哥哥,人家好想你啊!」宝宝闷闷的声音从我的后背传来,我爱怜地摸

着宝宝的后背。可怜的宝宝,这应该是第一次这么久我没在她身边吧

「乖宝宝,哭什么啊,我这不是回来了嘛!」我心疼的搂着宝宝不再言语。

「坏哥哥,这么久不回来,人家被欺负了怎么办你都不在身边。」说完一

口咬在了我的肩膀上。

感觉肩膀上牙齿深入肉皮的那种疼痛,我不由闷哼一声,可是也不敢再动,

宝宝确实需要好好发泄发泄。感觉有一个世纪那么漫长,宝宝的嘴唇才离开了我

的肩膀,我脸埋在宝宝的头发里,吱牙咧嘴了好半天,才带着开心的语气对宝宝

说:「发泄完了啊乖宝宝,哥哥不在,不是还有干爹呢嘛!」

「干爹对我再怎么好也比不上哥哥你啊!」宝宝撒娇的对我说道,擡头就用

闪着水润光泽的粉唇印上了我的嘴唇,没有舌头的纠缠,没有唾液的交换,只有

久别之后深深的眷恋。我低下头看着宝宝微微颤抖的睫毛,温暖的阳光从落地窗

照进了客厅,这一刻我只希望时间静止,永远停留在这一瞬间,这样我也不会有

以后的那种崩溃……

「咳咳……」只见干爹轻咳着端着最后一盘菜走出了厨房,看到我们小两口

亲了这么长时间也不由得要打断了。看到干爹眼含笑意的慈祥目光,我也不禁老

脸一红,尴尬的摸了摸后脑勺。

老婆察觉到我的动作,睁开大眼睛扑闪扑闪的看着我,我一直望着厨房的方

向,老婆马上就明白过来了,用小手拍了我一下,看到干爹带着笑意的脸,开口

说道:「讨厌啦~~不理你俩了,就知道欺负我,我去给宝宝喂奶。」老婆说完

就娇羞进了卧室。看着哪怕生过孩子以后还是像个长不大的小姑娘一样的老婆,

一种名叫幸福的滋味充盈在我的心尖。

「程成这孩子,都是当妈的人了,还像个小孩子一样。来,小杨,今天陪我

喝点酒,你回来了,我就能回去了。」干爹放下了手中的菜,有些无奈地摇头说

道,言语中充满着对程成的宠爱意味。

「好啊,干爹,要不你喝完酒就别走了,大晚上的……」我一想,现在是中

午,估计喝完酒就得到下午,再睡一觉醒醒酒啥的,怎么也得到晚上了,还是让

干爹留下吧!

「不了,不了,等吃完饭,老头子我就回去啦!小杨别等程成了,咱俩先喝

着,尝尝干爹的手艺看看有没有退步。」干爹拉着我的手坐到了椅子上,拿过一

瓶白酒,我给干爹到了满满一杯,自己也倒了一杯开口说:「干爹,麻烦你了,

我不在的这么长时间照顾程成,辛苦干爹了,我先干为敬。」说完,我一昂脖把

满满一杯白酒灌进了肚子。

「小杨,你太客气了,我对程成就当她是亲女儿一样,有什么照顾不照顾的

啊!不辛苦,真不辛苦。喝那么急干嘛」干爹看着我一杯白酒下肚以后面红耳

赤的样子,赶忙劝道。

「呵呵,干爹,你别看我喝得脸这么红,我就这么毛病,这些年工作酒量也

是练出来了。」

「好小子,那今天就陪干爹好好喝喝。」我刚要开口答应,就听见老婆娇蛮

的声音说道:「喝喝喝,就知道喝,你爷俩就喝吧,喝死你俩得了。」

「那你不得伤心死啊」我和干爹俩异口同声的说道。

「看你俩这副死德性,一个是我干爹,一个是我老公,知道我会伤心还这么

喝。告诉你俩,今天最多三杯,多一杯你俩就给我等着吧!」老婆站在桌子前面

对着我们俩大声说道,同时还用眼睛狠狠的白了我一眼,我跟干爹对视一眼,看

到了彼此眼睛里的无奈和对程成的疼爱。

干爹说道:「好,就听小程成的,今天只喝三杯,不多喝哈。」我连忙跟着

狠狠的点了点头。

「哼,算你俩识相。吃饭。」老婆坐在了干爹的对面,捧起饭碗低头吃饭。

看着宝宝小嘴咀嚼的可爱动作,我不由地低下头亲了宝宝的侧脸一下。

「咳咳,我还在呢啊!」干爹说道。

「嘿嘿,这不是忍不住嘛!」我挠头说道。

「讨厌死啦!吃饭吃饭。」程成娇羞的拿筷子敲了我一下,我赶忙低头吃饭

(就是没有在餐桌下的动作,想像中……)。

午餐之后。

「我走了啊,你跟程成俩好好腻歪腻歪吧,小别胜新婚嘛!」干爹走到门口

向我眨了下眼睛,对我说道。

「你个为老不尊的臭老爸,还调侃我,赶紧走赶紧走。」老婆听到干爹的话

用手推着干爹就要走。

「哈哈,这就开始嫌弃我啦好了,好了,干爹就不打扰你们小两口了。」

干爹挥挥手转身就走了。

「干爹你路上慢点。」

「知道啦,回去吧!」

「啪!」老婆把门关上,身体贴着门,对我娇媚一笑,眼睛里泛起一种奇异

的光芒,我疑惑的说道:「宝宝,你这是怎么了啊好奇怪啊!」

「嘻嘻,奇怪吗哥哥,我感觉不奇怪啊!来,把这个眼罩蒙上,宝宝给你

惊喜。」宝宝说完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掏出一个黑色不透光的眼罩,不由分说的戴

在了我眼睛上。眼前突然黑了下来,虽然知道是在家里,可还是心中不安起来。

「宝宝,你要给我什么惊喜啊你把眼罩拿掉,哥哥保证不看,这样多没有

安全感啊……」

「不要。你还不相信宝宝吗跟宝宝走啦!」宝宝拉着我的手,我感觉这是

去卧室的方向,也就安心下来了,这是家里,不会出大危险,何况宝宝又不会骗

我。

「来,哥哥你先躺下。」宝宝好像是把我领到了床边,我听话的往后躺了过

去,果然是卧室的大床。躺在床上不知道宝宝下一步还有什么动作的时候,感觉

好像有什么软软的东西缠在了我的手腕上,我身体一抖,颤声说道:「宝……宝

宝,这是什么啊」

「笨哥哥,你不要说话,你要是再说话,我就把你的嘴堵上。」老婆恶狠狠

的说道,我赶忙听话的把嘴闭上。突然感觉手腕一紧,整个胳膊被拉到了床柱的

位置,接着感觉脚也被拉到了床尾,整个身体呈大字型打开,宝宝趴在我耳边轻

声说道:「哥哥你等宝宝一下哟~~」被宝宝的轻声耳语弄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感觉床上沈了一下,应该是宝宝坐在了床上,耳边响起了丝袜穿在脚上特有

的「沙沙」声,就知道宝宝给我的惊喜是什么了,鸡巴也不由得硬了起来。耳边

这时候就响起来老婆的调笑的声音:「哟,小弟弟这么兴奋了呢~~不知道有没

有想姐姐呀」我突然感觉腰间一凉,应该是我的裤子被老婆脱了下来吧,暴露

在空气中的鸡巴也瞬间挺立了起来。

「嘻嘻,哥哥,小弟弟的战斗力还是很足的嘛!你跟宝宝讲实话,到那边的

时候你一天用宝宝的高跟鞋撸几回啊」

「额……呃……少的时候两三回吧!」我有些犹豫。

「那多的时候呢你要是回答得我满意,人家就把眼罩给你摘下来。」宝宝

充满诱惑力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得……得有五、六回吧……不……舍得射里面,就是……就是……」我有

些说不下去了,因为这可能是我心里最大的秘密吧!

「就是什么呀你倒是说啊!」宝宝有些急迫,同时感觉到龟头上有一双小

手轻轻滑动。我心里一紧,赶紧说道:「没事呀,就是实在想宝宝的时候还会把

鞋给舔一遍呢,最后都跟新的一样了。」最终我还是没有把我心里的秘密实话告

诉宝宝。

「好吧,真是的,那人家知道啦,想看惊喜吗」老婆说,我轻微的点了点

头表示想,「那人家把你的眼罩摘了哈。」终于见到了久违的光明,刚刚适应阳

光的眼睛有些看不清楚。擡头看着站在床上的老婆,我惊呆了,逆着光看不清老

婆的表情,可是足够我看清老婆身上的衣服。

一身黑色的紧身皮衣,怀孕以后变得丰满起来的胸部鼓囊囊的被黑色皮衣托

起,皮衣到腰部骤然收紧,在腰的两侧几条黑色的绳子把皮衣连在了一起,下身

是一条黑色包臀皮裙,我最喜欢的宝宝的屁股就那样的给裙子带起了不可思议的

弧度。再向下看,黑色的丝袜把细腻修长的大腿紧紧包裹着,而脚上穿着一双及

膝的黑色长筒靴,手里拿着一个一个在末端绑着布条的小棍子。

看着老婆这一身黑色女王打扮,鸡巴达到了前所未有的硬。老婆看到我痴迷

的神色,开口问道:「喜欢吗」我感觉声音从虚无中飘来。

「喜……喜欢……」我激动得已经吐字不清了。

「能保证不乱动吗能保证我说什么都会听吗」老婆接连问道。听着这两

个问题,美色当前的我还会犹豫吗

「当然……当然能……好老婆……我能……你把我放了。」我有些急切的说

道。老婆听完的我保证并没有给我把绳子解开,而是对我说:「真的能保证吗

不要怪我不相信你哟,人家怎么知道你会不会很听话。」老婆边说边靠近我,最

后把右手上的一个圆形东西套在了我的脖子上,直到不久以后我才知道这件圆形

的物体的来历。

我有些疑惑的问道:「这是什么呀」

「这个呀,这个是专门用来对付不听话的狗狗的电击项圈哦~~」老婆冲我

邪邪一笑。

「嗯,电击项圈……什么!电击项圈!狗狗!」我诧异的大叫道。

「就知道哥哥你不会乖乖听我的,还好宝宝有先见之明哟~~特意买了这么

一个项圈。」宝宝说着,把放在床头柜上的一个类似于遥控器一样的东西在我眼

前晃了晃。

「宝宝,我知道错了,你把这个东西摘下来吧,我好歹是个男人是不……这

个……」突然有一种人为刀俎我为鱼肉的感觉,不由自己不开口求饶。

「哼哼~~我才不要,每回都是你对人家欺负得那么狠,人家也要调教调教

你。放心啦,哥哥,很轻的哟~~」老婆说完,用那根小鞭子轻轻摩擦了一下我

的龟头,痒痒的,我的心也有点痒痒的。

「真的很轻」我有些疑惑,因为我确实怕痛啊!

「真的很轻啦~~人家会很温柔的。」老婆继续诱惑着我说道。

「好吧,好吧,谁让我这么久没有陪宝宝了呢!宝宝你尽管来吧,哥哥全力

配合你。」我像是英勇就义的战士一样说道。

「嘻嘻,这才是人家的好哥哥嘛,人家给你松绑啦!」老婆见到我同意了,

才给把手脚绑的绳子解开,我刚想活动活动手腕,突然感觉脖间一紧,看到老婆

手里拽着的一根绳子才知道,今天我是注定逃不过被调教的命运了。

「哥哥你过来我脚下嘛~~」老婆冲我俏皮的眨了一个媚眼,我感觉自己中

了魅惑术,不由自主地走到了老婆的脚边,慢慢弯下膝盖,跪了下来。

「哥哥好懂事哟~~人家都没让你跪呢,就知道跪下啦!嘻嘻,来,替人家

把鞋子脱了。」

看到老婆翘着二郎腿,左脚的鞋尖顶在我的鼻子上,我突然想到着完全就是

我梦寐以求的画面嘛,看来我是真很有做M的潜质。听到老婆的话,我身体向前

倾,在老婆的膝盖处找到了长筒靴的拉锁,用牙齿叼着它一点点的拉到了底部。

正当我不知道该用什么方法把鞋脱下来的时候,老婆开口对我说:「哥哥,

用牙咬住宝宝的鞋跟,给宝宝脱鞋。」我听到宝宝的指引,连忙找到鞋跟部位,

我并没有用牙咬住,而是先用嘴包裹着鞋跟,舌头轻轻的舔了起来。宝宝似有察

觉,又用力地把鞋跟向我嘴里捅,我连忙咬住鞋跟把宝宝的长筒靴脱了下来。

看着黑色丝袜下依旧白皙光滑的脚背还有被涂成大红色的脚趾甲,我不由自

主地张嘴把宝宝的脚含进了嘴里。没等我开始舔,老婆清冷的声音从头顶传来:

「我让你舔了吗还有一只鞋不脱了吗」我想到脖子上套着的项圈,赶忙把另

一只鞋给脱了下来。脱完两只鞋,擡起头可怜巴巴的看着宝宝。

「想舔吗」老婆问,我赶忙点头。

「想舔的话叫干妈。」老婆有些兴奋的声音回荡在我耳边。

「干妈」这不可能,我就算叫「女王」也不会叫她「干妈」的吧!可是老

婆好像知道我的痒处在哪一样,开口说道:「我知道你不想叫我干妈的,可是你

想想,我是你干妈,那刘宝柱……」

我脑海中瞬间闪过三个词语:「干妈」、「刘宝柱」、「老婆」,想到这,

我鸡巴不由得又是大了一圈。老婆看到我的鸡巴又变大了,不由轻哼一声,处在

亢奋之中的我没看到老婆眼里的一丝皎洁。

「干……干妈……」不知道是激动还是害羞,我有些磕巴。

「哎,乖儿子。来,尝尝妈妈的脚香不香。」老婆说着话就把她的黑丝脚伸

向了我的嘴里,我赶忙张开含住了老婆的黑丝脚,舌头穿插在老婆的脚趾之间,

双手也没有闲着,拼命地撸着自己的鸡巴。

「乖儿子,你慢点撸啊,不想肏你干爹的女人吗」

老婆的声音让我停止了手中的动作,叼着老婆的脚迷茫地看着老婆。为什么

我听到老婆提到干爹就这么兴奋呢

「哼,你个小变态,是不是真的打算让人家给你戴绿帽子啊还是那么大年

纪的老头。」老婆用手娇蛮的点了一下我的脑门,看到我闪烁着亮光的眼睛,把

脚从我的嘴里抽了出来,两手放在自己的裆部,轻而易举的把丝袜扯出了一个洞

来,轻声的说道:「好儿子,来享受你干爹的女人吧~~」说完妩媚的舔了一下

舌头。

我听到「干爹的女人」这五个字,心中的绿帽之火算是熊熊燃烧了起来,当

然就在我以为一切只是幻想的时候,我完全没有注意到镜子上反射的红色光点。

两天以后,吉林某酒店

「好儿子,来享受你干爹的女人吧!」我听着老婆的说话,鸡巴直接狠狠捅

进了程成的小屄里。

「你说,是你儿子的鸡巴大,还是我干爹的鸡巴大」我快速的挺动着腰,

边问程成。

「那还用说……」我洋洋得意的想着老婆会说是我的大,没想到,「当然是

你爹的鸡巴大啦!也不知道老娘是怎么生的你,鸡巴根本就没随你爹那么大。」

老婆随意地说着,那语气、那声音,就像小屄里根本没有人肏她一样。

「你再说一遍,谁的鸡巴大」

「当然是你爹的啦!你娘让你爹肏了这么多年,谁的大我还不知道小鸡巴

儿子,你根本赶不上你爹一半都。」

我听到老婆充满鄙视的声音,隐隐有一种要射精的冲动。凭借老婆对我的瞭

解,当然知道我是要射了,就继续大声说:「小鸡巴儿子,还是你爹肏我舒服,

我还是不跟你做了,以后还是让你干爹肏我吧!」

「啊……啊……射了……干妈,我要射了……射了。」

「你个没用的东西,射吧!」老婆不带一点亢奋的声音继续响起。其实我还

是感受到这是老婆故意这么做的,只是为了刺激我,因为我感觉老婆阴道缩紧和

子宫喷涌而出的热流。

画面戛然而止。

「哈哈,哥几个,看得爽不爽,这片子品质不错吧」刘宝柱豪迈的笑声在

酒店的房间响起来。

「老刘,你不是说今天是要请客吃饭的吗给哥几个看着片子干嘛馋我们

啊」只见一位身穿军绿色大衣的健硕老头开口说道。要是光看身材,任谁也想

不到这是一位六十多岁的老人,只是那满头的银发和脸上的皱纹还是说明了他的

年龄。

「嘿嘿,老赵,我跟你讲,这就是今天的主菜啦!各位想不想见见这片子里

的女主角啊」刘宝柱有些得意的冲着老哥几个显摆,可能程成就是自己最值得

显摆的地方了。

「老刘,你这吹牛的个性,真能请来这么可爱的小女生别吹了。」坐在桌

子最右边的一位戴着眼镜的斯文老头调侃着说。

「哼,你个老杨头,这些年就知道擡杠,老子今天就让你见识见识。程成,

进来吧!」

随着刘宝柱的喊声,只见一位穿着雪白羽绒服的年轻女孩走了进来,雪白的

长款羽绒服遮住了下身,只能看到在同样雪白的靴子中间的黑色丝袜。这个年轻

的女孩进来以后看到这么多爷爷辈的老人盯着自己看,脸蛋有些微红,赶忙走到

刘宝柱身边站好。

刘宝柱看到在自己身边乖巧的程成老怀大慰,摸着程成柔顺的黑发开口道:

「程成,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个穿军绿大衣的是你赵叔,那边那个戴着眼镜的是

你杨叔,最左边的那个胖子是你钱叔,还有那个秃顶的那个是你李叔,坐最中间

的那个是你王叔。」

程成看着干爹介绍的这些最低年龄都有六十岁的老人,一时之间不知道该怎

么开口,便悄悄对刘宝柱说:「干爹,真的要叫叔叔这些人当我爷爷都够年纪

啦!」程成有些害羞。

「随便,叫爷爷估计更刺激,毕竟这都是你这个小骚货想出来的点子嘛!」

说完,刘宝柱的大手已经不老实的在揉捏程成的屁股了。

程成面色桃红的看着这几位老人,便逐一问好道:「赵爷爷好,杨爷爷好,

钱爷爷好,李爷爷好,王爷爷好。」每叫到一个老人,那个老人都是面露淫光,

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程成有些后悔不应该玩得这么大,可是擡头看看刘宝柱心

也安定了不少。

只见坐在最左边的王胖子说道:「小姑娘,你怎么就认识老刘这么个老淫棍

了啊,你跟他是什么关系啊」

「嘿,你个王胖子,老子告诉你,这是我女儿。」刘宝柱面带得色的对王胖

子说道。

「你女儿那不应该叫我们叔叔,咋还叫我们爷爷了。不过这小姑娘只有叫

爷爷才更兴奋啊,哥几个你们说是不是啊」

「是啊,是啊!」几个老头淫笑着配合。

「我跟你们讲,今天这还是我女儿提出来的,要不然你们几个老瘪三哪能享

受到。你们也看到视频里我那个女婿多不中用了,所以啊,哥几个,拿出你们的

本事了,要是把我女儿肏舒服了,到时候不用你们找她,她自己就来了。你说是

不是啊乖女儿。」刘宝柱淫邪地说着。

「讨厌啦~~干爹,不过也要请各位爷爷多多疼爱我哟!」说着话的工夫,

程成就把洁白的羽绒服给脱了下来,这些老头不由惊唿一声,原来程成羽绒服的

下面是一件情趣学生服,这些老头好久没见过这么刺激的画面了,一个个的老鸡

巴也硬了起来。

程成看到他们的表现也不由得意一笑,向着最胖的王胖子走了过去,果然程

成最喜欢有大肚子的老头了。她走到王胖子身边跪在他的脚下,撒娇的对他说:

「爷爷,人家要吃棒棒糖啦~~」说完,擡头用水灵灵的大眼睛看着王胖子,粉

嫩的小嘴还含着一根手指。

王胖子看到这一幕也是玩心大起:「乖孙女啊,爷爷没钱给你买啊!」王胖

子一副为难的表情。

「那怎么办呀人家就是想吃嘛~~」程成不依的抱着王胖子的大腿。

「爷爷这里有一根很大的棒棒糖哟,还会喷出牛奶呢,不过需要孙女你自己

来哟!」

「爷爷,你告诉孙女在哪啦~~」

「就在这啊!」说完,王胖子把自己的裤子脱了下来,一根大鸡巴就从裤子

里弹了出来,打在了程成的脸上,程成轻唿一声:「好大~~」

「是吧!孙女你不尝尝什么味道啊」

程成也很好奇,自己只尝过三个人的鸡巴,不知道王胖子这第四根鸡巴的味

道是什么样的。手握住这根粗大的鸡巴,翻开包皮,一股刺鼻的尿骚味就钻进了

鼻子里,程成闻着这个味道,小屄里就流出了淫水,张大嘴巴含了进去。

「嗯~~爷爷……棒棒糖……好大支哦~~味道好好……」程成用小舌头清

理着王胖子鸡巴上的污垢,其他几个老头看着程成为王胖子服务,只好一个个把

鸡巴掏出来撸着。

只见满屋子的老头一个个都露出了自己的大鸡巴,这些老头中要数刘宝柱的

鸡巴最大,其他老头的鸡巴也是各有特点。程成知道这么多老头也是很久都没有

尝过像自己这么年轻的肉体,知道他们一个个都心急的很,不由开口说道:「各

位爷爷不要那么拘谨嘛,人家还有好多地方都是闲着的,来嘛!」

说完,程成清理完王胖子鸡巴上的污垢,好整以暇的坐在酒店的桌子上,先

是脱掉自己白色的靴子,露出了里面被黑丝袜包裹的白嫩脚掌,接着从腰间缓缓

地把黑色丝袜脱了下来,只见一双涂着赤红色指甲油的白嫩脚掌显露在六个如饥

似渴的老人面前。

看着六个老人硬挺着的大鸡巴慢慢滴下水来,赤红着双眼紧紧地盯着自己的

胴体,程成整个身体泛起一阵异样的桃红,轻笑道:「几位爷爷是一起来呢还

是让人家一个一个的服侍呢」程成俏皮的看着六位老人。

刘宝柱听到这话,「嘿嘿」一笑说:「嘿嘿,乖女儿,不要想着逃过去哈,

既然是自己来的嘛,当然是先给我们老哥几个一个一个服侍舒服了,咱们再一起

上呀!」听到刘宝柱的提议,其他老头赶忙乐不可支的点起了头。

「哼,臭干爹,也不知道帮人家,哼!人家最后一个帮你,但是人家只帮你

们射一回,然后你们要让人家很舒服才行哦!」程成吐了一下舌头,冲着一干老

头说道。

「那是自然的呀,小程成你就放心吧!」几个老头忙不叠的表着忠心,只有

刘宝柱心头冷笑一声:『哼,你们这帮老小子等着让我乖女儿榨干吧,正好替我

分担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