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魔幻都市

欲望都市143完

来源:会意小说   浏览量:3   发布日期:2024-05-30

欲望都市143完

本帖最后由 07131002 于 2014-12-24 11:21 编辑

作者: 福麒麟

第一章 家有美妻

? ? " 陈江,去K歌不" 李明叫道。

? ? 陈江还在整理资料准备下班,闻言头也不转,说:" 不去。" 李明叫道:"

我请你都不去" 陈江说:" 我可是要回家做饭,不像你这么清闲" 李明说:

" 做毛,真不知道你娶老婆来做什么的,像做饭这种小事交给她做就可以了,你

去做,不有点小题大作吗" 这时其它同事围了过来,七嘴八舌地说道:" 李明,

你就别勾引人家陈江犯错误了。"

? ? " 就是,人家陈江什么人年度深圳模范丈夫。跟你这个活宝混,那像像话

吗"

? ? " 我现在终于为什么知道你长这么大,依然还是处男的原因了,唉,人懒,

就是没办法啊。看那个女的愿意嫁给你。" 李明说:" 靠,老子一片好心,原想

在这个周末邀请大家去放松放松,听你们这么一说,我也心寒了。活动取消,大

家回家打炮去吧。" 其余人赶忙上前又是赔礼道歉,又是好言相劝,一群人闹哄

哄向门外走去。

? ? 陈江摇摇头,继续收拾资料,好一会儿,才起身离开办公室,到公交亭等车,

此时正是下班高峰期,公交亭人满为患,大老远看到公交车过来就一拥而上,男

的不再讲求风度,女的也不再追求娴静,大家只有一个心思就是在一天的紧张工

作之后,快点回到家里享受难得的悠闲。

? ? 陈江挤在人群中,看着车外五颜六色的霓虹灯,路上奔流不息的轿车,心头

陡地生出一种怅然之感,想到年近三十,依然事业无成,也不知道何时才能买上

属于自己的小轿车,洋房,让妻女过上幸福快乐的生活,想到妻子,他忧愁的心

理掠过一丝宽慰,他的妻子张雅丹是他大学校友,也是校园里公认的校花级别美

女,想当年身后追求者多如鱼鲫,可陈江还是凭着优异的文化成绩,良好的体育

技能,英俊的面孔将这朵花摘了下来,更难能可贵的是大学毕业后,在大多数情

侣选择分手的大潮中,他们依然能保持爱情的甜蜜,并在毕业二年后结了婚,如

今他们已经成了一个五岁女儿的父母,日子过得不算富裕,但也自足。

? ? 陈江回到家时,才发现张雅丹已经做好饭菜在等着他。他走上几步,说:"

怎么不等我回来做" 张雅丹看到他,微笑说:" 谁做不一样,我没那么娇气。

? ? 你今天怎么那么慢" 陈江说:" 公司的事情多,一时处理不完。你怎么不

先吃

? ? " 张雅丹说:" 人家等你回来嘛。" 说完,给陈江盛上饭,陈江接过来,问

:" 倩倩呢" 张雅丹说:" 她早早喊饿,我让她先吃了。现在在屋里做作业呢。

"

? ? 陈江吃完,就去洗澡了,待他出来时,张雅丹已经收拾好碗筷,倚靠在沙发

上看电视,陈江坐在她旁边,眼睛却不去看电视,而是盯着旁边张雅丹看,见她

此时懒洋洋倚躺,丰姿毕现,乌黑细长的秀发分两半绕过雪颈搭在隆起的乳房上

;面如满月,皮肤细腻如脂,粉光若腻,不施粉黛而颜色如朝霞映雪;如烟柳眉

下一双清澈乌黑的丹凤眼便似含着一泓秋水眨也眨地看电视屏幕,随着剧情脸蛋

含笑,两颊边酒窝浅现,露出白玉贝齿,宽松的睡衣披在她身上,固然显不出她

凹凸分明的身材和不堪一握的纤腰,但却掩不住她胸前那对高耸入云的乳峰。

? ? 陈江看得心痒难耐,坐近张雅丹身边,牵过她的柔弱无骨的小手,细细摩擦,

凑到她耳边小声地问:" 今晚让倩倩睡厅外吧"

? ? 原来陈江和张雅丹租住的房子是一室一厅一卫,平常一家三口睡在一个房间,

若陈江和张雅丹要行夫妻之伦,便要倩倩睡到厅,是以" 让倩倩到客厅睡" 就成

了他们夫妻求爱的信号。

张雅丹听了这

话,心中也是春波荡漾,红晕遍布俏脸,美眸含情转眼就变得迷离万千,便似如

笼罩着一层烟雾,低低答应一声:" 你去叫她出来吧。" 陈江听了赶忙跑进去动

员倩倩,张雅丹兀自倚在沙发,眼睛虽然盯住电视屏幕,脑子却不知道想到什么,

嘴角露出浅浅笑意,眼睛水汪汪的,不多时看到陈江愁眉苦脸地走出来,知道他

在倩倩那里碰了钉子,问:" 她不愿意" 陈江抱过张雅丹,脸在她秀发厮磨,

嗅到她身上体香,说:" 可不是,这小祖宗可把我害苦了。"

? ? 张雅丹嗔道:" 光知道抱怨,努力工作,多赚点钱,租个大点的房子,一切

不都解决了"

? ? " 我现在还不够努力吗,每天早出晚归,都快成铁人王进喜了。"

? ? " 光努力有什么用,你得让我看到成绩。对了,你竞选部门经理的事进展得

怎么样了"

? ? " 不知道,前天任总才刚找我过去问话,估计没有那么快。"

? ? " 要不要操作下啊"

? ???" 我说,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世俗了了,我可是要凭真实本领做上去才行。

"

? ? 张雅丹横他一眼:" 去你的。你要真有本事,都混二年了,屁股都没有挪过

地方。" 陈江让她激得从脸上红得脖子,忙转移话题,问:" 你呢,第一天上班

感觉还行吧"

? ? " 还好。"

? ? " 你的上司对你好不好"

? ???张雅丹吃吃笑说:" 不好,他的眼睛看着我的时候,就跟你现在似的,直冒

绿光。这可怎么办才好。" 陈江眼睛一下瞪得浑圆:" 真的" 张雅丹见了这副

表情,伏在他怀里笑得上气不接下气,陈江连连追问,她才说:" 什么真的假的,

我从到这个公司面试到现在上班,都没见过他一次呢。" 陈江问:" 怎么" 张

雅丹说:" 他出差了。听说明天才回来。

? ? " 陈江" 哦" 一声,不再说话,张雅丹又问:" 想什么呢" 陈江说:" 没

想什么。

? ? 你快去洗澡吧。" 张雅丹知道他的意思,低低应了声,两人就轻手轻脚进到

浴室,陈江伸手脱去张雅丹睡衣,只见她里面穿着红色乳罩和内裤,衬出她肌肤

的雪白,张雅丹俏生生站立任由陈江火辣辣的目光巡视一阵后,才反手到后面解

开扣结,双手拿开乳罩,浑圆高耸,硕大的乳房颤巍巍屹立在雪白肌肤上,虽然

丰硕却不见下垂,乳头依然如少女般红艳,粉嫩;饥渴多日的陈江迫不及待各抓

住一个捏揉,感受它们的柔软滑腻,嘴巴大张来回啃咬吸舔乳峰,奶头,张雅丹

美眸轻闭,双手抚爱丈夫转动着的头颅,看到乳房被丈夫百般捏玩,欲望渐起,

樱桃小嘴哼出动人声调,陈江顺着优美的曲线缓慢向下,滚烫的嘴唇也由胸部渐

向下一路吻去,经过平坦的小腹时还特意多吻几下肚脐眼,舌尖也在里边打转;

随后来到内裤上沿,随着双手的用力,红色内裤也脱离本体,黑色三角地带暴露

无遗,嘴唇忙不叠贴上去,鼻子里尽是女人阴部深处飘出的芳香,其中夹杂一股

淡淡的骚味,陈江疯狂亲吻,内裤才拉至膝盖,两只手已经不耐烦地回到阴部,

中指轻轻刮着芳草丛中那条裂缝;左手拇指和食指分开大阴唇,里面粉红世界映

入陈江眼帘,豆大的阴蒂,千沟万壑的嫩肉,幽深的阴道,无一不触发陈江的欲

望,他右手指摸遍每一寸肉,插进阴道里抠挖,张雅丹身子不住颤抖,双腿好似

再也支撑不住她的身子,软绵绵靠在陈江身上,感到两根手指在体肉深处毫无规

律地抽插搅弄,累积的情欲也仿佛被挖掘出来,只觉全身燥热,嘴里叫道:" 快,

快来。"

? ? 陈江的手指也感到阴道里面已经是淫水横流,抽出手指笑问:" 等不及了

"

? ???张雅丹水汪汪的凤眼嗔他一眼,柔声说:" 快点做完出去吧。别让倩倩发现

了。" 陈江匆匆脱光衣服,扶着张雅丹的纤腰,让她扶住门把,弯下腰,肥臀拱

起,阴茎对准略张开的阴洞,向前一顶,阴茎顺着湿滑阴道直入体内,随后就是

强劲有力的冲刺,张雅丹整个臀部,腰部有节奏迎合阴茎而扭曲迎顶,小嘴不时

迸发动情的尖叫声。

? ? 就在两个人享受性爱带来的愉悦时,陈倩清脆的声音飘进来:" 妈妈,怎么

了" 两个人吓一跳,赶忙停止动作,张雅丹说:" 妈妈肚子痛"

? ? " 哪爸爸呢"

? ? 张雅丹说:" 他出去帮妈妈买药了。"

? ? " 妈妈,你开门,我进来帮你揉揉肚子,一下就好了。"

? ? 张雅丹说:" 倩倩真乖,妈妈已经好多了。你快去写作业吧。要不然,明天

老师不让你回家了。"

? ? 陈倩这才蹦蹦跳跳回房里,张雅丹说:" 都怪你。使那么大劲。"

? ? 陈江说:" 这也不能全怪我啊。是你喊太大声了。

? ? " 张雅丹说:" 你快出去吧。" 陈江说:" 我都没够呢。再给我一下吧。"

" 你还来,等下倩倩看不见你,又跑过来了。"

? ? " 咱们把水龙头打开就是了,动作再轻点。"

? ???张雅丹拗不过他,只好由他了,两个人又在里面折腾半响后,陈江才偷身出

来。

? ? 清晨,陈江睁开眼睛,看见张雅丹在镜子前转来转去,下身穿着乳白色短裙,

上身穿着一件粉红色衬衣,高耸的胸脯顶着衣服向前突出,撑得衬衣紧裹在她丰

腴的上身,清晰可见乳罩勒在她身上的痕迹,美艳绝伦的脸蛋娥眉淡扫,轻描口

红,益发显得高贵美艳不可方物,饶是陈江和她夫妻近十年,于她身体每一个地

方无不熟悉还是忍不住一阵眼热,问道:" 今天打扮成这样干什么去"

? ? 张雅丹回眸笑说:" 第一天见老板,总是给他留个好印象。" 陈江忍不住说

:" 我还以为你要去约会呢" 张雅丹说:" 别在那里酸熘熘的,你要是怕我被

别人男人看,你就努力赚钱,我呢,也好天天呆在家里,那里也不去。" 陈江苦

笑不语,张雅丹提起包说:" 我走了。你快起来吧。别迟到了。"

? ? 张雅丹把女儿送去幼儿园后,才赶去公司,她的公司是一家职工只有百来号

人的IT公司,说大不大,说小不小,她是公司的总经理办公室秘书,前天才刚

上班,都没见过经理的面,只是从其它同事口中得知总经理是老板的儿子,今年

也才只有30出头,名字叫做许剑。

? ? 张雅丹坐到位置上,悄悄拿出小镜整理有些散乱的头发,这时从外面走进一

个男子,高大健壮,长得颇为不俗,国字脸上满是笑意,充满和善,张雅丹见他

一路过来都颇有礼貌地冲每个跟他擦身而过的人点头致意,暗想:" 难道他就是

许总 "

? ? 这时,男人路过张雅丹座位,眼睛投到张雅丹脸蛋时,脸上掠过一丝不易为

人察觉的惊讶和赞叹,脚步似乎也随之放缓,但还是冲她点头微笑,走进旁边总

经理办公室,坐在张雅丹旁边的李娜说:" 他就是许总。" 张雅丹点点头,示意

自己知道了。这时,办公室主任肖萌走过来说:" 雅丹,许总找你。" 张雅丹站

起来,镇定心神,走到门前,轻叩大门,里面传出有力宏亮的声音:" 请进!

? ? " 张雅丹推开门,见许剑正坐在办公桌前笑吟吟地看着她,便走近前去说:

" 许总,您好。" 许剑站起身,伸出手说:" 我听肖主任说,咱办公室双增添一

员干将,想认识下,没打扰到你的工作吧" 张雅丹迟疑一下,还是伸过手去,

说:" 许总过奖了。能到公司上班才是我的荣幸。" 许剑在她小手轻握一下,施

即松开,说:" 不用谦虚。以后咱们都是同事,要互相关心,共同进步。" 张雅

丹松一口气,说:" 谢谢许总,我以后会做好本职工作的。" 许剑说:" 这我就

放心了。好了,你出去工作吧。"

? ? 张雅丹说:" 好的。" 说完,转身向外走去,就在张雅丹转身而去的瞬间,

许剑看她袅袅娜娜的步子扭动着硕大的屁股;丰腴迷人,凹凸有致的身材,刚握

过张雅丹小手的那只手放在鼻子嗅着,一股沁人心脾的清香直入心底,尚存柔软

滑腻的感觉让他不由魂飞万里……

? ? 这时外面走进来一个人,那人看到张雅丹,失声问:" 雅丹,你怎么在这里"

? ? 张雅丹说:" 林总,您好。我现在在这里上班。" 不等那人说话,就匆匆离去。

? ? 来人是许剑生意伙伴兼好友林青云,许剑从椅子站起,亲切地拉着他一起坐

到沙发上,说:" 你们两个认识" 林青云说:" 她原来是我公司的,没想到被

你挖过来了。" 许剑一怔:" 她简历没写啊" 林青云说:" 她只做不到一个月。

? ? " 许剑脸上露出若有所悟的神情,说:" 她,不会是让你给玩腻,赶出来了

? ? " 林青云一脸尴尬,说:" 别提了。她可不就是我那天在电话跟你说的那只

野牛,那天我不过喝过了酒,摸了她胸部一下,被她一脚踢到下部,险险把我报

销了。

? ? " 许剑素知林青云的为人,所说喝醉酒,无意中摸张雅丹只不过是面子之词,

多半是想借酒劲去羞辱张雅丹是真,但也不说破:" 以你的能力,难道这么久也

不能征服她" 林青云说:" 这个女人有点奇怪,既不贪财,也不贪权,实在拿

她没办法。" 许剑才要说话,张雅丹端着茶盘走进来,赶忙闭上嘴,在张雅丹弯

下腰给沏茶时,衬衣微向下垂,惹得两个男人的目光直向里伸,可到底只看见一

丝雪白的胸肉和中间一道深不见底的乳沟,张雅丹浑不知春光已经外泄,沏好茶,

施个礼出去了。

? ? 林青云似乎回味无穷地说:" 尤物啊!她那对咪咪至少也是D罩杯吧" 许

剑说:" 林兄久历花丛,还在乎这么一个"

? ? 林青云说:" 得不到的才是最好的了。唉,我是没福气享受,只好把这个任

务交给你去完成了。"

? ? 许剑摆摆手说:" 我有什么本事,一切随缘。对了,听你这么一说,我倒对

这个女人有点兴趣了,你跟我说说她的情况。"

? ? 林青云大概把张雅丹的家庭情况和性格特点说了,最后问到:" 听我这么一

说,有没有信心"

? ? 许剑说:" 不知道,谋事在人,成事在天吧。说也奇怪,我才见她第一次,

便似前几个辈子都认识过一样,你说我是不是跟她有缘" 林青云说:" 有缘,

有缘。" 两人相对哈哈一笑后,许剑说:" 上次我们谈的那个计划,我老爸已经

批准了。接下来最重要的就是银行的款项能不能如预期贷出来了。" 林青云坏坏

地一笑说:" 这倒是容易得很,只要你在床上卖点力,洪局长自然为你驱使,那

陈行长本就惧内,难道还不成" 许剑说:" 试试看吧。" 两个人天南地地谈一

阵后,林青云这才告别而去,许剑在送走林青云回来之时,忍不住又站到张雅丹

旁边,居高临下透过微敞的衣领偷瞧她雪白酥胸,虽然没有窥得全貌,但隐现的

一角已经足够让他意乱神迷,一个早上都无心办公。

? ? 好不容易等到下班,手机响起,接过来说:" 宝贝,我可想死你了。" 那边

声音温柔中也见干练,说:" 谁相信你啊,昨晚回来到现在也不给我来个电话。

"

? ? " 你这可冤枉死我了,我昨晚十一点才到,怕打扰你的清梦,所以没打;我早

上一来到公司,就忙着开会,这才散,正想给你打呢,你的电话就到了,这可不

是心有灵犀一点通吗"

? ? " 你的供词也还缜密嘛,简直滴水不漏。"

? ? " 我的洪局长,我算怕了你了。等下我在老地方等你吧"

??说完,挂掉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