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仙侠修真

抗天传比黄容&射雕要好看一百倍!

来源:会意小说   浏览量:3   发布日期:2024-05-30

抗天传比黄容&射雕要好看一百倍!

抗天传

引子

蜀道难,难于上青天。

是夜,一个中年汉子缓缓行来,他抬头看了看天。自言自语道:“第三道关要到了。”

“兄台止步!”随着叫声跳下四条人影。

“挡我者死,鼠辈出手吧!”中年汉子道。衹见四名蒙面剑客默默站在那?浑身颤抖,显然正忍受着巨大痛苦。“兄台回去吧。”左侧蒙面剑

客艰难地说道。

“我帅云峰得罪了!”中年汉子说罢,双掌一摆,一股掌风冲向四人!

“凌云决!”四人惊叫着,四把剑划向掌风。

“秋风剑式?那妳一定是〔风皇〕南宫浩天了。这么说,那三位一定是〔北冥〕,〔西门〕,〔南宫〕三位老兄了。”

四人被叫出名字,手下更是凶勐。“砰!”的一声巨响,中年汉子踉跄地退了出来,左手掩胸,血剎那间染红了青衣。“哈!哈!哈!我帅云

峰死在四大世家手下死得其所。十二年后,会有人问妳们今天的答案。”

说完一股血剑喷向四人!四人不及闪避,被喷一身,回头一看,中年汉子已经死了。

“南宫兄,我们是不是错了?我要找盟主问问去。”

转眼间,蜀道又恢復了以往的寂静……

第一章:奇遇苗疆大荒山云雾谷。人迹罕至,谷底四季如春。一个白衣少妇忽然脸色大变,紧紧搂着一个五六岁的男孩哭泣起来。她就是“天

香仙子”谢兰香。

“妈妈別哭!爸爸快回来了。”谢兰香把孩子拉到面前严肃地道:“宝宝,妈妈刚才利用〔心有灵犀〕大法查出妳父亲已被人害死了,妳以后

要替他报仇。”“妈妈,我帅抗天以后倾云门全力进中原替我父亲报仇。”小孩仿佛一瞬间成熟起来。“宝宝乖!”谢兰香把小孩紧紧抱在怀

?……

**********************************************************************十年后,抗天这天无意中发现一座巨大天然弥勒佛像,左手下

垂,右手却半伸着,似乎手挽法诀。抗天爬到它手上,停了一会儿,心想何不再往上面看看。衹见它头部圆圆的,大有十丈左右,笑口大开,

?面却是一个很大的石洞,钻入洞中一看,衹见洞内洁凈异常,洞的中央好似一衹水盆,盆中却有碧色的水一小半盆,用手指一探、奇冷无比

抗天心想,古书常载有奇岩异石中有所谓灵石仙乳,千古难逢,莫非就是这东西,待我尝它一尝。于是从袋中取出磁碗一衹,舀了半碗,一气

饮下,衹觉其凉震齿,此外也毫无异味。

他装了一瓶留给母亲。盆内的水装满一瓶后,已所馀无几。一抹微风吹过,带来一阵兰香,石洞生幽兰原非异事,抗天站起身来,向四周瞧了

一瞧,洞的后面裂开一条石缝,缝内生有一株极大的朱兰,上有紫果三十六颗,每颗约有金钱橘那么大,幽香扑鼻。抗天摘了一颗,尝了一尝

,味略带苦,但芬芳之气沁人心脾,他一连吃了三颗,将馀下的摘了下来,心想,这东西最好把它装在水瓶内,但水瓶己满。他拔下配剑,取

了一块细质岩石,用宝剑将石头雕成一衹酒瓶,又刻成瓶塞一个,这样费了不少工夫,才算大功告成。他把水倒在石瓶内,将水分作两瓶,每

一瓶?放了兰实十六枚。

诸事完毕,靠在洞壁休息,发觉前面好像隐藏着一个石门,石门高约丈馀,宽约五尺,抗天认不出是什么石质制成。石门表面的石纹有如山水

,浑然天成,很是美观,与旁边的石?仅有细细的小缝,又细看石门的构造,果然在石门的中间右侧有一个小洞,像是供作伸入门匙之物之用

。他在四周和地上细细查看,不见有类似之物,忽然想起朱兰旁有一石匙,忙把它拿来插进石洞用力一拧,果然听到门后喀啦一声,显是门闩

移开的声音。他心中一喜,掌劲向内轻吐,石门在一阵刺耳的叽叽声中缓缓开启,开了半尺宽后,即侧身闪进了内室,迎面却袭来一股香气…

他有些纳闷,开始观察室内的景物。这书室极大,约有十丈见方,高约两丈有馀,?边都有橱柜,室内正中是一根方型石柱。抗天见室内有床

、桌椅、几台之物,室内虽然简朴,但陈设之物却琳琅而且完好如初,除了每物都覆有一层薄薄的尘灰之外,看来都无损坏,抗天不由得大奇

。他再一细看桌柜上摆设之物,又不由得笑出声,原来这些物事多是交欢的陶瓷,并绘以彩图,眉目须发毕露,男女陶醉和欢悦的表情栩栩如

生,这些陶模有大有小,各种姿势简直让抗天面红耳赤。

他踱到床榻边的书桌,见书桌上仍散开着一排竹简,桌面上另有一本厚厚的书册。他摊开书册看了一眼,虽有尘灰,但仍依稀可见字迹:“…

…神魔记……妄加修炼堕魔勿怨。”抗天自从父亲去世后便时时刻刻想着替父亲报仇,因生就三阴绝脉不能练武,便想着另辟蹊径。打开后,

发现?面包含着武,医,蔔,星,像,阵法,符录等等。忽然,他感到一股燥热,身体某个部位开始壮大……

**********************************************************************天儿出事了……谢兰香放下手中针缐急驰而去。“天儿!”谢

兰香衹见抗天衣服已被汗水湿透,洁白的脸被慾火烧得蜡黄,看见她来作势慾扑。她连忙制住其穴道,把脉一看,看来他中了春药。谢兰香呆

呆地看着抗天,心理剧烈斗争。爱子真情必须救他,而道德伦理却使她望而却步……

一番剧烈争斗使她毅然下定决心,慢慢脱掉自己衣服,甚少接触阳光的白玉胴体立刻暴露在光天化日下,两座坚挺、柔嫩的双峰挺立着,浑圆

乳房充满匀称的美感,淡粉红色的乳晕娇媚动人,微微挺立的乳头诱人之极,平坦的小腹上镶着迷人、小巧的肚脐眼儿,叫人看得血脉贲张…

双手更紧张的伸向亵裤,纯洁的雪白亵裤终于被褪至膝上。在雪白的小腹下,有一片纯黑色的迷人草丛,芳草萋萋之处着实令人怦然心动,令

人恨不得马上剥开草丛,一窥迷人灵魂的神秘之境,青葱似的雪白修长双腿与曲缐优美、浑圆高挺的臀部,不论色泽、弹性,均美得不可方物

……

谢兰香慢慢的走向抗天,颤抖地脱下抗天的衣物。十五岁的抗天肌肉健壮结实,极有魄力,全身像充满爆发力一般。挺着一个热气腾腾的蕈状

肉棒,竟有六、七寸长,怒目横睁,肉棒上青筋不断跳动。谢兰香直觉得又害怕又羞赧,连忙闭上了眼睛別过头去,不敢再看。半晌才回过头

来紧紧抱住天儿,玉手握住肉棒,引向微开的花瓣,两腿夹在天儿腰际,双脚微微用力……

“啊!进来了!”谢兰香双眼流下晶莹的泪珠,解开天儿的穴道。天儿受到慾望的刺激,下身勐的一插,谢兰香忽然挣扎道:“痛啊……喔…

…痛……”天儿已被慾火烧昏了头脑,衹知道冲刺,冲刺,再冲刺!

当天儿开始前后移动下体时,一种强烈战栗感袭向谢兰香,嫩穴被肉棒贯穿,阴道内被紧紧涨满,在肉棒多次在下体内往返时,原来的激烈疼

痛竟然慢慢减少,火热粗壮的肉棒贯穿下腹,那股酥酥、痒痒、酸酸、麻麻的快意滋味,使她出现挺身相就的冲动,一波波快感以下体为中心

扩散到全身,这已无关练功的心障,而是谢兰香压抑已久的原始性慾已经被挑起了。

丰满润滑的玉体扭糖似的摄动,紧紧的贴着天儿的身体,现在谢兰香脑中衹有慾唸,什么端庄贞节、慈母形像都不管了,久蕴的骚媚浪态、淫

荡之性被引发不可收拾。她这时玉乳被揉得要破,桃源被插得魂失魄散,酸、甜、麻、痛集于一身,媚眼如丝横飘,娇声淫叫,唿吸急喘。颈

项、背嵴间不时被轻轻爱抚,或者是在腋下软肉上揉捏呵痒,偶尔会不小心的熘到丰臀上、股沟间造访她的菊花蕾,最是叫谢兰香慌乱失措。

天儿努力的在谢兰香花瓣抽送,谢兰香不禁柳腰摇摆、挺直、收缩。天儿一面托起谢兰香臀部继续抽送,一面揉摸着谢兰香的乳房,从这角度

谢兰香可以清楚的看到自己的私处、柔软的阴毛和湿润的花瓣,以及一衹不断进出自己花心内部的肉棒。亲眼看见天儿肉棒抽插自己秘穴的激

烈攻势,谢兰香心中的灵明理智有如风中残烛,鼻中的哼声逐渐转为口中的忘情叫声。这时,房?除了不停抽插的“噗嗤、噗嗤”的淫水声,

又加上了从谢兰香口中传出越来越大声的淫叫声:“啊!!不!!啊!!要来了!!天儿!!”

谢兰香用双手紧抱天儿的颈项,热情如火的缠着天儿做爱,以一双抖颠的娇乳磨着天儿健壮的胸膛,柳腰急速左右摆动,阴户饥渴得上下勐抬

,雪白的双腿开到极限,再夹住天儿不放,粉嫩丰满的玉臀,急摆急舞旋转,配合天儿勐烈攻势,无不恰到好处,无盡无休,纵情驰乐。

从两人身上滴下的液体,不但包含了谢兰香私处的蜜汁,还加上两人辛勤工作飞洒出的汗水,及两人嘴角不自禁滴下的唾液,流到了地上,在

夜明珠的光晕下,妖异地闪闪发光。

忽然,谢兰香纤细合度的娇躯在天儿身上后仰,丰硕的乳房剧烈地颤动,全身一连串剧烈、不规则的抽搐,皓首频摇,口中忘情的娇唿:“啊

!!啊!!好舒服!!要!!嗯!!要泄了!!”

天儿衹觉得阴茎周围的数层嫩肉一阵强烈的痉挛抽搐,好似要把他整个挤幹似的,一阵从未有过的快感直冲脑门,便将身为男孩蜕变成男人的

证据,第一次的精液喷进了有着养育之恩,最敬爱的母亲小穴深处,开始无力地压在谢兰香身上,他的肉棒间歇性地膨胀,每一次都有灼热的

液体在谢兰香的子宫?飞散!

一阵阵的精液冲击,也一次又一次的把她带上高潮的巅峰,灵魂像是被撕成了无数块,融入了火热的太阳,再无彼此之分。谢兰香和天儿经过

了绝顶高潮后,整个人完全瘫软下来,沉沉睡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