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外遇出轨

多少偷情多少爱十六

来源:会意小说   浏览量:1   发布日期:2024-05-30

多少偷情多少爱十六

多少偷情多少爱

胜山在友人妻子的帮助之下和友人合伙作生意,步上规道之后,胜山又将所赚

的钱拿出又开了一家自己真正的公司。也许是胜山的运气很好,和友人合伙的公司

生意越来越好,自己开的公司也渐渐的步上规道忙碌了起来。

这天胜山一早就来办公室等待应徵女祕书的人到来,胜山生来就好动,要他乖

乖的待在办公室里,他实在是很痛苦,因此他想要找个祕书来替他处理一些事情,

如此他就可以跑到外面的花花世界逍遥了。

不久就有人来应徵,胜山按了对讲机要职员先拿履歷表进来。职员不久拿了进

来,胜山看了表及自传和相片,摇了摇头,胜山心里所中意的是除了可以为自己处

理公事外,也可以处理自己的一些私事,也就是那种所谓的桃花祕书。

第一位来应徵的人长得不怎么样,虽然有丰富的祕书经验,且会英、日语,只

可惜人不美。前前后后来了五位应徵者,胜山都沒有满意的。原本胜山想要出去先

吃午饭后再进来继续面试工作,这时对讲机又嚮了,胜山告诉职员,这位是今天上

午最后一位了,其它应徵者要他们下午一点半后再来,职员拿了履歷表等文件进来

给胜山后又自行退出。

胜山首先看了照片,这女的长得漂亮,又看了经歷,这女的并不会外语,且这

方面的经验也沒有,这女的到底是为何来应徵呢?胜山很好奇,怎么会有这样的女

人敢来应徵祕书,于是胜山按了对讲要职员请那女的进来。

不久那女的就进来了,胜山抬头一看,这女的一头长髮,一身标准上班族女郎

的打扮,身材高挑曲条,看起来很有气质的样子。

胜山请那女的坐下后,胜山看履歷表姓名栏上写着的名字后说:「小姐,妳叫

吴佩玲,今年二十三岁。」

那女的回答:「是的。」

胜山又说:「我很好奇,好的资歷自己也知道是不适合当祕书一职的,为何还

要来应徵呢?」

吴佩玲说:「所谓的祕书真的是替老闆处理公事吗?不是当老闆的情妇吗?」

胜山听了真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和眼睛。

吴佩玲弔说:「我是认为老闆是要应徵情妇所以才来的。」

胜山说:「万一我真的是应徵真正的祕书呢?」

吴佩玲说:「那我可以再去找啊!」

胜山说:「真是沒想到,有人会来应徵这样子的行业。老实说,我是要应徵真

正的秘书,帮我处理公事及翻译一些外国文件。」

吴佩玲说:「那对不起,老闆,我会错意了,我告辞了……」

吴佩玲说完起身走到门口,忽然被胜山叫住。

胜山说:「妳也是一语惊醒梦中人,好吶,我也顺便应徵秘书吧!妳先将上衣

全部脱了,我审视一遍,如果不合我,我可以付妳一笔脱衣费。」

吴佩玲说:「很合理。」说完吴佩玲走到胜山的身旁,放下皮包后开始将身上

那套洋装脱了下来。

胜山见这女的一点不好意思也沒有,很大方的将衣服脱了下来,身上只剩下一

套紫色略透明的胸罩及内裤。胜山知道这女的早就知道会有人要求如此做,因此故

意穿这种会引起男人性慾的内衣裤。

胜山点点头说:「好妳先将衣服穿起来吧!」

待吴佩玲穿好衣服后,胜山又问:「妳以前是做什么的?」

吴佩玲说:「我以前是在酒店上班,也做过某某老闆的情妇,而像今天这样的

应徵方式还是第一次。」

胜山说:「好!我就请妳当我的情妇!薪水保证让妳满意,但在正式请妳之前

我想先试试妳的口才。」

吴佩玲知道胜山所谓的口才是什么,于是走到胜山的面前又蹲了下去,蹲在桌

底下,拉开胜山的裤子拉鍊,伸手进去轻轻抚摸着胜山的软化的鸡巴!等那鸡巴渐

渐有感觉时,吴佩玲将鸡巴拿了出来,又轻轻的用舌头去舔那龟头。

胜山坐正姿势,因为有人进来了,那人进来见胜山端端正正的坐着看着自己。

那人说:「老闆又有人来应徵了。」

胜山说:「我不是告诉你要他们下午再来?」

那人说:「老闆!对不起,现在才十一点多,离中午休息时间还有十多分钟,

应徵人员是知道要十二点才会等下午再来的。」

胜山点点头说:「好吧!不然真的失去找到真正的秘书人材,好!到十二点以

前有人来应徵就请她们直接进来,不必先拿履歷表进来了。」

那人点头出去,胜山见门关了,伸手到桌底下,轻轻抚摸着吴佩玲的头髮,告

诉吴佩玲说:「妳的口才很棒!妳合格了,我决定用妳了,但有一点我不喜欢和同

一个女人在一起很久,所以妳要有心理准备,随时被我开除。但在这段期间我保证

妳可以赚到妳预估以外的天价。」

吴佩玲只顾含鸡巴一上一下的吸吮着,口里发出同意的声音,因为她见胜山的

鸡巴真是雄伟,一含在口里后就捨不得离开了。

这时胜山听到敲门声,知道有人要进来应徵了,于是要门外的人进来。进来的

是一位美女,留着一头俏丽的短髮,身上也是穿着一套很正式的洋装,身材苗条。

胜山看了看履歷表后说:「嗯!妳叫张月珍,今年二十六岁,妳做秘书很有经

验,不错、不错。」这时胜山忽然用日文和那女的说话,那女的竟然答对如流,胜

山又用英文和她交谈,那女的也像吃饭一样容易的回答。

张月珍心想:「这老闆好利害啊!英日语都很强!」

胜山很高兴的说:「好!妳明天来上班吧!以后就靠妳帮忙了!」

张月珍很高兴站了起来直向胜山点道谢!

胜山等张月珍走后,按了对讲机说:「我己找到人了,下午来的就请她们回去

吧!」

胜山正要切掉对讲机时,职员又说:「老闆对不起,还有一位是和刚才那位小

姐一起进来的,是否请老闆再面试一下……」

胜山心想:「好吧!也许这位比刚才那位还强。」于是又叫最后一位应徵者进

来。

胜山话一说完,「啊!」的一声打了个冷颤,一股热浆激射到吴佩玲的口里。

胜山虽然已射精了,但吴佩玲似乎还捨不得,用手套弄着且不时的用舌头去舔。吴

佩玲沒想到胜山那刚软化的鸡巴竟然可以在短短的几分钟又硬了起来,吴佩玲真是

又惊又喜啊!

她套着鸡巴说:「我可不可以再吃一次?」

胜山说:「妳的口才我刚才沒有注意是否很好,妳再吃一次吧!」

吴佩玲很高兴的又含着鸡巴吃了起来。

不久又是二下的敲门声,胜山应门。进来后胜山见也是一位美女,身材脸蛋都

是沒话说。胜山看了履歷表,知道这女的叫陈筱如,今年二十五岁,资歷和张月珍

差不多,论身材、论资歷、论长相都是旗鼓相当难以取捨。胜山又对这陈筱如考试

也是对答如流,胜山真不知要如何做。

闭着眼睛享受吴佩玲的吹箫,考虑了一下后心想:「不如请三个秘书吧!一个

让我洩慾用,二个处理公事,一个日本方面、一个美国方面!」胜山决定后告诉陈

筱如明天来上班。

陈筱如出去后,胜山将吴佩玲拉了起来,伸手去摸她的美腿,虽隔着丝袜摸,

却也知道丝袜里那细白的肉也是柔嫩。胜山伸手进去拉下吴佩玲的内裤,吴佩玲毕

竟是这方面的老手,知道这位老闆的用意,于是往胜山的大腿坐了上去。粉背紧靠

着胜山的胸前,胜山则隔着衣服及胸罩抚摸着吴佩玲的酥胸。两人很卖力的做着,

不久双方都软化的趴在桌上。两人整理好服装,胜山要吴佩玲明天也来上班!

中午胜山交待了事项给公司职员后便开车回家了。回到家后胜山正要进门,忽

然见对面的李虹的门竟沒有关好,胜山心想:这女人也真不小心,万一被小偷进去

怎么办呢?

胜山推开门走了进去,想看看李虹在不在家,叫了半天沒人应声,心想不会在

睡觉吧!于是走到房间打开门一看,胜山吓了一跳,因为胜山见到两只妖精正在那

打架呢?

李虹和另一个女的赤裸裸的在那口交着。更让胜山感到惊讶的是和李虹在口交

的另一位女的是个洋妞。

胜山露出淫笑心里说:「不错,有个洋妞可以搞搞了。」

胜山走了过去,两人吓了一跳!李虹见是胜山,才放松心情说:「你怎么进来

的?」

胜山说:「我正要回家见妳门沒关好,于是想看看是否遭小偷及妳是在睡觉还

是不在,沒想到好心真是有好报,竟被我赶上了这场好戏,也让我参加吧!」胜山

中文和英文各说了一遍。

李虹很高兴的答应了,于是一面替胜山脱衣服一面说:「这洋人叫贝蒂,是从

美国来的,因为这几天都常去她的酒巴喝酒,两人因此这样认识,又很谈得来,所

以……」

胜山衣服被李虹脱光后,胜山站在床前,李虹则跪坐着吸吮着胜山的鸡巴,而

贝蒂则让李虹跪坐在自己的头上吸吮着李虹的嫩穴。

李虹舔了胜山的龟头后说:「嗯!你刚才有射精是不是?」

胜山大奇问道:「妳怎么知道的?」

李虹说:「你的鸡巴有口红印且龟头有精液的味道,这只有我们女人知道,因

为这个地方也只有我们女人在用,是不是?你们男人只是拿来小便用,所以你们男人

不会明白的。」

胜山只是笑笑于是又压着李虹的头,要李虹赶快的吸吮。

胜山见那洋妞舔着李虹的嫩穴而不时用自己的手去摸自己的嫩穴,胜山于是要

两女下床来,然后胜山躺在地上要李虹来吸吮,然后又叫贝蒂将头伸进李虹的两腿

间去舔那李虹的嫩穴,胜山转身去吮那贝蒂的嫩穴。

胜山舔着贝蒂的美穴,嚐起来那淫水味道感觉和东方人不同,虽然这淫水味道

会随着吃的东西而有不同的味道,但大部份是什么味道胜山都知道,今天嚐到了生

平第二个洋妞的味道,胜山细细的品嚐着。

胜山拍打着贝蒂的臀部,发觉洋人的臀部都很结实,不知是如何才会如此的,

胜山真是不明白,贝蒂那臀部结实又有弹性,和东方人的李虹及胜山所玩过的女人

不同,且为何洋妞的美穴和奶头大部份都是粉红色的,很少有黑色的,唯一的缺点

胜山是认为洋人什么都大:人长得高,胸部也很大但美穴也很大,阴唇、阴蒂……

等。

性感器官都比东方人来得大,上次去日本和一个叫艾咪的美国人搞,因为旁边

沒有东方人可以比较所以沒有感觉出来,今天这里有洋妞和李虹,所以胜山一看便

明白差异了。最后还是物以稀为贵,胜山躺在软软的床上,让这两位美女来互相舔

着鸡巴!

贝蒂可能是国家文化的关系,舔起鸡巴,胜山感觉很大方且有如A片那般的狂

野,不像李虹舔的那么的含蓄,胜山心里在打算要如何来搞这洋妞,要如何在未来

的日子里让这洋妞介绍更多的洋妞给自己,总结是要用鸡巴来征服这洋妞才能有更

多的洋妞可以搞。

胜山打定主意,于是告诉李虹说:「小宝贝,我沒和洋妞玩过,让我先战洋妞

吧!」

李虹深怕如果自己不答应,将来的日子就沒有这个男人可以解慾了,因此点头

答应让胜山先和贝蒂幹。胜山让贝蒂躺在床上,胜山对准那美穴插了进去,不知是

因为美国是性开放国家还是如何,胜山插入虽然也可以顶到贝蒂的子宫,也可以让

贝蒂浪叫着,但自己抽插并沒有感觉有被夹的感觉。

胜山越插越沒趣,于是改换插贝蒂的屁眼,贝蒂屁眼也早已被插过了,虽然胜

山这时感觉鸡巴有被夹了,但还是不满足,就如同之前玩艾咪一般。

胜山心想:「是不是洋人东西大所以连洞也宽松呢?还是我们东方人好。」

胜山换幹李虹,一面抽送一面说:「洋妞只能让她们来吹箫和摸她们的奶子,

插进去真是一点感觉都沒。」胜山越说力气用越大,搞得李虹浪叫不止。

胜山一边幹着李虹,一边则用手去爱抚着贝蒂那对三十八吋的大奶。最后胜山

射精在李虹的屁眼里,李虹舔干胜山龟头残馀的精液,而贝蒂则去舔李虹的屁眼,

舔那李虹屁眼里所流出来的精液。

三人一起洗澡一起吃晚饭,吃完后李虹和贝蒂则去开店胜山则回家休息了。

第二天一早胜山来到办公室,胜山一进办室早见那三位女秘书已坐在里面了,

胜山要职员搬进三张办室桌进来。之后胜山便开始分配工作及处理事务了,这时张

月珍和陈筱如见吴佩玲都坐在那沒工作,于是问胜山说:「老闆!为何那位小姐沒

有事做,只见她在那看报纸和杂志呢?」

「哦!我忘了,她的工作比较特別,妳们三人里只有她才能做,现在我还不需

要,所以她就沒事做了。」

其实胜山除了吴佩玲外,也想要搞张月珍和陈筱如,只是不知道要如何开口而

已,这时听这两女一问,忽然想到一计,这计如果成功三女可以被自己搞,如果失

败,只有再找人了,胜山打定主意,于是便叫吴佩玲过来。

胜山说:「和昨天一样。」

吴佩玲点头后,便钻到胜山的桌下去。二女见吴女躲在老闆的桌下真是好奇,

于是纷纷走了过来,胜山见她们走过来也不阻止,任她们观看。二女见吴女正在伸

舌去舔那雄伟的鸡巴,二人呆站在那里,二女除了惊讶吴女的工作外,最惊讶的莫

过于是胜山的鸡巴了。

胜山见两人在发呆,于是说:「喂!二位小姐,我请妳们是来工作的,不是来

看戏的。」

二女心想,如果换成自己去舔那鸡巴,心情不知是如何?不久二女又见吴女爬

了出来,又见吴女不时用舌头舔着自己的嘴,那种表情好似是吃了什么好吃的东西

还在那意尤未盡的。

这时,二女又见胜山站了起来,那大鸡巴看得一清二楚,二女真是见的脸红心

跳。这时见吴女伸手进去自己的衣服里,不久只见吴女将白色胸罩拿了出来,又见

吴女略弯腰,知道这女人正在脱内裤,果然一件白色的内裤放在桌上。

二女又见吴佩玲伏在桌上,见老闆在舔着那吴女的阴道,这时陈筱如感觉自己

全身发抖,又忽然觉得全身好烫。

整个房间只有听到胜山吸吮阴道所发出的声音及吴女发出的浪叫声,二女虽然

见不到胜山是如何去舔那美穴,但二人从吴女的脸上可以发现吴女真的是很舒服。

胜山故意做给二女看,于是幹吴女时显得很卖力及持久,也算是吴女运气好,

胜山为了让陈女和张女可以知道自己的性能力,因此很卖力的幹着吴女,盡量要让

吴女浪叫,让吴女露出那种满足、那种舒服的表情。

胜山在快洩精时,忽然拔出,然后再伸进吴女的嘴里,吴女吸吮的不亦乐乎。

胜山让吴女吸吮后又告诉吴女自己还不能满足,要吴女再和自己幹一次。

三女同时都惊呀无比,沒想到老闆公然在办公室里和女秘书搞性交而且还要来

第二次,前后已射过二次精了。

吴女也从沒有享受到这么快乐的性交,己和胜大战一场,这次是胜山坐在椅子

上,吴女坐上去,不久胜山又射精了。但这次吴女再也沒力气了。

胜山又说:「我还要啊!妳不能就这样子不行了啊!」

这时陈女再也受不了了,冲了过去握住胜山的鸡巴含了起来,胜山见自已的计

划成功了,高兴的很,他知道另一位也快要受不了了,果然当胜山望着张女时,见

最有定力的张女也开始支持不住了。

胜山拉开陈女说:「等一下,我带妳们去一个地方再搞。」

吴女还在那喘着气,胜山帮吴女穿好衣服后,要吴女先回家明天再来上班,然

后带着陈女和张女回到自己的家中。

来到自己家后,张女似乎己清醒,因此有些后悔,胜山哪有又能让到嘴的肉飞

走?于是说:「我也不强迫妳,妳就待在这看电视吧!」说完便抱着陈女进房,但

胜山故意不关房门,要张女可以看见。

胜山故意开着房门与陈女作爱,要让在客厅外的张女看见,张女见胜山那惊人

的持久力,也支持不住了,她决定背叛男友要和吴女及陈女一样享受那前所未有的

性高潮。

之后胜山便在办公室里分別与三位美丽的女秘书作爱了。

这天胜山接到富美的电话,富美要求胜山去之前帮她买些东西。胜山勉强答应

富美的要求。胜山虽然好色但要胜山去买那种东西还是第一次,胜山嗷不过富美只

好答应了。

中午胜山独自出去吃饭后,来到台北鬧区里的某家精品店,这是情趣用品精品

店,胜山原本想开这种店应该都是男人,所以应该不会尴尬的,胜山想到这便放松

了些,推开门一进去,听到一句欢迎光临后便傻在那儿了。

因为说话的竟是女的,胜山红着脸望着柜台那女人,沒想到是一位美女,这更

使胜山无地自容。这女人年约三十岁,是个现代女性,让人看起来很有气质,也许

是因为有这种人的关系,所以情趣店给人感觉是种高尚的店,而不是一般那种给人

看起来是色情场所。

胜山起先不好意思,但见了这女人后觉得这家店很高尚,并不像是那种装璜低

俗的店。胜山很大方的逛了起来,胜山见了这些东西真是嘆为观止,沒想到男女性

生活的辅助用品竟有这么多种。

老闆陪着胜山到处逛,让胜山感觉服务很週到。老闆穿着一套端庄的服装,脸

下抹着淡粧,樱桃小嘴,长长的睫毛像会勾人魂似的,胜山比她高一个头,可见这

女的长得很高,胜山身高一百七十九公分,这女的只比胜山矮一个头,足见也有一

百七十公分。

胜山挑了富美交待要买的那种似露不露的睡衣及内衣裤后,又好奇的再挑了几

样,胜山挑了一件男性内裤,这内裤中间有一个蛇头,像是容纳男人阳具的袋子,

胜山拿了起来看,然后摇摇头问老闆说:「请问这个还有更大的SIZE吗?」

那女老闆听了说:「您稍等一下,我去找!」

女老闆转身到一间小房间去,不久便出来了,手上果然拿了一件同样的型状、

同样花色的来给胜山。

胜山拆开袋子摊开来看,又摇了摇头说:「老闆!还是太小。」

女老闆用那怀疑的眼光望着胜山。

胜山说:「那我试试看好了,但不管可不可以穿我都会买的。」

女老闆微笑的点头,告诉胜山说那间仓库借胜山试穿。胜山进去后脱了裤子及

内裤将那件情趣内裤穿了起来,但因沒镜子,所以胜山便走了出来。

那女老闆见胜山就穿着情趣内裤大大方方的走了出来略感惊讶,但想到自己仓

库里沒镜子,所以客人跑出来也是理所当然,只要客人不感到不好意思,又有什么

关系?

女老闆从镜子里可以很清楚看见胜山穿情趣内裤的样子,她见了后心想:「这

件果然不适合这位客人。」忽然,女老闆心里暗叫一声,这件是最大件了,这客人

穿了竟然还有四分之一露出外面,这……太不可思议了。

胜山换回了自己的衣裤后走到老闆的面前说:「还是不合,但我会买的。」

胜山又逛了一逛,见到那可食的滑润油,胜山好奇的问女老闆说:「对不起老

闆,这上面写说是可以吃的滑润油是怎么回事?」

那女老闆于是向胜山介绍这滑润油的成份及使用方式,胜山故意不明白她所说

的意思,胜山打开盖子闻了闻说:「这真的可以吃吗?怎么有股塑胶的味道?」

女老闆走到柜台拿出一瓶专给客人倒在手上试用的样本,倒在自己的手掌上要

胜山舔舔看,胜山伸出舌头舔了起来,但因胜山平常伸出舌舔都接触女人的性器及

乳房,因此胜山伸出本能,使用了些巧妙的技巧。

那女老闆被胜山舔得觉得舒服,女老闆觉得胜山这人真是不可思议,鸡巴有那

么长大,而这舌头也是这么的灵活,舔得让人感觉痒。

胜山嚐了嚐说:「这是过期的是不是,怎么有股怪味道呢?」

女老闆又倒了些出来在手上,自己伸出嫩舌舔了舔说:「沒有怪味啊!啊,对

了,这个要倒在人的身体上才能感觉出那美味的。」

胜山说:「可否让我嚐嚐真正的美味呢?」

女老闆正不知该如何是好,心里又想:「这男的长的满帅的,如因果真的这样

做,应该值得的。」于是将门锁了起来,然后将门口的牌子翻了面,露出「暂停营

业」的那面。

女老闆要求胜山和她一起进入仓库里,两人进去仓库后,走到仓库的最深处,

女老闆伸手到角落的一个柜子后面按了一个扭,胜山听到哔的一声,胜山面前的一

面壁忽然露出一条缝,女老闆用力一推,原来是一个门。

两人进去后,胜山见到里面有一个柜子,胜山见柜子摆了一些A片里常看到的

一些用具,有假阳具和一些药品等,胜山猜想可能是春药之类的。胜山又见里面有

一张床和电视、冰箱等电器和一间开着的门,胜山向那门里看,原来是间浴室,胜

山又左右看了看,更有衣柜和日常用品。

胜山看了看,心想:「这女老闆晚上在这里睡觉,会不会拿那些假阳具出来用

呢?假阳具放在这个地方,怎么沒见她拿到外面去摆呢?大概是怕临检吧!」

女老闆说:「这是我临时睡觉的地方,有时我室友带男朋友回来我只好在这里

睡了。顺便月底点货时如果晚了也可以在这里睡。」

胜山笑说:「这里很隐密,我想警察也找不到吧!」

女老闆说:「对啊!你刚才看见的那些都是非常的用品,我只卖熟客的。」

女老闆将身上那套衣服脱了下来,只留下一件内裤,胜山见女老闆衣服里原来

沒有穿内衣,虽然女老闆年约三十了,但衣服脱了下来,皮肤依然很滑嫩,那对奶

子和少女比起来也不会逊色,让人看起来真是一对很成熟的奶子啊!

少女的乳房似是未熟的桃子,嚐起来感觉涩涩的,而女老闆的给人的感觉似乎

稍微用力捏就会流出甜汁出来似的。女老闆红着脸将那可食的润滑液滴在自己的玉

乳上,硬梆梆的躺在那弹性极佳的床上。

胜山吞了口口水说:「对不起了!」于是伸出那灵活可让女人锁魂的舌头舔了

起来。

女老闆沒想到胜山的舌头是那么的让人舒服,以女老闆在社会上打磙,什么样

的人沒见过,与男人作爱也不下百人了,这次初嚐到有个男人对乳房的爱抚是那么

的让人舒服。

胜山又倒了些润滑液在女老闆的孔头上,将乳头含在嘴里吸吮了起来。胜山忽

重忽轻的让女老闆忍不住的哼了出来。

女老闆万万沒想到自己竟然会哼出声音来,她商业性的与人性交,都是和沒感

情的人作爱所以出声都是表演性的,但这次,这次是发出内心的,是不由自主的。

胜山见女老闆发出浪叫声又全身颤抖,知道自己的一时计谋成功,接下来可以

再进一步了。于是胜山说:「老闆,请问这润滑液与蜜汁渗在一起,是否味道会更

棒呢?」

女老闆被胜山舔得已忘记这男人是个陌生人,娇滴滴的说道:「你可以试试看

啊!」

胜山亲了亲女老闆的粉腿后,将那件红色的三角裤脱了下来。胜山用手玩弄女

老闆那极少的阴毛,胜山说:「老闆,妳是用什么器具来整理这毛呢?瞧妳的耻丘

上阴毛整理的很整齐。」

胜山上床盘坐着,将女老闆的两腿放在自己的肩上,这时胜山可以很清楚的看

见女老闆的阴户。胜山见女老闆那美穴早已溼透了,淫水仍在流出,胜山用手掌将

热唿唿的美穴给盖住。

胜山亲了亲女老闆穿着丝袜的小腿说:「老闆,妳这里热热的,我帮妳舔干好

了。」胜山抱住女老闆的腰抬了起来,这样胜山要舔女老闆的美穴就不必太弯腰。

胜山很用力的吸,整个密室只听到胜山那吸吮美穴所发出的声音。

女老闆不敢发出声音,紧紧的闭住嘴,她不好意思在外人面前发出声音,她深

怕这客人认为自己是个很随便的女人。她哪知道,从她愿意让胜山进来这房间胜山

就认定她是个淫娃了,只是胜山是只要自己看得顺眼的女人他都想搞。

胜山倒出一些润滑液在女老闆的美穴上,这是女老闆第一次使用润滑液的,虽

然介绍商品她可以说得头头是道,但真正去用倒是第一次。她沒有爱人,有的只是

想要藉她肉体发洩的人,那些人根本不会去用这些东西跟她长时间的爱抚,所以这

是她第一次使用润滑液。

女老闆见这润滑液倒在自己的美穴上,感觉冰冰凉凉的,她也想嚐嚐这倒在男

人的龟头上舔起来不知是何种味道。

胜山轻轻的舔,说:「哇!沒想到味道真是好,有了这东西天下的男女不知前

戏时间会加长多久了,发明这东西的人真利害啊!真的是增加情人、夫妻之间的情

趣和感觉啊!」

女老闆发觉胜山越舔越舒服、越舔越是激动。只听胜山说:「真是好棒的东西

啊!」也不知胜山所说的是自己美穴棒还是这润滑液棒?

女老闆这时再也忍不住了,「啊啊……」的叫出声来。

「啊……啊……嗯……嗯……唔……啊……哦……」

女老闆的美穴被胜山舔的不知不觉高潮来临,她第一次被人舔美穴舔到高潮,

她真是又惊又喜。

「啊……不要……要丢了……不要啊……啊……嗯……不要看……不要看……

啊……出水了……啊……啊……不要看……」

她高潮来了,她不好意思给一个外人看到自己高潮时的情形,她想要用手去遮

住那地方,只可惜使不出力来,她感觉自己身体越来越轻了,眼皮越来越重了,身

体越转越快了。

胜山见女老闆丢精后,胜山又舔了起来,像是要把躺在云端上的女老闆拉下来

似的。

女老闆很快的又恢復神智,这时女老闆睁开眼睛一看,她吓了一跳。因为她看

见一根棒子在自己的眼前,仔细一看是一个男人的阳具。女老闆见那阳具原来是胜

山的,且龟头上还有白色的润滑液,正一滴一滴的滴在自己雪白的乳房上。

胜山说:「老闆,一个女人下面的嘴被男人舔时,她一定很渴望自己上面的嘴

也能舔男人的那根,所以我自作主张的献出自己的东西让老闆上下都可以满足。」

女老闆心想:自己确实希望自己美穴被舔时也能舔舔男人的鸡巴!沒想到这男

人竟然这么的了解女人在性方面的需求。她想自己和这男人已到了这个地步了,现

在想要暂停已是万万不能了,倒不如盡情的享受,反正也不会有什么损失。再说这

个男人可以让我很舒服,我店里也有日本最近的灌洗器可以用,也不用怕会怀孕。

女老闆想到这,于是微抬起头,将那根沾满润滑剂的鸡巴含在嘴里。两人的头

都是一上一下的动着,一个吸吮着美穴流出的蜜汁,一个则有如母狗在舔着心爱的

骨头一般。两人似乎是在比赛似的,女老闆心想,他的口技这么的利害,我怎么可

以输给他,于是拿出她毕生的学艺,来给胜山舒服。

两人保持原姿势的吸吮着对方的性器许久,沒有人知道吃对方的性器有多久的

时间。忽然两人一阵急促的喘息,胜山射精在女老闆的口里,女老闆则丢了精在胜

山的舌上。

胜山翻身和女老闆併肩同躺,胜山的手不时的抚摸着女老闆的胴体,那对奶头

原本已缩了回去,被胜山的手挑逗一翻又渐渐的硬了起来。女老闆又感觉自己这对

乳房又麻痒了起来。

胜山说:「老闆,我还想买妳这房间的一些东西,但我不知如何使用,不知我

可不可以挑选几样,由妳示范给我看?」

女老闆还沈醉在高潮中,听见胜山说的话,微张眼睛的说:「你去拿来吧!」

胜山下床走到放假阳具的地方,挑了一根大小适中的,并且又挑了一粒跳蛋,

看是不是真的那么利害。胜山他会日文及英文,而春药上所写的日文他自然看得明

白,他挑了一包是直接涂抹在阴部的药,他想如果拿那种让女人昏迷的药这时面对

一个全身光熘熘的女人来说沒有用,于是就沒有拿,而是拿那种变态男人给自己爱

人或老婆用的那种。

这是一瓶白色药膏,胜山打开一闻味道很香,胜山光闻这味道就感觉鼻子麻痒

了,他才知道这药的利害。胜山将那药抹在那假阳具下,然后拿给女老闆。

女老闆见胜山是拿着假阳具,知道胜山要自己用这东西自慰给他看,她本想拒

绝的,但自己已答应了,实在是不好意思回绝了。于是坐了起来,背靠着墙两脚张

开,使跪在床下趴在床舖的胜山可以一目了然的见到美穴,然后女老闆打开那假阳

具的开关。

胜山听到那假阳具振动的声音,知道这振动力很强,插进女人的美穴里确实是

会很舒服。

女老闆不知胜山已在假阳具涂抹了春药,在自己的阴蒂上逗弄了几下后便将假

阳具插进自己微溼的美穴里。女老闆闭着眼睛享受着,微张着嘴发出细细小小的声

音。但不久女老闆手中的假阳具越动越快、越插越深,因为她感觉自己的洞里越来

越痒了,不知是为什么,这种SIZE的假阳具自己不知使用过多少次了,为何今

天使用会有这么强烈的感觉?

胜山微露淫笑,心里直说计谋成功了,又可以玩到一个美女了。

胜山上床说:「老闆,这像蛋的东西是不是可以塞进妳的屁眼呢?」

女老闆见又是自己平时手淫时用的,她真不知如何解释,这男人为何都会拿到

自己平时用的。女老闆翻个身,让自己趴在床上,一手由肚下伸到两腿中间,继续

抽送着那根假阳具。

胜山则将那跳蛋沾了些淫水塞进女老闆的屁眼里,然后再打开振动开关。胜山

又趁女老闆不注意时又抹了些药膏在女老闆的美穴四週。

「啊……怎……怎么……啊……怎么会这样……啊啊……好痒啊……嗯……啊

啊……不行啊……痒啊……哦……哦……快……快受不了了……啊……受不了……

啊……好痒啊……啊……」

胜山听见女老闆这么说于是问:「老闆,需要我的帮忙吗?」

女老闆直点头的说:「啊……唔……快……快……幹我……快幹我……啊……

啊……」

胜山接下女老闆手中的假阳具,然后再插进女老闆的美穴里。

「啊……不是……哼……不是那根啊……是你的……啊……你的……大……你

的……大鸡巴……啊……快……搞我……快幹我……我受不了了……啊啊……幹我

吧……小穴……啊……穴……痒……小穴……啊……幹我……啊……好痒啊……」

胜山将自己的鸡巴插了进去,然后又将跳蛋拿了出来换成那根假阳具插进女老

闆的屁眼里,胜山轻轻的抽送着自己的腰。

「啊……不……不……再快点……啊……用力……啊啊……用力的幹我……快

啊……用力……才能……用力……啊啊……才能止痒啊……快啊……快顶……顶我

的……子宫……啊……不要……要快……要用力啊……唔……哎唷……快点……求

求你……啊……哎唷……啊……嗯……嗯……啊……」

对于女老闆的哀求胜山似乎沒听到似的,依然慢慢的抽送着,胜山想看看这春

药的威力,于是都是老汉推车般的进行着。

女老闆由浪叫声变成了抽泣声,她似乎是真的很痒,需要有个男人狠狠的对她

的美穴抽插,胜山听见女老闆的抽泣声,已知道这药的利害了。胜山提了一口气于

是开始狠狠的抽送的自己的鸡巴。

「嗯嗯……好……就是这样……嗯……哎唷……子宫……顶到了……啊啊……

唷……啊……哎唷……真棒啊……嗯……嗯……要死了……哦……快……快……快

让我……快……啊……啊……快让我死啊……嗯……啊……」

女老闆背对着胜山让胜山幹,胜山见不到女老闆那美丽的脸庞及那迷人的乳波

晃动。于是胜山抽了出来,让女老闆躺着。

只见女老闆很急似的喊:「快……快……插进来……啊……嗯……嗯……」

胜山见女老闆的美穴里淫水不断的流出,胜山这时了解这药的药性,原来这药

会去刺激女人的阴道壁,阴道壁一受到刺激就如同爱抚般,难怪淫水会不断的流出

女人会直喊痒。

胜山又再度插了进去,胜山让女老闆如愿,女老闆要胜山快,胜山就快,女老

闆受不了这壮大的鸡巴的抽送就要胜山先停止,两人就这样不知换了多少姿势。一

下胜山在下,一下子又两人互坐着,又一下子胜山站着,两人由床下玩到床下,又

由床下玩到浴室,又玩出浴室,又玩到密室门口然后又回到床上。

这女老闆虽然美穴奇痒,但胜山鸡巴插入她也不忘拿出阴道收缩功,用美穴来

吸吮鸡巴。胜山就因为这美穴吸吮鸡巴很舒服因此胜山不捨得射精,一直到女老闆

的收缩功一次比一次沒力,一直到女老闆丢精了八、九次,胜山才将精液完全的射

在女老闆的子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