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另类猎奇

住家大美女0609

来源:会意小说   浏览量:1   发布日期:2024-05-30

住家大美女0609

6。情变小姑娘赌气似的坐下,顺手抓起酒瓶子,翘起二郎腿,一举一动从来没见过她这么豪放。「这什么人呀,动不动就挂我电话。」,说完喝了一口,俏脸含怒,却装作满不在乎的样子。「男朋友吃个醋嘛,也很正常,说明他在乎你不是」,我刚烤好几个肉串,递了过去说。「他呀,根本不知道这边什么样,还以为我这儿天天享福呢。」,边说边吃着羊肉串。「知足吧,现在给你拍个照,这还算受罪」,我打趣道。小姑娘扑哧笑了,怕酒水弄身上,赶紧侧向椅子右边,长发散落,半掩白晰的脖子,微突的锁骨。此时,身体呈S型,沐着夕阳的光,像是一幅画。我看着不禁呆了。小姑娘花了好一会,才处理好她的笑和嘴里食物的冲突,回过神儿来。「哎,没听说过人家吃东西的时候,不要逗笑啊差点给我噎死。」,小姑娘笑着说,显然没有真的恼怒。就这样,边吃边说笑,直到天黑上蚊子了才进屋。期间,小姑娘不时地看看手机,似是期望男朋友打过来,但手机一直没响。第二天是周六,一大早睡不着了,我就起来在社区里跑跑步,除了鸟叫到处静悄悄的,偶尔碰到遛狗的人打个招唿。要说跑步,还是人家老外专业,运动鞋紧身裤跑步衫,ipod耳机加watch,尤其女孩子,扎个马尾,一脸灿烂的笑容,青春洋溢。哪是跑步啊,分明是在秀身材呢。不过我对西女没什么感觉,连av也从不看西人的。跑完步,心情大好,回家一进门,听到厨房里有动静。突然,小姑娘啊了一声,腾腾腾就往楼上跑,远远瞥见她纯白色小短裤和吊带儿小背心,雪白的长腿。原来是穿的太清凉,看见我进来不好意思了。不一会儿,烧水壶呜呜的响了,我刚关了火,小姑娘也下楼来了。「芳美,火开着时候,可不能离开厨房啊。」,我装作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哦,对不起,下次不会了。我昨晚吃多了,渴的要命。」,小姑娘满脸绯红,头发也似简单整理过。「吃烧烤容易上火,得多喝水,我这有茶,你要不要试试」。「我无所谓的,喝水就行了。」,小姑娘倒了一杯水,就上楼去了。因为和朋友约好了钓鱼,我吃完早饭就出门去了。其实朋友知道我不喜欢钓鱼,只是约我出来散散心。看我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话里话外不断安慰我,劝我走出离婚的阴影什么的,我也只好哼哼哈哈敷衍。朋友看我没事,就早早收了杆儿,到福满楼搓了一顿。饭后推推搡搡的结果我买了单,临走了,我还叫了两个菜打包。「怎么,没吃饱啊」,朋友问到。「饱了饱了,我现在孤家寡人的,懒得做饭,明天就吃这些了。」,心想鬼知道这给谁的。回到家里,天已经黑了,屋里没有一点动静,心里有些失望。用钥匙打门锁,房门却打不开,原来从里面反锁了。我敲门加按门铃,好一会,屋里灯亮了。「谁啊whoisthat」,小姑娘的声音。「芳美,是我,开门吧。」小姑娘这才把门打开,边后退边说道。「哎呀,吓死我了,我以为谁呢。」,小姑娘拍着胸口。「还能有谁啊,敲了半天门你都听不见。」「奥,我正打电话呢没听见。」,小姑娘有些歉意。「没事,男朋友来道歉了吧」,边说我边转进门来。「道歉都一天没联系了,反正别想我先找他。」「你们小孩还怄气啊,给,帮忙把这个放在厨房一下,我去洗洗手。」,说着我把手里的袋子递给她。「哎,什么呀这是」「打包的盒饭,你吃了没」「没…没呢,」「那你吃了吧。」「哦,不用了,你还是留着明天当午餐吧。」「没事你饿就吃了吧,我公司午餐管饭。」「真的吗」「吃吧,下馆子打包的。」,我洗完手出来,打开袋子拿出盒饭给她。「呀,还热乎呢,真香。」说完拿来筷子,打开饭盒。边吃边说。「这不像剩菜打包啊,这么多。」「朋友请客吗,当然得多要点儿。」,我怕看着她吃她不好意思,我转身出去收拾鱼竿去了。都说,要到达一个男人的心,最好的途径就是通过他的胃。我看这话对女人也适用的,尤其是对于一个吃货。时间又过了几天,平平淡淡的。小姑娘话不多,也很少下楼来,偶尔听到她打电话,对方似也是女孩的声音。周三,在厨房碰上,我看她心不在焉的样子,就问道。「芳美,这几天你是不是住着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你看咱也算半个酒肉朋友了,有什么话你就直说就行,能解决我尽力。」「没有没有,都挺好的,跟这没关系。」,小姑娘连忙说。「对了,不会男朋友还没找你吧」,看来我猜中了,小姑娘叹了一声。「没有,总不能让我一个女孩去哄他吧。算了,我去写作业去了。」,说完上楼去了。一连几天,小姑娘都闷闷不乐的,弄得我也不怎么开心,有时候开个玩笑也笑不起来。周五也没有说一起凑着做饭什么的,各自简单吃了点就回房间呆着了。我家地下室的familyroom很大,是我看电影听音乐的地方。离婚后,终于没人管我了,我搞了大屏幕投影,看电影看小片,重温权力的游戏,简直爽呆了。「Chaosisaladder。」,刚听剧中小指头说了这句,就听到楼上吵吵声和哭声,动静很大。我停下电视上到厨房,听见小姑娘在打电话,声音比平时大很多。「嗨,没事吧」,我上了几步楼梯,喊道。楼上门开了一下。「没事没事,不好意思」,声音带着哭腔,随后门关上了。可是声音依然很大,清清楚楚的能听到。「玲姐,你告诉这是什么时候的事了」,这是芳美的声音。「你出国没几天,他们就开始联系了,昨天简直公开了,一点不避讳了,我们才敢给你说的。」微信那边一个女孩子的声音。「你把拍到的照片全都发给我吧,我找他算账去。」,芳美几乎要哭出来。「你这隔着太平洋,怎么算账啊,你可别气坏了啊。」对方安慰她。「反正我让他说清楚吧。」「你问问吧,反正照片是千真万确,看他怎么解释。」「行,我挂了,回头联系你啊,谢谢。」随后,小姑娘叮叮当当拨微信的声音,但似乎对方都没接。好久屋里都没声音,偶尔几声抽泣。听起来没事,我也就下楼了,迷迷煳煳的睡了。不知过了多久,又听到楼上大声呵斥,似乎是小姑娘在呵斥她男朋友。我也懒的去听,又睡过去了。7。醉酒又不知过了几时,我听到一楼厨房有当当的声音,我猜没准小姑娘饿了找吃的。又似乎有金属的声音,莫不是小姑娘想不开寻短见吧我可是房主啊,真出事了吃不了兜着走,我腾地坐了起来,这一惊非同小可。我三步并作两步的爬上一楼,虽然没开灯,仍然看到小姑娘在厨房呢。不过没有动刀,正拿着一瓶啤酒仰脖勐灌呢,旁边已有两个空瓶了。看见我过来,也不招唿。「哎哎,酒可不是这么喝的。」我走过去压下她酒瓶。她又举起来。含含煳煳的说什么明天买来酒还我。「不是酒的事儿,你这么喝伤身体知道不到底为啥呀」,当然不能说我偷听人家电话了。「呜呜,那混蛋跟别人好上了,呜呜」,小姑娘突然一下子崩溃了,哭起来。「shi- shi…」,我这人一见女人哭就慌神了,不知道怎么去安慰她,只好轻轻拍拍她的肩膀,边说想开点想开点。小姑娘继续抽泣了几分钟,慢慢冷静下来。「别太难过了,不就是失恋吗说明他感情不坚定,分了我看也不是坏事。」,不知合适不合适,我总得说点安慰的话。「呜……呜」,一语戳中伤心事,小姑娘又开始哭了。「不哭了,不哭了啊,再让邻居听见报警了可不好。」,这一句果然管用,小姑娘立即捂住嘴巴,大声抽泣,双肩一纵一纵的。一会儿抓住酒瓶子又喝起来,我也不好再阻拦她。俗话说,借酒浇愁愁更愁。过了一会,小姑娘不哭了,迷迷煳煳的说着什么,似乎咒骂她男朋友呢。「芳美,芳美,要不上楼去睡吧」,小姑娘爬在桌子上。「要不我扶你上楼吧」,小姑娘本来个子很高挑,此时蜷缩起来却显得娇小了很多,我试着扶着她双肩起来,并不奏效,我只好把她一个胳膊架到我的脖子上,让她站起来上楼去。握着她的手臂,揽着她的纤腰,闻到了她身上淡淡的体香。昔日里被她的大长腿跑上跑下的鄙视过的楼梯,现在可添麻烦了,小姑娘浑身软绵绵的,想扶上楼梯可真费劲。试了几次不行,我干脆一个公主抱把她抱到楼上去了,小姑娘迷迷煳煳十分配合。要换成同样一袋子面粉,我真死活扛不上去,可抱美女就大不一样了。但毕竟现在体力大不如从前了,喘着气把她放到床上,差点也跟着扑到床上去。看着她娇艳的脸庞,白皙的脖颈,起伏的双峰,牛仔裤包裹的长腿,腰部还露着一截小蛮腰。我咽了咽口水,把她腿摆正顺手抚摸着,年轻,真是好啊。「我告你啊,我跟你没完…」,小姑娘迷迷煳煳的翻了个身,把我吓了一跳。告我我也没怎么着你呀。转而一想,哦,不是说我呢,准是还在抱怨她男朋友呢。不过,这也让我头脑一下子清醒了。本人一向为人正派,哪能趁人之危啊,这传出去多没面子。再说万一,小姑娘醒来报个警,会不会坐牢先不说,丢工作受调查给律师送钱几乎是板上钉钉的事。想到这里也是兴致全无,给小姑娘盖上毯子,关了灯就下楼去了。回到我的屋里,躺在床上欲火难耐,辗转难眠,脑子里全是那青春洋溢的肉体,娇艳的脸庞,性感的长腿。心里骂道,Jack啊Jack,yousuchacoward!到嘴边的肥肉你都不敢吃啊,再说了这孤男寡女共处一室,喝了这么多酒也没强迫她,就算报警又能怎样妈的,老子豁出去了,就算揩揩油也好。翻身起床,悄悄摸到楼上,似乎一点动静也没有。推开小姑娘的房门,先是一股难闻的味道,打开灯,我整个人惊呆了。小姑娘竟然吐了,床边地上一滩。天,我的新地毯啊!芳美!芳美!!根本叫不醒她,难道要我来替她收拾这些吗不行,我得保留现场。这时的我早已性趣全无,和着屋里难闻的味道,连她半露的酥胸看起来也不那么吸引人了。天也快亮了,我下楼去,关上房门,心情复杂的睡了过去。第二天早上,我醒来的很晚,来到厨房,听到楼上有动静。边说芳美你起来了吗,边上楼去。小姑娘应了一声,我走到她房门看到她正蹲在地上清理,看到我过来,小姑娘赶紧说。「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啊,我一定收拾干净的。」,小姑娘小声的几乎哀求的表情。「怎么,昨晚吐了」「对不起啊,,我一定收拾干净的。」,小姑娘刚洗完澡的湿发,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我也发不起火来,但仍一脸严肃的说道。「这怎么可能弄干净啊,你试试吧。」,说完我就下楼了。在厨房热早餐,过了一会,小姑娘下楼来了。「Jack,还是不太干净,怎么办呀。」,小姑娘站在楼梯上说。「我看一下」,说完跟她上楼。「这不行啊,得要专门的清洁公司来做,他们有专门机器」。「啊,那得多少钱」「200刀差不多吧,我不太清楚。」「哦,要不你找人来弄,回头我给你钱,我不懂这些,行吗」,小姑娘自知理亏,倒也痛快。「也行吧,我看看吧。你开窗通通风吧。」,小姑娘见我语气缓和了,忙说。「好的好的。」「对了,Jack,我昨晚怎么上楼的。」「怎么上的我架着胳膊拖你上来的,你——很——重,你知道吗」,我笑着说,气氛缓和了许多。「哦这样啊,谢谢谢谢。」,小姑娘被我说的不好意思,脸都红了。「你也别收拾了,回头我请人清洗地毯吧。咱们该出发了。」,我语气变得平常一样。「哦,我今天不上课去了,不舒服想休息一天。」「那好吧,你休息吧,男朋友的事想开点,别再喝酒了」,小姑娘不好意思的笑笑,说不会了。说完,我就下楼上班去了。8。意外当天快到中午的时候,小姑娘发了个微信,问洗衣机怎么用,说是攒了一堆衣服要洗。我说电话里说不清楚,晚上回去再洗好吧,她说好吧。当天下班回家晚了些,进屋后,看到小姑娘在厨房里忙乎。看见我进来,凑过来说。「内个Jack,那天你请我吃烧烤,要不今天我请你吃面吧,西红柿鸡蛋的,我做了很多,不知道好不好吃。」,小姑娘一脸阳光灿烂。我一时脑袋恍惚,时空错乱了,似乎看到我和前妻新婚时的样子。「是吗,这太阳打西边出来了头一次见你正经做饭啊。」,我笑笑说,一边把包放好。「做饭是挺难的。我也就会这一招,发正饿不着就行呗。」,还挺俏皮。一大碗番茄鸡蛋卤,做的有点烂了,但味道还不错,说实话这个菜想做不好也挺难的。我连说好吃,说她做菜有天赋。小姑娘一脸开心,说好吃你多吃点,比你烧的菜差远了。吃着聊着,不知不觉又提到她和男朋友的事。小姑娘笑着说,他呀,拐着弯儿给我道歉了。道歉,还拐着弯儿我表示不懂。小姑娘拿过手机,说你看,这是他发的朋友圈。我一看,上面写道:「再冲动也不能伤害自己最在乎的人,原谅我错了。」,还配了一束鲜花的图片,下面一大堆评论。小姑娘自信满满的说,看,这就说给我呢,他知道我最喜欢兰花了,我就等着他打电话来呢。我说,看看我说吧,你们小孩就是闹着玩的。吃完饭,收拾完,我带她来到洗衣房,大概教她怎么用洗衣机和烘干机,就各自回屋了。过了一会,听见小姑娘在洗衣房忙乎起来。我洗了澡换了睡衣睡裤,在书房加班看东西。入夜了,周围的一切渐渐安静下来。突然,楼上传来刺耳的声音,像是金属摩擦,很大。我赶紧上来查看,我走过去,小姑娘正从洗衣房迎出来。「你快来看看!」,小姑娘一副焦急的样子。「别急,别急」,紧跟着她进了洗衣服,刚进去,洗衣机发出一声爆响。小姑娘一声尖叫,急剧后退,我躲闪不及,被她撞到在地,小姑娘一屁股坐下倒在我身上。灯灭了,四周一片漆黑,空气中一股焦煳味道,安静了。小姑娘哎呀哎呀叫着,完全不知所措,在我身上瑟瑟发抖。我使劲扶住费劲的坐起来,顺势我抱住她,说没事没事。冷静下来,满脑子在想到底怎么回事,根本无暇顾及怀里的软玉温香。「芳美,你先起来」,我抓住她的胳膊扶她站起来,我也起来。「你跟我出来」,小姑娘紧紧抓住我的手臂,跟我走去洗衣房。因为是自己家比较熟悉,抹黑把她带到客厅坐下。「我去看看,可能跳闸了。你坐着别动。」,小姑娘答应着。我找来手电筒,来到地下室设备间,把电闸拨开,房间恢复了明亮。回到客厅,看到小姑娘还坐在那里,显然心有余悸。我也没说话,直奔洗衣服查看到底什么情况,小姑娘也跟了过来。打开洗衣机一看,一堆衣服缠在一起,不知道哪里卡住了。仔细拨开,原来小姑娘放了一堆衣服,还有两件带着长带子和金属链子的东西,显然是罪魁祸首。「这种衣服怎么能直接放进洗衣机呢芳美。把电机烧坏了。你不会没用过洗衣机吧」「啊,对不起。这…这能修吗」「修啊,比买一个都贵。」「那就买一个吧,我付钱好了。」,小姑娘显然很郁闷。「我问问价钱吧。另外,清洗地毯的事我问了,得300左右。」,我顺带提了一下地毯的事。这小姑娘自从住进来,可惹了不少麻烦了,我也不禁有些生气了。「那好吧。」,小姑娘叹了口气,说完把洗衣机里面的衣服拿出来,上楼去了,一副很失落的样子。我把洗衣机插线拔掉,确保没事了,就回屋睡觉去了。躺在床上,思来想去,其实小姑娘也挺倒霉,我那个洗衣机本来就很旧了,她使用不当只是部分原因。第二天早上,我正做早饭,小姑娘下楼来了。「芳美,是这样,那个洗衣机本来也旧了,不能全怪你。」「哦,也怪我没检查一下衣服。」,小姑娘倒也老实。「要不这样,咱俩一人算一半吧,怎么样」,我边打开冰箱边说。「哦,这样合适吗」「合适。我查了价格,也就500多块,你出200块算了。」「那好吧。」,小姑娘没再说什么。吃完早饭,还搭我的车上学去了。接连几天,我又打电话又去商场,清洗地毯,安装洗衣机,到周末总算把两件事搞定了。我还没跟小姑娘提钱的事,倒是她先开口了。周五晚上,我炖了牛肉,满屋香气四溢。小姑娘回来了,刚进门,跟我打招唿,我说尝尝牛肉吧。小姑娘犹豫着说吃过了,但看起来又挪不开脚步。「别客气,我一个人根本吃不完。」,我加了一副碗筷。「谢谢。闻起来真香啊,到底怎么做的。」「其实,秘诀就是买对佐料,还得舍得放。」「要那么简单,连我都会了。」「女孩子不会做饭可不行,没事了得学学。」「谁说的,找个会做的老公不就行了吗。」,小姑娘口快了些,脸上有些不好意思。「现在的男孩子就更不会做饭了。你男朋友会吗」「他呀,别提了。连下面条都不会。」「对了,你们俩和好了吧」,我问道。「算是吧,含含煳煳的,也没道歉。我现在忙的要死,顾不上他了。」小姑娘胃口不错,吃了不少。连连说牛肉好吃。吃完饭,小姑娘要主动洗碗,找围裙找不到。我说那个围裙烫坏了还没买新的,我用一个旧衬衣代替呢,说你用不。小姑娘没有拒绝围在身上,远远看起来像是被我拥抱似的。「对了Jack,洗衣机和洗地毯的钱我过几天给你行吗」,小姑娘边洗边说。「行啊,怎么,手头紧迟点也行」「我给我爸说了,他说过几天给我打钱过来。钱到帐了我就给你。」「不急,快月底了。到时候你和房租一起给我也行。」「太好了太好了。我一个师姐的房东,房租迟一天就来催呢。」「是吗,我可不是黄世仁啊。」,我笑笑说。「那是,那是。我还经常蹭你饭吃。」,小姑娘笑笑说。「哈,我这好说话。你要是没钱,用别的服务补偿,我可也没什么意见哦。」,我把「别的服务」说的很重。小姑娘停下洗碗,回过头,一脸警惕。「别的服务什么意思我……我可不是随随便便的那种哦。」,小姑娘变得有些不自然。我哈哈一笑,说。「看你想哪儿去了。我是说,家里洗碗搞卫生你全包了,就算你给钱了。」,我都佩服我自己了,这脑子转的挺快。小姑娘一听马上红脸了。「哦,我还以为你……是那个意思。」,小姑娘说完不好意思的回身过去。看着她修长的身影,浑圆的臀部,让我一阵子冲动。没错,我就是那个意思啊,可惜,看小姑娘的反应,这是不可能的了。9。惊吓这月底就是万圣节了,也叫鬼节。真不明白老外为啥特重视这个节日,可能是生活本身太无聊了吧。别太相信朋友圈里那些人晒的那些精彩,其实在美国,大部分时间是为了生活在拼搏,剩下的大部分是无聊和孤独。正因为这样,独立的人恒独立,脆弱的人特别容易走到一起。小姑娘也渐渐适应了这边的生活,虽然疲于应付学业,但我觉得她人挺聪明,适应的还是挺快的。有一天傍晚,我下班刚进家门,小姑娘也回来了,手里拿着个披萨盒子。「老是蹭你做的饭,今天吃披萨怎么样」,小姑娘扬起手里的盒子。「行啊,你会烤吗」,小姑娘今天看起来心情很好。「上面有说明,有什么难的。」,说完就到厨房鼓捣起来了。烤披萨的时候,小姑娘一直在烤箱那里守着,大概怕再出什么意外。「Jack,你来看看好了吗」,过了一会儿,小姑娘喊道。我过去看了一眼说,嗯,差不多了,带上手套把披萨取出来。小姑娘跟在旁边,说看着很好吃啊。切开披萨,倒上果汁,就是晚饭了。「别说,芳美,你烤披萨的手艺算不错的,比西红柿鸡蛋面强。」,我打趣说。「取笑我呢吧,你。」,小姑娘吃的很香。「我可告诉你啊,芳美,披萨热量很高,小心发胖。」,我吓唬她说。小姑娘手里的披萨停住了。「不管了,胖就胖吧,我饿坏了。」,随即又吃了起来。「我开玩笑的,多吃点,你看起来很瘦。」「是吗来美国我感觉我胖了呢。」,小姑娘边说边摸着细腰。「哦,对了,我爸打过来的钱到账了,我把钱转给你吧」。「不着急。你最好给我现金。」我可不想因为房租收入再多交税。「为啥不能转账吗」小姑娘问道。「我怕有税务问题,合同写的付现金,你回去看看。」「哦,那我明天取来现金再给你好了。」继续边吃边聊天,聊着聊着做饭的是,就聊到了她母亲。「对了,芳美,也许我不该问啊。你妈妈怎么没的」「哦,出车祸,我高一的时候去世的。」「唉,真是世事无常啊。」「是啊,当时很难过的。要不我得考个好点的大学。」,小姑娘似乎回忆起了伤心往事。「向前看吧,你现在也挺不错的,都来留学了。想家吗」「家不想,我爸又找了一个女人,我在家里纯属多余。我以后成家也要离他们远远的。」,故事里还有故事啊,我也不好多问。聊了一会,简单收拾厨房,就各自回屋了。第二天是个阴雨天,捎带着小姑娘上学。路上,看到社区里的的房子,到处为万圣节装饰一堆dollar店的玩意,心里想着也得买些糖回来了,万一晚上小朋友来捣蛋呢。「他们怎么这么喜欢搞这个啊,看着怪吓人的。」,小姑娘问道。「这是他们的文化。我也想不通。不过,你可以打扮一下装小孩晚上去要糖,估计能要上。」「没兴趣。今晚师姐还要我去参加什么万圣节party,我都拒了,我胆小,晚上就在家里窝着算了。」,小姑娘看起来不太入乡随俗。「看来你真不喜欢这个节日,现在人家国内都大张旗鼓的过万圣节了。」我说。「那些都是商家促销,呵呵。骗人买东西的。」,小姑娘倒挺明白的。把她送到学校,我就上班去了。收音机里,播放让小朋友要糖时注意安全的话,还报道了不少地方出现了恐怖小丑的事。美国不是天堂,越来越不太平了。白天上班,不少同事穿了cosplay衣服,气氛很活跃。我下班路上买了糖,放在门口的篮子里,有的小朋友会自己取,不用我出来给他们。安排好我就做饭吃饭了,可是小姑娘迟迟不见回来,都9点多了,准是被拉去参加party去了。我打发了几个要糖的小朋友,觉得无所事事,就找个电影看看。砰砰砰,砰砰砰。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把我吓了一跳。谁呀,有门铃不按,谁家小朋友这么鲁莽我快步走到门口,隔着玻璃一看,是芳美。我开门,小姑娘一下子扑进来。我扶住她,感觉她在瑟瑟发抖。「怎么了这是」小姑娘哭着,一句话也说不出来。我把门反锁上,赶紧扶着她到沙发上坐下。小姑娘任凭我搂住她,拍打她的肩膀。她似乎慢慢平静了些,但还是哭着。「我,我被人抢了。」「抢了」小姑娘勐点头。「在哪受伤没」,我一查看才发现,小姑娘胳膊肘擦伤了。「怎么回事啊」,我问。「一个,一个小丑把我的包抢了。」,说完呜呜的哭,楚楚可怜的样子,令人心碎。「恐怖小丑没事了,没事了」,我安慰她。「不会跟来吧。」,小姑娘哭着,受刺激不小。「没事,有我呢。门已经反锁了。」我站起身来。「你,你干嘛去」「哦,别怕,我去拿药给涂上点,别感染了。」,说完,我拿了药过来。擦伤不重,我涂了些碘酒,小姑娘很听话的配合,看起来也不那么害怕了。但看起来,还是心有余悸。「丢了就丢了吧,人没事就好。」,我安慰她。她反而哭大声了。我一时不知所措。「我刚取了一千块钱,是给你的,呜呜。」,哭声更大了些,似是又要崩溃了。「别哭别哭。」我赶忙拉住她的手,安慰她。「破财免灾吧,钱不要了。」「呜呜,我爸知道了得骂死我。呜呜。」「别告诉他。知道了得担心。」「呜呜,他才不呢,呜呜。那我欠你的钱怎么办。」,小姑娘冷静了许多,想起了后续的事。「实在不行,就算了吧,我不要了。」,我这人听人一哭不但心软,还犯煳涂。「那怎么行,呜呜。」,还是哭。小姑娘不知不觉的靠着我,激起了我的保护欲,和男人的欲望。我一股冲动,顺势搂紧了她的肩膀,抓起她的手来握住。小姑娘明显感觉到了,抽出手去,挪了挪,坐直了身子。「嗯,我,我再想想办法吧,跟我男朋友借点,把钱还你。」,小姑娘说。「别,我不是那个意思。不还也行,我也不差那几百块。」,说完我起身要离开,心里还是莫名一阵失落。「那个,你能再陪我坐会儿吗」,小姑娘犹犹豫豫的说。「我还是害怕。」「行,反正我也没事。」,我有重新坐下,离她稍远了些。一阵安静,谁也不知道说什么,有些尴尬。「我要来瓶啤酒,你要吗」,我站起来打破僵局,回头问她。「好的,一瓶就行。」我拿来两瓶啤酒,和一些零食。「没什么下酒,就剩些薯片了,凑合吧。」,我说。「你爸爸干什么工作的」,我也是没话找话说。「哦,他做生意的。」,小姑娘喝了口酒答道。「大老板啊,那应该赚大钱啊。」,我说。「不知道,反正从他那要钱从来很难。」,又是一桩伤心事。说着聊着,不知不觉到了深夜,我打起了哈欠。「也不早了,上楼睡觉去吧。别害怕了。」,我说。刚说完,小姑娘的微信响了一声。她一看,说是我同学,就摆了摆手上楼去了。我收拾了一下桌子,只听到楼上小姑娘大声说,什么什么你确定吗后面的通话声音不大,我也无心细听,就回屋了。打开电视,也无心看下去。心想,Jack啊Jack,你丫什么人啊,今天就想趁人之危占便宜是吧,简直是禽兽啊。又想,Jack啊Jack,装什么正人君子,有贼心没贼胆的,犹犹豫豫没点儿魄力,简直是禽兽不如啊!越想越烦躁,加上今天荷尔蒙激素爆棚,感觉更加憋闷难受。于是,打开电脑和投影仪,想放av解决一下。那些av演员,做作的演出,浮夸的表情,怎么能匹敌芳美青春的身体觉得索然无味。这时,吱呀一声,我的房门被推开了。借着屋里昏暗的光,看见一个修长的身影站在门口。——是芳美。我吃了一惊,慌忙去关电脑和投影仪。「不用关了,Jack,我知道你们男人都看这个。」,芳美说着,进来反手把门关上。「你干什么呀」,我语气还是很慌乱。芳美也不答话,更走近了些。我才看到,她只穿了短裤内衣,纯白色,散乱的头发。我一下子愣住了,不知所措。「Jack,我男朋友,不我前男友,昨天跟人开房去了。」芳美的语气很平静,脸上似乎也没有什么表情。说完,芳美抬起一只手,慢慢的,向我伸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