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家庭禁忌

阿公偷窥妈妈洗澡

来源:会意小说   浏览量:1   发布日期:2024-05-30

阿公偷窥妈妈洗澡

我们家住在公寓五楼,顶楼另外加盖了一个小房间,平常堆置一些

杂物。去年阿嬷过世后,老爸不放心阿公一个人住在南部乡下,就将他接

到台北一起住。长年务农的阿公虽然已经年近七十,但身体还很硬朗,爬

起楼梯一点也不吃力。他说顶楼空气好又清静,沒事可以在上面运动,因

此坚持要住在加盖的那间小屋。

有天晚上,我到顶楼找一些旧参考书。当我上到顶楼之后,发现阿公正

趴在屋顶边边的矮墙上,歪着头专心的往斜下方看。心中虽然疑惑,但也

不想打扰他,便自顾自的进入小屋翻找旧书。我找到书后,发现阿公姿势

不变,仍然聚精会神的往斜下方看。我沒有惊动他,静悄悄的便下楼了。

隔天一大早阿公去公园散步,我便趁机上了顶楼,好奇的依照阿公趴伏

的位置歪着头往斜下方看。这一看,可是大吃一惊,因为这个姿势、角

度,居高临下,刚好可以从我家浴室窗户看见浴室内部。我再一回想,阿

公趴在那儿的时间,妈妈好像正在浴室洗澡。哇塞!阿公还真是色啊,竟

然偷窥自己的儿媳妇洗澡!

过了几天,阿公有事要回乡下一趟,我心想:「妈妈年轻时,虽然长得不

错,但现在终究已近四十岁了,身材也逐渐发福走样,难道还有什么看

头嗯~~不如趁阿公不在,我也来看一看。」。那天晚上,妈妈一进浴

室,我立即上了顶楼,趴在阿公趴过的位置,歪着头往斜下方的浴室看。

呵呵~~由于附近沒有比五楼更高的房子,因此五楼住户除了冬天,通常不

会将浴室的气窗关上;今天当然也不例外。

妈妈一进浴室,立即就将短裤连同三角裤一併脱掉,紧接着就坐在马桶

上撒尿。由于她动作太快,我一时反应不及,等我回过神来,她已从马桶

上站起并擦拭下体,顺手就脱掉了身上的罩衫。

全身赤裸裸的妈妈一边哼着「手牵手...我们一起走......明天妳要嫁给我」

这首歌,一边熟练的戴上浴帽走向浴缸。她走动时,胸前白晰的两个大奶

不断摇摆晃荡,丰满的屁股也一扭一扭的微微颤动,我看到这个画面,突

然感觉说不出的兴奋紧张,身体不由自主就抖了起来。平日正经...温婉贤

慧...熟悉的妈妈,一旦赤裸身体,似乎一下子就变成了另外一个女人。

我必须修正自己先前的想法,中年略发福的妈妈确实还很有看头。她赤

裸的胴体在灯光下显得粉嫩光滑,丰挺饱满微下垂的奶子,就像两个剥了

皮的柚子一般肥大,奶头,乳晕恰如其份地跟胸部Size的比例刚好。我过去从

沒看过全身赤裸裸的妈妈,也从沒对妈妈起过邪念,但如今看到她成熟丰

满的胴体,我的下体不由自主就开始充血膨胀,并且迅速的亢奋勃起。妈

妈的屁股和大腿,明显比一般年轻女孩丰腴许多,看起来肉乎乎的格外诱

惑撩人。但她的阴毛却并不浓密,只稀疏覆盖在她嫩白隆起的阴阜上。

虽然在网上早已看过数以千计的美女裸照,那些美女的面貌身材也都比

妈妈好,但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亲生妈妈的裸体却给予我从所未有的强烈

刺激。我简直兴奋的不行,于是掏出老二,一边看一边打手枪。结果妈妈

澡还沒洗完,我已经爽得连续洩了两次。怪不得一大堆人喜欢熟女,原来

熟女的肉体还真是有魅力啊!

阿公回南部才两天就回来了,我不动声色的继续观察,发现每当妈妈洗

澡时,他总是趴在老地方偷看。有几次他还和我一样,一边偷看,一边打

手枪。(后来阿公不在时,几次我也看到妈妈洗澡时...黑暗的一面...妈妈...她

居然也会在浴室自慰...真是精采万分...诱人之极...)哇靠!阿公能常常看到,

自己媳妇这么香艳刺激的真人表演,还真是有福气啊!

接下来一段时间,家里发生了几件大事。首先是爸爸被公司派往大陆筹

备设厂事宜,由于设厂之后公司已内定爸爸担任厂长,因此爸爸势必长驻

大陆。为此,妈妈颇有怨言,但为了爸爸的前途,她也无可奈何。其次是阿

公的农地已纳入都市计画,阿公转眼之间就成为身价上亿的地主,建筑商

开始络绎不绝的造访阿公,阿公待价而沽,心情真是好的不得了。

这段期间,我要准备大学推荐甄试,唸书补习忙得头昏,因此也沒闲功

夫再注意阿公的举动。一转眼,爸爸去大陆已经两个多月,我的推荐甄试

也顺利过关,由于沒有了联考的压力,我一下子又轻松了起来。

一天晚上,爸此刻仍远在大陆广州工作,建筑商要宴请阿公吃饭,要谈土

地买卖契约问题。因妈妈大学念的是法律,现又在公司法务部门工作,她

怕阿公识字不多,吃亏上当,因此主动要求陪阿公一起去。阿公面有难

色,吞吞吐吐的道:「他们...请我上酒家,妳跟去……不大好吧」。

妈妈一听,气急败坏的道:「阿爸,就因为这样,所以我更要去啊!阿

爸,你不知道,这些商人花样很多,说不定,他们就是要用美人计坑你

啊!」。爸爸是阿公的独生子,也是唯一的继承人,严格说起来,阿公的

财产也就等于是爸爸的财产,也难怪妈妈会这么着急。

那天晚上约七点出门,却直到午夜她们才醉醺醺的回到家,醉酒的阿公

直接上顶楼睡觉去了,妈妈却似乎意犹未盡,见我还沒睡,拉着我就颠三

倒四的胡扯。

「哼!我就知道他们不怀好意,几个酒家女一直灌你阿公迷汤,还好...我

跟去了...哦...好累...」[...我的乖儿子...呵呵...你也长大了...愈来愈帅啰!...

呵...][来!妈亲一下!]边说边抱着我满身酒气的亲吻我... [看!...我的身材也不

错啊...不会比那些酒家女差到那里...]妈比划着胡言乱语...说道

为赴宴而刻意打扮的妈妈,今晚显得格外时髦性感,一袭黑丝连身缕空

长裙,使她丰腴的身材更显凸出。她满脸通红,满嘴酒气,一边说,一边

当着我的面就掀起裙子脱下裤袜,完全不把我当一回事。我虽然有些尴

尬,但也不介意欣赏妈妈醉后放肆...的裙下风光。

妈妈满脸通红...亢奋的说了一会,言语逐渐含煳不清,我半劝半哄的要

她回房睡觉。妈妈嘴里嘟嚷着「....我沒醉,我沒醉~~不用....」,踉踉跄跄

的走进卧室,半天都沒有再发出声音。

我有点担心,就走到门口探头望去。只见房间门沒关灯沒熄,妈妈已经

四仰八叉的躺在床上,睡得人事不醒,那袭昂贵的黑色真丝连身缕空长

裙,则被她随意扔在床边地下。我捡起长裙叠好放在床头柜上,正想替妈

妈熄灯关门.

这时听见妈妈突然嘟嚷道:「唉~~怎么这么紧,勒的好难过...呕…..」。

她闭着眼睛,边说边拉扯身上的竹炭塑身内衣。我看过电视广告,知道这

种塑身内衣弹性特强,它虽然能将女性臃肿的身材变得苗条,但穿久了肯

定不舒服。

我心想:「妈妈喝醉了...根本沒办法自己脱,干脆帮她脱掉算了。」

这时可是尚无邪念,只是单纯的想让妈妈睡得舒服一点。笨手笨脚,好不

容易才将竹炭塑身内衣从妈妈身上脱下,但就在内衣脱离妈妈身体的剎

那,妈妈一身雪白丰腴的嫩肉,剎那间勐地便蹦了出来。真的,我一点也

不夸张,妈妈胸前那对34D的奶子,就像木兰飞弹一般,颤巍巍抖动着

直蹦出来。瞬间,她的小腹、双腿、屁股,也像充了气一般,明显胀大了

一号。

这时妈妈近乎全裸,全身只剩下一条白色丝质镂空三角裤。她如释重负

的嘘了一口气,随即翻身侧卧,露出一副舒爽的表情。侧卧时的妈妈,硕

大的屁股显得格外凸出,连接臀部的大腿也更显得浑圆丰腴,原本无邪念

的我,近距离望着几近全裸,曲缐毕露的性感妈妈,内裤裏若隐若现的黑色

丛林地带...不禁慾火开始高涨,心猿意马起来。试探性的叫了她两声,结

果她毫无反应;我又推了她两下,她撒娇似地哼了一声,却依然沈睡未

醒。

站在床前望着妈妈的身体,天人交战了半天,视姦意淫她...大半天,最后

还是打消了趁机姦淫妈妈的邪念。不过我替妈妈盖被子的时候,还是忍不

住顺手在她奶子、屁股、双腿与私处上偷摸了几把。靠!不是盖的,又滑

又嫩,手感真是好啊!呵呵~~离开妈妈房间之后,[事后想起我忘记将房门

关好,只轻掩带上...以至后来...让阿公有机可趁...]免不了又去厕所打了两

枪,否则的话,精虫上脑,我又怎么睡得着呢。

凌晨约四点左右,我突然被一阵细微怪异声响惊醒,那声响断断续续,但

非常清晰,好像是从隔壁妈妈房间里传出来的。我惊疑未定,悄悄下床,赫

然发现妈妈房门微开且灯火亮着,我赶紧靠到房门口探头一望,不禁瞠目

结舌,当场愣住。

「哇靠!怎...这么夸张又不是拍A片!」只见房间中,阿公与妈妈全

身赤裸。深沈昏睡中的妈妈面对着我仰卧,埋首于妈妈大腿之间的阿公,

则背对着我跪在床边。阿公卖力唆舔着妈妈的阴户,他的口水混杂着妈妈

的淫水,在唆舔时不断发出啪瘩、啪瘩的声响。昏睡中的妈妈皱眉微张着

嘴,不时发出「嗯...啊...」的轻哼,显然她还是有所感觉的。我愣了半晌回

过神来,赶紧识相蹲在门边,悄悄地偷窥。

酒醉的阿公,大概是半夜口渴起来喝水还是幹嘛...发现妈妈的房门沒关

好,而房内又是玉体横陈,海棠春睡,贵妃醉酒...的香艳画面,色慾薰心的他,因

老爸远在内地工作不在家,又值夜深人静,便大胆地进入房内,蹂躏起妈妈,根

本沒有发现我在偷窥,他脱掉妈身上仅存的白色内裤丢到一旁,一边舔着妈

妈阴户,一边抚摸妈妈的屁股大腿。

他原本软趴趴的老二,开始亢奋翘起,最后终于变成一根乌黑兇勐的大鸡

巴。阿公站了起来,他将妈妈雪白浑圆的大腿缠绕在腰际,接着一挺腰,

那黑黝黝的大龟头,就直接顶在妈妈湿润的阴道口上。我清楚看到阿公的

龟头缓缓划开妈妈湿润的肉缝,逐渐沒入妈妈成熟的阴户。 [噢..]妈皱眉轻

哼了一声.

哇!真是太刺激了!年近七十的阿公,竟然真的插入,姦淫了四十岁的妈

妈!黝黑干瘦的阿公趴在白嫩丰腴的妈妈身上,在视觉上形成一种强烈的

对比,在伦理上更是超级禁忌。我亲眼目睹这个淫秽煽情的画面,真是差

一点就亢奋的当场射精。

阿公开始抽动了,起初他还老成持重....慢吞吞的抽插,但沒过一会他就

开始疯狂加速了。仍然昏迷不醒的妈妈突然有节奏的哼唧起来,面部表情

也开始痛苦起来。她时而蹙眉发出「啊」声,时而舒展眉头哼出「嗯」,

当阿公大力挺送直插到底时,妈妈就会张口急喘,发出「嗯..噢...喔...哦...

啊...唉哟...」等,一连串的音节。阿公边幹,边抓玩着妈的奶子,边低声喊道:

[...嗯...真水...真水(台语:美的意思) ]

我还是童子鸡,不知道一般人做爱能坚持多久,阿公大概抽插了两三百

下,就突然静止不动,然后打摆子般的抽搐起来。我约略估计,他抽搐的

时间只有5~~7秒,或许这就是他射精的时间吧。射精之后,阿公从妈妈身

上爬起来,他胡乱用卫生纸在妈妈阴部擦了擦,不知是否酒醉未醒的关系,

门沒关,灯沒熄,也沒帮妈妈穿回三角裤,就慌慌张张的回顶楼去了。

「哇靠!阿公怎么这么老土善后工作这么差,妈妈醒来会不知道才有

鬼...」我等了十几分钟,见沒什么动静,便悄悄来到妈妈房间。只见妈妈

双腿蜷曲仰卧着,依然沈睡未醒,她那刚被阿公蹂躏过的小穴,略见红肿

微微张开,尚残留着些许阿公的精液。这时,一个邪恶的念头突然在我心

中浮起,我心想:「反正阿公已经姦淫了妈妈,现在妈妈尚沈睡未醒,不

如我也来搭个便车…..」我随即关上房门,并按上喇叭锁。

床上妈妈刚被阿公幹过的赤裸胴体,在灯光下显得无比诱惑,我目瞪口

呆盯着她湿润晶莹的阴户,杂草丛生的私处...心中的慾火不禁一发不可收

拾。

原本邪恶的想法,瞬间便化为实际行动,我直接了当就脱下裤子,将坚硬

的鸡巴,缓缓对准插入妈妈的阴道。一股温暖、柔软湿润、紧缩包覆的感

觉,立刻透过龟头传送到我的脑际。那种舒爽,是我从小到大从沒享受过

的奇妙滋味,我不由自主便挺动鸡巴,大力抽插起来。

妈妈反应出乎意料的强烈,她不但发出呻吟,甚至还双腿更开,耸动下体

迎合着我。说实话,是被她吓到了。我一度以为妈妈已经醒了,老二都几

乎被吓软,不过从她紧闭的双眼和梦呓般的含煳言语观察,我知道这只是

她身体对性行为的自然反射。初嚐滋味的我,表现平平。我只不过插了一

百多下,经歷了几分钟,就在妈妈体内喷出热腾腾的精液,一洩如注了。

附带一提,我的老二并不雄伟,硬起来大概只有13公分,原本有些自

卑。但在这次经验中我发觉,当我盡根插入时,龟头明显可以碰触到一个

软软像小嘴般的凸起物。每当我碰到那里,妈妈就会撒娇似地发出「嗯..啊

~~」的一声。这代表我的老二够长,可以插到底,已经足够让一般女人

满足了。我查过资料,那个软软的凸起物,应该就是妈妈的阴道深处的子

宫颈。

后来我做了一些善后工作,小心的擦拭收拾,才离开房间

我睡着沒多久,就被脸色阴沈的妈妈叫了起来。她噼头就问:「你昨晚

几点睡的」。我有点作贼心虚,于是揉揉眼睛打个哈欠,装模作样的

道:「...昨天晚上妈妈睡沒多久,我也去睡了,大概一点多不到两点吧;

幹嘛啊人家好睏,还想睡啦!现在几点啊」。

「哼!长这么大,就知道睡觉!」妈妈撂下这句话,掉头就走。我一瞥床

边鬧钟,靠!才九点二十。我昨晚〈应该说今天早上〉搞完并稍事清理

后,已经清晨六点多,等到正式上床睡觉,都快七点了,也就是说,我才

睡了两个小时而已。不过看妈妈那个脸色,八成她已经发觉自己被人碰

过,我得赶紧起来看看状况。

我先到厕所尿个尿,看见浴缸旁的洗衣篮里放着妈妈昨晚穿过的三角

裤,显然妈妈起来后已经洗过澡了。这个发现使我更加肯定,妈妈一定已

经知道,昨晚她昏睡时曾遭人侵犯。我忐忑不安的在屋里踱了一圈,竟然

不见妈妈踪影,我正纳闷妈妈会到那去,这时,通往顶楼的楼梯口处,传

来妈妈刻意压低的嗓音。我心想:「妈妈一定去质问阿公了。」。便赶紧

爬上楼梯,倾耳静听。

妈妈:[阿爸,你还不承认,你怎么可以这样] 阿公:[唉……..妳先別

激动嘛….. ]妈妈低声啜泣道:[我怎么不激动,你….你…不要脸,老不

羞!我是你媳妇耶 ...你怎能...怎么可以这样...]阿公:[我...昨天喝醉了,真

的想不起来…… ]

妈妈:[你想不起来昨天回来在计程车上,你就借酒装疯...动手动

脚…]. 阿公:[唉~~昨天...我喝醉了,妳又穿的那么性感……]. [唉呀!我是年

纪大点沒错!但是我也是一个正常的男人啊...]

妈妈:[不要脸!你….无耻….可恶…..呜呜~ ]

妈妈似乎有些歇斯底里,突然间,她好像被人摀住嘴巴,发出「呜呜」

的声音。我悄悄探头一望,只见阿公真的摀住妈妈嘴巴,俩人正纠缠着互

相拉扯。

阿公:[我拜託妳不要鬧,鬧起来丢人啊! ]

妈妈:[呜~~呜~~你先放手 ]

阿公:[好好~~我放手,不过…妳千万不要叫啊! ]

事情的发展往往出人意料,原本我以为他们这下子一定会鬧得不可开

交,但当阿公低声下气哀求,主动提议要将卖地所得分给爸妈时,妈妈的

态度立即有了180度的转变。

阿公:我知道我不对,那这样吧,卖地的钱,分一半给妳们夫妻。

妈妈:...那家豪〈我的名字〉怎么办他是长孙啊!

阿公:家豪是独生子,分给妳们夫妻,就等于分给他嘛

妈妈:那不一样啦!

阿公:怎么会不一样那妳说要怎么分

妈妈:嗯…..我看分成四份,阿爸、我们夫妻、家豪,一人一份。〈哈哈~~

妈妈还真疼我〉

阿公沈吟不语,半晌,嘆口气道:「其实我已经老了,要那么多钱也沒

用,本来...照妳说的分也可以,不过….」。妈妈见阿公欲言又止,急忙追

问道:「不过什么」。阿公有些腼腆的道:「昨天我喝醉了,根本不记

得和妳在一起的滋味。如果妳答应阿爸,以后有机会就孝顺阿爸一下,那

阿爸就照妳说的分。」。

妈妈一听,红着脸忸怩的低下头,撒娇似地嗔道:「唉哟,阿爸,你怎么

这样啦」。说真的,我长这么大,从来沒看过妈妈像这样子撒娇。此

刻,妈妈就像小女孩一般,红着脸低着头,身子扭阿扭的,竟然有一股说

不出的魅力。阿公见她那模样,色胆一下又大了起来,他贪婪的上前一把

搂住妈妈,色瞇瞇的道:「阿娟〈妈妈叫玉娟〉,阿爸想妳好久了,妳就

可怜阿爸一下吧!」。

妈妈吓了一跳,着急的嚷着「不要~不要!」,但阿公根本不理,只是一昧

的在妈妈身上乱亲乱摸。妈妈虽然不断的推挡抗拒,但却逐渐被阿公搂抱

着推倒在床上。直觉告诉我,妈妈根本就沒有使盡全力反抗,她其实是半

推半就。因为凭她的身材〈167公分、60公斤〉如果拼命挣扎,年近七十的

阿公应该很难制服她。

阿公压在妈妈身上,掀起裙子就抚摸妈妈嫩白的大腿,妈妈本能的併起双

腿,轻声喊叫:「阿爸,不要,不行啦!你再这样,我踢你呕!」。慾火

燻心的阿公,完全不理妈妈,他猴急的拽住妈妈的三角裤,一个劲的往下

扯。妈妈眉头紧皱,突然一脚踹出,只听唉哟一声,阿公已四仰八叉的跌

倒在地。

「唉哟!阿爸,你不要紧吧」

妈妈怕阿公真的受伤,慌忙要去搀扶阿公。阿公沒等妈妈扶他,拍拍屁股

就一跃而起,显然并无大碍。妈妈见阿公沒事,不由得又埋怨起来:「阿

爸!你怎么这么粗鲁大白天的,万一家豪上来看到,那还得了!」。阿

公似乎也知道自己不对,他涎着脸厚颜道:「对不起啦!嗯 ~~妳说白天不

行,那晚上呢」。妈妈又羞又气的瞪他一眼,掉头就往楼梯处走,当她

走到楼梯口时,突然丢下一句:「晚上,你自己看着办!」。

阿公一听,心花怒放,朝下一跪就抱住妈妈双腿。妈妈立足不稳差点跌

倒,不禁生气的斥道:「唉呀!你幹嘛啦」。阿公可怜兮兮的哀求道:

「阿娟,我真的忍不住了,拜託!妳那里先让我舔一下好不好」。妈妈

大概作梦也沒想到阿公会说出这种下流话,一时之间,她既尴尬又生气,

又有些许的无奈与害羞。

「不要啦,讨厌!你怎么这么三八你想害人家下面...湿湿,再换一次内

裤吗」。

妈妈情急之下口不择言,反而激发阿公的兽慾。他死命抱住妈妈屁股,勐

一下便伸头钻入妈妈裙内,妈妈还来不及反应,他已经在裙内胡乱舔了起

来。我的老天!幸好阿公及时缠住妈妈,否则妈妈一下楼梯,我一定会被

当场活逮。我顾不得再看,一熘烟窜下楼梯,立刻躲回房间继续装睡。十

多分钟后,妈妈喘嘘嘘的从楼上下来,直接就进了我的房间。

「你还睡啊还不起来」

我知道妈妈是在试探我,看我是不是真的睡着,就不吭声,沒理她。妈妈

又叫了两声,见我还是沒动静,就转身走了出去。我瞇眼盯着妈妈性感的

大屁股,心想:「妈妈又被阿公纠缠了十几分钟,不知道下面湿了沒

有」。我正好奇的猜想,只见妈妈脸红红的拎着一条内裤,迳自走进了

浴室。

我躺在床上胡思乱想,一下又睡着了,等到妈妈硬把我叫起来吃饭,已经

晚上七点了。妈妈一边盛饭,一边不高兴的道:「你搞什么鬼,週休二日

整天都在家睡觉真是越来越不像话!」。我本来想随便敷衍两句,但当

我看见阿公色瞇瞇猴急的模样后,我突然灵机一动,计上心头。

「我和同学约好,晚上要去夜游,不多睡一下,到时候那有精神」

我一边说,一边观察妈妈和阿公的反应。妈妈面色如常,只是叮咛我晚上

出去要注意安全;阿公则喜形于色,一副坐立不安的模样。

吃完饭,我假装打了几个电话连络后,就坐在沙发上看电视连续剧,结

果一看就看到晚上九点。阿公见我还不出门,生怕我临时变卦,坏了他的

好事,就假惺惺提醒道:「你不是和同学约好了要去夜游吗现在都九点

多了,你怎么还不出门」。

「阿公,夜游本来就是玩晚上的嘛,我十点才要出门啦!」[十点才出门

那不是要玩到明天」「对啊,我差不多明天中午才会回来。」

阿公一听,两眼放光,喜出望外的笑道:「要玩到...明天中午啊!呵呵~~

还是你们年轻人厉害!」。

十点一到我准时出门,我当然不会真的去夜游,我只是跑到公寓对面的

小公园里,一边闲晃,一边注意家里的灯光变化。因为从灯光变化中,我

可以大略知道家里的状况。譬如说浴室灯亮,代表妈妈或阿公在洗澡;妈

妈房间灯亮,代表房间里有人。

晚上十一点,客厅灯光熄灭,妈妈房间灯光随之亮起,我继续又等了五

分钟,见顶楼阿公的房间仍是漆黑一片,我知道有好戏看了。因为家里只

有阿公和妈妈两人,客厅熄灯表示两人已准备就寝,但妈妈房间亮灯阿公

房间却沒亮,这不是摆明阿公沒回自己房间吗。如果阿公沒回自己房间,

那他会去那里

我掏出钥匙轻轻将门打开,蹑手蹑脚熘进客厅。哇靠!真是紧张刺激,就

跟当小偷一样!

「唉呀,讨厌!阿爸...人家洗澡,你跟进来幹嘛啦」

「嘻嘻~~妳不是叫我看着办吗」

「讨厌,你再这样,我不洗了啦!」

「哈哈~~不洗更好,我最喜欢闻妳身上的骚味了!

我刚进门,妈妈和阿公的对话便清晰传入耳际,我吓了一跳,慌忙蹲下躲

在沙发后面。我心想:「阿公一副乡下人的老实模样,看不出来他胆子竟

然这么大,还这么会调情!」。我悄悄探头一望,只见妈妈手上拿着换洗

衣裤,正气唿唿的从浴室走向卧房。阿公哈巴狗般的跟在妈妈后面,身上

夸张的只穿了条四角大内裤。

妈妈进了卧房正要关门,阿公快步上前将门顶住,俩人于是展开一阵推挤

拉扯。乡下种田出身的阿公,力气明显比妈妈大,只见他开声吐气

「嘿!」的一下,房门立刻大开,妈妈也四脚朝天,跌倒在地。阿公一个

箭步冲到妈妈面前站住,紧接着一弯腰,竟然脱下了身上仅有的四角大内

裤。他这神来一脱,不但大出我的意料,就连妈妈也当场愣住了。

「呵呵~~阿娟,妳看阿爸这一根怎么样很长很粗吧可以让妳舒服

吧」

「你…你…..丢脸….噁心,难看死了!」

妈妈红着脸娇喘怒骂,阿公却淫笑着挺起了胸膛。由于我在阿公后方,看

不到他的正面,因此不知道他老二的状况。

不过从他得意的笑声,以及耀武扬威的语言看来,他的老二显然已变成一

根兇勐的大鸡巴。我见事态发展越来越有看头,就趴在地上匍匐前进,悄

悄爬到妈妈卧房门边。这时,妈妈狼狈的刚从地上爬起来还沒站稳,阿公

抢上前去又朝她一推。只听「砰」的一声,妈妈已跌躺在身后的弹簧床。

赤裸裸的阿公毫不犹豫,立刻一个饿虎扑羊,朝妈妈扑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