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惠医两性网!

客服热线 000-000-000

首页 >> 新闻资讯

【热文】皮囊下的欲望06

次阅读 新闻资讯 2022-07-09

【皮囊下的欲望】(06)

第六章

「你好坏!」姐伸手拍打着男人的手,笑着说道:「取出来。」

「哈哈。」男人深吸了口烟,「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就是这么坏呀?你的奶

子摸起来很舒服,细腻而柔软,有如婴儿的肌肤,欣赏着你的美人峰就像欣赏一

件艺术品一样,简直就是人生的一种享受。就像上好的红酒,需要懂得品位的人

来品尝。」男人说着低下头伸出舌头在姐姐丰满的奶子上甜了一口。

「我说你就成天没个正经的。被别人看见了怎么办?」

「看见了又怎么样?裸露本身就是一种美,只是这世界太多人太虚伪,借用

道德的外衣批判着这种现象,其实他们私底下不也一样,男人想着女人的奶子与

阴道,女人想着男人结实的肌肉与又大又长的鸡巴,只是没有表露出来而已,虚

伪!」男人说道。

「呵,想不到我们的大艺术家说起脏话来也一套一套的?你们搞艺术的是不

是都是色眯眯的呀?是不是有很多女人呀?」姐姐用手捋了捋男人的长发。

「有这种情况,但我可不是这样,我多情可不滥情,多情是创作的灵感,食

色,人之本性也。放眼世界,从古罗马到欧洲文艺复兴,有哪个搞艺术创作的不

是怪人,有几个大画家没干过与女人的勾当,没画过几幅裸女什么的,难道这就

是色情吗?笑话!」男人似乎对世人感到很是不屑。

姐姐用手抵着下巴咯咯地笑出了声,很感兴趣地看着眼前的男人,似乎是一

个小姑娘在听一个大师的教诲。

「成人有成人的世界,孩子有孩子的世界,这只是整个社会风气在作怪,确

定,这些东西对孩子有不好的影响,但在成人看来,这是一种对美的欣赏。就算

是SM也有它的道理,管他3P、4P,都是一个愿打,一个愿挨,这是人家的

私生活,有什么大惊小怪的?什么样的事情都会有人喜欢,不是吗?」男人让姐

姐躺在自己的腿间,将手放在了姐姐的胸口揉捏着她的奶子。姐姐似乎很是享受,

脸上带着微笑,伸出手指在男人的脸颊滑动着,接着又翻转了一下身子,侧着身

躺在了男人的腿上。「你的东西顶着我了。」姐姐笑着将手放在了男人的胯间。

「有你这样的美女在跟前,它能不心动吗?」男人笑着说道。

「你真坏。」

「我不一直都这样吗?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又坏又变态。」男人轻抚着姐姐的

脸颊。

随着轻微的抽链声响,姐姐拉开了男人裤子的拉链,接着将手伸了进去,很

快,男人的鸡巴被姐姐拉了出来,那鸡巴没有姐夫的粗,但很长,姐姐整个手掌

只握住了它的一半,剩下的部分裸露在夜色下。

「你说你这么长缩在里面不难受啊?」姐姐用手指碰了碰男人的龟头,「我

放你出来透透气儿!」

「透气儿,我看你是想给它吹气儿吧?哈哈。」男人挺了挺身子笑着说道,

用手温柔地整理着姐姐耳边的头发。

姐姐没有说话,笑着伸过嘴,一口含住了男人的龟头,开始轻轻地吸吮起来,

男人脸上带着笑容,默默地看着自己的鸡巴在姐姐嘴里一进一出的画面,不一会

儿,男人鸡巴上已经沾满了口水。

「就像你一样,其实心底深处都是有一种好奇与执著的,你说从不喜欢给你

老公吸,而且还挺反感,但却会主动给我吹,而且还弄得我特别舒服,你说这是

为什么呢?就像我感觉我老婆给我吹着不舒服,我才懒得去管她弄得怎么样,只

要把火去掉就行。而你呢,他强迫你给他吸,你不愿意,万般无耐去做了,其实

你心里只是想敷衍他一下而已,自然你也就体会不到其中的美味与快感,那不是

两颗心与心的交融,是不能达到性的最终目的的。」男人说得头头是道,听上去

好像也有一定道理。

姐姐似乎是被男人的言语激起了更大的性欲与兴奋,用力地「吧嗒吧嗒」地

给男人咬着,好像男人的鸡巴像是一条香味四溢的美味香肠,让她欲罢不能。男

人很得意地一会儿摸摸姐姐的脸蛋,一会儿捏捏她的奶子,一会儿将手伸到她的

背上轻抚。

「我亲爱的蕊蕊女神,你真是我理想的梦中情人,能认识你,我真是不枉此

生。」男人说着转过姐姐的头抬起,将嘴凑了上去,疯狂地嘴对嘴亲吻着。我心

里啧啧两声,这男人分明是在尝自己鸡巴的味道嘛。

亲吻了一阵,男人让姐姐枕在自己的肩膀,姐姐听话地依偎在他身旁,可手

还放在男人的鸡巴上,轻轻地抽动着,「你就不想操我?」姐姐问道。

「怎么不想,我做梦的时候都想,亲爱的。」男人笑了笑,「可我不能这么

急,你我又不是第一次,你难道不知道高潮一过就没了性欲的道理,我们可不能

这么白白浪费时间,做爱的过程我们要学会享受,享受美好的前奏,知道吗?」

「可我痒得难受。」姐姐扭了扭屁股。

「痒才证明有了效果啊,越痒等会你越舒服,你难道还不相信我?」男人用

手拍了拍姐姐的屁股,笑道:「我要亲亲我亲爱的蕊蕊那盛开的蕊蕊。」

什么话呀,拐弯抹角的,我在心里念道。

「坏男人!」姐姐一记粉拳打在男人胸前,「我怎么就这么喜欢你。」

「因为我够坏啊?」男人色眯眯地看着姐姐,笑着问道:「怎么,我给你说

的感觉怎么样?」

「说的什么呀?」姐姐问道。

「明知故问。」男人笑着撩起姐姐的裙子,「呵呵,我就知道你是我最听话

的蕊蕊。」

「你好坏啊!刚刚才路上我心里都一跳一跳的,害得人家心里瘆的慌。」姐

姐娇滴滴的样子我从未见过。

「杞人忧天,就算是大白天,还有人来撩你裙子看你没穿内裤呐?知道吗,

这是自己给自己创造的刺激快感,你老实告诉我,有没有觉得有一种刺激的感觉。」

「你好坏呀!竟问人家这种问题。」

「那你不也很爱听,我觉得吧,你现在的变化很大,从你说在家里习惯了不

穿内衣,从你尝试与你男人做爱的时候悄悄拉开窗帘,你说说,你是不是觉得比

以前更刺激了?而且你老公也不反对,反而他性欲也和以前不同了?告诉你吧,

我看你老公是属于那种闷骚型的,喜欢却又害怕,拿简单点说吧,他心底有种打

开窗帘操你的意思,但又不敢,他想把你展示给别的男人,但还是不敢。你说说,

你悄悄拉开窗帘一点点的时候他是不是显得很兴奋?」

「你怎么什么都知道,你好可怕。」姐姐说道。

「这就是人性,我看人一下一个准,八九不离十!」

「你也知道,我弟弟现在来家里了,也不能太随便了,我想我也该改改这个

习惯了。」

「你完全多虑了,相信我,这会让你更觉得有快感的。」男人说道。

「真的?可是我弟弟。」

「你是不是很害怕,连走路都觉得小心翼翼?」

姐姐犹豫了,愣愣地看着那神秘的男人。

「不要让这些支配了你心里的本性,知道吗?」男人说道:「你觉得我们保

持这种关系怎么样?」

「很好啊。」

「对,很好,虽然大家对彼此都有好感,可我们不能让这种好感破坏了家庭,

这也就是我们不谈家庭的原因,相反,我还希望你和你老公能好好相处,所以告

诉你这些能让他感到兴奋与刺激的方法,也方便你取悦于他。我们只是纯粹的心

灵的交流,肉体的欣慰,这样不是很好吗?你也快乐了,也能享受两个男人,我

也过瘾。呵呵。」

「你真的好奇怪,我以前怎么没发现你这么奇怪?你是不是人们说的变态啊?」

姐姐看着那男人笑着说道。

「那你敢和一个变态在一起吗?」男人坏笑着将手放在了姐姐的腿间,顺着

往上移了去,将手放在姐姐没穿内裤的阴部来回抚摸着。

「你这骚逼真香,让我亲亲。」男人说着起了身,让姐姐坐在了凳子上,姐

姐自己用双手将两条腿掰开,男人将嘴放到了姐姐的两腿之间,右手用力地在姐

姐阴道口的位置做着顺时针的转动,嘴唇开始舔吸姐姐的两片阴唇,姐姐嘴里呻

吟了起来。

「舒服吗?」

「嗯。」

男人说着让姐姐将屁股抬高了些,伸出两根手指插进了她的阴道,并用力地

抽动着。嘴巴也向下移了移,移到了姐姐屁眼的位置,开始舔吸她的菊花。

男人起了蹲在了姐姐的身旁,他依然叫姐姐叉开着双腿,仍旧伸着手指在姐

姐的阴道捣弄,抽动的速度很快,传出「啪嗒啪嗒」的声响。

「啊……嗯……嗯……」男人弄得姐姐很是舒服,她闭着嘴唇,但仍发出了

呻吟的呓语,男人看着表情有些扭曲的姐姐,手上的速度更快了些,猛地,姐姐

的身体急迅地颤抖了起来,屁股不自觉地自前一挺,一股像尿般的水流从她的阴

道喷射而出,她嘴里「啊……」的一声拖得老长,可男人仍未停止住手里的动作,

还在快速地抽动着,姐姐的身体还在颤抖,像是痉挛般,屁股也一前一后地用力

耸动,「啊,我操,太爽了,啊,哦……我的天啊……阿诚,阿诚……啊……这

尿得太爽了,射得太舒服了。」姐姐嘴里叫得更大声了,头发凌乱,脸上大汗淋

漓,从阴道喷射的液体随着她身体的抖动时强时弱,已打湿了男人的衣袖。

姐姐的声音小了些,看来已是筋疲力尽,她大口地喘着粗气,余犹未尽地看

着眼前的男人,将嘴凑了上去亲了一口男人的脸颊,「阿诚,怎么这么舒服,我

还要,还要嘛。」

「我刺激到了你的一个点,这叫潮吹。」那名叫阿诚的男人说道。

「真有你的。」姐姐笑了笑。

「来,帮我吹吹箫。」男人的阴茎已经收缩回去,姐姐笑着照做了,小小的

鸡巴在吸吮几下之后,又硬迅速地硬了起来。

「哪天有时间你和我一起出去采采风,我给你拍些照片回来,顺便再帮你创

作几幅画,我一定不能眼睁睁看着你美丽的胴体老去,慢慢失去光泽,我要留住

你永远的青春,永远的年轻与美丽。」男人用手抚着姐姐的脸,看着姐姐为她吸

吮鸡巴的样子,「我就喜欢这样静静地看着你,你的身体我一辈子也看不够,你

的奶子洁白如玉,是我美丽的玉女峰,你的玉人洞也是我心灵的洗涤池,我愿意

一辈子这样看着你,这样爱着你。」

姐姐认真而快速地给男人做着口活,看得出脸上带着欣喜。「我喜欢听你说

话,喜欢给你吹,我喜欢让你感到快乐,我喜欢你。」姐姐含住了男人的阴囊,

开始做着吞吐的动作,握住鸡巴的手也不停地抽动着,男人笑了,笑得满意而开

心。突然,男人的表情变得兴奋起来,哦也合成了圆形,发出一声「哦……啊…

…」的声音,「亲爱的,我要射了,要射了……」

姐姐一听这话,马上将男人的阴囊从口中吐出,迅速含住了男人的鸡巴,手

也快速抽动着,眼皮上翻看着身前男人的脸颊。

「啊……啊……啊……」男人呻吟着,身子颤动了几下,双手用力地在姐姐

身上糊乱地抓扭着,姐姐的嘴仍没离开他的鸡巴,被堵住的嘴发出几声沉闷的

「呜呜呜」的声音,很快,男人停住了动作,低头看着姐姐,姐姐将鸡巴吐出,

嘴角残留着一团乳白色的精液,她浅笑了一下,张开嘴,精液从嘴角开始往下滴

去,接着又「咯咯咯」笑出了声。姐姐将嘴里的精液往地上一吐,说道:「我把

你儿子吐在地上了。」

男人笑着看着姐姐,没有说话。

「怎么样,舒服吗?」姐姐问道。

「舒服,你感觉怎么样?」男人问道。

「感觉你射了好多,又热又粘,弄得人家满嘴都是。」姐姐笑着又低下头去

开始舔吸男人开始软化的鸡巴,将上面的精液舔得一干二净。

「那你不赚脏?」

「还不是为了让你高兴,你这个坏蛋!」姐姐坐起身拍打着男人,男人一把

搂过她,姐姐顺从地靠在了他的肩膀。

「脏什么脏啊,那可是毫无污染的爱的浓液,为了你这可爱的蕊蕊,我宁愿

精尽人亡,呵呵。」那名叫阿诚的男人笑着说道。

「你说我怎么就喜欢上了你这个怪怪的家伙?你真的好奇怪。」姐姐说道。

「也许就是因为我奇怪吧。认识了我,你自己是不是也尝试过许多,是不是

感到刺激与兴奋呢?」

姐姐点了点头,说道:「你说这是为什么呢?你怎么知道我就会听你的。」

「当然。」男人点燃一支烟得意地说道:「我只是唤醒了你心底的欲望,让

你本感到害怕与羞耻的东西释放了,每个人都会被一种他自己意识不到的东西所

束缚,当这种束缚消失之后,自然就畅快了。」

「你说你们什么时候打算出去玩几天?准备去什么地方?」阿诚看着姐姐说

道。

「时间还没定,可能就这几天吧,正好我弟弟这几天也没上班了,刚好可以

带上他出去走一走。」姐姐说道。

「你可真是好姐姐。」

「他是我弟弟,我能不对他好吗?」

阿诚将头凑到了姐姐耳边轻声低语了一阵,接着又说道:「你这样做,保证

东林会很兴奋,而且你也会有不一样的感觉,你信不信。」

姐姐犹豫地看着阿诚,「我看,不太好吧,而且……随时都会有人的,万一

看见了多不好啊。」

「你放心,不试试怎么知道,事在人为嘛,而且你就真的不想试试?」阿诚

用一种异【热文】皮囊下的欲望06样的目光看着姐姐说道。

两人站起了身,姐姐理了理裙子,男人隔着裙子将手放在姐姐的屁股,两人

依偎着向前走去,看着两人的身影消失在远处,我迅速钻出来,从另一条道朝着

家的方向飞奔而去。

坐在床上回想着之前的一切,心里五味陈杂,说不出是一种什么感觉,姐姐

的事到底该不该告诉林哥,如果林哥知道了这一切又会是什么样?看得出来林哥

与姐姐的感情挺好的,姐姐怎么能做这种事呢?听那叫阿诚的男人说的意思,他

也并不想破坏姐姐与林哥,而且姐姐也只是单纯想与他保持这种关系而已,但这

真的正常吗?他们到底是怎么了?林哥那天那句话是什么意思?难道他已经察觉

到了些什么吗?但有一点我是知道的,那就是林哥知道了这些事后眼前的一切肯

定都将会消失得无影无踪,而且我不知道还会出现什么我不知道的情况。人心难

测,他们心里到底都在想些什么?

电脑已搬到了我的卧室,实在无聊,我打开电脑,无聊地翻看着,无意中,

我打开了一个文件夹,面里存放着一个个的视频文件,一看名字便知道是一些黄

色电影,我猛地来了兴趣开始看了起来,我把声音关小了许多,我开始浏览起来,

没想到林哥还没了这么些好东西在里面,里面是些日本AV和欧美的电影,还有

一些写着国产*** 之类的短片,不过相比较起来,那些日本AV画面亮丽,女人

面容白皙,看上去让人舒服许多,当然,除了伊伊呀呀的呻吟声之外,完全听不

懂一个字,但仅看画面就够了,女人目光含情,含着男人的阴茎吞吐,如此近距

离毫发毕现的观看,看得我热血沸腾,很快鸡巴便硬了起来,忍不住掏出来开始

手淫,看着电脑屏幕上女人被操的样子,听着那一阵阵的淫声浪语,我很快便射

了出来,感觉一身轻松。

不知道姐姐是否曾和林哥一起观看这些影片,没用多少时间,我便带着好奇

与新鲜将上里面的所有东西浏览了一片,当然是拖动着快进看的,有些影片除了

女主角的奶子外,下身焉男人的鸡巴都被处理过了,打上了一层马塞克,只知道

在干什么,根本看不见女人的阴道和男人的鸡巴,虽然给了人想像的空间,但相

比之下,我更喜欢那种一目了然的画面,欧美的影片就不说了,全是一目了然,

但女人的逼都不好看,有些无毛,有些甚至在奶头和阴唇都穿着耳环一样的东西,

难看死了。但男人不一样,他们长着又长又大的鸡巴,甚至还会草女人的屁股洞,

真不知道那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我很喜欢那种手掌拍打在屁股上的啪啪声,基

本欧美男人都会有那种举动。

我也懒得去想太多姐姐与姐夫的事了,这或许就是每个人的生活方式,只要

没影响到什么,当作什么都不知道或许会更好,而且就对错来说这是姐姐的错,

我又为什么要告诉林哥呢?既然她愿意,我又管得了么?还是那句话,自从她出

嫁开始,姐姐已是别家的人了,除了亲情与血缘,我想不到还有什么联系?几十

年、几百年,或许早已不再往来,已成陌路。现在,或许我终于明白了为什么父

母希望有个儿子的原因了。

林哥也没反对我去李心洁那上班,鼓励我说人往高处走,要看长远,我若有

所思地看着他,觉得他似乎话里有话。

「这几天傲天不上班,要不我们就这几天出去玩玩吧,反正这么久没出过远

门了,老是呆在这城里也够闷的。」林哥提议说道。

「那去哪?」姐姐问道。

「我上次听说有一个新开发的景区不错,叫什么名字我一下子忘了,要不我

们就去转转,听说那边还挺凉快的,正适合这个天气去避暑。」林哥说道。

「你安排,你说去哪就去哪,谁叫你是家里的当家人呢。」姐姐说着看了看

我,说道:「对吧,傲天。」

「我随便,无所谓。」我答道。

「好,就这么决定了,青山绿水、洗涤心灵之行。」林哥笑着说道:「就这

么定了,我今天先去公司把要处理的事情先处理了,你们准备准备,咱们明天出

发。」

阳光明媚,和煦地轻抚着大地,窗外一片开阔,耳畔传来的轻爽曲调让人感

觉很舒服,林哥开着车穿梭在群山之间,湛蓝的天空飘着朵朵白云,远处的农家

小屋稀稀拉拉点缀着大自然创造的一切,一片祥和与宁静,几缕白烟从农家小房

飘出,我从未觉得乡村的景象是如此之美。拿起手机,对着窗外,我按下了快门。

「真漂亮!」姐姐感叹道「很长时间没见着这种风景,真让人舒服。」

「那是啊,成天在城里呆着,人都快疯了,是该好好抽时间旅游一下了。」

「老公,我们以后过段时间就出去旅游一下好不好,钱怎么挣得完,该享受

的时候还是享受享受吧,贵的地方我们消费不起,我们就消费低点嘛,好不好?」

姐姐笑着说道。

「好好好,这又花不了多少钱。」林哥笑着说道「傲天啊,你还是早点交个

女朋友,到时候一起出去玩,咱们就热门了,呵呵。」

「他才多大,你别听他的傲天,好的不教,尽教些没用的。」

「你是说傲天不应该交女朋友喽?你这姐当得,可真够失败的。」林哥说道。

「我是说还没到时候,他现在要做的是好好工作,做出点成绩出来才有资本

交女朋友。」姐姐转过头看着我说道:「知道了吗?傲天,男人不努力做出成绩

来,你让人家女孩子怎么看得上你,我们家可不许有这样的男人。」

「知道了,姐。」我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

「对了,你上班同事中,有没有喜欢的女孩子?」姐姐笑着问我。

「说你这人吧,刚说什么了,又问起了,所以说女人就是这个样,别告诉他,

傲天。」林哥笑着说道。

「开你的车吧,话多。」姐没声好气地说了一句。

青山如黛,真不假,也只有在这种大山深处才能有这种体会,越往里走,山

【热文】皮囊下的欲望06

势也越来越陡峭,一缕缕如青烟的白云萦绕在山间,婉如仙境。悬崖峭壁处,老

树盘根错节,紧紧地攀附着岩壁艰难地生长着。

「我看生活在这些地方的人肯定活得都要长些。」姐姐说道。

「那是自然,这可是养生的好地方。你闻闻,空气多清新。」林哥说道。

窗外一片清香传来,那是野花野草的芬芳。

车在转过一个弯道后建筑多了起来,这是一片夹在山沟之间的小镇,再过不

远,应该就到目的地了。

林哥将车停在了停车场,背上背包向前走去。

「既然出来爬山就要爬上去,反正不急,我们花个三四天慢慢体会这种乐趣

吧。」林哥说道。

「好,成天呆着是该锻炼锻炼了。」姐姐附和着说道。

「走吧,傲天,在看什么呢?」林哥循着我的目光看去,笑着说道:「哟,

原来是在看美女啊?」

没错,一个穿着白衬衣,牛仔裤身材苗条的女子正是我视线中的目标,一头

乌黑的直发,看上去清新脱俗,让人眼前一亮,看看四周,别人都三三两两结伴

而行,她却像一只落单的孤鸟,形单影只。出来玩,这样,的确少见。

【未完待续】

惠医两性网备案信息: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