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外遇出轨

人中之狼蛹

来源:会意小说   浏览量:1   发布日期:2024-05-30

人中之狼蛹

美女,人人都喜欢美女,但是人都会老,美女也不例外,再美的女人也难逃

人老珠黄的命运,有的时候美女还沒老就风光不在了,这种情况不适用于普通的

社会家庭,而是存在于一个圈子中,这个圈子不方也不圆,不大也不小,有个让

圈外人开心的名字,但是圈内人开不开心,只有他自己明白,这个圈就是——娱

乐圈。

韩佳绮,18岁出道,横扫各个媒体新人奖,影视模三栖发展的明日之心,

一路走来顺风顺水,23岁时成功转型性感女神,各大杂志的封面女郎,每个男

人心目中的梦中情人。

今年,2018年,韩佳绮已经是26岁了。

这家咖啡馆的味道一直都保持的不错,韩佳绮带着漆黑的墨镜坐在角落裏看

着剧本。

咖啡很好喝,但是她却是越喝心裏越烦躁,今年虽然刚开始,但是她去年却

沒有一部作品问世,来找她出演角色的剧本都是一些不入流的小角色,甚至有些

就是露骨的色情片,当初她要转型时,她的母亲就告诫过她,如果走这条路,你

红起来的或许很快,但是退热也很快,別人只会看到你的身材和脸蛋,你内在的

东西就会被忽略,你最好有心裏准备,但是令韩佳绮沒想到的是来的这麽快,自

己仅仅大红大紫了两年不到,就过气了,接不到好的剧本,也接不到一流杂志的

邀约。

甚至连t 形台也裏自己越来越远,以前在展台上风光无限自己,现在仅仅变

成了陪衬。

越来越压不住心火的韩佳绮把一摞一摞的剧本擡手扔进了垃圾箱,拿出手机

拨通了经纪人的手机:「刘洋,我给你10分锺时间,马上到工作室见我。」打

完电话的韩佳绮气沖沖走出了咖啡馆。

咖啡馆离工作室很近,韩佳绮沒等两分锺,刘洋就满头大汗的回到了工作室,

进门一边擦汗一边说道:「哎呦,我的姑奶奶,谁又惹你了,我在拍戏现场呢,

一接你电话马上就跑回来了。」刘洋一边说话一边看着冰冷如霜的韩佳绮,眼睛

不由自主的就瞄上韩佳绮窄裙下的两条美腿,心裏说道:「这两条大腿怎麽长的,

这麽长,长的一擡腿就戳进我的心裏来了。」

韩佳绮对于这种色眯眯的眼神早就习以爲常了,冷冰冰的说道:「你给我剧

本都是些垃圾,全是不入流的角色,我都快一年沒有拍戏,沒有参加过什麽有名

气的展场了,你平常的工作是怎麽做的,你们公司要是沒能力,给我解约,我找

別的公司。」

刘洋从回来就沒往自己的位置上坐,一听韩佳绮这麽说,腰弯的更低了,说

道:「姑奶奶啊,我们今年真的在您身上费了不少心思,但是圈裏现在的反应就

是如此,去年这些剧组女一号都已经订好人了,今年!今年我一定替您争取。您

也知道娱乐圈新陈代谢也快,你手头这些角色你觉得是垃圾,別人是挤破脑袋也

抢不到的。」

「你说这是什麽意思你的意思是我已经过气了,大不如从前了是吧!」

韩佳绮明显激动了起来,有些坐立不安。

「沒有,我可沒有一点这种意思,您千万別乱想。」刘洋一边哄着韩佳绮,

一边瞄着韩佳绮的因爲激动而微张的大腿,差点就看到了内裤,心裏感到万分遗

憾。

韩佳绮大概沈静了一分锺,平淡的说道:「你坐吧,我也知道问题不在你,

可是这样下去我心裏受不了,我需要以前那种被世界瞩目的日子,否则我还不如

在我还沒彻底被大家遗忘时彻底退出娱乐圈。」

刘洋终于坐到自己的位置上,喘了一口气,说道:「韩大美女,娱乐圈就是

这样,看上去风风光光的明星,也有很多不爲人知的烦恼,您现在只能忘记以前

那些殊荣,踏踏实实的演好这些小角色,让大家重新认识你,而不是只专注你的

外表。」

「难道沒有其他办法了吗」韩佳绮显然对这个提议不能接受。

「有!继续走性感路缐,不过比以前的尺度更大一点。」

「尺度还能怎麽大,当初你们让我转型,这两年拍的杂志的尺度一次比一次

大,还能怎麽大,难道让我全裸,接色情片吗」韩佳绮气的小脸煞白。

「姑奶奶,別动气,我们可以再想想办法。」

「还能有什麽办法,除了让我接一些烂角色,就是让我脱衣服,你还什麽办

法!」

「出写真集!」

「出写真这办法能奏效吗,杂志都是有固定受衆的,个人写真只有自己的

粉丝的才会感兴趣,影响比杂志还小的多啊」韩佳绮虽然还是质疑刘洋的能力,

但是口气缓和了不少。

刘洋也不急着答话,从资料夹裏翻出了一组照片,递给韩佳绮。

韩佳绮接过照片一看,略微吃了一惊,翻看起照片来。

刘洋看着韩佳绮说道:「这是你母亲关晓鸥女士当年的写真照片,当年你母

亲遇到跟你一模一样的处境,就是这组写真重新把她拖回世人的眼中,你母亲可

以,你也可以做到。」

韩佳绮放下照片说道:「这些照片我早就看过,但是我不知道还有这样的背

景。」

刘洋接着说道:「当年你母亲劝你不要转型估计就是怕你跟她一样会有这样

的瓶颈,但是这组照片爲什麽这麽有魔力,你只能自己回家去见见关老师,问个

清楚。」

韩佳绮自从当年跟自己母亲争吵过很多次以后,基本就沒回过家了,想到这

个时候回去跟母亲求助就很犹豫,想了再三还是说了句:「好,我今晚就回家一

趟。」

韩佳绮看着餐桌上摆着的几样菜不由得心中五味杂陈,她自己都记不清上次

在家吃饭是什麽时候的事了,而且这几个菜都是自己小时候最爱吃的,心裏难免

有些后悔,只怪当初自己太强硬了,伤了母女间的感情。

菜品上齐后,她的母亲也坐下,给韩佳绮夹了几样菜,显然对于这许久沒回

家的女儿心裏是沒有一点怨恨的。

韩佳绮心情很复杂,吃了两口就再也沒动过筷子。

自己的女儿,自己当然了解,关晓鸥也放下了筷子关切的问道:「绮绮,你

这次回来有事儿」

韩佳绮在自己的母亲面前也沒什麽好扭捏的,从包裏拿出那组照片递给自己

母亲,说道:「妈,这组写真当初是谁给你拍的,能告诉我吗」

关晓鸥接过照片,看了一眼,难免有些不自在,这组写真尺度很大,几乎裸

体,现在从自己女儿手中接过来难免会尴尬,嘴上问道:「你问这些幹什麽」

韩佳绮也不掩饰自己的心裏话,语气冰冷的说:「你当年说的都应验了,我

现在已经是快要过气了,像学你当年一样,拍一组写真挽回自己的一切。」

关晓鸥听了自己女儿的话,放下了相片,一时之间想说的话太多了,却不知

道怎麽开口。

韩佳绮这次回来,心裏的挫败感已经让她自尊心受到极大的刺激,不等母亲

开口,马上又说道:「我这次回来不是听你说教的,你只告诉我,帮还是不帮我」

关晓鸥听女儿这麽说,叹了口气,说道:「事情已经是这样,我还会说什麽,

我又怎麽可能不帮你。」

「那这组照片当年是谁帮你拍的」

「这个摄影师是当年挪威的一个摄影师给我拍的,如今他人是死是活都沒有

知道。」

「他水平这麽高,拍的照片这麽有意境,怎麽可能沒名气,你说出名字,我

上天下地也会挖他出来,」

「这组照片的价值不是摄影师的技术体现,是因爲它有它自己的故事,所以

你才会觉得它生动迷人。」

「你不想帮我就直说,不必说些让人似懂非懂的话。」韩佳绮显然不接受母

亲的解释。

「你等等。」母亲说完话,从书架上取出来一本相簿。

「这本相簿你拿回去,这些都是我最喜欢的照片,有些是別人给我拍的,有

些是別人送给我的,这裏面有不少你说的世界顶级水平的摄影师,只要你觉得合

适,我就拉下脸去请他们来给你拍写真。」

韩佳绮接过相簿,简单的翻了一下,惊讶的说道:「这个署名罗伯特。喀什

是拿了去年诺贝尔摄影奖的那个」

「恩,是他,我们在米兰合作过。」

韩佳绮难以掩饰自己激动的心情,随即说道:「妈,这本相簿我拿去给我的

团队看看,让他们商议一下,选定人之后你可要帮我。」

「傻孩子,妈妈怎麽可能不帮你。」韩佳绮听母亲这麽说就匆忙的跟母亲道

了別,出门回工作室去了。

像韩佳绮这样的美人在男人面前总是显得高高在上,对于男人那些饥渴充满

欲望的眼光她心中是即不屑也不习以爲常的,但是今天坐在他面前的男人却不一

样。

眼神虽然涣散无神,但是瞳孔中却有一种像黑洞一样的魔力,似乎能把你吸

进去,让你整个人在这种魔力下都无所遁形。

「韩小姐,今天我亲自过来正是表达我公司对您的重视,希望你对我们公司

有点信心,像您这样条件如此优秀的女星,我们是不会轻易让您离开的。」说话

的这个头发花白的男人,正是这个公司的金牌制作人,元老级人物——陈再学。

「陈老见笑了,我前些日子是有些心烦,说话不太注意。」韩佳绮骨子裏的

傲气不减,但是对着带红过无数明显的陈老还是有三分敬意的。

「我当然可以理解韩小姐爲什麽心烦,今天来就是要谈这个问题。」说话时

翻开了韩佳绮母亲给她的相册。

「既然陈老看过了相册,不知道您看上了哪个摄影师」韩佳绮关切的问道。

「不止我看过,公司几位高层和艺术家都看过,关老师这部相册裏优秀的作

品真不少,最后研究出来最适合爲你拍摄写真集的就是这位摄影师,但是只有这

张照片下面却沒有名字」陈再学说到这,擡头看着韩佳绮,似乎很渴望知道这

个摄影师的名字。

韩佳绮仔细看了这张照片,惊讶的发现,照片上正是她自己,而且是自己小

时候的拍的照片,一脸天真无邪的笑脸手裏拿着一株向日葵。

「如果不是我眼拙的话,我相信这个小女孩应该就是你本人吧那你应该知

道这个给你拍照的人是谁吧」陈再学从韩佳绮脸上的反应就知道自己应该是沒

有看错。

「我从来不记得自己拍过这个照片,我真的沒印象,但是陈老,您爲什麽觉

得这张照片最好」韩佳绮很奇怪这本相簿裏像罗伯特。喀什那样的知名摄影师

不少,爲什麽偏偏是这张被选中。

「其实选这张不是因爲这张最好,而是这张的意境最适合,这张照片裏可以

看到故事。」陈老喝了一口放在桌子上的碧螺春,继续说道:「仔细看这个向日

葵和你的笑脸比例差不多一样大,这张照片就像是有两个笑脸,阳光四溢,而且

向日葵上少了几个瓜子,再看你笑的那麽开心,一定是你自己偷吃了。」陈再学

说到这裏也不由自主的笑起来,又说道:「看到这张照片的人都会不由自主的会

心一笑,所以像这种你能把照片拍的既有意境又有故事的摄影师来给你打造你的

写真集真的再适合不过。」

韩佳绮听着陈再学的一番讲解,心中似乎思索些什麽,眉头一皱,头也不回

的出了门。

「妈,你要是不肯帮我,爲什麽不直说,给我这本相簿来户煳弄我。」韩佳

绮说话的语气明显是在强压着自己的愤怒。

「绮绮,我怎麽会煳弄你,我是真心想帮你。」

「好,那你说这张照片的摄影师是不是给你拍写真的摄影师,他们两个根本

就是一个人,而且我也认识!」说着话韩佳绮生气的把相簿摔到自己母亲面前。

关晓鸥仔细看了一眼照片,反而脸上浮现过一丝笑意,说道:「沒想到他们

居然还是选中这张。」

韩佳绮看到母亲的表情就知道自己沒说错,追问道:「妈啊,我现在很需要

这个摄影师,爲什麽你不肯告诉我他是谁」

关晓鸥沒有正面回答韩佳绮,而且反问道:「你记不记得你小时候第一次带

你到乡下玩,你第一次见到向日葵,第一次吃生的葵花籽」

韩佳绮当然记得,不过就是有些模煳,那年自己好像还是一个上初中小女生,

到乡下玩似乎除了自己家人沒有別人了啊。

家人!

「你说他!」韩佳绮终于恍然大悟。

「不可能吧他还给你拍了性感写真集」韩佳绮瞬间觉得自己的人生观受

到了沖击。

「是他,当时你们父亲不肯原谅我,就带着他离开了我们。」关晓鸥虽然觉

得这些事难以啓齿,但是事情到了这步也不能再隐瞒下去。

「我不管你父亲是怎麽想的,但是我觉得我亏欠了你弟弟很多,当年她给我

拍写真时应该对他的心理就有了影响,如今再找他给自己的亲姐姐拍性感写真不

知道事情会发生到什麽地步。」

关晓鸥即想帮助女儿,又想保护自己的儿子。

韩佳绮开始回想这个在自己生命中沒有任何分量的弟弟。

由于韩佳绮父亲几乎不让自己的弟弟跟母亲见面,自然跟随母亲的韩佳绮也

很少见过弟弟,在她眼裏这个弟弟就是一个被家长过度保护出来的废人,大学毕

业后不敢接触社会,整日裏窝在家裏当宅男,借口考研,其实就是逃避,一事无

成,连个女朋友都沒有。

「你们就是太过度保护他,看他现在沒出息的样子,如果他真有摄影上的天

赋,这正是他步入社会的一次机会,妈,你到底懂不懂这样既能帮我,也能帮

他。」

关晓鸥仔细想了一下韩佳绮的话也是有道理的,语重心长的说道:「你好好

跟你弟弟说,如果你弟弟不同意就別勉强。」

「哎,我其实都不想考研,不过我不想出去工作,我来这裏就是不想再听家

裏人念叨。」一个染着金发的女人一边说话,一边用化妆镜审视着自己。

「我今年应该沒问题,再考不上,我就沒脸见我妈了。」说话的女人带着厚

重的眼镜,说话也不肯擡起头,还在研究自己面前的习题。

「你这样的书呆子,小心沒人看上你,做一辈子老处女。」

「老处女就老处女,反正沒你长的漂亮,班上的男生大半看见你就流口水。」

戴眼镜的女生明显不在乎她说的话,还是低着头研究着自己的功课。

「哪裏有,我怎麽不知道。」

「不信你自己看,角落裏那个小子八成还在盯着你看。」

「你说他呀,其实长的过得去,就是整天阴沈沈的都不知道是不是脑子有问

题,要不就是废宅一个。」金发女生说着话,真的借着化妆镜看起角落裏的男生

来。

「哎!你快看看,那个死宅身边好像坐了大美女,两个人不知道聊着什麽。」

「谁信,別想我上当,我沒把这道题做出来,是不会受你幹扰的。」

「我天!,他边上那个女生好像是明星韩佳绮,带着墨镜我不太敢认。快看

啊,你看是不是啊。」金发女生抑制不住自己的激动,一边说一边用力拍着戴眼

镜的女生。

戴眼镜的女生实在是受不了,只能回头去看:「你烦不烦啊,说这种无聊的

谎……呀!真的很像啊,是她吧。」

金发女生也激动的说:「准沒错,我们该不该去要个签名啊我可是她的粉,

我有好多跟她同款的衣服。」

「走走,快过去,晚了就错过了。」

「韩斐,你必须去,我现在需要你帮我,就像当年帮助妈妈一样。」

「姐,我能不去吗,我怕我拍不好,我也不想拍。」

「你看看你自己,现在还能幹的什麽,逃避社会,连上补习课也窝在角落裏,

能不能有点出息,我让你幹什麽你就幹什麽,唯唯诺诺的,看了就来气。」

韩斐瞄了一眼韩佳绮那气的发抖的胸脯,目光闪躲的说:「姐,你別逼我,

那我答应你,但是你別说是我拍的,我不想別人知道是我给你拍的。」

韩佳绮注意到了有人向这边走过来,起身说了一句:「有人认出我来了,具

体的回头电话裏聊,我得先走了。」

「韩斐你怎麽还沒到,等你半个小时了,从来沒有那个男人敢让我等这麽

久的」韩佳绮语气中充满蔑视和愤怒。

「姐,我其实早就到了,我不敢进去,我想我还是回去吧父亲知道会打死

我的。」韩斐似乎是要临阵退缩。

「你多大了有沒有点主见,我的话你敢不听马上过来,我数十声,开门

沒见你在门口,你这废物以后就別叫我姐。」韩佳绮连数一声的耐心都沒有,直

接走去开门。

开门后,韩斐果然真的站在门口,扭扭捏捏的,眼光闪躲的叫了一声:「姐。」

「进来!」韩佳绮都不想看这懦弱的弟弟第二眼。

「姐,这麽大別墅,就你一个人」

「不是你说不想让別人知道,还不是照顾你,我连化妆都要自己来。」

韩佳绮裹着浴袍一边化妆一边说道:「別傻站着了,去看看摄影设备,都是

按你要求设计的,这套设备好几百万呢,也不知道你会不会用。」

「哦。」韩斐答应一声,就开始摆弄起摄影器材,看样子似乎挺得心应手的。

「姐」

「恩」

「你们公司挺有钱的,这套设备是现在最先进的,可以360度无死角拍摄

而且可以配合智能吊臂摄影,我可以站在任意位置拍摄。」韩斐看到这套设备好

像非常兴奋。

「你说的我不清楚,总之给你这麽好的设备,你把照片拍好就行,也证明一

下自己的,不是个废宅。」韩佳绮一边说一边审视自己亲手画的眼缐。

「姐」

「又怎麽了」

「你能过来试几张照片吗我都调好了。」

「別婆婆妈妈的,有事就直说,別总叫我。」韩佳绮从化妆间走出来,站好

位置,随意摆了几个poss。韩斐坐在沙发上,用手中的控制器,调整好智能

摄影机,拍了几张照片。

拍好后,拿出平闆给韩佳绮看效果。

韩佳绮看了以后觉得效果还是不错的,随口就问道:「这些灯光也是你调过

的」

「是啊,灯光不调是不能拍出好照片的。」

「你坐在沙发上,就能找好角度拍出好照片,有点不可思议。」

「这不难的,我能想象出照片照出来是什麽样子。」

韩佳绮惊异的发现弟弟在摄影方面的才能确实出人意表。

「开始正式拍摄吧。」说着韩佳绮把浴袍一脱随手扔在沙发上,摆起了po

ss。浴袍下居然是一套高叉泳装,两条美腿一下子就扎进了韩斐的心裏,韩斐

看着姐姐的曼妙的身姿感觉自己嗓子一阵阵的幹渴,手中的控制器不停的来回操

作,不知道拍了多少张。

韩佳绮的功底也是一流的。不到一会儿功夫,就摆了近百个poss。韩斐

手中的快门也是不停的咔嚓咔嚓的响。

「还不够吗」韩佳绮有点不耐烦了。

「不是应该脱掉上衣了吗」说着韩佳绮解开了泳装的胸罩,随手丢在一边

又摆起poss。

「姐,我不敢……」韩斐自然是看过韩佳绮以前拍的杂志,但是让自己姐姐

半裸他是真的不敢开口。

「別啰嗦,快拍,仔细看着我,把我身体的优点都拍出来,这才是你今天来

的目的。」韩佳绮一边说一边摆着各种性感的poss。韩斐看到自己姐姐傲人

的双峰就勐咽口水,手中的快门不停的响,裤子的老二也是不停的拍打着自己裤

裆,可能随时都要撑起帐篷。

韩佳绮看到自己弟弟饥渴的目光并不厌烦,反而得意,不论什麽男人,就连

自己的弟弟也爲自己倾倒,这麽一想莫名有些兴奋,挺着双乳摆弄着各种撩人的

姿势。

就这样韩佳绮两个小时内换了三套内衣,这对于韩佳绮来说再熟练不过了,

別说拍个人写真,有时候拍一组杂志封面都要换好几套衣服。

「姐」

「说,不是跟你说有事儿就说,別老叫我。」

「我们这样拍是沒什麽新意的,这不是我想要的。」弟弟说出自己的看法后

怕韩佳绮生气看都不敢看她。

「你爲什麽不早点说,今天你是摄影师,我一切都会配合你的。」韩佳绮捡

起扔在一边的乳罩,调整一下戴在一对双峰上,接着说道:「你这不是在浪费我

的时间,有什麽想法快点说出来。」

「姐,你真的都配合我」

「对,快说吧。」

「那你先把衣服换了,穿一套职业女性的套装,再传上丝袜要透明的黑丝。」

「内衣呢」韩佳绮漫不经心的问道。

「要蕾丝的,上身要丝绸的白衬衣。」说完韩斐又小声说了一句:「最好裏

面別穿乳罩。」

「你等一下,我去换衣服。」说完韩佳绮进了化妆间随手也关上了门。

「姐,如果找不到我说的衣服,你盡量找差不多风格,就是要把你女王的气

质穿出来。」韩斐隔着化妆间的门喊着,生怕韩佳绮不了解自己的想法。

进去沒几分锺韩佳绮就换好衣服出来,经常走台的模特换衣服的速度可以用

不可思议来形容,甚至还简单修饰了妆容和发型来配合身上的衣服。

韩佳绮一身灰蓝色套装裏面裹了一件真丝的白色衬衣,走起路来一对天然的

双乳在裏面晃动的厉害,下身的窄裙在左侧开着叉露出裹着半透明的美腿,甚至

连韩斐自己都沒想到的高跟鞋,韩佳绮也自己配了一双,这身衣着完全符合韩斐

的对韩佳绮「女王范」的定义。

韩佳绮迈着两条长腿走到位置,轻松的摆着各种气势凌人的poss,韩斐

也马上投入工作,手中的快门不停的「咔嚓」「咔嚓」响着。

「姐,你把外套脱了吧。」

韩佳绮也不答话,轻松的把外套甩掉,随手又把束在脑后发尾解开,让秀芳

散落在自己双肩上,继续摆着各种性感的造型。

韩斐又拍了几张,说道:「姐,还是不对,我能帮你调整一下衣服吗」

「过来吧,今天我只是你的模特。」韩佳绮虽然嘴上答应,但是并不相信自

己的衣服有什麽穿的不合适的地方。

「姐,我动手了啊。」

韩佳绮不耐烦的双手叉腰看着韩斐,说了句:「快点。」

韩斐伸出一只左手,用拇指和食指隔着衬衣捏住了韩佳绮的乳尖来回捏搓起

来。

韩佳绮吃了一惊,下意识用手打了一下韩斐的咸猪手,怒斥道:「你幹嘛」

韩斐居然挨打了手也沒缩回来继续搓着姐姐的乳头,说道:「姐,我帮你把

这裏弄硬一些,这样拍照会好看一些,男人都喜欢看这样的凸点,比露点都刺激。」

韩佳绮轻咬着嘴唇忍耐着,虽然她不喜欢被人这样吃豆腐,但是她还是沒有

拒绝,因爲她觉得韩斐说的话有他的道理,而且这毕竟是自己亲弟弟,从心理上

也容易接受些,如果是其他的摄影师做出这种举动,她连一秒锺都不会忍耐的。

韩佳绮的身体从未被男人侵犯过,敏感的乳头被人刺激,有一种说不出来的

快感,她能清晰的感觉的自己的乳头渐渐变得坚挺,在这种刺激和羞涩的作用下,

韩佳绮两颊泛起了嫣红。

韩佳绮这种变化自然逃不过韩斐的眼睛,手中的快门按的飞快。

韩佳绮听到快门声,不解的问道:「你拍什麽啊」

「姐,刚才你羞涩的神情不知道能迷倒多少男人,这个瞬间我肯定要拍下来。」

「那你呢,我们这个样子被拍能见人吗」

「姐,沒事儿的,这套设备是360度全角度拍摄的,还有我回去会把自己

用电脑清除的,我在这裏基本就算隐形人,你不用担心。」

韩佳绮听了也不置可否,又打了一下韩斐的手,说道:「別摸了,快幹活。」

韩斐不情愿的缩回手,说道:「去卧室吧,躺下拍,我要给你胸部做特写。」、

韩佳绮走到卧室也不啰嗦,上床躺下摆起了各种撩人的poss。「姐,解开扣

子,但是別脱掉。」

韩佳绮当然明白韩斐要的是什麽,随手解开衬衣的扣子,毫不客气的展示着

双乳,继续在床上做着各种性感的造型。

「姐,把丝袜脱了吧,只剩裏面的蕾丝内裤。」

韩佳绮看了韩斐一眼,也沒有犹豫,把丝袜脱了,短裙裏的紫色蕾丝内裤在

灯光下若隐若现。

又拍几张照片,韩斐说道:「姐,你额头上有汗了,去补补妆吧,下组照片

我打算在化妆间裏拍。」

韩佳绮长出了一口气,说了一句:「鬼机灵,花样多。」然后进了化妆间。

韩斐紧随其后进了化妆间,慌忙说道:「姐,別坐下,就趴在梳妆台化妆。」

韩佳绮自然明白他的意思,把椅子踢开,趴在梳妆台,打理着妆容。

韩斐在她身后盯着韩佳绮短裙后面的角度,不停的按着快门。

拍了几张后,韩斐伸手把韩佳绮的窄裙往上推了推,这样几乎整个迷人的臀

部就都露出来了。

韩佳绮也很配合,一边打着腮红,一边撅起自己屁股,用力收紧着腿部的肌

肉,让整个臀部的缐条看起来更坚挺,更诱人。

韩斐被这种性感的镜头刺激的兴奋异常,不停的按动着快门。

「姐,你有跟肤色相近的粉底吗要吸光的,大腿根后面因爲灯光不足不够

美观,沒有就算了。」

「哼,懂得不少吗,那麽粗浅的化妆品,我这会沒有吗」说完韩佳绮打开

一盒粉底,接着说道:「第五排这些都是吸光的,你用第左数第六个,这个顔色

跟我肤色最接近。」

「姐,你让我涂我不会啊。」

「別啰嗦,后面我又看不到,今天又沒有化妆师,不是你来,谁来」

韩斐无奈的接过粉底盒,看着韩佳绮的臀部只吞口水。

韩斐用两根手指抹了一些粉底,然后轻轻的在韩佳绮的两腿中间涂抹着粉底。

「你別光在一个地方抹,要有着重点,然后涂抹的面积大一些。」

「哦。」韩斐应了一声,借着韩佳绮这句话,在她的两腿中间肆意涂抹着。

韩佳绮感觉到自己双腿间有一只男人的大手摸索着,这只手上散发着柔和的

温度,所到之处是那麽温暖,是那麽舒服。

呀!韩佳绮心中一惊,一阵电流由下身直接袭遍全身,原来弟弟的手不知道

怎的,居然隔着内裤碰到了自己的阴部,这种突如其来的快感电的她身子一阵颤

抖。

韩斐看到自己姐姐的臀部打了哆嗦,知道自己闯了祸,看了一眼韩佳绮,发

现韩佳绮在补眼缐也沒有什麽反应,于是就放下心来继续在韩佳绮两腿中间涂抹

着。

韩佳绮其实是在故作镇定,自视甚高的她,从沒把男人放在眼裏,自然也沒

试过男女之欢,弟弟用这种方式给自己化妆,在她眼裏是即刺激又正常,甚至有

些享受,本来以她的化妆技术画个眼缐一会儿就完了,根本用不了这麽长时间。

韩斐裤子的老二涨的难受,眼睛盯着韩佳绮的翘臀实在受不了,居然大着胆

子把手放在韩佳绮的屁股上捏了一把。

韩斐听到韩佳绮咳了一声,从镜子裏看到一脸怒容的韩佳绮,慌忙缩回了手,

沾了点粉底,继续轻轻的涂抹着。

韩斐心思转动,心一横,用手多沾了些粉底,直接放在韩佳绮的臀部上,嘴

上说道:「姐,这种粉底挺好用,都涂一些,照出来的照片好看。」说完也不管

韩佳绮答不答应,一只大手在韩佳绮的屁股涂抹了起来。

韩佳绮心中有些反感,想生气又怕弟弟撂挑子不幹了,想了想还是忍了下来,

毕竟写真集怎麽拍,还是要他说了算,也许弟弟是真的在专业角度上考虑问题,

我胡乱生气反而影响拍摄。

韩斐本来想姐姐如果生气了,反正自己摸了几下,沒想到姐姐不生气,索性

两只手都上,分別在韩佳绮的左右臀部上均匀的涂抹着粉底。

韩斐涂抹着韩佳绮的屁股,眼睛盯着镜子裏的一双玉乳又放了光,说道:

「姐姐你有红润一些,反光一些的唇彩吗涂一下在你乳头上,这样会看起来性

感诱人。」

韩佳绮一脸的不屑,拿出一组唇彩,说道:「是不是这些。」

韩斐居然摇摇头说道:「姐,这不是我说的那种,我见我的女同学用过,你

这组虽然也是高档货,但是我那个同学说那是限量版,好像叫什麽水晶之恋,唇

彩裏含有水晶颗粒,用在嘴唇上还能发出点点星光的效果。」

韩佳绮一听就气不打一处来,说道:「我会沒有限量版」说罢就打开一个

精緻的化妆盒,从裏面拿出一只唇彩,说道:「是不是这种」

「对对,就是这种,我以爲不好买呢。」

「你懂什麽,这种是不好买,预定价就两万一组,现在涨到五万一只。五万

一只的唇彩,涂在胸部,真亏你想的出来。」

「姐,这对你来说算什麽,你的身材,五百万一只的唇彩也配不上。」

「真会胡说八道。」千穿万穿马屁不穿,韩佳绮嘴上虽然这麽说,心裏还是

受用的。

韩佳绮一只手抓着自己玉乳,另一只手专心的涂抹着唇彩,韩斐把这景象看

在眼裏心中大受刺激,整个手掌在韩佳绮的臀部游走,有时还时不时的碰触一下

韩佳绮的阴部,除了裆下的老二涨的难受点,身心其他的地方別提多爽。

沒一会儿,韩佳绮伸手打了一下韩斐的手,说道:「行了,沒够了我都准

备好了,开工吧。」

韩斐听了韩佳绮的话,依依不舍的收了手,找好角度,拍了起来。

韩斐拍了几张照片,看着韩佳绮的翘臀,心裏总感觉缺了点什麽。突然伸出

手来,在韩佳绮的屁股用了拍了一下,打出一个红掌印。

韩佳绮屁股被打吃痛,迅速转身一脸怒容的看着韩斐,大声道:「幹什麽

你疯了」

韩斐也不答话,手裏的快门「咔嚓」「咔嚓」响着。连拍了几张照片,才答

道:「姐,你屁股上这个手印,我刚才拍了特写,还有你回神发怒的神情我都拍

下来,都很完美,你放心,我知道我在做什麽」韩佳绮听她这麽说,沒好气的

说:「懒得理你,接下来呢」

「姐,我仔细想过,你以前的杂志照片我全都看过,尺度也就是这样,既然

要出写真,我希望尺度再大一下,超越以前那些平庸的东西,创造一部经典出来。」

「再大一些你不会想我全裸吧那不可能。」韩佳绮的态度很坚决。

「不!不!我不是这个意思,我的意思是你把内裤脱了,只穿丝袜,你看怎

麽样」

韩佳绮想了一下,说道:「那不跟全裸沒什麽两样」

韩斐继续说道:「不会的,姐,那是一种朦胧美,他们在照片上是看不到什

麽的,但是比全裸杀伤力还大,相信我。」

「我再想想」韩佳绮还是说服不了自己。

「姐,你好好想想,这裏就我们两个,別人也看不到,我拍好以后,照片我

会处理,真有什麽走光,我会用模煳感处理掉,而且我会先把照片发给你,你觉

得以后什麽问题,你可以不用。」

韩佳绮一想,韩斐说的有道理,如果真的自己接受不了,不用就行。就勉强

答应了。

「你出去吧,我换丝袜。」韩佳绮把韩斐赶出去,随手关上了门。

「姐,要肉色,要半透明的,记住啊。」韩斐虽然被关在门外,但是声音却

能传进来。

沒过多长时间,韩佳绮就出来了。

韩斐,看着似乎有些羞涩的韩佳绮,问道:「脱了吗」

韩佳绮点点头。

「姐,你怎麽把扣子扣上了,解开。」

韩佳绮沒了内裤,似乎少了些许安全感,不自觉就扣了衬衣,听韩斐这麽一

说,又重新解开了纽扣,露出两颗傲人的双峰,抹着水晶之恋的乳头在灯光下显

得格外诱人,韩斐恨不能马上过去把她含在嘴裏。

「姐,下组镜头,我们去卫生间拍,我已经把设备布置在卫生间了,最后拍

摄一组,我们就收工了。」

「卫生间」

「对,充满幻想的地方!」

「你啊,花样真不少。」

韩佳绮摇了摇头,还是跟着韩斐进了卫生间。

「姐,坐在马桶上。」

韩佳绮坐在马桶上,想不出摆什麽姿势,随后说道:「这要怎麽拍吗」

韩斐丢过去一个化妆镜,说道:「装着化妆。」

韩佳绮拿过化妆镜摆起了姿势。

「姐,把裙子撩到后面,这样坐在马桶上才合理,才有画面感。」

韩佳绮很配合,把短裙推到腰上从新坐下,摆起了姿势。

「姐,你这个时候发现有人偷窥你,你要做出一个即怨恨又忍耐的表情。」

韩佳绮按着韩斐的设想做了几个表情,最后忍不住笑出来,说道:「你给我

做一个这样的表情出来,我看看即怨恨又忍耐到底是什麽样子。」

韩斐想了想,说道:「我也做不出来。」

韩佳绮又忍不住笑了笑说道:「你自己不是也做不出来。」

韩斐思索了一下,走到韩佳绮面前,也不说话,用手一把抓住韩佳绮的玉乳,

玩弄起来。

韩佳绮推开韩斐,说道:「你疯了」

韩斐迅速退后几步,然后说道:「现在看着我,想想那个表情。」

韩佳绮此刻看着韩斐确实心裏怨恨,但还不得不忍耐。

又拍了几张照片,韩斐说道:「姐,把裙子脱了吧,衬衣不要脱。」

韩佳绮有点犹豫,但还是把短裙脱了,也终于明白韩斐爲什麽让自己穿肉色

丝袜,在这种丝袜的衬托下阴部的黑色阴毛会显得更爲明显。

韩斐盯着韩佳绮两腿间那一片神秘的黑色领地,心裏按捺着自己的最原始的

渴望。

「姐,你坐在马桶上,腿打开一点。」

「对对,就是这样,你现在很羞涩,但是你眼前这个偷窥你的男人那种炙热

的眼神唤醒裏了心中的欲望。」

「好,很好,腿在打开一些,你已经不再羞涩,你渴望这个男人炙热的眼神

搜索你全身上下。」

韩佳绮在韩斐语言的引导下,好像真的置身于这个情景之中,不是想象,是

真的有个男人用贪婪的目光凝视着自己,这种背德感,似乎唤醒了自己心底的某

种欲望,说不出的欲望。

「很好,姐,你的表情和姿势都很完美,现在你蹲在马桶上,做出M字腿。」

韩佳绮听了弟弟的话,蹲在了马桶上,大开的大腿让她的阴部就这麽只隔着

丝袜呈现在了自己弟弟面前,拍摄经验老道的她此刻也难免羞涩,做动作都难以

做到位。

「姐,不是这样,此刻你心中的欲望应该是释放出来了,你现在做的撩人的

动作是在诱惑这个偷窥你的男人,不要带有羞涩感。」

拍了几张韩佳绮还是沒有达到韩斐满意。

韩斐三两步走上前来,也不说话,伸手捂住韩佳绮的裆部,揉搓起来。

韩佳绮吓了一跳:「你幹嘛!」一边说一边去推韩斐的手。

韩斐用手死死的摸索着韩佳绮的阴部,嘴上说道:「姐,我是在帮你,你需

要一点身体的刺激,也能忘记在我面前的羞涩,我想要给你完美的写真,你自己

也应该拿出我想要的状态来。」

韩佳绮蹲在马桶上就这样被自己的弟弟隔着丝袜揉搓自己的下体,不管自己

怎麽用双手去阻止,但是弟弟的双手都有办法达到自己目的。

渐渐地韩佳绮阻止弟弟的手柔软起来,韩斐利用这个时机,加快了揉搓的速

度。

韩佳绮感觉自己下体传过来一阵阵热量,她的心在这股热量和手掌摩擦丝袜

的声响中被揉碎了,无力再抗拒,似乎也不想再抗拒。

韩斐卖力的揉搓着,渐渐感到自己的手掌上潮湿了起来,仔细一看韩佳绮两

腿间的丝袜有一片居然被韩佳绮自己分泌的春液给浸透了。

正当韩斐心花怒放还想做点什麽的时候,擡头看见了韩佳绮凛利的眼神,从

小懦弱的他此刻也不敢再有什麽多馀的动作了。

韩佳绮推开韩斐的手,说道:「我知道你想要什麽的是什麽了,继续工作吧。」

「哦」韩斐答了一声就意兴阑珊的退回到原来的位置。

韩佳绮调整了一下心态,重新再马桶上蹲好,大大方方的做着M字腿,表情

中充满魅惑。

韩斐兴奋的按着快门,嘴上说道:「对!对!对!就是这样,很完美,多做

一些,你心中欲望已经被这个男人勾起,你现在只想让这个男人看遍你完美的全

身。」

韩佳绮已然进入状态,做起表情和动作都魅力十足,只要是个男人此刻在这

种魅惑之下恐怕唿吸都很困难。

「姐,你现在转过去,弯腰去按马桶的按钮,展示你完美的臀部,你在等待,

等待这个男人去侵犯你,你要他爲你倾狂,难以控制自己。」

韩佳绮依照韩斐所说的,转过身去,一手扶着马桶上面的控制部分,另一只

手捉着自己的左乳,屁股微微后翘,做出了韩斐心目中完美poss. 韩斐手中快门

不停的闪动,但是韩斐看着韩佳绮臀部的那一小块淫渍无法自拔,眼中似乎马上

要冒出火来。

被欲火吞沒的韩斐,悄悄的脱下了自己的裤子,沖到韩佳绮身后,一把搂住

韩佳绮的腰肢,用力一挺,自己硕大的阳根就顺着丝袜滑进了韩佳绮的两腿间。

韩佳绮身后遇袭,赶紧正过身来,看到韩斐直挺挺的阳具,吓了一跳,一边

推搡一边说道:「韩斐,你疯了,你怎麽能这样!」

韩斐也不说话,抓住韩佳绮纤细的双腕,把韩佳绮推坐在马桶上,疯狂的吻

着韩佳绮的脖颈。

韩佳绮双手被制,无力放抗,只能任由韩斐亲吻自己。

韩斐一边索吻,一边说道:「姐,这不怪我,是你太诱人,是个男人都要爲

你发狂。」

「姐……姐,我忍耐了苦苦十年,真的忍不住了……姐,我爱你,原谅我。」

韩佳绮大概明白弟弟所说的十年应该是他给母亲拍写真时留下的心魔,今天

再拍写真,真真切切的又唤醒了他的心魔。

韩斐腾出一手抓住韩佳绮的玉乳,一口塞进了嘴裏,一边吞吐,一边说道:

「我早就想尝尝这五万一支唇彩的味道了。」

韩佳绮用解放的那只手用力去推韩斐,但是力气太小无济于事,只能任由弟

弟把自己双乳上的唇彩给吃的一幹二净。

「韩斐,我是你姐!我真沒想到你说这种畜生!」

「姐你別怪我,是个男人都把持不住的,而且你刚才下面也湿了,你也想要

的,你一定想要的。」

韩佳绮自然知道自己身体的变化,一时羞愤也想不出什麽话来还击。

「姐,让我尝尝味道,我看到它时我就想帮你舔幹净。」韩斐说这话抓住了

韩佳绮的两条大腿,把她使劲分开,连挤带蹭钻进了韩佳绮的两腿间,贪婪地舔

食着韩佳绮双腿间的那一小片春液。

韩佳绮用力反抗也无济于事,反而韩斐手上的力度越来越大,逐渐把韩佳绮

的双腿撑成了M 型。

韩斐咬住韩佳绮丝袜的一点空档,用力一扯,撕破了一个口子,本来叉开大

腿的韩佳绮已经把丝袜撑得很紧了,这裆下又被咬破,丝袜因爲张力「哧」一声

裂开了一个大口子。

这下韩佳绮的阴部完完全全的暴露在韩斐面前,韩斐看着韩佳绮两腿间那粉

嫩的两片小嘴唇眼睛直放光,二话不说又亲又舔。

韩佳绮的身体从来沒有受过这样的刺激,这种快感沖遍全身,几乎让她完全

失去理智。

「韩斐,住手吧,现在还……」「啧!啧!」随着韩斐一阵吸食韩佳绮阴唇

的声响,韩佳绮这仅存的理智也荡然无存,原本要说话的也说不出来了,闭着眼

睛体会着这种前所未有的快感。

韩斐感觉到韩佳绮阻挡的双手变得越来越无力,把握好时机,用自己的龟头

撑开韩佳绮的两片的阴唇,一挺腰,直接刺进韩佳绮的花心。

韩佳绮被破处的疼痛感刺醒,再度反抗起来,试图推开韩斐。

「韩斐,我们是亲姐弟,这样是乱伦,我是你姐啊,你这畜生,你想过自己

在幹什麽」

韩斐用力对抗着韩佳绮的抗拒,就算上半身被推的直不起腰来,下身也盡力

的在韩佳绮的身体裏抽送着。

「姐,像你这样的女神,我沒法抗拒,不能因爲我是你弟弟就放弃得到你的

机会,姐,你不能怪我,你应该怪你自己,是你引诱我的。」

原本韩佳绮的力气就沒剩多少,加上肉棒带来的快感,很快就让韩佳绮几乎

放弃了抵抗。

韩斐看到韩佳绮眼中有泪光闪动,有点歉疚,但是此时兽性大发的他是不可

能轻易收手的。

韩斐感觉韩佳绮已然沒有了抵抗,调整了一下韩佳绮的位置,用力沖击着韩

佳绮的身体,啪啪的声响回荡在房间裏,韩斐的阴囊也合着声响有节奏的撞击着

韩佳绮的身体。

「姐,不要伤心,都是我的错,我不该做这种畜生不如事儿。」韩斐嘴上这

麽说着,但是阳根的力道一点都沒减少,在韩佳绮的阴道内肆意的沖撞着。

韩佳绮现在体会的不光是肉体的快感裏,加上这种姐弟乱伦的背德感,还有

对让弟弟来给自己拍写真的内疚,可以说五味杂陈,但是她的想法越复杂,反而

让自己的刺激感越强,比单纯的性爱来的更刺激。

韩斐一边在姐姐身体裏抽插,一边伸出舌头把姐姐的脸上的泪水舔幹净,转

而又吃起了韩佳绮的玉乳,韩佳绮心防不在,逐渐放松了自己,两条腿盘住了韩

斐的腰,让他把肉棒送的更深些。

韩斐毕竟是个处男,自己姐姐的肉穴又是非常的紧,在姐姐的配合下沒过多

久,就感觉到自己的身体一阵酥麻,精关把持不住,「滋」!「滋」!一股一股

的精液全射在了韩佳绮粉嫩的小穴裏。

随着磙烫的精子流进自己的花心,韩佳绮也一脸满足的闭起了双眼回味着前

所未有的快感。

韩斐感觉浑身无力,瘫软的身子想靠在韩佳绮的身体上休息片刻,哪知刚碰

到韩佳绮的身体,就被韩佳绮冷不防用力一推,自己也沒站稳摔到在地上。

倒在地上的韩斐,看着韩佳绮一脸怒容,也知道自己做了不可挽回的错事,

随口说道:「姐,我对不起你,你想怎麽对我,我沒有怨言,我该死,我是畜生。」

韩佳绮看了一眼自己的阴道口漫出的白浊液体,说道:「闭嘴,我不想再听

见你的声音。」

韩佳绮说完,起身骑在韩斐脸上,一脸蔑视的说道:「把你留下我身体的裏

的污秽物给我舔幹净。」

韩斐当然不会防抗,伸出舌头,舔着自己留在韩佳绮体内的精液。

「不够,你是废物吗,好好舔,给我舔幹净,一点都別给我留下。」

韩斐听姐姐这麽说,幹脆用手分开韩佳绮的两片嫩肉,把舌头伸进了韩佳绮

肉穴深处,除了自身精子的味道,甚至还夹杂血腥味,那就是韩佳绮处女血,韩

斐强忍着腥味把这些统统舔了个幹净。

韩斐知道姐姐并不满足,用手拨开韩佳绮两片粉嫩的阴唇了,用舌头舔食着

韩佳绮的花蕾,时不时还吸一下。

韩佳绮终于感觉到自己身体像是被快感沖击到了顶点,一阵酥麻送编全身,

再也控制不住,下体的阴道口喷射出一股清泉。

韩佳绮因爲太过兴奋,用力抓起韩斐的头发把他的脸凑到自己的玉洞前,这

一股一股的潮喷就都喷到了韩斐的脸上。

潮喷过后,韩佳绮坐在韩斐脸上休息了片刻,起身用高跟靴踢了韩斐一脚,

说了句:「起来,以后別再出现在我眼前。」

韩斐躺在地上,看着韩佳绮两条长腿上穿着开档破丝袜,大腿根部的淫水还

在向下流淌,就这样韩佳绮慢慢的一步一步的进了化妆间,砰地一声关上了门。

韩斐起身穿好衣服对着紧闭的化妆间,大声说了一句:「姐,我会把写真做

好邮寄给你,你放心我一定做到最好。」

韩佳绮沒有回答,取而代之是一阵杂物被摔到房门上的撞击声。

韩斐知道姐姐不会原谅自己,叹了口气,打开房门,走了出去。

大概三天后,韩佳绮收到了韩斐寄来的相册,心情复杂的她最终还是打开了

相册,看到照片心中不禁感叹,韩斐拍的照片效果唯美,风格写实,确实在摄影

上的天赋很高,但是越往后看心裏就气愤,这些照片让她完全回到了自己在马桶

上被弟弟侵犯回忆当中,韩佳绮感觉恶心,厌恶终于忍不住把相册扔进了垃圾桶,

拿起桌子上的威士忌一饮而盡。

工作室裏刘洋和陈再学正仔细的看着相册,一旁的韩佳绮手裏夹着细长的香

烟,时不时从红润的小嘴裏吐出一缕烟雾,吐出烟雾的嘴唇上闪着点点星光,不

懂行的只知道这种唇彩看起来美艳动人,懂行的人就应该知道这种唇彩就是限量

版尖货——水晶之恋。

「韩小姐,这相册裏的照片十分完美,不知道摄影师是谁,我想高薪聘请过

来。」陈再学嘴上说着话,但是头却沒有擡起来,显然是深深的被这些相片吸引。

「这个无可奉告,你就告诉我写真集什麽时候可以发售」韩佳绮看着两个

人对着相册裏的自己满脸都是贪婪地表情就感到厌恶。

刘洋回答道:「写真集包装加宣传最快需要三个月时间。」

「好吧,就给你三个月时间,盡快办妥。」韩佳绮把烟头熄灭在烟灰缸裏,

站起来一转身走了出去。

刘洋盯着韩佳绮扭动的腰肢一直目送她离开,回过神来发现陈再学也像自己

一样欣赏着韩佳绮的背影流口水。

二人相视一笑,陈老先开口:「你发现沒有,她今天的唇彩和照片裏胸部用

的是一种。」

「陈老也发现了,不怕陈老笑话,如果刚才不是陈老在这,我可能会做出让

自己身败名裂的事情。」

「身败名裂你想的太简单了。知不知道关家有政治背景,你以爲她们母女

在娱乐圈沒有人敢打她们注意是什麽原因。」

「多谢陈老提醒,我以爲她们家裏只是有钱而已。」

「你还是太年轻了,不过我懂你的心思,如果不是这层关系,我可能跟你一

样不会让她完好无损的走出这间屋子。」说罢两人又是相视几秒,哈哈大笑起来。

「姐,你原谅我了吗写真怎麽样」韩斐一看是姐姐电话顾不上手上的活

赶紧拿起电话接听。

「你幹什麽呢,气喘吁吁的」韩佳绮语气十分冰冷。

「姐,沒什麽,我锻炼呢。」

「行了,你不用告诉我,听到你声音就恶心,我只问你,你到底要不要出来

做摄影师就喜欢窝在家裏做废物」

「姐,我们摄影时发生了那种事,我真的不想……」韩斐话沒说完韩佳绮就

挂断了电话。

韩斐看着手机上通话结束的字样,加快了手上的动作,终于在一阵酥麻的刺

激下,把浓稠的精子全射在了面前的照片上,照片上不是別人,正是马上要发售

性感写真集的姐姐——韩佳绮。

——不了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