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校园小说

脱衣麻将16

来源:会意小说   浏览量:2   发布日期:2024-05-29

脱衣麻将16

(十六)巨乳主播-中

佩佩的大阴唇也算丰厚,颜色稍微深了点,长在大阴唇上方的阴毛并不多,

但也沒有像玲玲一样光熘熘,大阴唇中间的缝隙露出两片暗红色的柔软小阴唇皱

摺,就像日本A片一样,长得正的女优,小阴唇都被幹得外翻严重,看来佩佩的

性经验应该也非常丰富!

看到脱光的轻熟女眼镜妹,我的大肉棒早就已经勃起许久,佩佩应该也是第

一次正面清楚地看到我的大肉棒,她的眼睛睁大了不少。

小卉淫笑说:「现在巨乳主播已经一丝不挂,电视机面前的观众应该非常想

要一窥又髒又黑的鲍鱼深处,那个AV男优请用手把侯主播的肉洞扒给大家看看

吧!」

佩佩听到小卉的话后,哭得更大声了:「呜~~呜~~求求你们……不要拍

了……呜~~」

唔~~我莫名奇妙的又变成AV男汁了!小卉的控制慾还不小,一边拍还一

边说凌辱佩佩的口白,佩佩的阴唇虽然不像玲玲的那么粉嫩,但也不会夸张到又

髒又黑。

当我蹲下来用双手扒开佩佩的大阴唇,小卉则站在我的后面拿着DC拍佩佩

的样子,玲玲则在一旁。手指刚碰到佩佩的大阴唇唇,佩佩的身体似乎颤抖了一

下,慢慢地把肥厚的大阴唇翻开,佩佩淫穴的模样完完全全被拍了下来!佩佩鲜

红色的肉洞里也已经湿滑剔透,小阴唇顶端的阴蒂也轮廓分明。

小卉淫笑口白:「想不到侯主播也是淫贱的婊子,都要被人强暴了,淫屄居

然也湿透了!银幕前的气质主播都是装出来的唷!」

佩佩急忙摇摇头说:「呜~~呜~~我才不是淫贱的女人!呜~~呜~~」

小卉问:「嘻嘻!还是看到小武的大肉棒,已经迫不及待地想被幹了啊?」

佩佩摇头摇得更大力说:「才……才沒有!又不是沒看过这么大的肉棒!」

佩佩说完马上脸红了起来,这句话暗指她自己被不少人幹过!

小卉笑说:「姐妹俩都一样,天生的骚货!」

玲玲翘起嘴抗议说:「吼!不要老是牵拖到我啦~~」

我不管小卉她们斗嘴,开始用舌头去戳佩佩的肉洞深处。从晚上开始,大肉

棒一下勃起,一下又消退,抽插数百下还沒射精,阴囊有种卡满精液的难受感,

既然眼前有个脱光的巨乳主播,早就迫不及待地想幹死佩佩了!

佩佩反抗叫着:「啊……啊……妳快住手!啊……啊……不住手,我要报警

了!」

玲玲笑着说:「嘻嘻……姊姊光熘熘的模样,警察来了不就看光光了?」

佩佩忽然脸又红了起来:「反正……反正……你们现在快点住手!啊……」

我一边舔着佩佩的淫穴,双手则揉捏佩佩E罩杯的大奶子,在我的三重攻击

下,数分钟之后,佩佩的哭泣声慢慢地转变成愉悦的呻吟声。

佩佩呻吟道:「啊……不要舔……啊……啊……不要……快停下来……」

玲玲抱住佩佩说:「等一下姊姊会爽到上天堂喔!」

沒多久,玲玲和佩佩两姊妹开始玩起亲亲,眼见佩佩的淫穴已经湿得差不多

了,我迫不及待地把我的龟头对准佩佩的淫穴洞口,虎腰一刺,25公分的大肉

棒狠狠地插入佩佩的阴道内,原本和自己妹妹亲热的佩佩身体震了一下!

佩佩忽然间叫道:「呜~~呜~~你们这些狗男女……快给我住手!呜~~

呜~~我可是全国知名的主播耶!怎么能让你们随意蹧蹋!」

想不到佩佩还有些许理智,知道自己正在被强姦中,为了维护她知名主播的

尊严,似乎还沒有放弃的样子。

小卉笑着对佩佩说:「哼!不过是死鸭子嘴硬!看妳还能撑多久!」

佩佩无力地叫嚣说:「啊……啊……我可是名校毕业的资优生耶!啊……哪

是你们这种三流的学校可以比的!啊……啊……快放开我!」

玲玲听完佩佩的话,嘟着嘴不屑地说:「喔!当初姊姊还跟我炫耀週週都去

联谊咧~~现在又变资优生了喔?好歹我们的学校也是国立大学的好不好!」

小卉接着不屑地笑说:「呵呵,名校的资优生还不是双腿开开被男人幹!」

玲玲报復性地搓揉佩佩的双乳,佩佩的乳头早已充血肿胀,现在变得非常敏

感。

佩佩呻吟道:「啊……啊……玲玲妳在幹嘛……啊……啊……不能再摸下去

了……姊姊会受不了!快点住手!啊……啊……」

看来佩佩的自尊心还蛮高的,大腿间的淫穴已被我的大肉棒抽插了近百下,

粗大的阴茎塞满佩佩的阴道,阴道润滑用的淫水不断地流出,居然还可以保留残

存的理智。为了盡快要让佩佩理智丧失,我抱着佩佩的大腿,老二恶狠狠地抽插

佩佩的淫穴。

佩佩开始淫叫说:「啊……啊……这么粗的鸡巴……第一次遇到……啊……

啊……居然还能这么硬!啊……啊……会不会死掉啊……啊……啊……不行!我

不会输的!啊……啊……」

佩佩不愧是劲敌,在我和玲玲的攻势下居然还沒有全军败溃!我正在赞嘆之

馀,小卉走了过来,手上拿了一张纸,要佩佩拿着。

小卉对佩佩说:「既然是专业的主播,那唸一下这张新闻稿吧!」小卉一边

说一边用DC继续录影。

佩佩看了手上的新闻稿后,摇了摇头说:「嗯……嗯……我才不唸咧~~我

又不是笨蛋……」

小卉威胁说:「哼!不唸的话,那我就改拍女主播被一群大学生轮姦的A片

好了!」

佩佩害怕的说:「嗯……嗯……最好是妳敢……妳不怕被警察抓吗?嗯……

嗯……」

小卉笑着说:「反正妳现在都被小武幹了,也不差多几个人!」说完,小卉

便从自己的包包拿出手机,装出准备要打电话的样子。

佩佩察觉小卉不是说笑的,只好硬着头皮唸小卉给的新闻稿。

佩佩呻吟的唸报导内容:「啊……啊……本台最近消息……啊……知名女主

播侯佩佩……啊……啊……日前在南部某大学……啊……啊……被一名大学生强

姦……啊……啊……」

玲玲笑着说:「嘻嘻~~看姊姊自己报导自己被强姦的新闻还真有趣!」

佩佩哽咽的说:「呜~~呜~~我不要唸这么丢脸的新闻啦!」

小卉板着脸说:「妳再抗议一句话,我就打电话找一个男人来幹妳!」

佩佩害怕的回:「呜~~呜~~不要啦……不要……我会乖乖唸完……」

佩佩继续唸新闻:「呜~~呜~~该名大学生……有根非常粗大的肉棒……

啊……啊……并且坚挺异常……据主播的亲妹妹表示……啊……啊……每次都会

被幹到昏倒……高潮不断……啊……啊……」

佩佩唸到这里脸已经变得非常红,阴道内壁似乎也夹得更紧,羞耻的内容让

佩佩陷入淫乱的状态,佩佩的右手居然开始揉捏自己的奶子,嘴里的喘息声逐渐

变大。

佩佩继续唸新闻:「啊……啊……据警方表示……侯佩佩女主播……被该男

学生强姦数小时……啊……啊……」

佩佩抬起头来看看我和小卉:「怎么可能幹好几个小时……啊……啊……这

样我会被幹死啦……呜~~呜~~」

小卉淫笑着说:「嘻嘻~~妳今天晚上就会知道了!只怕妳明天腿软站不起

来!」

佩佩继续喘息叫着:「啊……啊……不行……受不了了……好厉害的肉棒!

又粗又硬!」

小卉淫笑说:「嘻嘻~~淫荡的小母狗赶快继续报导新闻啊!」

佩佩下意识的回说:「好,好……小母狗……会唸完……新闻稿……啊……

啊……」

看来小卉的策略成功,叫佩佩唸自己被幹的新闻,羞辱佩佩自己的自尊心,

佩佩现在已经忘记自己是知名的女主播,而是在我胯下一条欠幹的母狗!

佩佩继续唸新闻:「啊……啊……侯佩佩女主播……被该男学生……强姦数

小时……啊……啊……高潮迭起……啊……啊……甚至侯主播还……与她的亲妹

妹一起玩3P……啊……啊……最后侯主播表示……是甘愿当这名男学生的……

啊……啊……」

小卉淫笑说:「怎么最后几个字沒唸完啊?」

佩佩脸红说:「这……这……好丢脸啊……」

小卉笑说:「一口气大声讲出来就好啦!反正妳现在不是被幹得很爽吗?」

佩佩思考了几秒后,大声的叫道:「我……我甘愿当小武发洩的性玩具!」

佩佩喊出这句话后,脸红到耳朵去了,整个人也解放似的,淫叫声变得更淫荡。

小卉淫笑说:「呵呵~~侯主播真是天生的贱货,我新闻稿最后明明写的是

『侯主播表示甘愿当这名男学生的炮友』说。」

玲玲抱着佩佩笑着说:「嘻嘻~~姊姊果然被小武幹得本性毕露!」

佩佩不甘愿的淫叫着:「啊……啊……明明就是……妳们强迫……我唸的!

啊……啊……这么粗的鸡巴……第一次遇到……又粗又硬!啊……啊……真的好

厉害!啊……啊……」

小卉淫笑说:「呵呵,气质的女主播也是会说『甘愿当男人发洩的性玩具』

唷!?」

佩佩白眼的回说:「啊……啊……那只是口误罢了……啊……啊……妳们別

欺人太甚了……啊……啊……大鸡巴插得好舒服啊……啊……啊……」

就在这些大奶妹互亏时,我的肉棒在佩佩湿滑的阴道里抽插了近千下,佩佩

也被我幹得娇喘连连,瓜子脸上佈满豆子大的汗珠,大腿不断地颤抖,润滑淫液

不断地喷出。

持续抽插了近百下,射精的快感已经佈满龟头,我忍不住大叫:「喔!幹得

好爽!我要射了……我要射了……」佩佩急忙的说:「啊……啊……快拔出来!

快拔出来!我沒有吃避孕药!」

听到佩佩的尖叫,我赶紧把大肉棒拔了出来,双手抓住佩佩的头往我的老二

靠近,佩佩也主动配合用嘴巴吸吮我的肉棒。我用力地抓紧佩佩的头,大肉棒直

接顶到佩佩的喉咙深处,反覆几次深喉咙的动作后,我终于在佩佩的嘴里口爆,

腥臭的精液射满佩佩的嘴里。

当我把大肉棒从佩佩的嘴里拔出来,佩佩的口腔充满了浓稠的精液,上下唇

被蜘蛛网状的精液黏得到处都是。因为佩佩被我捅了几下深喉咙,眼眶还流着眼

泪,口水混着精液从嘴角流了下来。佩佩咳嗽了几下,看到气质主播被我幹得如

此狼狈,忍不住兴起凌辱慾望。

我用手握着大肉棒的根部,把龟头甩了几下佩佩的双颊「啪啪」作响,一边

说:「贱货,给我舔干净,一滴精液都不能留。」

佩佩啜泣说:「呜~~呜~~我才不要咧!我是主播可不是路边的流莺!」

小卉晃了晃手中的DC说:「如果不想妳被强姦的影片流出去的话,就给我

乖乖听小武的话。还有別咬伤小武啊,那可是我和玲玲的精神粮食呢~~」

佩佩恶狠狠看了小卉一眼,先把口中的精液吞下,再用纤细的双手握住我的

老二,毫无反抗地伸出舌头从龟头往阴蘘开始添干净。

小卉仍然一边录影一边耻笑佩佩:「呵呵~~这淫乱的画面传出去一定会轰

动全台!」

玲玲附和说:「哇~~姊姊不但会唸书,口交的技巧也很厉害耶!」

佩佩一边红着脸一边流泪地含着我的老二,不正面回答小卉和玲玲的话。

小卉继续说:「呵呵……我刚刚好像听到佩佩说她沒吃避孕药喔!」

玲玲回说:「嘻嘻~~怪不得姊姊认得避孕药的名字!」

佩佩勉强的回呛说:「玲玲可以吃,我就不能吃吗?」

我和小卉、玲玲都窃笑了起来。可以感觉佩佩跟玲玲一样都是天生好色的体

质,只是佩佩为了知名主播的名气,自尊放不下来,看来要搞定佩佩要费一番工

夫了。

当我们沉浸在淫乱的气氛时,我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我和小卉、玲玲都吓

了一跳。小卉把手机拿给我,发现是小薇打来的,我意识要佩佩不要讲话。

我接起电话:「喂~~小薇吗?」

电话那一头的小薇说:「小武,你们怎么搬那么久啊?我宿舍都整理好很久

了!」

我看了一看四週说:「呃……因为玲玲的姊姊刚好回来,所以聊了一下。」

小薇:「是喔~~那玲玲的姊姊现在还在那边吗?」

我低头看着正在舔我老二的佩佩:「呃……玲玲她姊姊正在吃宵夜说。」

小卉和玲玲听了都「噗嗤」一笑,佩佩则白眼看了一下小卉。

小薇:「我刚刚接到家里的电话,我妹妹不小心摔车住院,我要回去看她一

下。」

我紧张的说:「是喔!妳妹妹有怎么样吗?应该还好吧?」

小薇:「嗯,沒啥大碍,你先回来载我去车站坐车啦~~」

我:「喔~~好啦!好啦!我整理一下马上回去!」

当我挂完电话后,佩佩停止帮我清理肉棒的行为。

佩佩看着我说:「哼!你也爽过了……赶快跟那个淫荡的爆乳妹回宿舍,以

后不要再跟玲玲连络了。」

玲玲气愤的说:「哼~~我才不会听姊姊的话咧!」转头对我说:「小武,

我们先回去你宿舍那边吧!」

佩佩生气的喊着:「玲玲!妳什么时候变得这么不听话了!?」

小卉笑着对佩佩说:「我们又沒说要放过妳,乖乖的给我待在这里!」

小卉一边暗示要我抓住佩佩,一边从玲玲家里找出一条狗鍊,佩佩紧张的大

喊:「妳这淫贱的女人又想对我做什么事!?」

小卉笑嘻嘻的说:「对于不听话的小母狗,当然要先绑起来,免到到处乱跑

啰!」

佩佩反呛:「妳才是淫贱的小母狗!」

就在我和小卉、玲玲手忙脚乱之下,终于把佩佩的双手绑在后面,脖子套上

狗鍊,狗鍊的另一头则绑在客厅的铁窗上,佩佩全身赤裸地侧坐在地上。

佩佩哭喊着:「呜~~呜~~你们快放开我啦!我又不是小狗!」

小卉笑着说:「嘻嘻~~叫小声点,要是被邻居破门而入,发现一个脱光光

的女人,会发生什么事情,连我也不知道。」

佩佩哭泣说:「呜~~呜~~妳这噁心爆乳的贱女人,快点放开我!」

小卉蹲在佩佩面前威胁的说:「少给我贱女人贱女人叫!要不是妳是玲玲的

姊姊,我现在就赏妳几巴掌!」

佩佩反呛说:「呜~~呜~~有种妳就打我啊!」

小卉奸笑说:「哼!不要以为我不敢打妳,妳就摇摆了起来,我还是有办法

整妳!」

小卉要我把佩佩的双腿成M字型打开,露出她红肿的私处,佩佩害怕的说:

「你们还想对我做什么?」

小卉不理佩佩的哀求哭喊,先用胶带把佩佩的大阴唇往两旁固定,蝴蝶状的

小阴唇与阴蒂暴露在空气中,再把今晚比赛用的两个跳蛋左右各一个轻轻夹在佩

佩的阴蒂上,再用胶带固定住,震动强度也一併调到最大,跳蛋通电后「嗡嗡」

作响。

佩佩忍不住呻吟:「啊……啊……快把这东西拿走啦……啊……啊……」

小卉骄傲的说:「哼哼!我就看妳多会忍!」

小卉说完拉着我和玲玲穿好衣服,走到玲玲家的庭院中。

玲玲紧张的对小卉说:「小卉,这么会不会太过份了点?」

我赶紧附和:「对啊!要是有人发现今晚的事情我们就完了!我不想被当强

姦犯啊!」

小卉白眼看着我说:「你真是有色无胆的傢伙!真的要算,你已经强姦过三

个正妹好吗?而且还是连续累犯咧!」

对于小卉的话,我只能无言以对,玲玲则在一旁偷笑。

小卉接着对玲玲说:「佩佩太骄傲了,要先挫挫她的锐气!先凌辱一下她一

下,晚点再回来解决。」

玲玲问说:「那小卉妳有什么办法让姊姊接受小武啊?不然我就要跟小武私

奔啦!」

听到玲玲的话,我赶紧说:「要私奔的话,我一次可养不起三个老婆啊!」

小卉听到我沒志气的话,冷笑说:「放心,你去当牛郎一定是红牌!」

玲玲见到我的糗状,忙打圆场说:「小卉,妳不要再亏小武了啦!刚刚小武

幹了姊姊,要是姊姊去报警,小武一定会被抓去关的啦!一定要想办法让姊姊屈

服!」

玲玲果然是善解人意的好女孩!我在一旁点头如捣蒜……囧

小卉哼了一声说:「你们有沒有听过『斯德哥尔摩症候群』?」

我:「唔……我只听过恋爱症候群……」

玲玲想了一下说:「是不是当被害人在歹徒囚禁下,威胁与恩惠同时施与被

害人,最后被害人反而会对歹徒有好感!?」

小卉点了点头笑着说:「沒错!玲玲真是聪明!」

我摸摸玲玲的头夸奖说:「玲玲真不愧是拿过书卷奖的资优生!」

玲玲高兴的回:「嘻嘻……以后我要拿到小武的做爱奖!」

小卉咳了几下,继续说:「等一下送小薇去车站后,我们再回来玲玲家。」

玲玲问小卉说:「那等一下要怎么威胁姊姊跟恩惠啊?」

小卉邪恶的笑说:「哼哼……等一下我来当坏人,小武当好人。我最喜欢羞

辱这种骄傲自大的女人了!」

看到小卉跃跃欲试的表情,只能暗中替佩佩祈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