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家庭禁忌

一个中学生和他的母亲

来源:会意小说   浏览量:1   发布日期:2024-05-30

一个中学生和他的母亲

淫城纺织艺术设计院,成熟性感的妇人不少,其中有一位,名叫陈莉,她丈

夫是设计院的工程师,她是某公司的职员。

这位陈莉,今年44岁,身高1米73,颇有姿色,大白脚长得异常秀美白

皙。她的老闆是一位四十岁的汉子,她在公司供她老闆玩弄,还被用来招待重要

客户。

临近十一国庆长假,陈莉的活动也越发频繁。

这天傍晚,陈莉去接儿子放学。她公司晚上请客,她打算接了儿子,就去参

加公司的活动。

陈莉的丈夫四十一岁,这几天出差,家裏就她母子二人。

陈莉的儿子陈勇,今年十四岁,上初三。

纺织艺术设计院的家属院不大,和单位就在一起。陈莉的儿子就在附近的中

学上学。

傍晚时分,天色有些阴沈,像是要下雨了。陈莉出了家门,向儿子的学校走

去。

私营公司的经理孙诚,正站在写字楼门口,见一位高大妇人,款款走来。那

妇人就是陈莉,她只穿了一件细背带黑色连衣裙,裏面奶罩也沒戴,只穿着一条

半透明小三角裤,光着秀足穿着拖鞋。孙诚目不转睛地盯着陈莉那款款移动的秀

足,直咽口水。

从她走路的样子,孙诚判断出,这绝对是一个风骚的女人。

陈莉的秀足那白皙精美的脚后跟,随着她脚步的节奏,擡起,落下,与拖鞋

一离一合,看得孙诚恨不得马上扑过去,跪在陈莉脚下舔她精緻的脚后跟。

陈莉从写字楼前面走过,不一会,来到儿子上学的中学门口。

儿子陈勇已经放学等在门口,和他在一起的还有一个学生。陈莉认得,是儿

子的同学曹刚。

陈勇对妈妈说:「妈,曹刚到咱家去玩一会。」

陈莉说:「等会妈把你们送回去,妈公司还有事,就不回去了,中午还剩的

有饭,你们热热吃了就行了。」

她们三个人就向设计院走回去。

经过写字楼门口,孙诚还站在那裏,死死盯住陈莉的秀足,鸡巴硬硬的。

陈莉沒有再往前走,对儿子说:「你们先回去吧,妈就在这裏打车走了。」

陈勇应了一声,就和同学一起走了。

陈莉站在写字楼前面的马路边,挥手打车。

下班时间,空车几乎沒有,偶尔有一辆,一听陈莉去的地方,也不愿意去。

原来,她要去市中心的皇都酒店,那裏正是塞车高峰,沒有出租车愿意去。

陈莉一个时髦性感妇人,站在路上挡了半天车,自己觉得很不自在,于是拉

下脸来,挡了一辆摩托车,但一看那车手的肮髒样,她不耐烦地挥了挥手。让那

摩托车走了。她继续焦躁地打车。

孙诚一直在陈莉身后欣赏她的性感身影和她秀足那精美的脚后跟。这时,他

觉得应该上去了,于是走上去招唿道:「大姐你好!你要用车吗」

陈莉其实早就注意到这个男人在看她了,于是笑了一笑说:「是啊,车真难

打。」

孙诚问:「你想去哪儿呢」

「皇都酒店。」

孙诚忙说:「正好,我也要去那裏,不如用车带你一程。」

陈莉嫣然一笑,对于她这样的性感妇人来说,还是不愁有男人愿意开车送她

们的。

不一会儿,孙诚将他的车从地下车库裏开上来。陈莉上了车。孙诚趁机和她

攀谈起来。

陈莉对这个小伙子印象不错,于是和他交换了名片。

越往前走,塞车越厉害。开了一个小时,车才到皇都酒店。

陈莉怕被老闆看见她坐別的男人的车不高兴,就对孙诚说:「谢谢你啦,车

不用开进去了,我就在这裏下了。」

陈莉下了车,进了酒店。

今晚,她老闆在这裏宴请一位重要客人。

宴请就在酒店中餐厅的一个包间裏。陈莉的老总姓马。马总安排陈莉挨着客

人坐下。

就他们三个人。

那客人是个三十七八岁的汉子,是工商局的一位处长,喝着喝着手就不老实

了。他看见陈莉连衣裙裏颤动着的大奶子,忍不住伸出魔爪,摸了上去。

陈莉浑身一颤,娇嗔地说:「李处长,你真坏,摸得人家好痒,那裏可是女

人的敏感带,不能随便摸的,女人被摸了那裏,就会忍不住动情呢。」

那李处长听得鸡巴都硬了,淫笑道:「陈莉,我就是要让你发情呢!」于是

细细地捏陈莉的奶头。陈莉痒得轻声呻吟起来。

马总见了,举杯说:「喝酒喝酒!」

那李处长藉着酒劲,恬着脸说:「陈莉,我要你喂我喝!」

陈莉就喝了一口酒,嘴对嘴,喂李处长喝。李处长喝了酒,趁机抱住陈莉,

使劲和她亲嘴。陈莉被亲得几乎喘不过气来。李处长一边亲嘴,一边捏陈莉的大

奶子,陈莉被捏疼了,发出一声惊叫。李处长不管,继续又亲又捏。这种有母亲

的感觉同时又很风骚的熟妇,他最喜欢了。

陈莉的腋毛很多,那李处长一下子擡起陈莉的胳膊,亮出她的浓密腋毛,淫

笑道:「腋毛多的女人,肯定很骚!」于是就去舔她的腋毛。

陈莉痒得连声惊叫:「李处长,別,別这样,痒,痒!」

李处长无耻地淫笑着:「就是要你痒!」继续舔个沒完。

折腾了好一阵,女招待进来上菜,李处长才放了陈莉。

马总说:「这样吧,李处长,咱们说的那个事情,你记住別忘了。」

李处长喝得满脸通红,连声说道:「沒问题沒问题,我看马总你也是个明白

人,放心,这事包在我身上了。」

马总沖陈莉使个眼色。陈莉会意,说:「李处长,你看你喝成这样,来,我

搀你到洗手间擦把脸。」于是扶着他进了洗手间。这是包间裏面的洗手间,裏面

设施齐全,还有浴缸。

一进洗手间,陈莉关好门,李处长就一下子把她抱到洗手台上。

李处长一下子跪倒在陈莉脚下,一下子抱住陈莉的秀足,激动地说:「莉!

我跟你说,我就喜欢年龄比我大的女人,像你这样又成熟又风骚的女人,像我的

大姐姐,我就叫你大姐吧!大姐,你的脚长得太好看了!」说着,捧着陈莉的秀

足就啃了起来。

陈莉坐在洗手台上,伸着秀足,供李处长啃着。这又是一个喜欢啃她秀足的

男人,她老闆也是如此。陈莉在心裏感叹着男人们痴迷起来也挺可爱的,一边爲

自己的秀足感到高兴。

陈莉被李处长啃她秀足,啃得她忍不住呻吟起来。李处长一边啃还一边说:

「大姐,你的脚长得太性感了!我喜欢!以后,只要你有啥事,盡管找我,只要

能让我吃你的脚,你让我幹啥我就幹啥!都听你的!」

陈莉心裏高兴,秀足被舔得很痒,忍不住大声呻吟起来。

外面马总也沒閑着,见那女招待也是位身材高挑的性感熟妇,便拉到近前,

靠在她怀裏,摸起奶来。

洗手间裏面,陈莉被李处长舔得受不了,就求他说:「李处长,別,別舔了

好吗舔得人家都想尿了……」

李处长听了,忙说:「等一下!」

他让原本坐在洗手台上的陈莉先站到洗手台上,然后让她蹲在洗手台的边沿

,李处长跪在洗手台下,张开大嘴道:「大姐!现在你尿吧!」

陈莉说:「那多不好意思呀!」

李处长道:「快尿!我要喝!不尿我跟你急!」

陈莉分开两腿蹲着,尿眼一松,便尿了出来。李处长张着大嘴盡情地喝着陈

莉的骚尿,连叫好喝!

就在洗手间裏,陈莉被李处长奸了三次。

马总送她回家,在车上又奸了她两次。

饶是陈莉这样性感风骚的熟妇也受不了如此蹂躏,她感觉浑身像是被拆散了

一样。

夜裏十一点多,马总的车停在设计院门口,陈莉下了车,昏昏沈沈向家裏走

去。

再说陈莉的儿子陈勇,和妈妈告別后,和同学曹刚一起往家裏走。

曹刚忍不住问:「陈勇,你妈晚上去哪儿」

陈勇答道:「我也不知道,她们公司有事儿呗。」

曹刚说:「你妈可真性感啊!」

陈勇说:「都这麽说。」

曹刚说:「你觉得我妈呢」

陈勇说:「你妈也挺性感的。」

曹刚说:「咱俩是好哥们儿,告诉你一个秘密,我妈和我爸幹那事的时候,

我经常偷听。」

陈勇来了兴趣:「是吗你小子真有福气!胆子真大!我可不敢!」

他叹了口气说:「唉,其实我妈那麽性感,我也想偷听啊,可是不敢啊。」

曹刚道:「对哥们儿说实话,你对你妈动过心沒有」

陈勇脸红了,犹豫着不想说。在曹刚的逼问下,他终于承认:「我一见我妈

光着脚,我的鸡巴就硬!」

曹刚是班裏同学的头,陈勇得听他的,而且平时他们也沒少上黄色网站,所

以曹刚一问他,他就什麽都说了。

两人说着话,很快到了设计院。

来到陈勇家裏,陈勇说:「饮料在冰箱裏,自己拿!」就开了电视,放影碟

看。

曹刚看到,屋裏的沙发上有几付脱下未洗换穿的肉色裤袜,显然是陈勇的母

亲的。他拿了一付,使劲闻着那发黑的袜尖,鸡巴顿时硬了起来。

他问陈勇:「闻过你妈丝袜沒有」

陈勇红着脸说:「有!」

「拿你妈的丝袜射过精沒有」

「射过。」

曹刚又说:「把你家的黄蝶拿出来看看。」

于是,两个中学生看起了黄碟,看得鸡巴铁硬。

曹刚说:「哎呀,鸡巴硬得要爆炸了!真想找个女的玩一下。」

陈勇憋得涨红着脸说:「我也是!」

曹刚说:「哥们,和你商量一下,反正你爸也沒在家,你妈又那麽骚,不如

今晚就把她幹了!」

陈勇吃惊地看着曹刚。曹刚逼问道:「你敢说你沒想过幹你妈」

陈勇想着母亲性感的肉体,点了点头。

曹刚说:「今天咱俩操你妈,明天再操我妈,你看行不」

他拿着陈莉的丝袜在陈勇眼前晃动。陈勇终于点了点头:「好!幹!」

陈莉昏昏沈沈一进家门,就被两个中学生用她的丝袜将她嘴堵住,又用一付

裤袜将她双手反绑。

曹刚扒掉陈莉的连衣裙,她的三角裤已被李处长拿走了,扒了裙子就一丝不

挂了。

曹刚迫使高大的性感熟妇陈莉跪趴在床上,屄眼朝外,他站在床前,挺起铁

硬的鸡巴,狠狠戳入陈莉的屄眼。

陈莉刚刚被李处长和马总多次蹂躏,现在又被插入,忍不住叫了一声。

曹刚扶着陈莉的肥白屁股,狠狠地撞击着,一下比一下有力。陈莉被操得一

声接一声地叫唤起来。

陈勇在旁边看得是直咽口水,鸡巴硬得难受。曹刚一边操陈莉一边看着他:

「哥们上啊!」

陈勇忙把手伸到母亲身下,去摸妈的奶子。妈的奶子又大又软,摸着手感好

极了。

曹刚拉着陈莉的胳膊,把她上身拉起来,这样可以更深更有力地戳入她的屄

眼。陈莉被操得连声喊叫。

这时她已明白发生了什麽事,但她刚才被蹂躏了好几次,浑身无力。她还沒

从刚才被李处长和她老闆激发起来的情欲中缓过来,那种被蹂躏的快感笼罩了她

的全身。被儿子和他的同学玩弄,又怎麽样呢现在不是不少家庭都发生了母子

乱伦吗这个风骚的性感熟妇这样想道。

她沒有反抗,不停地叫唤着,承受着少年的污辱。

陈莉是个风骚女人,一开始,她也觉得这样不行,怎麽能被儿子和他的同学

玩弄呢但她难改淫妇本性,只要男性一碰她的屄,或是她的秀足,或是她的奶

头,她就忍不住发骚,想让男性玩她。况且,她平时也沒少有意无意地在她儿子

面前显露肉体,这倒不是她想与儿子乱伦,而是她风骚的本性使然。现在她的屄

被少年戳,她的情欲被挑起来了,也就不想反抗了,她天生想被男人插的淫妇本

性发作,屄发痒,一心想让男性插,別的什麽都不管了。

陈勇看着妈妈被蹂躏时的骚样,心想,妈妈真是个淫妇啊!他鸡巴更硬了,

使劲地捏妈妈的奶子,陈莉疼得发出惊叫。她的嘴被她的丝袜堵住,她只能发出

含煳不清的呜呜声。

曹刚一边操着,一边叫道:「阿姨!你真性感!我想你!我终于操了你了!

我好爽呀!」他叫喊着,很快射了精,射在阿姨的阴道裏。

曹刚从阿姨屄裏拔出鸡巴,对陈勇说:「陈勇,该你了!」

陈勇看着妈妈的骚样,心想:反正妈妈是个淫妇,她喜欢男性插她,我插妈

妈,妈妈不会怪我的,说不定妈妈还很高兴我这样做呢。

妈妈的淫妇本性,使得陈勇沖破了心理上最后一道本不坚固的防缐,他这时

只有一个念头,就是狠插这个性感而风骚的妈妈。

他走到妈妈屁股后头,一发狠,将鸡巴插入妈妈的阴道,他一边往裏插入一

边大喊:「妈!妈!妈的屄!我又回来啦!你儿子又回来啦!」

妈妈的阴道温暖湿润,陈勇舒服极了!他发狂地狠捅妈妈的屄眼,陈莉被儿

子捅得嗷嗷直叫,脸贴在床上,撅着屁股任儿子操她。

曹刚放了张唱碟,《世上只有妈妈好》,然后上了床,抓着陈莉的头发,把

她的脸擡起来,然后把鸡巴在陈莉的脸上乱蹭,把精液蹭到她脸上,把鸡巴在她

脸上蹭幹净。

在《世上只有妈妈好》的歌声中,高大的性感熟妇陈莉,遭受着儿子的兽性

蹂躏。

曹刚从陈莉的枕边,拿起一付她脱下未洗换穿的肉色裤袜,拿起一只发黑的

袜尖,使劲嗅着,又把这裤袜的另一只发黑的袜尖,递给陈勇。陈勇接过来,使

劲嗅着那发黑的袜尖。妈妈那成熟妇人的令人迷醉的莲香,被他深深吸入大脑,

极大地刺激了陈勇的兽欲。

陈勇兽性大发,抓着妈妈的长发,迫使她扬起头,然后挺起鸡巴狠命往妈妈

的屄眼裏顶,发疯似地狠捅妈妈的屄眼。陈莉长发被儿子揪住,被迫仰起脸,表

情痛苦。儿子揪住妈妈的长发,每一次顶撞妈妈都插入很深,妈妈的子宫被儿子

顶撞得很疼。

这是陈莉今晚第七次被男人奸污了,被痛苦和快感折磨着的她,拼命地淫叫

着,泪水和汗水顺着她脸往下流淌,这个风骚的女人,被儿子操得如同一头发情

的母猪,淫水随着她的淫叫声不停地从屄眼裏往外流。

陈勇再也憋不住了,在《世上只有妈妈好》的歌声中,在妈妈的淫叫声中,

精液狂奔,有力地射入妈妈的子宫深处。

陈莉也被儿子射得达到了高潮,她声嘶力竭地淫叫着,这时,她只想喊一句

话:儿子,插死妈妈吧!

一阵疯狂过后,母子俩这才平息下来,喘息着,瘫作一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