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惠医两性网!

客服热线 000-000-000

首页 >> 新闻资讯

【热文】红杏墙外六

次阅读 新闻资讯 2022-06-22

【红杏墙外】 (六)

这一夜,陈风睡得非常不舒坦。闭上眼,脑海中总是浮现起娇妻赤裸的身体,

与那男人交缠在一起的画面。

不久前,妻子打电话过来,说她遇上了大学时很要好的姐妹,今晚暂不回家。

若是之前,陈风定不会有所怀疑。但看过这张光盘中的视频过后,陈风知道

妻子的话却非常可疑。

「希望……萍儿不是又跟那男人……唉!」

躺在床上,呆呆地看着天花板,陈风深深地叹了一口气。看过那么多的换妻

文章,原本以为将他妻子与别人交换是件爽事。但看到孙萍与那男人做爱的情景,

陈风才发觉自己的承受能力并非想像中那么强。

至起码,他现在头脑就一片混乱。

忽然间,陈风醒悟过来,那与他娇妻做爱的男人,不正是那天他在妻子公司

里见过的那个经理吗?看来,妻子的出轨已经是不早的事情了,可他地一直蒙在

鼓里。

陈风神色不定,他不知当妻子回来后要如何处置两人的关系。说到底,他虽

深爱着孙萍,但他的心里却早已深时着换妻的种子。

是应该就此坦白,还是继续隐瞒下去。陈风犹豫不定。带着一大堆难解的问

题,闭眼间便天亮了。

孙萍回来了,带着一脸的疲惫。在她离开时,那男人还在床上熟睡,孙萍一

刻也不想停留,悄悄穿好衣服便离开了。刚一入门,便被陈风一把抱住。

「怎么啦?」孙萍一脸嗔怪地问道。

好一会松开后,陈风才轻轻摇头:「没什么,想你罢了。」

孙萍的脸上闪过愧疚之色,随即隐去。她摸了摸陈风的右脸颊道:「怪我昨

晚没陪你?」

陈风再次摇头,好一会,他终于忍不住开口了:「萍儿,你昨晚到哪去了?」

孙萍慌乱的神色一闪而逝,随即皱起了眉头:「昨晚不是打电话跟你说了吗?

我大学的一个姐妹最近回家探亲,我当然是去陪她呀。」

陈风摇头道:「可我昨晚……从你的通讯录里找到你那位姐妹的电话,打过

去时她却说她还在北京,所以我才要重问你。」

孙萍脸色一变,愣愣地看着他:「你竟然怀疑我?」

陈风深吸了一口气,还是下定了决心,把事情说清楚,道:「那你说,你昨

晚到哪儿去了?我……」

话未说完,便被孙萍打断了:「我昨晚是骗了你,但却是怕你担心。因昨晚

是我公司一个要好的女同事心情不好,要求我陪她去喝酒。她喝得大醉,我知道

太晚才能回家才找借口骗你的。若你还不信,我也不想再作解释。」

说完了这句话,孙萍的心里的苦涩不减反增。她的丈夫,最终还是生起疑心

了,她不知该如何向他解释,惟有以此来作遮掩。

陈风紧盯着她的脸,踌躇了一会,便开口问道:「你那女同事的手机号码是

多少?」

孙萍抬起了头,一脸不可置信地望着他:「你不相信我?你竟然还是不相信

我?」

她虽心里期望,但丈夫的表现却让她明白了,他肯定是起疑了。孙萍顿时心

乱如麻,不知该如何应付。虽是主要过错在于她,但丈夫对她的不信任,还是让

孙萍深深地受到了伤害。

她紧崩着俏脸,一言不发地吃过早点,便匆匆地去上班。整个过程中,没有

和陈风说过半句话。惟有这样,她才可以暂时摆脱这个景况。

陈风却是站在家里,心乱如麻。

来到公司的孙萍,发觉方成生今天并没有来上班。此刻头脑一片混乱的她,

不知该找谁倾诉。而方成生却是与她有过亲密关系的男人,除此之外她不知该找

谁了。可这时却想起,方成生还待在医院里头呢。

中午时分下班,对于丈夫早晨对她的怀疑而油生的气早就消失了,可孙萍依

然不敢回家,怕不知如何面对丈夫。无奈,买了两份不错的餐点,来到了方成生

所住的医院。

一进方成生的病房,孙萍便看到前者一脸呆滞地望着天花板。看到孙萍进来,

方成生露出了痛苦无比的神色。

坐下后,孙萍的心很乱。她不敢跟方成生说出昨晚所发生的事情,因为她了

解方成生是个私心极重的人,若让他知道她昨晚被一个陌生的男人那样凌辱,他

定会惹出事情来。

方成生已经可以下床走动了,不过并不能走多远。孙萍一进来,方成生便支

走了身边一位正在收拾病房的女护士。

方成生重重地叹了一口气。

孙萍愕然坐到他身旁,问道:「怎么了?」

方成生苦笑着说:「那几个打我的家伙,把我害惨了。」

孙萍惊慌地问道:「到底发生什么事?」

当方成生咬了咬牙,解释完一切后,孙萍惊呆了。

「你……你那里再也不能……起来了?」孙萍简直不敢相信,难怪方成生的

脸色显得这么难看。

「不是不能勃起,而是需要花极长时间,而且不能持久……唉!」说到最后,

躺在病床上的方成生又重得地叹了一口气。

孙萍稍稍放下心来,安慰道:「放心好了,或许是你的身体还没复原。现在

的医学这么发达,会有办法的。」

方成生点点头,无奈地说道:「待我的身体好了之后,我再到美国去求医吧。

国内的医学水平,和国外比实在是不行。」

方成生随即想起一件事,道:「对了,我现在这个样子根本不能下床行动太

久,约好明天晚上和客户吃饭的事,就靠你了。」

闻言,孙萍犹豫了,她现在六神无主,为丈夫怀疑她的事情已经焦头烂额,

怎还有心情去陪什么客户。她为难地说道:「你又不是不知道,我根本就不会喝

酒,让我去有什么用?」

方成生坐了起来,一只大手握上了孙萍柔软的小手,道:「萍儿,你就帮我

一次吧。幸好父亲去日本要到大后天才回来,我现在的情况根本不敢向他说。这

位大客户你也很熟的,就是华龙企业的陈老板,你知他为人很好,所以这件事你

定不要推拖。」

孙萍释然道:「原来这个大客户是陈老板,他可是公司的老客户了。那好吧,

明天我便和副经理一起去吧。」

方成生点点头:「这事就交给你了,陈老板曾多次在我面前称赞你漂亮,明

天你可得好好打扮。」

孙萍点点头。

不管心里有多害怕,家总是要回的。孙萍不知该高兴还是失落,丈夫陈风并

没有在家。叹了一口气,她入了厨房,开始准备晚饭。

未结婚前,偶尔与丈夫吵架时,两人也总是像现在这样闹脾气,打冷战,谁

也不肯睬谁。丈夫此刻的举动让孙萍明白了,他是真的生气了。

但孙萍心里真的很内疚,她的出轨并非出于自愿。除了相貌,方成生无论从

哪一方面上说,都要强于她的丈夫。

更何况,孙萍是真的感受到方成生对她深切的爱意,那绝不是装出来的,也

没办法装。再加上方成生远强于她丈夫的性能力,更是让孙萍享受到了沉醉的滋

味。

当一切都已发生时,后悔已经晚了。她与方成生两人发生关系的次数,早已

能和任何新婚夫妻相比拟了。

有多少次,两人沐浴于情欲的激流中时,方成生不顾孙萍的要求,坚决不戴

上避孕套与她做爱。每每到最后爆发的时刻,把精液射在她体内。

若非孙萍经常计算着自己的安全期,甚至是偶尔有可能怀孕的情况下,吃下

避孕药,此刻她早为方成生怀上孩子了。

事情早已发生到了这种地步,教孙萍如何不心烦意乱。若是孙萍不爱陈风还

好,问题是她对丈夫的爱意绝不下于方成生,这才造成了此刻孙萍矛盾的心情。

再加上昨夜发生的事,更让孙萍不知所措。所幸那男人再不会来骚扰她,令

她脱离苦海。

揉了揉发酸的眼睛,孙萍弄好了饭菜,忐忑不安地等待着丈夫的归来。出于

女性特有的直觉,她知道,丈夫应该从一些事情上发现了她出轨的事实。

孙萍直直待到了十一点,丈夫依然没有回来,她深深地叹了一口气,独自上

床休息。

而此刻,陈风却在一间酒吧里,黄褐色清亮的酒,一杯接一杯地下肚。

「别喝了,你这样让人心痛的。」坐在陈风面前的年轻美女,声音轻柔好听,

她伸手地拦下了陈风接下来要仰头喝酒的动作。

「心痛?谁会为我心痛?」陈风微有醉意,不可置否地说道。

「坐在你面前的就有一个。」轻轻一句话,让陈风停下了动作。

「唉!舒丽……」陈风一脸痛苦地看着坐在身前的女孩,不,应该说是女人

才对。皆因眼前这年纪不过二十二岁的美女,早已是经历过许多次男女间交融的

事情了,称之为女孩再不适合。

「萍儿……唉!」

舒丽轻叹道:「风哥应该想开些,在现今这个社会,婚后男女【热文】红杏墙外六出轨的机率是

相当高的,不论孙萍姐的身上发生过什么事,只要肯定她是爱你的便已经足够了。

就像……就像我一样。」

陈风一脸无奈地说道:「我知道,对于她和别的男人,我虽不愿,但事情既

已发生了也没办法改变。问题是她对我怀疑她一事,完全没有打算给我一个解释

或理由。我实在不能确定,萍儿究竟还爱不爱我。」

舒丽回答道:「或许,孙萍姐还没有做好向你坦白的准备,我相信风哥的为

人,定可以让孙萍姐坦白一切的。」

陈风顿了顿,望向舒丽道:「我现在有些后悔,当初没有选择你……」

舒丽眼睛一亮,旋又黯下:「这是没有办法的事,只能怨老天为什么不让我

早些遇上你。」

两人的手紧握着,陈风忽然瞥见左侧的桌台上,有三个青年正目光烁烁地望

着舒丽。知晓舒丽的靓丽姿色让这三人产生了邪念,遂站起身来,拉住舒丽的手,

边走边说:「夜了,我送你回家吧。」

舒丽显然也看到了那三个青年垂涎的目光,脸色略有些惊慌,纤手紧紧抓着

陈风,傍在他身旁往酒吧的出口离开。

「想走?让这小妞陪我们三个一晚,就让你们离开。」

陈风两人才刚离开酒吧,后面那三个青年便已经快速地跑过来,把他和舒丽

截住了。

陈风的心情本就不好,没惹任何人,现在却又被这三个家伙堵在这里,真是

佛都有火了。

「他妈的!」陈风随手把刚才藏在衣衫里的酒瓶拿了出来,狠狠地朝着离他

最近的青年的头上砸去。

玻璃破碎的声音顿时响起,夹杂着那青年痛苦的嚎叫声。陈风双眼几欲喷火,

他实在不明白,这几个王八蛋究竟哪来的蛋,居然敢来强抢身旁的舒丽。

在这法制社会,虽说黑社会经常干这种事,但也不可能这么明目张胆。既然

这几个家伙不开眼,那陈风就给他们开开眼。

陈风挥动着手中充满尖刺的瓶头,冲着就要往这两个惊慌失措的青年冲去。

躲在暗处的林虎吓了一大跳,若让这个状若疯狂的陈风冲上去,他那三个小

弟今天怕是得就此躺下。当即连忙跑了过来,连声喝道:「你们他妈的,居然敢

在这欺负人,给我滚!」

趁着那两人扶着那名头破血流的同伴离开,林虎随即连忙拉住想往上冲的陈

风,说道:「这位兄弟,小心闹出人命呀。」

当陈风回过头来望着他时,林虎还装作刚看到他的样子:「咦,你不是楚豪

的朋友……叫……叫陈风吗?」

陈风扔下了手中只剩一半的酒瓶,心道幸亏离开前有带这玩意,不然怕是吓

不跑那几人了。听到林虎的话,又抬起头来打量了他一会,疑惑道:「这位老哥

真不好意思,一时间记不起在哪见过你了。」

林虎哈哈一笑,拍了拍陈风的肩膀:「你忘了,上次楚豪在路上撞见你和嫂

子,还是我开的车送你回去的呢。」

这么一说,陈风顿时想起来了,当下笑道:「原来是老哥你呀,真是谢谢你

了。」

「哪里哪里。」当林虎把目光投向陈风身旁的舒丽时,一种惊艳的感觉油然

而生。这等姿色,比之孙萍甚至还稍胜半筹。一般在大街上,是极难见到这等级

数的美女的。

林虎猜测不出这美女与陈风的关系,不由试探道:「这位是……」

舒丽朝他点点头,陈风回答道:「这是我朋友,正要送她回去。改日再请林

哥喝一杯……」

林虎脸上堆起笑容,心里则暗笑着,若陈风晓得他昨晚在孙萍的身体里射了

数次精,不知道会有什么想法。口里却应道:「好啊,那我先走一步了。」

与孙萍一样,陈风不太想回家。而舒丽的丈夫由于出差的关系,更是让陈风

的心扑通扑通地跳,心下揣摩着舒丽会否留他在她家里过夜。

「我住的地方到了,风哥上来喝杯茶解解酒吧。」

陈风大喜过望,随着舒丽上了楼。

「你家真大,超过三百平方吧。」坐在客厅的沙发上,陈风不住打量着四周,

随意地问道。

「大又能怎样,还不是只得两个人住。你坐会,我去冲醒酒茶给你。」

陈风并没有坐着,而是四处走动,并不断地打量着四周。来到一间没有上锁

的大房间里,陈风一眼望见身穿白色婚纱,脸上只露着淡淡微笑的舒丽的结婚照。

「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呆呆地看了好一会,陈风只得出了这个结论。

相信任何人看到这张照片,都会得出与陈风一样的评价。照片上的舒丽是花

颜月貌,而旁边她的丈夫却是一头猪。陈风闭上了眼睛,把目光投向别处,他怕

看久了,会控制不住一拳砸向照片中那男人去。

照片摆放在梳妆台上,看样子,这房间是舒丽的卧室了。摆放在房间右侧的,

是一张很大的席梦思大床。床上两个枕头顿时让陈风想起,舒丽每晚是否会被那

肥猪压在身下,肆意凌辱呢。

「这是我的卧室,好看吗?」

陈风回过头,接过舒丽递过来的杯子,轻轻说道:「有种温馨的感觉。」

月色迷漫,透过打开的窗户倾泄而下,为舒丽增添一份迷离的动人感觉。陈

风放下茶杯,旋风般地把她搂在怀里。

陈风低下了头,往舒丽的小嘴吻去。而舒丽则热烈地回应他,双方的手互相

在对方的身上来回抚摸。

舒丽柔软的娇躯,在触感上也惟有孙萍能与之相比,轻而易举地挑起了陈风

的性欲。

「别……我今天来那个。」舒丽一句话,顿时如同一盆冷水泼了下来。

陈风的手停在半空,隔着衣服抚着舒服的胸前。

陈风难掩失望之色,舒丽忽然扑哧一笑:「别这样嘛,这也是没办法的事。

我虽不能和你亲热,但我还有别的方法可以帮你。」

陈风愕然道:「怎么帮?」

舒丽接下来的行动则说明了一切,她一双白皙的手轻轻地解开陈风的裤带,

将其褪了下去。紧接着,在陈风兴奋的心情中,一根暴涨的阴茎则呈现在舒丽眼

前。

「舒丽……你……噢!」陈风忽然舒服地呻吟一声。

原来舒丽将陈风的内裤褪下后,五根纤细的手指握住了他火热的阴茎,轻轻

地上下套弄起来。没几下后,陈风看到舒丽的小嘴往上边凑了过去,一股温软润

滑的舒服感觉油然而生。

陈风不断喘着粗气,低头看着半蹲在身下,为他口交的舒丽。

只见舒丽的小嘴一张一合,一上一下地含着他的阴茎,不时还拿眼瞟他,那

种平日里根本无法从她身上看到的媚态,差点让陈风把持不住。

舒丽的口交技巧非常娴熟,不时还卷动着舌头,为陈风增添难言的快感。看

得出,这不是一朝一夕所能练就的,舒丽定是为她丈夫口交过不少次,否则口交

技巧不可能这么熟练。

一想到如天使般的舒丽竟然为那头肥猪口交,陈风的心里醋劲翻飞,丝毫不

亚于看到他的妻子与她公司经理做爱的情景。不由把下体身前挺动了一下。

舒丽感受到了他的动作,吞吐的动作更快了。不到三分钟,陈风便控制不住,

精液直射而出。

舒丽一手扶着从嘴里流出来的精液,嗔怪地看了他一眼,随即到到浴室里清

洗了。

月夜迷漫,在舒丽房间的卧室上,陈风赤裸着身体正仰躺在床上,而全身除

了内裤未脱之外,也同样赤裸着娇躯的舒丽,正坐在床上,上身前倾,一上一下

吸吮着他的阴茎。用另一种方式,为陈风服务着。

陈风一夜未归,让孙萍格外失落。这是结婚以来,陈风第一次未跟她说明的

彻夜未归。失落之余,孙萍也不知该怎么处理,就这样魂不守舍地去了公司。

一整天时间,她都在这种状态中度过。直至傍晚,副经理来提醒她,今晚八

点到指定的酒店里陪客户吃饭时,她才惊醒过来。

下班回到了家,家里的一切依旧,种种迹象表明,丈夫根本就没有回过家,

孙萍不禁有些担心。

拿起手机,犹豫着要不要给丈夫打个电话去时,孙萍发现手机上有一条未接

彩信。打开一看,整个人顿时懵了。

这是一张照片,她的丈夫,竟然和一个看起来非常漂亮的女人坐在一起喝酒。

她担心了一整晚,他竟然跑去和别的女人幽会。为什么?虽然孙萍知道出轨

在先的她,早已是没有资格可以去管丈夫任何事,但此刻看到这张照片,她还是

受到了极大打击。

这条彩信是什么人发来的,孙萍已经没有余力去追看了。

她急促地喘了几口气,内疚、自责的情绪随即转化成对丈夫的愤怒。孙萍连

晚饭也没吃,洗浴过后,换上了一身靓丽的衣裳,更洒上了些许淡淡的香水,便

先打车到公司里。

…………

「吃个饭而已,用得着到四星级的酒店去么?」坐在副驾上,陈风一脸无奈

地对着正在驾车的舒丽说道。

「难道你不乐意?我可是好不容易逮到我老公出差的时间,才跟你一块出来

的。」舒丽显得有些委屈。

陈风慌忙道:「不不不,怎会呢,我高兴还来不及呢。只是……」

舒丽显得猜到他在想什么,轻柔说道:「你一天一夜没回去,怕孙萍姐担心

吗?待会吃完,你便先回家去吧。」

陈风知道,舒丽说是这么说,其实心里却是希望他可以陪她的。不由苦笑道:

「我是怕回去后,萍儿还拿我怀疑她的事情说事。她要是跟我坦白该多好,回去

我不知该怎么面对她。」

舒丽显然也不晓得该出什么主意,不一会儿,这辆价值不菲的保时捷便来到

了两人的目的地,距离城中心最近的一家四星级酒店。

舒丽在二层的东厢里订了一桌,里头宽敞而清雅。各个包厢门是以磨砂玻璃

材质所造,从外面望进去,里面的情景一片模糊。

由于他们只得两人,因此所订的位置是东厢最偏的位置,因此这个包厢里头

除了他们一桌外,就只有另外一桌了未有人来了。

「这家酒店的生意很好,若不提早预订,根本就没位置了。」

人既已来,菜很快就要上来了。但陈风显然意不在此,和孙萍一闹,错非有

舒丽陪他,陈风怕是什么心情都没有。此刻有这美女在侧,情况当然不同。

在菜肴缓缓上来之时,陈风忽然听到包厢外传来了几个男人的笑声,应该是

包厢里那一大桌的人来了。

和舒丽一样,当陈风的目光望向包厢处时,和一对目光相碰,却呆住了。

「萍儿!怎么可能?」

「孙萍姐?」

两人面面面相觑,均不晓得会巧合至这等地步,在这个地方碰见最意想不到

的人。

孙萍上身穿着一件蓝白相间的长袖,腰下是淡蓝色的斜裙,肉色透明的丝袜

让她一双本就修长的腿,显得更加性感迷人。小脚下一双水晶材质的高跟鞋,更

是陈风从未见过的。

当孙萍望见正坐在包厢里的丈夫和另一个漂亮的女人时,一对眼睛也是充满

了不可置信。但随即陈风从她的眼睛里看出了怒意。

孙萍忽然换上了迷人的笑脸,亲热地挽上了身旁一个四十岁左右的啤酒肚中

年男人的手臂,让后者大为兴奋。殷勤地为她拉好椅子,请她入坐。

陈风看着他们在座一共四个男人,两个女人,兴高彩烈地开始谈笑,不知应

不应该过去。而舒丽虽没有陈风那么紧张,但紧急的眉头也说明她并没有那么轻

松。

菜肴才上桌,陈风两人却吃得索然无味。反观孙萍那一边,似是故意气陈风

似的,孙萍和身旁那名啤酒肚中年男人谈得花枝乱颤。后者在整个饭局当中,甚

至三次轻轻搂拍了孙萍的肩膀几下。

「今晚怕是不能过去你家了,你先回去吧,好吗?」

舒丽理解地点点头,没有多说些什么,便从包厢的另一出口离开了。陈风喝

了一小杯酒,壮了一下胆后,便打算过去。可一双眼不经意一望时,却愣住了。

那坐在孙萍身旁的中年男人,脸上虽是跟坐在对面的另外几人在谈笑,可一

双肥大的左手,却放在孙萍穿着丝袜的大腿上抚摸着。后者却没有排斥,任由他

轻薄。

陈风的脸色非常难看,由于孙萍和那男人是背对着陈风的,因此陈风非常清

楚地看到那中年男人的动作。而餐桌上又是铺着一张很宽厚的桌布,那男人的手

中桌面下活动,确实除陈风外无人能见。

令他气愤的,是为何那男人明明在轻薄孙萍,她为什么不反抗。那男人时而

谈笑,而将手放下去之时,总是顺着他娇妻的大腿摸去。

娇妻那双包裹在丝袜里的嫩滑大腿,此刻竟被另一个男人在自己的眼前抚摸

着,陈风如何不气。他气得即将发作,就要站起身来时,却发现了一件令他无法

接受的事。

他竟然看到,妻子趁着那桌上的人不注意的时刻,一只小手在那中年男人的

胯下握了一下,随即迅快离开。

到了这个时刻,陈风反而冷静了。他知道,孙萍绝对是故意的,要气他。陈

风随即暗下了一个决定,抛开了一切顾忌,端起酒杯小口了喝了起来。

包厢内,两桌一直处于这种古怪的气氛下。直至十点左右,陈风看到那一桌

上另外几个男人长身而起,接着那中年男人便送着这三个男人一个女人走出包厢

外。正打算过去时,孙萍却径直走过来了。

「萍儿……」

孙萍什么话也没说,只是把手机放到陈风的桌子上,随即脚迈水晶般剔透的

高跟鞋,噔噔噔地回到了坐桌去。

「这张照片……」陈风实在不知该说些什么了。

回过头时,那边已经走进来的那个中年男人,已经轻挽上了孙萍的手臂,后

者略一挣扎,没有挣脱后便任由得他去。两人消失在包厢门口,陈风再也忍不住,

站起身来。

刚出包厢门口,便看到左手边的孙萍和那男人下了楼,陈风怕孙萍有所闪失,

连忙跟了下去。

到了酒店外,陈风看到孙萍坐上了一辆银白色的车子,便开走了。连忙叫了

一辆车,跟了上去。

一路上,由于陈风指名要跟着那辆车,让他遭受一不少白眼以及警戒的眼光。

无奈下陈风换了好几辆的士,还差点跟丢。最终车子在一家高级宾馆外停下。

这回轮到陈风气愤了,若是要气他,孙萍此举已经是到了他的临界点了。如

果再接下去,怕是真的会被那男人占大便宜了。

陈风此刻距离孙萍不过十来米,他装作要进去开房的样子跟在两人后面。陈

风可以肯定,前面的孙萍绝对知道他就在后面,可是为什么她却还不肯停下来。

「陈子峰先生,不好意思。宾馆的电梯刚才出故障了,您定的三楼304号

房,还请麻烦您走楼梯。」

陈风看到那男人摆了摆手,说:「没关系。」随即孙萍随着他走了上去。临

走前,竟还回过头来看了陈风一眼。

陈风气得脸都歪了,当两人从宾馆的拐道外消失时,正要走上去把孙萍拖回

来,一个意想不到的人却来到了他的跟前。

「咦,阿风,你怎么来这?」

「楚豪?你怎么会在这里?」

「呃,说来话长,简单点说是这家宾馆半个月前被我老爸买下了,我爸让我

每隔三天到这一次。这不,我正要回家呢。」

楚豪几句话,顿时让陈风改变了主意。没有时间去详问楚豪怎会到这,陈风

紧张地开口了。

「你要三楼304号房的钥匙,这个没问题,不过你要这干嘛?」

陈风回答道:「时间无多,你先把钥匙给我。放心吧,我不会给你添麻烦的。」

闻言,楚豪便来到宾馆的柜台前,拿到了304号房的钥匙,丢给了陈风。

留下几句话后,便匆匆走了。陈风想知道,孙萍在知道他在这的情况下,会不会

干出什么事情来。

随即摸上了宾馆三层,搜寻着304号房。

不愧是高级宾馆,整个三层只有五间房,换作一些低档的宾馆,这一层起码

得多上两三倍的房间数。廊道上没有半个人,当陈风来到了304号房外时,不

由把耳朵凑到房门上。

「没声音?」陈风松了一口气,随即轻轻地把钥匙扣进去,在没有任何声响

的情况下,悄悄开了门。

忽然间,一阵熟悉的呻吟声从房间内响起,陈风顿时如遭雷击。

没有错,那是孙萍独有的呻吟声,只有在床上做爱时才会发出的声响。陈风

气得脸色铁青,孙萍竟在明知他来的情况下,还和这男人做爱。

陈风轻轻地将门锁上,以防声音外泄。他环目一扫,立时从一只柜桌上抄起

了一个陶瓷做的小花瓶,往发出声响的房间走去。

映入陈风眼帘的,确实是他不愿见到的场景。

地面上散落着那男人的衣服和孙萍的衣裙,一对水晶高跟鞋同样散在床底下,

此刻的孙萍赤裸着身体俯卧在房间的大床上,肉色的裤袜口只褪到了大腿根处,

那男人正背对着陈风,全身光脱脱地骑在孙萍的高耸的屁股上,一前一后地耸动。

由于孙萍趴在床上,而那男人又背对着陈风,因此两人完全不知道陈风已经

站在门口处。

陈风不可置信地看着眼前的一切,孙萍一双红嫩的足心悬在床沿下,包裹在

丝袜内的脚趾随着那男人每一次骑动,都会不由自主地蜷曲起来。

娇喘声和呻吟声不断从孙萍的口中发出,让这一切倍添淫乱的迷离之景。

在陈风呆滞的眼神中,那男人忽然把两只手伸到身后,把孙萍一双丝袜美腿

向上弯起,不断抽动的同时,两只手则在孙萍的小腿处来回抚弄着。

粗大黝黑的阴茎则不断前后挺动,若隐若现地出现在孙萍的屁股处。

「啊……啊!孙小姐真是太美了!」那男人的手离开了孙萍的小腿,抚着她

柔嫩的屁股狂干了起来。

「啊……嗯……快……再快……」

陈风简直不敢相信,自己最心爱的娇妻,竟然唤那肥丑的男人再干快一些。

他已经来到了两人身后两米处,手握的花瓶即将朝那男人砸下时,却又不由自主

地停住了。

孙萍忽而把手往后伸去,拉住了那男人的手,摸往她正压在床下的双乳。

陈风看到孙萍的下身已经分泌出了大量的白色阴液,那是他从未见过的情景。

在阴液的帮助下,那男人抽动的速度更加地快速。

或许是嫌孙萍俯卧着难以摸到她的双乳,那男人一把将孙萍拦腰抱起,让她

双手支床,俏臀挺高,自己则把胯下黑粗的阴茎扶了扶,随后顺着孙萍臀部的缝

隙滑了进去,陈风听到孙萍在那男人插入的一刻又呻吟了一声,那男人则握着孙

萍的屁股再次狂插起来。

「啪啪啪」的声音不绝于耳,由此可知两人做爱的激烈程度。

看着自己的娇妻赤身裸体地被那男人操着,娇挺的屁股一下一下地顶着那男

人的大肚腩,原本只属他一人的性感身体,现却再次被另一个男人占有了。

「嗯……啊……啊……」孙萍的呻吟声忽然变得很大声,处于两人身后的陈

风清楚地听到了那男人开始喘气起来。

陈风看了看手中的花瓶,心想这么用力一砸,若是出人命便麻烦了。他听到

孙萍一直称呼这男人为陈老板,想必不是个简单人物,这么砸死他,他的一生也

就完了。

怀着满腔怒火,陈风轻声地退出了房间。他环目四扫,最终找到一张沉木做

的小凳子,造型非常古仆,入手沉重,非常适合用来砸晕人。

当再次来到房间口时,陈风再也沉不住气了。

床上的两人此刻已经换过一个姿势,那男人则俯在孙萍的身上,后者此刻正

仰躺着,两条修长滑嫩的双腿高高扬起,紧紧地盘在那男人的背上。

从陈风的视线范围内,可以非常清楚地看到那男人与妻子交合的部位。男人

随着每一次插入,两颗蛋则随着阴茎的进入而挤到了孙萍的屁股上,配合着孙萍

流出的白色液体,分外令人感到刺激。

陈风看到那男人忽然俯下身去,随即孙萍发出了「唔……嗯……唔……唔

……」的呻吟声,应该是那男人正和自己最心爱的娇妻亲吻着。

「啪啪啪」的声响不断,那男人忽然架快了抽插的力度和速度,而孙萍一双

长腿则盘得那男人更紧了,几乎是恨不得把那男人融进自己的身体去。

随即那男人发出了一声声兴奋的低沉声音,撞击的力度一次比一次快,最后

终于停止了抽动。屁股却一夹一夹地,全身不住地抖动,而孙萍一双包裹着肉丝

的脚丫子竟还覆到那男人的屁股处,为两人的交合作更深入的帮助。

男人硬生生地在陈风面前,于他的娇妻体内射精,让陈风彻底爆发。

「彭」的一声,将孙萍骇了一大跳。忽然身上的男人压来,回过头来时骇然

发现,自己的丈夫脸色铁青地站在床沿边上,他的手中握着一张凳子。

被陈风全力砸在肩膀处,陈老板已经昏了过去,一时间,孙萍完全不知所措。

自着自己的丈夫脸色铁青,孙萍内疚之余,却又感到了快意。她已经将一切

豁出去了,既然她出轨,丈夫也亦然,那就趁着现在,把一切都挑明了说吧。

出乎孙萍的意料,丈夫只是叹了一口气,开口说道:「回家吧,一切待回家

再说。」

惠医两性网备案信息: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