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两性养生

谁来维护男人的贞操呢?

两性养生  2019年12月02日  浏览:1 次

谁来维护男人的贞操呢?

谁来维护男人的贞操呢?

说起贞操,大家想到的都是关于女人的事情。说男人的贞操或许多少有些可笑,一来男人并无如女人处女膜那样直接的物质的贞操的界限;二来我们几乎一直都生活在一个以男人为主导的社会里,似乎也没人要求过男人要守什么贞操,但是不要求男人守贞操并不等于男人没有贞操,而没有物质的处男膜也不能说明男人的贞操无所谓丧失与不丧失。需要说清楚的是无论男人还是女人,我都不是指具体的、物质的贞操,而是性侵害。

谁来维护男人的贞操

张先生24岁学生

观点:“男人也会被强奸”

说起强奸,许多人都觉得这只会发生在女人身上,女人是永远的受害者。但是不管你承认不承认,男人也确实有过被强奸的事情。说来似乎是不可思议,但是有的女人追求一个男人不成,便想办法坏了男人的声誉或者给外人制造那个男人与自己有过关系的谣言等等,迫使男人就范,这便是对男人贞操的侵害。

我认为女人贞操的丢失通常有三种情况:一种是少年时代的骚动,一种是成年后的被迫,三就是因为诸如贫苦之类的原因的出卖。其实这三种情况在男人身上一样存在,如果说少女时代的冲动丢失的是贞操那么少年时代的男人的冲动丢掉的难道不是一样的吗?只不过男人没有物质的东西罢了。

女人会被强奸,男人也同样会有如此的经历。我上大学三年级的时候在校外结识了一个富家女,这个女孩虽然没有上过多少学,可是家里却有一个腰缠万贯的老爸,而她可谓对我是一见钟情,当时就对自己的朋友扬言,一定要把我追到手。

于是真实版的《永不瞑目》开始上演在我的身上,当然并没有毒品和公安的较量,有的只是同样的剧情。在一次朋友的聚会上,这个女孩串通几个朋友将我灌的烂醉,然后带至家中。等第二天早上醒来的时候,我发现自己衣冠不整,而身旁则躺着同样衣冠不整的女孩,就这样在被迫的情况下我做了这个富家女的男朋友。

张先生最后只是无奈的告诉记者:“女人被侵害了还有法律保护,那么又有谁来保护男人的贞操呢?”

李先生32岁公司总经理

观点:“男人的伤害又该告诉谁?”

现在已经在某个大公司做老总的李先生认为,还有一种情况,就是一个男人因为一些不得已的原因与别的女人发生了性关系,因此导致家庭的破裂,那么这又算不算是对男人贞操的伤害呢?

我本来只是一个大学老师,有一个和睦的家庭,几年前想下海做生意但却苦于没有本钱,这时候我生命中的“财神”出现了。这个女人是我的大学同学,整整暗恋了我四年,可是我却不喜欢他,现在已经是商场女强人的她愿意为我投资,但代价是要与她保持情人关系才借钱。最终我从这个女同学手里借到了钱,也维持了和这个女人的关系,但却导致了原来家庭的破裂,这又算不算是侵害的一种?

所以最后李先生的结论是:女人被侵害可以找法律,男人被侵害了如果不出人命是无处可找的。虽然认为自己被性侵害的男人可能不多,但是绝对存在。既然存在,就不应该被忽视。谁来维护这些人的权利呢?在女人的权利日益被充分维护的今天,人们忽视了一种对男性权利的维护。这是法律的空白,也是思维意识的空白。如果你不幸成为其中的受害者之一,你就自认倒霉吧。因为即使是性骚扰,现在无论案例或者是人们的意识里也几乎已经定位了女人是受害者而男人永远都是侵害者,男人被骚扰了不会有人觉得是被骚扰而会觉得是艳福。自然,你被侵害了无论你心里的感受怎么样也只能当是便宜,你若说你被非礼了人家会觉得你是得了便宜卖乖。

洪先生37岁部门经理

观点:“外遇毁了我”

以前我有一个温暖的家,然而这个家却因我的外遇而毁了。

七年前,我因公出差半年。工作的压力以及内心的空虚、远离家庭的孤独,使一向对风月场所敬而远之的我开始出入KTV、歌舞厅。我学着生意场上的朋友们,与风尘女子打情骂俏、逢场作戏。终于,一次酒后,我与一欢场女子在酒店开了房间。事后,我很内疚,觉得对不起远在千里之外独守空房的妻子。但是,有过一次之后,我很难再控制自己了,频频出入风月场所,挥金如土,最后发展到与三陪女租房同居,和她当了3个月的“露水鸳鸯”。那时,我花光了手头所有的现金,透支了公司一笔不大的经费。后来,公司撤了我的职,把我调离公司。

离开那女子及我为她买下的房子时,我总算看清了这个女人的真实面目:惟利是图,翻脸不认人。

3个月的感情付诸东流,30年的名誉毁于一旦。更可怕的是,才结婚两年的妻子提出离婚,带着不到1周岁的儿子离我而去。我为这段荒唐的经历付出太多太多。

7年了,我还不知道我的儿子在哪里。

离婚之后,我更是肆无忌惮地报复女人。我开始浑浑噩噩地过着自以为潇洒的日子。在我挥金如土、纸醉金迷地堕落的时候,可怕的惩罚来了。

1994年,我染上了性病。时至今日,这可怕的病魔仍缠着我不放,也许是我罪有应得吧。为了治这病,我花去的钱比我赚回来的更多。现在,我已是负债累累,身体却一天比一天糟。

假如时光可以倒流,我想,我愿意抛开一切回到妻子身边。

推荐:关于男人贞操的非正式聚会

王先生30岁自由职业者

观点:“男人根本就不必在乎自己的贞操”

我最喜欢的消遣活动就是每天夜幕降临的时候去泡酒吧,在灯红酒绿中不光可以放松自己,也经常可以碰到一些艳遇。来消费的女孩一般都算是有“素质”的白领,层次比较整齐,是为了排解寂寞或郁闷找刺激来的。也有学生,但不多。如果幸运的话,我可以碰到一些美女,和她们聊天,当然这不是主要的目的,聊完天我会提出送女孩回家,一块去吃点夜宵什么的,然后开房一夜情是心照不宣的事情。其实如果能和女孩聊得很开心就是一种暗示,第一次不成,第二次准成,来这个酒吧的十有八九都有“一夜情”的心思。

其实我觉得男人搞一夜情要有品位,不能说出来,大家都是明白人,一说出来就俗了,先要做足面子。一般来说不能让女孩感觉你太寒碜,得会逗女孩开心,来这儿的人说白了就是满足虚荣心和刺激心理,你得顺着这样的心理需求去做。看见有感觉的,就很绅士地邀请一块做游戏,玩得愉快,就提出再到另一个场子玩,然后提出送女孩回家,女孩要是不拒绝,一般都问题不大。

这几年我一直在玩一夜情的感情游戏,一般在酒吧里男的来是找刺激,女的大都是受过刺激的,一拍即合,不过多数都是逢场做戏,谎话总是免不了的。可是经历的一夜情越多,我越觉得自己无法再去真正爱上一个女人,现在女人对我来说,也就是排遣寂寞的一个伴而已。其实我根本不看重自己的贞操,说白了男人有几个在乎自己的贞操,他们更在乎的只是自己的感觉而已。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